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名著名篇

世界杯前奏曲

 

19251031日是桥牌史上一个划时代的大日子,就在这一天合约桥牌﹙Contract Bridge﹚诞生了,而且在三年之内,以野火撩原之势席卷了市场,北美各处俱乐部内,合约桥牌比赛完全取代了早先雷厉风行的竞叫桥牌﹙Auction Bridge﹚。

美国桥坛巨人埃立克卜生﹙Ely Culbertson﹚,具有相当敏锐的商业头脑,以及八面玲珑的政治手腕,早在1930年,他的心中就已经有了举办国际比赛的念头。1935年及1937年,克卜生的想法终于有了实际的结果。

1935年 美国纽约

这一年岁末时候,第一届世界杯桥牌锦标赛终于在纽约的麦迪逊广场公园﹙Madison Square Park﹚举行了。虽然名为世界杯,与赛的队伍只有二队,由美国及欧洲的冠军队角逐世界冠军的头衔。

代表美国参与角逐的,是当时雄霸美国桥坛,由奥斯华杰可比﹙Osward Jacoby﹚领军的四A队﹙The Four Aces﹚,阵容如下:

奥斯华杰可比﹙Osward Jacoby

霍华仙肯﹙Howard Schenken

麦可高利伯﹙Michael Gottlieb

戴维伯恩斯汀﹙David Bernstine

艾德华希姆斯﹙Edward Hymes

 

奥斯华杰可比

霍华仙肯

19356月,欧洲杯举行于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法国队夺得冠军,遂由法国队远渡重洋,赴美参加此一首度举办的世界杯桥赛。被称呼为「火枪手」﹙The Musketeers﹚的法国队,除了Aron因故退出,未随队赴美外,其余五人阵容如下:

Pierre Albarran

Robert de Nexon

George Rousset

Emmanuel Tulumaris

Sophocle Venizelos

比赛采总分制,赛前,许多评论家认为,四A队应可以总分10,000分击败对手,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总牌数共300付牌的比赛中,四A队虽然从一开始就居于领先地位,但比数始终相当接近,甚至在仅剩8牌时,四A队仅领先1,400分。如果四A队接下来的手气不佳,法国队甚至有击败对手而夺得冠军的机会。

A队曾一度换上备选的希姆斯上场,但他表现不佳,在下面一牌中,打垮必成的大满贯,是四A队无法大幅领先的主因,这也是本届世界杯中输赢最大的一牌。

 

 

 

 

 

7532

 

 

 

 

 

 

 

 

 

J

 

 

 

 

 

 

 

 

 

AKJ107

 

 

 

 

 

 

 

 

 

AK5

 

 

 

 

 

 

 

 

 

 

 

 

 

 

 

J

  

10986

108752

Q963

Q92

8543

9862

Q

 

 

 

 

 

AKQ4

 

 

 

 

 

 

 

 

 

AK4

 

 

 

 

 

 

 

 

 

6

 

 

 

 

 

 

 

 

 

J10743

 

 

 

 

 

西

仙肯

Albarran

高利伯

de Nexon

 

1

Pass

1

Pass

3

Pass

3

Pass

3NT

Pass

5

Pass

6

Pass

7

All Pass

 

 

 

 法国队最后叫上由北家作庄的梅花大满贯,由于 Q不在,这是一个低于50%,但有成功机会的合约。大满贯的机会虽不佳,但不应苛责Albarrande Nexon二人,毕竟法国队处于落后状况,而且伯恩斯汀及希姆斯在另一桌也叫到相同的合约。

合约的处理则不是问题,庄家在偷王牌之前,可以先拔一圈大王牌,当 Q应声而落后,以手中 5王吃一次红心,然后敲光王牌,大满贯就成功了。但在另一桌,希姆斯主打同样的合约时,并没有先拔 A,而在第一圈王牌时就偷牌,结果单张 Q意外地击落合约,法国队大胜了1,440分。

