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对抗无将定约时,除非作张数信号十分重要,否则应以第一张小牌表明对首引花色欢迎与否

桃乐丝·海登·楚斯可(美)

    桃乐斯·海登现在已成为楚斯可太太,亚伦·楚斯可曾代表英国参加百慕大杯比赛,目前则担任纽约时报桥艺专栏作家。楚斯可太太有一项独特的记录,她曾代表美国队参加百慕大杯、威尼斯杯、奥林匹亚双人赛、奥林匹亚队制赛等四种重要比赛。参加过百慕大杯的女性一共只有两位,在威尼斯杯的三次比赛中楚斯可太太每次都获胜,一次对抗英国、两次击败意大利。她在美国比赛中曾赢得蓝带奖双人赛及终身桥士双人赛。
    在她还是桃乐斯·海登小姐的时候,曾写过两本书:《Bid Better, Play Better》和《Winning Declarer Play》。
    有些杰出的女性桥手是因天赋高,对牌有特殊的领悟;有些则是靠着后天的努力,因而发展出稳健的技巧。楚斯可太太可说是介于两者之间,像一位头脑一流的数学家,不论参加那一种费脑筋的消遣活动都能获得成功。她的心得与防家的信号有关,即“对首引花色表明是否欢迎”:

    有关信号的最新改革,是四十年前所介绍的花色选择信号,但防家却缺乏可用的信号,因而形成一段空白。我的心得是根据英国李昂的建议,加以改进以期能填补这段空白。
    假设南家主打3NT,西家首引ª4而出现下面情况:

  ª97  
ªA10842   ª出J
  ª出K  

    明手出7,东家出J,庄家K吃,到底Q在谁家?西家无法判断出来,如果他由旁门上手,是应该提ªA呢?还是应该等待同伴引这门花色?
    我的心得是,对抗无将定约时,除非张数信号很重要,否则防家应以小牌对首引花色表明是否欢迎。

  ª97  
©Q102
¨7654
§AKQJ
ªA10842
   
西  
   
ªQJ5
©987 ©KJ64
¨K3 ¨1098
§973 §1082
  ªK63  
©A53
¨AQJ2
§654
1D 2C
2NT 3NT

    对抗3NT定约,西家首引ª4,庄家K吃东家的J,然后由梅花进入明手。东家此时应出§10,表示:“你的首引正合我意,请继续出这门花色。”(注意此处告诉同伴梅花张数并无用处)。庄家飞方块,西家以K吃进后兑取黑桃,结果庄家倒了一墩。
    假设东家和南家的牌稍有不同:

  ª97  
©Q102
¨7654
§AKQJ
ªA10842
   
西  
   
ªJ65
©987 ©AJ64
¨K3 ¨1098
§973 §1082
  ªKQ3  
©K53
¨AQJ2
§654

    叫牌过程和西家的首引皆和上一牌相同,明手摊下的牌也一样。庄家用K吃下东家的J后也引梅花,但是这一回东家无法支持同伴继续攻黑桃,所以他应该出§2。
    庄家飞方块,输给西家的K,西家知道不能由手上出黑桃,故改出©9。东家吃进这一墩,然后回攻ª6,结果庄家倒了两墩。
    在上面的两个牌例中,如果没有“欢迎”信号,西家就只有盲目的瞎猜。要是猜错了,庄家就安全完成定约。

    “盲目的瞎猜”可能有一点言过其实,大部分桥手都可籍花色选择信号,脱出起先难以取舍的困境。东家若有ªQ—J—5,第一圈梅花时应出§10,第一圈方块时应出¨10。在其他情况,表示花色选择的转圜地当然比较小。但本章的重点即在显示防家可以有所选择,请听楚斯可太太继续说明:
    首引者也应使用同样的欢迎信号,在已示牌例中,首引者在第二圈时应出§9,强调他希望继续首引花色的意图。但有时西家会阻止同伴续引首引花色:

