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同伴首引的花色,您若有AQ或AJ;不要死守“第三家扑大牌”的原则

希姆·列夫(以色列)

    以色列直到一九六五年才参加欧洲桥艺联盟,但其发展非常迅速。语言学会于一九六七年批准正式的希伯莱桥牌专门名词,以色列于一九七五年主办欧洲锦标赛,结果得到第二名,取得参加一九七六年蒙地卡罗百慕大杯的权利。在百慕大杯中,以色列居于美国和意大利之后名列第三,随后在奥林匹亚赛中又有不凡表现。
    以色列的许多桥牌好手均出身波兰,波兰是欧洲最强的国家之一。希姆·列夫对以色列的成功贡献良多,他参加有巨额奖金的比赛时仍泰然自若,而且精力无穷。当百慕大杯和奥林匹亚赛在三周内相继举行时,列夫在比赛将近尾声时仍有精彩的表现。他的心得运用极广:

    桥牌由其前身惠斯特牌技继承了一句格言:“第三家扑大牌”,另一个类似的观念是“不要对同伴飞牌”。
    由桥牌发展之初到现在,当然已有许多新发现。我的心得适用于某些常见的情形,有时第三家对同伴飞牌也可能是很高明的打法。就算同伴首引的牌明手并无大牌,第三家有不连续大牌也应出较小的一张。
    在无将定约中常出现这种状况,防家必须在第一圈就顶掉庄家的挡张,这样防家再度上手时才能吃通这一门花色。

  ªJ109  
©AK92
¨KQ105
§53
ª5
   
西  
   
ªKQ862
©43 ©Q876
¨98742 ¨3
§Q9842 §AJ7
  ªA743  
©J105
¨AJ6
§K106

    南家主打3NT,西家首引ª4。如果东家出A(第三家扑大牌!),庄家在下一圈梅花时让送,西家的梅花就英雄无用无之地了。庄家可飞红心而发展出第九墩。
    但东家在第一圈出J的话,南家让送就太冒险了。如果西家的梅花是A—Q—9—×—×,让送的打法就太不聪明了,他只要来一次简单的红心飞牌就可完成定约。
    当然对同伴飞牌有时也有危险的成分,在这里庄家的梅花若为Q—×—×,那他就等于白送给庄家一墩。但是东家冒得起这个险,因为他在高花都有控制,而且知道西家的梅花若能吃通就可击垮定约。东家也知道西家不可能有旁门桥引,所以必须建立起防家间的供输线。
    对抗花色定约时,在第一圈飞牌可能制造以后转攻时的桥引。

  ª95  
©AQJ4
¨KJ
§KQJ63
ªQ7642
   
西  
   
ªAJ3
©3 ©K87
¨9753 ¨AQ642
§872 §94
  ªK108  
©109652
¨108
§A105

南北方使用精准制,叫牌过程如下:

西
    1C
1H 1NT
2D 4H
=    

    由叫牌顺序可看出,1C开叫为特约叫法,南家的1H为正性回答,北家叫1NT是询问控制,南家的2D表示三控制(A为二控制,K为一控制),北家知道满贯无望逐直接叫成一局。
    西家首引ª4,东家观察叫牌过程对牌情已相当清楚。东家知道南家一定有一张A和一张K,所以用A吃第一墩并没有好处;相反的,他必须以J迫出庄家的K。当东家用©K上手时,引小黑桃让同伴的Q上手。方块是明手显而易见的弱点,西家转攻方块而击垮定约。
    同伴首引您叫过的花色时,通常有机会对同伴飞牌:

  ªQJ72  
©1094
¨KQJ10
§AQ
ª5
   
西  
   
ªA4
©J532 ©AQ86
¨932 ¨A84
§87654 §K932
  ªK109863  
©K7
¨765
§J10

    东家开叫1H,最后由南家主打4S。西家首引©2,表示有一张红心大牌,东家因此飞Q,逼出庄家的K。当东家由ªA上手后,低引©A相当安全,因为同伴很可能有J,况且除此之外别无击垮定约的希望。西家用©J取得引牌权后自然转攻梅花,在¨A被迫出前建立了一个梅花赢墩。
    我的心得是:同伴首引的花色,第三家若有A—Q或A—J,不要机械化扑出大牌。用较小的大牌飞牌,可能促成以后转攻时的桥引。


    “第三家扑大牌”的老规矩的确有很多的例外,有时第三家应对同伴飞牌以造成交通,这一点在蕾茜·玛卡斯的心得中也曾讨论过。
    碰到下面的情形,第三家通常应出中间牌:

  5  
K9742   AJ6
  Q1083  

    西家首引4后,防家不太可能连出五圈,所以东家应在第一圈时出J以维持较佳的交通。
    很少有桥手能由下面的牌中做出正确的选择:

  K7  
A96   Q10842
  J53  

    假设东家牌力很弱,缺乏快桥引。西家首引6而明手跟小;西家对抗无将定约的首引显然是由A—×—×或J—×—×中引出,若是A-x-x,则东家必须出10而非Q(读者是否注意到:若依杰瑞密·佛林特的建议首引A,可以简化这种猜测)。
    对抗花色定约时,若能确定同伴并非有A而引小,则不论有K—J—×或是由K—J带头的长门,都应该出J。理由有三:
    1.这是发现法:可籍以确定庄家有A—Q或是只有A,换言之,即此门花色以后是否还可吃到。
    2.如果J迫出A,以后同伴较可能由Q引出。如果出K而庄家以A赢吃,则同伴从Q低引的危险性就大多了。
    3.这种打法也有部分欺敌的效果,能使庄家算错大牌的分配。也许您会认为在下面这手6S的牌例中,东家出§K或§J并没有分别,其实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请看完整牌例:

  ªAK8642  
©A105
¨103
§94
ª73
   
西  
   
ª9
© ©KQJ973
¨Q8742 ¨965
§1076532 §KJ8
  ªQJ105  
©8642
¨AKJ
§AQ

    东家弱二开叫2H,南家加倍,北家叫3H,结果南家主打6S。西家根据首引弱花第二大牌的原则引出§7,东家出K,南家A吃。庄家推断东家已显示了弱二开叫的点力,于是清将后提掉¨A—K—J,由明手垫掉一张红心,让西家出牌。
    要是东家在第一圈时出§J,就不会将实力暴露无疑。南家也许以为§K在西家,而¨Q在东家;如果南家因此飞¨J的话定约就垮了。§K和§J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差别,其实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