评论家认为,理论上,这一牌的最佳合约应是7,只要王牌好分配,成约的机会即相当高。如果担心王牌上可能有失磴,7NT应可打出不同形式的挤牌,也是可以一博的合约。假定合约是7NT,东家首引黑桃,则成约的路子为:提 A-K,如果 Q不现,则改偷方块,希望 Q在第三圈时落出。此时,如果黑桃3-2分配,合约已有13磴;若黑桃坏分配,持 Q及长黑桃的防家将受挤,合约亦成。如果 Q A-K二圈内落下,当黑桃3-2分配时,合约已有13磴。如果黑桃坏分配,庄家并不须要偷方块,只要提掉 A-K,然后奔吃梅花,在最后一圈梅花时,形成双挤,西家必须保留 Q,东家必须保留 10,于是庄家打大第三张红心而完成合约。

法国队虽然赢了上面这付大牌,最后代表美国的四A队仍以总分2,810分获胜,夺得有史以来的第一届世界杯冠军。

1937年 匈牙利布达佩斯

1932610日,欧洲桥牌联盟﹙European Bridge League﹚及属于克卜生的美国桥牌协会﹙United States Bridge Association﹚联合组成了国际桥牌联盟﹙International Bridge League﹚,总部设于荷兰许文宁根﹙Scheveningen﹚,这也就是世界桥牌协会﹙World Bridge FederationWBF﹚的前身。1937年,国际桥牌联盟宣布将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办它的第一次世界杯桥牌锦标赛。

世界杯尚未正式开打,美国方面就为了代表权而迭生波折。根据美国队的选拔办法,代表队应由秋季队制大赛﹙Grand National Teams﹚产生,而夺得该项冠军的是由杰可比领军的四A队,也正是二年前轻取第一届世界杯冠军的原班人马。然而克卜生希望他的桥队能代表美国出赛,由于私心作祟,遂宣布美国队必须以克卜生叫牌制代言人的身分参赛,四A队自然不能接受此种安排,愤而宣布放弃代表权。

A队虽然放弃,克卜生的问题仍未解决,因为秋季队制大赛的亚军,明尼亚波利斯队﹙Mineapolis﹚亦有意代表。克卜生不得已,只得宣布美国将派遣二支代表队参赛,这才解决有关代表队的纷争。

另外,克卜生的四人队中,除了他本人外,其它三人是他的夫人约瑟芬﹙Josephine Culbertson﹚、纽约知名桥手查尔斯渥吉霍佛﹙Charles Vogelhofer﹚、以及美丽聪慧的海伦苏贝儿﹙Helen Sobel﹚。约瑟芬及苏贝儿二人是美国女子桥牌的顶尖好手,由于她们的加入公开队,造成女子队几乎无法成军,后来勉强派出三人,而在抵达布达佩斯后,从正在当地旅游的美国观光客中找到充数的第四名赛员。

克卜生夫妇

海伦苏贝儿

19376月,世界杯正式鸣枪起跑,公开组除了美国二队外,另有16支欧洲桥队出席。欧洲诸队中,赛前评论家看好奥地利队及匈牙利队,其中由史登博士﹙Dr. Paul Stern﹚领军,阵营中拥有Karl SchneiderHans JellinekUdo von MeisslEduard FrischauerWalter HerbertCarl von Bluhdorn等六名赛员的奥地利队,更被认为是夺标的大热门。

比赛采总分制,胜负二队总分差距必须超过300分,否则就要增加牌数而延长比赛。初赛时,18队分为4组,每组第一名与他组第二名进行复赛,取四队进入准决赛。复赛阶段,奥地利及匈牙利二队均轻骑过关,而美国二队则在延时加赛后才取得晋级资格。准决赛中,美国队击败匈牙利队,奥地利队击败明尼亚波利斯队,双双进入决赛,以96牌决定冠军谁属。

决赛过程中,美奥二队都发生了不少失误。以奥地利队为例,von Meissl好几手牌都算错赢磴,也把 A错看成 Avon Bluhdorn不依次序引牌;Jellinek想要束叫5 ,却跳成6线,少了二张A。下面一牌中,Schneider叫错牌,却因祸得福大赢一牌。北家发牌,南北方有身价。