  ª5432  
©9
¨AQJ107
§AJ4
ªAQ106
   
西  
   
ªJ98
©J8642 ©Q1053
¨962 ¨K3
§5 §8763
  ªK7  
©AK7
¨854
§KQ1092
西
    1D
2C 2D
3NT =

    西家首引©4,庄家K吃东家的Q,然后飞方块。如果西家希望同伴继续出红心,这一圈应该出¨9;要是对续攻红心不怎么热衷,则可能出¨6。
    但是在这手牌中,西家急于转攻其他花色,所以他出¨2。东家用K吃下后,转攻黑桃即可击垮定约,若盲目的续攻红心,庄家将可稳得十一墩。


    楚斯可太太的心得发表时,引起踊跃的读者投书。国际桥牌新闻协会会刊编辑亚伯特·杜莫在次期会刊上,谨慎的就此制度加以讨论:
    楚斯可太太说她的心得是“改良英国李昂的建议”,楚斯可太太的灵感的确来自李昂上尉的一篇文章。李昂上尉是在海外服役的英国皇家空军军官,李昂上尉能构思出这种想法的确难得。但这种想法其实并不是新发明。
    I·G·史密斯在“防家的新信号”一文中,曾提出大致相同的信号方式,详细牌例刊登于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号的《英国桥艺世界》中。
    换言之,对抗无将定约时防家对首引花色表示是否欢迎的信号,其实已存在了相当久。但是,这并不是说博斯心得中就不应有这一方面的讨论。史密斯先生的文章中也提到在其他情况下,这种消息对防家也很重要。例如:

(1)   ××
  J9×××   AQ×
    K10×
     
     
     
(2)  
  K10×××   J××
    A××

    在牌例(1)中,东家在第一圈正确的跟Q,南家K吃,除非西家能猜出A在谁家,否则攻击方向将发生错误。在牌例(2)中,明手出Q后,东家将跟出中间牌,但西家仍不能确定J在谁家。
    杜莫和我曾想出性质相同的另一种战略,称为“Odd ball”(也许其他人也有这种想法!)。其基本观念是任一防家若打出不合常规的牌,就表示对首引花色表示支持,例如用三张作高低信号或无意义的打出大牌。
    各家说法的比较如下:

希望继续首引花色时    
  首引人 首引人同伴
史密斯: 不作彼得信号 作彼得信号
李昂: 不一定 不一定
楚可斯: 大牌 大牌
Oddball: 任何不合常规的牌 任何不合常规的牌

    此外意大利人的一套方法,英国人称为“Busso”者,也没什么作用,这种方法是使用“表明是否欢迎”的首引,其原则是首引的牌愈小,以后防守主要靠这门花色的可能性愈大。请看楚斯可第三个牌例中西家的牌:

ªAQ106
©J8642
¨962
§3

    若采用Busso制度,您会首引©6,立刻表示出在这门花色中没有希望。但是红心为A—J—8—6—2而黑桃是A—×—×—×时,你会首引©2吗?拥有像K—9—7—5—3—2这样长而不强的花色,您可能会引3,保留以后垫5的选择(表示您仍然看重这门花色);或引2(表示应考虑转攻)。
    就算所有上述方法全部未派上用场,仍有可能传递重要的消息;但这时依赖的是同伴的智慧,而非传统的信号。
    彼德·史温顿·戴耶(现为彼德男爵,剑桥圣凯瑟林学院校长)提供了一付精彩牌例:

  ªK95  
©AKQJ5
¨QJ6
§105
ªQJ642
   
西  
   
ª73
©102 ©976
¨K102 ¨A974
§AQ9 §J743
  ªA108  
©843
¨853
§K862

    西家首引ª4,南家10吃,回引方块。明手的J被东家吃下,东家继续攻黑桃。现在南家能建立起一墩方块,取得完成定约所需的第九墩。
    坐在西家的彼德引咎自责,庄家在高花已能稳得八墩。在第一圈方块时西家应直接扑K,然后引红心!西家放弃攻黑桃的机会,就是向东家表示只有转攻梅花才有希望,而东家引出§J就能击垮定约。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