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如果无法在第一圈表示某门花色的长度一有机会就应设法表示还有多少张牌

皮耶·杰斯(法)

    就国际比赛来说,身为医生的皮耶·杰斯可说是欧洲桥界的长青树。他于一九三七年在布达佩斯参加第一届世界杯,此后他与罗杰·崔赛尔共赢得三次世界冠军:一九五六年的百慕大杯、一九六○年在杜林举行的奥林匹亚队制赛冠军和一九六二年在坎城举行的奥林匹亚双人赛冠军。后来有一段时间杰斯没有认真打桥牌,直到一九六九年他和新搭档多明尼加·皮隆为法国赢得欧洲冠军,取得参加一九七一年百慕大杯的资格,结果名列第二。
    我曾在一九六○年将杰斯的一本著作翻译成英文,书名叫做“盘式桥艺致胜术(How to Win at Rubber  Bridge)”。这本书很有意思,主要在讨论桥手所犯的错误,而非正确的叫牌法。在前言中我曾写下这样一段话:
    “皮耶打牌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似笑非笑的发挥有力、难以预测、高明而稳健的牌技,就像看他的书所获得的印象一样。自从法国在一九五五年赢得世界冠军后,直到一九六○年在杜林获胜为止,杰斯和崔赛尔一直是法国队的固定队员。对这一点杰斯觉得很有趣,曾说:‘每次的比赛后他们都说我们太老了,而且是三对中表现最差的一对,但是第二年他们又第一个选上我们。’”
    多年来,杰斯玩世不恭的态度并未改变,他的心得是“扩大表示花色长度的信号”:

    我的心得与信号制度的关系密切,如果能扩大花色长度信号的使用以涵盖新情况,将能大大提升防守技术。
    几乎人人都会在第一圈使用花色长度信号,高低信号表示这门花色为偶数张,低高信号表示奇数张。下面的牌例中您是东家,同伴首引©K:

  ©J84  
©KQ97   ©6532
  ©A10  

    回答同伴的首引,您可先出5或6表示偶数张。
    到目前为止还很简单,但是如果像下面这样分配的话该怎么办呢?

  ©J32  
©K954   ©Q876
  ©A10  

    这次西家首引4,明手出小,您的Q输给了A。当同伴由旁门花色上手攻出©K时,有时让西家知道庄家起手时只有两张红心是很重要的关键。例如:明手无旁门桥引,西家可知道他有两种选择,建立第四圈或转攻另一门,以防庄家在红心上得到第二墩。
    我的建议是,东家应以剩下的牌表示出手上还有几张牌。在上面的牌例中东家仍有三张红心,他在第二圈时应出6。如果起手时为Q—7—6的话,则在第二圈应出7,以表示他还有两张牌。
    由于这种信号的运用,在最近的一次比赛中,我的同伴因此打了一场漂亮的防御战:

南家发牌
双方无局

  ªKJ863  
©Q10
¨J4
§J1042
ªA972
   
西  
   
ªQ1054
©K4 ©8732
¨Q653 ¨K872
§Q87 §6
  ª  
©AJ965
¨A109
§AK953
1H 1S
2C 2H
3C 4C
4H

    西家首引¨3,我的K输给了南家的A。庄家引小红心,西家K吃。
    同伴如能在每门花色都吃到一墩,就可击垮定约。由叫牌可看出南家至少有五张红心和五张梅花,如果另外三张牌是一张黑桃和两张方块,那么定约必倒。但是如果庄家有三张方块而黑桃是缺门的话,那么防家就只能吃到三墩;所以防家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幸好我的同伴能把握住这一点。
    西家在第三圈时引出¨Q,而我出2,庄家诈出10,但是同伴当然相信我的信号。我打出最小的方块,表示手上剩下的方块为奇数张,因此可算出南家起手时有三张方块。如此一来,同伴知道引ªA必会被将吃。
    西家也因此推算出我有四张将牌,因为除了将牌信号的使用外,很容易算出庄家的牌型为0—5—3—5。西家于是转攻ª2,因为他知道,如果庄家猜错黑桃大牌的分配,就会失去控制而垮约。
    庄家觉得西家如果有A似乎不太可能引出小黑桃,因为南家的黑桃可能是单张(由叫牌推测),所以庄家决定以明手的J飞,结果不得不将吃我的ªQ。现在庄家必须以所有将牌清出我手中的将牌,当西家以§Q上手后得以兑现ªA,于是庄家倒掉一墩。
    我提供的心得就是:如果在第一圈未能表示某门花色的长度,一有机会就应设法表示还剩多少张牌,不论利用出牌或垫牌均可。您一定会发现,籍着额外的资料交换,将可击垮更多的定约。


    这篇文章发表时,英国桥牌比赛选手流行的打法,是在第二圈打出“会由原来牌组首引的那张牌”。大致上说来,这种打法和杰斯所建议:奇数张时出最小牌,偶数张时使用高低信号,所获得的效果差不多。不论用那一种打法,如上文的¨K—8—7—2牌组在第二圈时都会出2;但是如有Q—7—5这样的三张牌,用杰斯的方法可能比较清楚。
    最令人感觉困扰的情况,是在对抗无将定约时,首攻者必须在第一圈就知道同伴某门花色的张数。每位桥手都知道由K—Q—9—×—×或K—Q—10—×首引后,无法获得确切结果的困扰:

  A74  
KQ105   出6
  出3  

    西家首引K后,明手出小,东家跟6,南家跟3。牌到底是怎样分配的?我们不能确定,因为这方面并无全球通用的协定。下面的情况也很类似:

  QJ6  
K10852   出7
  出3  

    对抗无将定约,西家首引5,明手出J,东家跟7,南家跟4。当然,如果西家先上手,他必须知道庄家原先是A—×还是A—×—×。在上面的牌例中,东家是表示7—4的双张、是由9—7中出小、还是由9—7—4中表示欢迎呢?在现代有关“张数信号”的讨论中,您会发现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另一种原则也许更能解决这种问题,即出“三张小牌中最大的牌”。下面就是这种原则的运用:

  A8  
QJ1043   62
  K975  

    西家首引Q,明手出A,东家跟2。西家立即知道东家为双张,因为东家若有7—6—2,一定会出最大的牌;若有9—7—6—2则会出第二小牌。有关这方面的理论,对付不同的情况各有所长;但是出×—×—×中最大的牌,通常可算最清楚的信号,而且是对抗庄家诈骗最有效的武器。
    有关防御信号的问题,在第十六章
桃乐丝.海登.楚斯可的心得中将再度讨论。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