 

 

 

 

 

--

 

 

 

 

 

 

 

 

 

QJ10

 

 

 

 

 

 

 

 

 

AQ32

 

 

 

 

 

 

 

 

 

AKJ873

 

 

 

 

104

  

AQJ98753

A53

96

108754

KJ6

Q92

--

 

 

 

 

 

K62

 

 

 

 

 

 

 

 

 

K8742

 

 

 

 

 

 

 

 

 

9

 

 

 

 

 

 

 

 

 

10654

 

 

 

 

 

西

渥吉霍佛

Schneider

苏贝儿

Jellinek

 

1

4

Pass

Pass

5

Pass

5NT

Pass

6

All Pass

 

奥地利队使用史登博士设计的奥地利叫牌制﹙Austrian Bidding System﹚,1 表示开叫牌力的平均牌型,或是不平均牌型的强牌。东家窜叫4 ,两家派司,轮到北家叫牌,北家想要以5 束叫,却误叫了5。南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叫5NT,维持叫牌继续进行。北家最后改成6 ,却叫到了最佳合约,奥地利队得到1370分。如果东西方再抢6 ,所失并不多,将是非常成功的牺牲叫。

在另外一桌,东家也同样的窜叫4 ,坐南家的约瑟芬并不知道同伴的牌情而选择了赌倍,北家放过,击落合约一磴,美国队只得到100分。如果南家派司而不赌倍,北家会采取甚么行动呢?

至于美国队,则无论叫牌或是攻守都发生严重错误。整个决赛过程中,美国队没有一牌开叫1NT,可能是因为当时史蒂曼特约﹙Stayman Convention﹚尚未问世,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进行后续的叫牌吧!例如苏贝儿持︰ AK6 K53 K843 A98,以及另外一付类似的牌,在克卜生叫牌制中,都是典型开叫1NT的牌,她却都开叫1

克卜生十分迷信「对称定律」﹙Law of  Symmetry﹚,如果他有一门单张,他相信别人必然也持有单张。另外,克卜生认为方块是他的幸运花色,或许受到此种想法的影响,克卜生在下面一牌高叫,又输了一付满贯。

 

 

 

 

 

53

 

 

 

 

 

 

 

 

 

K1093

 

 

 

 

 

 

 

 

 

A10764

 

 

 

 

 

 

 

 

 

75

 

 

 

 

QJ8

  

1097642

J54

762

J98

52

K842

Q6

 

 

 

 

 

AK

 

 

 

 

 

 

 

 

 

AQ8

 

 

 

 

 

 

 

 

 

KQ3

 

 

 

 

 

 

 

 

 

AJ1093

 

 

 

 

第一桌叫牌过程如下:

 

 

 

Frischauer

 

Von Bluhdorn

 

Pass

 

1NT

 

2

 

3

 

3NT

 

6NT

 

Pass

 

 

开叫1NT是迫叫一圈,最后叫到无王小满贯,是正常的合约,从四家牌看来,也是必成的合约。西家首引 Q,庄家 A吃进,出 8,梦家 K进手,偷梅花。由于红心3-3分配,方块3-2分配,合约轻易作成。

分析这手牌,如果方块好分配,但红心无法取得三磴,庄家将双偷梅花,必须赢取二磴梅花才能成约。万一西家单张方块,庄家该如何进行呢?如果两门红牌都只有三磴赢牌,加上 A-K,梅花就必须吃到四磴,也只有东家梅花是双张或三张带一张大牌,或者 K-Q都在东家,合约才能成功。

先由红心下桥偷梅花,是正确的手顺,如果先试红牌,即有可能建立敌方的赢磴而危及合约。况且庄家的打法保留了额外的机会,如果东家有四张方块及四张梅花带一张大牌,当庄家能够吃到四磴红心时,东家二门低花将受挤,合约即可完成12磴。

第二桌叫牌过程如下:

 

 

 

克卜生

 

约瑟芬

 

