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不要着急清将,有时您将无法成功的清光将牌有时虽能清出所有将牌,但剩下的赢墩太少

安娜·凡嫩亭(意)

    安娜·凡嫩亭太太是意大利的顶尖女桥手,意大利女子队虽未能在威尼斯杯(相当于男子的百慕大杯)中击败美国队,但他们在欧洲锦标赛中的表现绝不输给意大利男子队。在一九七○年代初期女子队曾四度蝉联欧洲冠军,并获一九七二年和七六年奥林匹亚队制赛冠军。她们和男子队一样,使用相当复杂的叫牌制度。
    安娜·凡嫩亭经常名列国家代表队的名单中,她从小就打桥牌,桥龄约四十五年之久。她和丈夫共享多项荣誉,包括两次意大利公开队制赛冠军。在女子组比赛中,近年来她常和丈夫的妹妹玛莉莎·毕安其搭档,而玛莉莎的先生也是意大利的一流好手。
    凡嫩亭太太牌技精湛,是一位非常难以击败的高手,她提供的心得是“不要急着清将”:

    当庄家和明手各持四张将牌时,应考虑到将牌分配不均(4—1或5—0)的机会至少有三分之一,如果无法对抗这种分配,就应慎重考虑不动将牌。
    能保持理智的桥手常发现不清将的多重好处,往往在旁观者认为不可能的情况下,出人意料之外的完成定约。
    请看下面的牌例:

  ªA  
©A765
¨QJ942
§K83
ªQJ104   ª9632
©Q1083 ©2
¨K53 ¨A87
§J10 §Q9654
  ªK875  
©KJ94
¨106
§A72

    南家主打4H,西家首引ªQ。庄家如果清将的话,必会输掉两墩红心和两墩方块,将以一墩之差无法完成定约。
    及早将吃并没有什么大风险,如果方块分配不均的话,早出方块也不一定会垮约。所以第一步行动是由明手出小方块而并非将牌,庄家的¨10输给K。西家转攻梅花引出J,庄家由A上手后兑取ªK,明手垫掉一张梅花。
    庄家用明手的将牌将吃一张小黑桃,然后引出¨Q,东家用A吃下,看出庄家不愿清将的意图,于是引出单张红心。西家的8迫出了明手的A。
    现在各家手上所剩的牌如下:

  ª  
©76
¨J94
§K
ªJ   ª9
©Q108 ©
¨5 ¨8
§10 §Q965
  ª8  
©KJ9
¨
§72

    庄家继续交互将吃,提掉§K,用将吃¨J,庄家上手后再引黑桃让明手将吃。下一圈拒绝将吃,最后凯歌高奏赢到©K—J。
    (上面这手牌仍有商量的余地,如果按照上文的出牌方式,万一将牌为3—2分配,篡牌时机不当定约就可能倒掉。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好桥手碰到这种牌型时,通常不会先清将。而且先试探旁门花色也是正确的打法,万一这门花色分配不均,将吃者通常握有长门将牌)。凡嫩亭继续说明她的心得:
    如果将牌有失墩太多的危险,千万不要冒然对将牌做正面攻击。尤其有竞叫情形时更要小心,因为这时将牌分配理想的机会较小。

  ªAJ75  
©1073
¨A4
§A762
ª6   ªQ1098
©AK86 ©942
¨1087 ¨965
§KQ1098 §543
  ªK432  
©QJ5
¨KQJ32
§J

    南家主打4S,西家曾超叫梅花,首引©A后转攻§K。
    由于方块多少有些把握,庄家可能动起清将的念头。但是先将吃梅花,然后建立©Q赢墩也不会有什么闪失(这样打很安全,因为敌方若能将吃红心的话,早就这样作了)。如果西家续引第三圈梅花,庄家将吃后兑现红心赢墩,有方块A进入明手,然后引出最后一张梅花。
    假如东家垫方块,庄家将吃后提掉ªK和第二墩方块。现在庄家已吃到八墩,防家仅吃两墩。用明手的将牌将吃第三圈方块,现在东家陷入终局打法中。
    如果在第四圈梅花时东家将吃,庄家可以超将吃,然后提掉两圈方块,东家仍无法摆脱终局打法的命运。
    即使庄家的将牌很坚强,过早清将也可能造成致命伤。
    下面的牌例是我的一副得意杰作:

  ªKQJ8  
©A
¨109753
§K64
ª   ª106542
©K742 ©10963
¨AK82 ¨J64
§QJ1073 §2
  ªA973  
©QJ85
¨Q
§A985

    南家主打4S,西家首引§Q,由明手的K吃下。南家的第一步行动是引方块以建立交通,而不是实验将牌。西家继续攻§10,东家将吃。东家正确的回攻将牌,西家缺门,明手以8赢吃。
    庄家必须多吃一墩红心,以弥补将牌上的损失。庄家先提掉©A,然后由将吃方块回手,西家用©K盖过庄家的Q,明手将吃。庄家再将吃一圈方块,然后兑现©J赢墩,用明手将牌将吃第四圈红心。现在庄家已吃到八墩,而且庄家和明手手上仍有将牌顶张。
  如果庄家起手时清将,即使只清一圈,东家在将吃梅花后可再引将牌,这样南家就只有九个赢墩了。
    因此奉劝各位:不要急着清将,有时您将无法成功的清出所有将牌;有时虽能清光将牌,但剩下的赢墩太少。不论是那一种情况,都应考虑能否以交互将吃尽量多取得赢墩。


    凡嫩亭太太的心得补足了一般桥牌书甚少论及的部分,普通桥牌书不会用上面这几手牌为牌例,也不会说明何时该清将、何时不该清将。无疑有许多桥手碰到上面三手牌会毫不考虑的清将,要让他们承认犯下错误绝不是简单的事。
    桥手学打桥牌时常学到抽必赢的将牌,但这种打法多半没有必要,有时甚至绝对错误。我们只要观察下面这手牌的最后四圈就可明白

  ª  
©Q6
¨10
§K
ªJ   ª
©3 ©K82
¨ ¨4
§108 §
  ª7  
©
¨J
§53

    方块是将牌,在最后四墩中庄家必须赢得三墩,我们可以假定庄家已知四家牌张分配情形。显然庄家清将后只能再吃一墩§K,如果是由明手出牌,他可能考虑出©Q,希望能击落©8,如果西家手上的红心是8而非3,这样打倒也颇合理。但引梅花K则万无一失,东家必须将吃,由他出牌则庄家就多出一墩了。就因为有这种可能性,高明的桥手往往拒绝清掉最后一张将牌,如果同伴牌技较差的话,还会虚惊一场呢。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