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伯根的苦衷

伯根的苦衷 长工 译   这里介绍的是美国《今日桥牌》杂志上刊登的马蒂·伯根(Marty.Bergen)关于桥 牌的十三条议论。它涉及的范围很广,尤其是关于牌手的道德、修养方面的议论,即使 在非桥牌领域也很有借鉴意义。文章生动、明了,充分体现了伯根的风格和特点,可以 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这颗闪烁桥坛的新星。 1、关于训斥同伴 我总认为那些喜欢责骂同伴的牌手都缺乏教养,他们的行为非常可恶。应当承认, 桥牌是一种很容易出错的游戏,但把错误都归咎于同伴的行为却是不能原谅的。 2、关于对强1NT开叫的惩罚性加倍 我知道现在仍有不少顶尖高手对其顶礼膜拜,但我以为这实际上是对时空的一种浪 费,因为: (1)它们很少发生; (2)对手通常可以逃叫,而且往往能逃到比他们正常叫牌所能达到的更好的定约上 去; (3)以通常的实力(比起一个强的长套)对1NT攻牌和防守常常是令人头痛的事。 (4)你可以借助于非自然的加倍完成很多其它的工作余与前面相同。——译注)。 3、关于以成败论英雄者 同伴开叫15—17点的1NT,你持SA643 HJ4 DK1032 C975,是否要叫牌呢?我可说不准行 牌很边缘。但如果你所熟悉的同伴是一位以成败论英雄者的人,他对你所做的任何事情 都只准成功,不许失败的话,拿这么一手牌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4、关于在同伴平衡叫牌后总不甘寂寞的牌手 双方有局,你持SA864 HA86 DK942 C107叫牌为1h-pass-2h 你不叫,这时同伴作平衡性加倍,而上家又叫了3h。假如你这时还要考虑叫不叫牌的话, 可是不敢恭维您了。你必须不叫,并希望击败对手的定约。同伴只是不愿将二阶定约卖 给对手,所以你必须配合他,绝不可叫3s。 5、关于喜欢贬低他人的人 我常想起大约二十年前的一件事,那时我正年轻有为、血气方刚。我问一位顶尖高 手:“除您之外,还有谁是国内的最佳牌手呢?”当他说出两个名字之后,我又向他问 起别人怎样,得到的答复是:“他们都没戏。”这种事并不少见,我经常听到,甚至一 些非常平庸的牌手也居然常常贬低他们的伙伴,真可笑。 6、关于任何10点以上的牌都再加倍 一些教科书上大概都这样讲的,但这却不总对。例如同伴开叫1c,下一家加倍,你持 S10 HAJ642 DK7 CK9642,此时你应该希望既叫出自己的红心,又支持同伴的梅花,因此,正确 的叫牌是逼叫的1H。 7、关于并不准备参与叫牌,却又不停地寻问对手问题的牌手 通常,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会帮助对手。我同意了解对手的叫牌非常重要,但你还应 有耐心,既然你不准备参与叫牌,为什么不等到叫牌结束后再问呢? 8、关于不愿意作首攻指示加倍的牌手 有一种哲学是在你加倍一个非自然叫品之前,你必须先准备好一堆顶张大牌,我实 在不以为然。我认为同伴加倍非自然叫品的涵义应该是“有道理的首攻建议”,这样, 在他没能作出加倍时,我就可以获得相反的信息了。但你如果与一个过分沉默寡言的人 为伴,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 9、关于没有线索时猜断Q或J 假如没有线索我可不想干这种事情。的确,专家们“猜”得比其他人准,但这是因 为他们通常总可以发现有用的信息,哪怕是蛛丝马迹也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如果你真的 落到只能靠掷硬币来决定命运,这事情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10、关于给大梅花使用者留下自由空间的牌手 大梅花体系确实拥有很多优点,但其经济的开叫也实在使得对手插叫或阻击更容易 了。然而不知为什么还有不少牌手仍在奉行没有牌力不能叫牌这一清规戒律。 11、关于以差的五张套在二阶争叫 尽管我喜欢叫牌,持SQ85 HK8743 DAJ9 CQJ这样一手牌在轮到我开叫时我会开叫,但盟 在对手1S开叫之后作诸如2H之类的争叫,在我看来可是大错特错了。难道你没有想到同伴 极有可能没有支持呢? 12、关于从同伴的迟疑中获益的人 裁判长可能不会判罚他们,仲裁委员会也许还支持他们,但是毫无疑问,某些搭档 确实利用他们自己的叫牌节奏变化来传递非法信息,这个问题不容忽视。 13、关于持4—4低花必开叫1的牌手 我并不是说持SA7 HKJ9 DJ874 CKQ107这样的牌开叫1D一定不如1C好,但我总是开叫1蛭 C (1)我叫的是我希望攻的花色; (2)我没有再叫困难; (3)开叫1C比开叫1D有更好的后续叫法,您不这样认为吗?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