Pass

 

2

 

2

 

3

 

3

 

4NT

 

5

 

6NT

 

7

 

Pass

约瑟芬以6NT束叫,这是最佳合约,而克卜生或许迷信他的幸运花色吧,改成全无机会的7

美国队中,苏贝儿及渥吉霍佛在决赛中表现稳健,也赢了一些牌,是美国队的最佳搭档。至于克卜生,在世界杯之前的几年里,花在打牌上的时间并不多,是美国队在这次世界杯中表现最差的一员。下面这手牌,东家发牌,双方有身价。在克卜生这一桌,主打及防守显然离世界水准都有一段距离。

 

 

AKJ654

 

 

A9

 

A64

 

AJ

97

  

Q1082

Q86

K732

J752

Q3

10765

K84

 

 

 

3

 

J1054

 

K1098

 

Q932

 

西

 

约瑟芬

 

克卜生

 

 

Pass

Pass

Pass

2

Pass

2NT

Pass

3

Pass

3NT

All Pass

 

 

 

西家首引 2,庄家的 K吃掉东家的 Q,立即反攻10,西家盖上 J,梦家 A吃住。西家的 J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此时方块可以回手,庄家只要拔掉桌上的 A,送出 J,打大手中的 Q,九磴牌就到手了。可是庄家并未发现此一明显而且必然成功的打法,反而继续提二磴方块,抛掉桌上一张黑桃,东家垫掉二张红心。然后庄家采取了失败的黑桃偷牌,东家进手,勇敢的引出 K,送进梦家 A的虎口。此时如果庄家提掉 A-K,送出黑桃,打大第五张黑桃,仍然可以取得九磴牌。然而庄家仍未思及此,出桌上的 9给西家的 Q,以 A赢吃西家的梅花转攻,提掉 A-K,发现黑桃是4-2分配,此时残局如下:

 

 

 

 

 

65

 

 

 

 

 

 

 

 

 

--

 

 

 

 

 

 

 

 

--

 

 

 

 

 

 

 

 

J

 

 

 

 

 

 

 

 

 

 

 

 

 

 

 

--

  

10

8

--

--

--

107

K8

 

 

 

 

 

--

 

 

 

 

 

 

 

 

 

J

 

 

 

 

 

 

 

 

--

 

 

 

 

 

 

 

 

Q9

 

 

 

 

梦家出 J,东家 K赢进,兑取10。虽然庄家手中的 J Q都是赢张,却必须抛掉其中一张。牌局进行至此,事实上,东家牌情应已呼之欲出。已知东家持有四张黑桃及二张方块,剩下两门牌如果是五张红心及二张梅花,则此时东家最后一张牌应是红心,庄家只要抛掉 Q,保留 J,即可取得最后一磴。然而,如果东家仅有二张梅花,西家就有五张之多的梅花,为何西家首引四张的方块呢?因此西家应只有四张梅花,而东家必然是4-4-2-3的牌型。此时庄家方寸应已大乱,在东家提 10时,竟然垫掉 Q,于是防家再赢一磴梅花,终于击落此一险象环生的合约。

在另外一桌,奥地利队由北家主打3NT,轻易完成合约。展示室内,观战的桥迷并没有听到够水准的评论,对于攻守双方的失误,讲评人只字未提,仅指出这一牌的胜负应是制度使然,受限于克卜生叫牌制,南家的2NT示弱答叫,造成弱牌者作庄,实为本牌的致命伤。

下面一牌,东家发牌,双方无身价,美奥二队都错失垂手可得的5 合约。

 

 

 

 

8732

 

 

 

 

 

 

 

 

J9

 

 

 

 

 

 

 

 

9763

 

 

 

 

 

 

 

 

 

J109

 

 

 

 

AKQJ

  

1095

2

A75

KJ

Q852

K87652

A43

 

 

 

 

64

 

 

 

 

 

 

 

 

KQ108643

 

 

 

 

 

 

 

 

A104

 

 

 

 

 

 

 

 

 

Q

 

 

 

 

