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弄乱你的牌


                                   荷兰  凡。霍夫
    两天前,我收到一名很有天赋的青年的一封信,他最近加入了职业牌手的行列,我很奇怪他竟会写信给我,因为我们并不很熟,这是个性急的小伙子在求援,来信如下:
    亲爱的凡。霍夫先生:
    你也许知道,6个月前我被邀请参加泡沫队,我感到很荣幸,这个队目前是在国内最强的队,上一季几乎囊括所有队式赛的锦标,使资助人的名声大扬,而且,他们给我提供的条件使我难于拒绝,所以我没推辞。
    不久,我被邀请参加全队会议,我来到城外一个破落的酒馆,会议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隔了一会,我的眼睛才能适应,看到3个人坐在一张桌子旁,也许他们就是我的队友,但我还不能肯定。
    中间的人邀请我坐下,拿给我一个牌套要我拿出南家的牌,但不要整理,我照他的话做了,另外一个人拿出北家的牌按花色分好,并把牌摊在桌上,我花了些时间看清手中没整理的牌,在烛光下,我面对这一单明手题目:
      南:S:AJ94         北:S:KT83
          H:97               H:A6
          D:KQ82             D:AJ54
          C:AQ5              C:KJ9
    “这副牌是最后在波泰霍尔赛中打出的”,中间的人说:“你主打6S,首攻HK,想想怎么打”。
    我看了这副牌,觉得很简单,关键是飞将牌Q,我也看不出别的什么名堂,所以很快就回答说:“我赢进首攻,兑现SA,再出SJ,飞东持SQ。”
    “好,你做成了定约,为什么你这样打?”“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测,一般我运气很好的。”“桥牌里没有所谓运气的东西”第3个人有些不快地说:“机率是无法超越的。”

    中间那人把手按在我手背上,问我道:“你想想看桌上是怎样打的?”“我怎么知道?”
    “不要那么快,看看你手中的牌,这副牌打完后,定约人把牌放回牌套里,既没弄乱,也没有新整理,你知道吗,牌手很少这样做,我曾要求你不要整理这副牌,哪张在最上面?”“是HA”“后面是什么”“SK,ST和H6。”
    突然,我懂得了,从这些牌,我可以清楚看到他们在比赛中的出牌次序,“定约人赢进第1墩,兑现SK,飞西家的SQ,而东家SQ赢进回了张H,宕1墩。”在那一牌桌定约人打成下一“,我喘着气说道。
    “对,你这家伙很聪明,所以,将来当你参加我们队比赛打另一桌传过来的牌时,不要整理手中的牌,除非你能记住它们原来的次序。”
    “但是,这是欺骗!”我叫到。“不,不是的,这是鲜为人知的专家技术,叫做读敌方的牌,从他们的叫牌和信号来做决定是允许的,所以也是允许的”。“会议结束”中间的人发话说,“按照告诉你的去做,你会发现你的打牌在进步。”
    在我离开酒馆时,我感到很震惊,以后几周,我忍不住试试我新学的技术,虽然我极不赞成。实在令人惊奇,在把牌放回牌套前弄乱牌的人实在太少了,有时我能够从第1张到13张一张不乱的跟着出牌。
    在我为泡沫队打的第1个比赛中,下面这副牌发生了:南发牌,南北局。
                      74
                      K83
                      KQJ4
                      K753
              QT832         K95
              954           T762
              A76           853
              T8            QJ9
                      AJ6
                      AQJ
                      T92
                      A642
    这是场拉得很紧的比赛,我们的对手打的很好,但比赛的经验差点。叫牌是1NT-3NT,我可以肯定另一桌也是这样叫的。首攻S3,东家出SK,要做成定约我需要3墩D,如果东持DA,我应该忍让2轮不吃,如果西持DA,我应该吃第1张。现在我打28P的3NT,但我必须猜对才行。
    我看着我手中没整理的牌,最上面是S6,后面是SJ,SA,DT,C2,C4。所以在另一桌,定约人忍让了首攻,他的SJ被西家的SQ盖上,第3轮逼出SA,南家再出DT,很明显西DA赢进,两张小梅花象是垫牌,因此,一定是西持DA和5张带Q的S。带着内疚,我第1墩用SA赢进再出DT,我拿到10墩。“不错”,我的搭档说,“不错”,我的队友说,感谢这副牌,我们最后赢12IMP。
    以后几个月,我有更多的机会运用这一读牌术了,不仅主打定约,而且在防守甚至叫牌中,帮助我持KQ9XX首攻时作选择,帮助我避免叫50%机会的满贯,因为我能知道将牌K飞不中。
    但是,凡。霍夫先生,这样来赢分(和钱)使我不安,我也无法停止不用这值得怀疑的技术。我的 队友会发现,即使我脱离这个队,我也无法不注意我手中牌原来的次序。
    所以,我来信向你求助,你的文章有许多牌手阅读,请写出这件事,当然,不要提到来源,告诉全世界的桥手们在把牌放回牌套前先弄乱你的牌。我相信我能依靠你。     
        你的忠实的——
    我不知道你怎样,但我读此信时大吃一惊,我同意写信人的看法,这种读牌术接近欺骗,但没有规则说不允许。所以我很高兴地按他的要求发表这些于1994/1995年的BOLS桥牌提示竞赛中,我提出下面的提示:“弄乱你的牌!”

 sxie贴

2004/02/27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