第一桌叫牌过程如下:

西

渥吉霍佛

Herbert

苏贝儿

Frischauer

 

 

Pass

1

2

Pass

2NT

Pass

3

Pass

3NT

All Pass

南家首引红心,3NT垮二磴。如果梅花2-2分配,无王合约可完成11磴,而6亦可轻易成约。

第二桌叫牌过程如下:

西

Schneider

克卜生

Jellinek

约瑟芬

 

 

Pass

1

Dble

Pass

1NT

2

2

Pass

3

Pass

4

All Pass

 

 

本届世界杯计分采总分制,尊张奖分亦计入总分。西家受到加100分的诱惑,最后叫成4 。合约垮一磴,加计尊张奖分,奥地利在这一牌赢了150分。

史登博士在「击败克卜生队」﹙Beating the Culbertsons﹚一书中指出,4 在正确防御下,是必垮的合约。然而,近70年后的今天,对此合约再作一次检验,不难发现史登博士错了,只要细心主打,4 是必成的合约。

庄家的致胜打法是在 A赢吃首磴后,提掉A,拉回第二轮梅花,南家抛方块而不王吃,庄家 K赢进,送出第三圈梅花,南家再抛掉一张方块。庄家王吃北家的红心转攻,送出 K到南家的A,王吃第三圈红心,北家也垫掉一张方块。此时庄家应敲二圈王牌,然后改走梅花,如果南北方各持一张王牌,南家即可王吃第四圈梅花,再出红心迫梦家王吃,北家的最后一张王牌即可击落合约。但剩下的二张王牌都在北家手中,如果北家王吃,梦家可超王吃,因此北家只能取得一磴王牌,无法击垮4 合约。

从上面的报导看来,奥地利队似乎赢了不少分数,但事实上奥地利队仅领先890分。决赛进行至此,已赛完80牌,只剩下16牌了,美国队还有扭转乾坤的机会吗?

接下来的第81牌,再度给了美国队一记重击。这一牌是南家发牌,东西方有身价。

 

 

 

 

 

A4

 

 

 

 

 

 

 

 

 

K104

 

 

 

 

 

 

 

 

 

A

 

 

 

 

 

 

 

 

A875432

 

 

 

 

 

 

 

 

 

 

 

 

 

 

 

875

  

Q1093

J87653

Q

1043

KQ8762

J

Q6

 

 

 

 

 

KJ62

 

 

 

 

 

 

 

 

 

A92

 

 

 

 

 

 

 

 

 

J95

 

 

 

 

 

 

 

 

K109

 

 

 

 

第一桌叫牌过程如下:

西

渥吉霍佛

Herbert

苏贝儿

Frischauer

 

 

 

1

Pass

1NT

Pass

2NT

Pass

3

Pass

3

Pass

4

Pass

5

Pass

7

All Pass

 

开叫1 通常都等同开叫弱无王,答叫1NT则是表示强牌,迫叫成局。

这一牌的最佳合约是6 ,这是必成的合约。7 除了王牌必须好分配之外,赢磴还差一磴,必须黑桃偷牌成功,或靠挤牌多取一磴。7 的最佳打法,庄家应清二圈王牌,拔掉 A-K,梦家王吃第三圈黑桃,如果 Q现出,合约就成功了。否则梦家提掉A,王牌回手,桌上王吃一圈方块,然后兑取梅花,希望最后一圈梅花时有挤牌出现。

由于四家牌情如上图所示,庄家出A时,击落了东家的 Q,因此庄家偷红心,梦家的10为庄家取得了合约所需的第13磴牌。

大满贯明显是较差的合约,但史登博士「击败克卜生队」却意图将它合理化:「决赛进行至此,叫上大满贯是相当合理的决定,因为美国队在另外一桌,极可能也冒同样的风险而冲上大满贯。」

第二桌叫牌过程如下:

西

Schneider

克卜生

Jellinek

约瑟芬

 

 

 

Pass

Pass

1

Pass

1

Pass

2

Pass

2NT

Pass

3NT

All Pass

 

美国队停在3NT,奥地利队在这一牌赢了920分。

下面是著名的第95牌,也是决赛的倒数第二牌。克卜生依据Morehead的询问叫法,改良其缺点而重新设计的「克卜生询问叫」﹙Culbertson Asking Bids﹚,奥地利队在叫牌时显然使用得极为得心应手,反而美国队却误会连连。对美国队来说,这是一付难堪的牌例,南家发牌,双方无身价。

 

 

 

 

 

K943

 

 

 

 

 

 

 

 

 

A9

 

 

 

 

 

 

 

 

 

A1095432

 

 

 

 

 

 

 

 

 

--

 

 

 

 

 

 

 

 

 

 

 

 

 

 

 

8

  

Q5

KQ62

J1074

K87

QJ

QJ432

K10975

 

 

 

 

 

AJ10762

 

 

 

 

 

 

 

 

 

853

 

 

 

 

 

 

 

 

 

6

 

 

 

 

 

 

 

 

A86

 

 

 

 

第一桌叫牌过程如下:

西

渥吉霍佛

Herbert

苏贝儿

Frischauer

 

 

 

1 1

Pass

2 2

Pass

2 3

Pass

4 4

Pass

4 5

Pass

5 6

Pass

5NT7

Pass

7

All Pass

 

1﹚虽然大牌点力不够,选择正常开叫仍属合理。
2﹚询问叫的开始。
3﹚低限牌力。
4﹚询问叫。
5﹚红心无控制。
6﹚询问叫。
7﹚有二张A,方块有第二控制。

南北方虽然只有20大点,使用「克卜生询问叫」,精彩地叫到必成的大满贯,奥地利队得1510分。

第二桌叫牌过程如下:

西

Schneider

克卜生

Jellinek

约瑟芬

 

 

 

1

Pass

2

Pass

2

Pass

4

Pass

4

Pass

5

All Pass

 

美国队前三轮叫牌与奥地利队完全相同,但在克卜生以5继续询问时,约瑟芬却误会,或者忘记了,认为这是自然叫而非询问,因此就派司了,也错失垂手可得的大满贯。

这一牌,奥地利队赢了1,110分,在决赛仅剩最后一牌时,以总分4,880分领先。

奥地利队在满贯牌局的处理上,显然较美国队高明许多。在96牌中,奥地利队叫到五付大满贯,全都成约,叫到的六付小满贯中,有五牌完成合约。96牌决赛结束时,奥地利队以总分4,740分击败美国队,赢了这一届世界杯公开组冠军。

女子组中,由于美国队是陪衬性质的杂牌军,奥地利队实力较强,麾下拥有名将玛库丝夫人﹙Mrs. Rixi Markus﹚,也在决赛中击败法国队而夺得世界杯女子组后冠。

这一刻是奥地利的光辉与荣耀,布达佩斯是令人难忘的地方,1937年更是值得怀念的一年,桥史将会记载,在这一年,奥地利一举赢得世界桥牌锦标赛公开组及女子组双料冠军。

1937年世界杯结果如下:

公开组

 

冠军:奥地利队

队长:

史登博士﹙Dr. Paul Stern

 

 

队员:

Karl Schneider

 

 

 

Hans Jellinek

 

 

 

Udo von Meissl

 

 

 

Eduard Frischauer

 

 

 

Walter Herbert

 

 

 

Carl von Bluhdorn

 

 

 

 

 

亚军:美国队

队长:

埃立克卜生﹙Ely Culbertson

 

 

队员:

约瑟芬克卜生Josephine Culbertson

 

 

 

查尔斯渥吉霍佛Charles Vogelhofer

 

 

 

海伦苏贝儿Helen Sobel

 

 

女子组

 

 

 

冠军:奥地利队

队员:

Mrs. M. Boschan

 

 

 

Mrs. G. Brunner

 

 

 

Mrs. E. Ernst

 

 

 

Mrs. G Joseffy

 

 

 

Mrs. L. Klauber

 

 

 

Mrs. R. Marcus

 

 

 

Mrs. R. Rieme

 

 

 

Mrs. G. Schlesinger

 

1937年的世界杯落幕后,奥地利队的队长史登博士﹙Dr. P. Stern﹚将本届世界杯过程始末写成「击败克卜生队」﹙Beating the Culbertsons﹚一书,为奥地利队夺标历程留下历史的见证。

然而,美国人则相当程度的不能接受上述的结果。首先,他们十分怀念四A队,认为如果不是克卜生队,而是由四A队代表美国出赛,结果将截然不同。四A队应会像1935年一样,轻取世界冠军。其次,他们认为奥地利队并非胜在技术,而是胜在牌桌底下并不光明磊落的小动作。

200211月,纽约St. Martin’s Press出版了纽约时报桥牌专栏主笔楚斯卡﹙Alan Truscott﹚及其妻桃乐斯楚斯卡﹙Dorothy Truscott﹚连手执笔的「纽约时报桥书」﹙The New York Times Bridge Book﹚,其中举出一手对奥地利队相当不利的牌例,西家发牌,双方有身价。

 

 

 

 

 

KQ4

 

 

 

 

 

 

 

 

 

A10

 

 

 

 

 

 

 

 

 

K109532

 

 

 

 

 

 

 

 

 

A2

 

 

 

 

J1086

9753

Q8

J76543

AJ4

--

QJ73

1064

 

 

 

 

 

A2

 

 

 

 

 

 

 

 

 

K92

 

 

 

 

 

 

 

 

 

Q876

 

 

 

 

 

 

 

 

 

K985

 

 

 

 

奥地利队南北方在这一牌叫到6 ,北家主打时也找到致胜的路子,从手中引小王牌,正确地擒获了 J而完成合约。在另外一桌,叫牌过程如下:

西

Schneider

克卜生

Jellinek

约瑟芬

Pass

1

1

1NT

Pass

3NT

All Pass

 

关于东家的盖叫,史登博士书中轻描淡写的说:「东家在全无赢磴情况下盖叫,降低了南北方试探满贯的期望。」对于史登博士的说法,楚斯可夫妇完全不能接受,认为他对于西家Schneider有违常理的行动,不应没有词组只字加以解释。同伴有身价情况下盖叫,任何专家持西家牌都会赌倍1NT,以表示接近开叫的牌力,而且必然会首引 Q来对抗敌方的3NT合约。然而Schneider从头到尾都派司不叫,而且首引梅花,而非同伴盖叫的红心。关于西家的举动,唯一的合理解释,是东家传递了某种讯号,表明了盖叫者牌力及盖叫花色都是非常弱的牌。

类似上面关系到叫牌及首引的小动作,也许对比赛的结果已经造成影响,也许并没有。相信将来再度检验其它牌局时,极可能发现比较不如此明显的牌证。

世界杯进行当时,美国队员对上述情况一无所悉,但是在第二年奥地利队访问伦敦时,伦敦桥手可就不像美国队一样的天真了。知名的桥牌作家赛门﹙S. J. Simon﹚在他的畅销书Why You Lose At Bridge中,对奥地利队作了如下的评论:「我门印象最深刻的,并非他们的叫牌,亦非他们的主打,而是他们的防御,尤其是他们的首引。赛员及观众都毫无异议地认为,只有『破坏力』三个字才足以形容他们的厉害。」

一直到希特勒占领奥地利,才结束了奥地利在国际桥坛的影响力。第二次世界大战暴发之后,FrischaurHerbert离开奥地利来到美国,Jellinek于集中营内过世,而Schneider则逃过一劫熬了下来,并一如往昔地活跃于桥坛,甚至还参加过欧洲杯及百慕达杯。

本届世界杯终结了克卜生在桥牌上面的兴趣,他不再参加重要的大赛,和约瑟芬的婚姻也终告破裂,并将注意力转移到国际事务上面。少了克卜生的热心奔走及积极参与,加上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杯比赛也就暂时停顿下来,直到1950年。

2003/10/27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