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算清楚敌方的牌——算好后运用智慧出牌

斐德罗·弗奎(意)

    斐德罗·弗奎于一九五一年在威尼斯首度赢得欧洲冠军,当时他看起来像一名棕发的英国学童。三十年后他已获得无数次胜利,而且是银行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但看起来仍然非常年轻,似乎还带点天真。
    弗奎主要的搭档有查拉第亚、辛尼斯卡柯和葛罗素,他和每一位搭档都成绩斐然。和其他意大利名将如阿瓦瑞里、贝拉多纳合作时,也都能无往而不利。
    意大利人以脾气暴躁闻名,弗奎却从不将情绪表现于外,他是运动杂志所称道的“后进牌手的典范”。一九五六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桥赛,弗奎和辛尼斯卡柯在七阶上叫牌误会,结果叫成加倍的7NT,而敌方的长门却无挡张,敌方老实不客气的兑现了所有赢墩。弗奎和辛尼斯卡柯一言不发的继续打牌,好像没事人一样,倒是他们的对手法国队显得比较震惊。
    弗奎的心得可分为两部分,而且都各有典故,第一部分是“算清楚敌方的牌”:

    您是不是经常听到这样的借口:“对不起,我猜错了牌,要不然就可完成定约。”,但是所谓运气不好猜错了,到底有几次是真的运气不好呢?
    在最近一次双人赛中,我的同伴主打下面这付牌:

  ªJ98  
©K975
¨A43
§876
ª103
   
西  
   
ª765
©10832 ©Q4
¨QJ10986 ¨75
§4 §QJ10953
  ªAKQ42  
©AJ6
¨K2
§AK2

    我们叫成理想的6S定约,由同伴坐南家主打。西家首引单张梅花,东家出9,南家A吃。庄家清将三圈后回到自己手上(!),由方块送入明手,成功的飞到©J,然后拔©A敲落东家的Q。
    现在南家好像徘徊在三叉路口,完成定约是绝无问题(他可获得五墩将牌,三墩红心,低花又有四顶张),但猜对红心分配将可多赢一墩。东家到底是双张带Q,还是Q—10—4呢?在何种情况下东家会在第二圈时出Q?因为这是双人赛,多赢一墩非常重要,同伴花了很多时间才作出决定。结果他继续出红心,以明手的K吃,希望能击落©10,但最后只吃到十二墩。
    他向我道歉,并说明要是他对©10飞牌失败,6S定约就倒了,因为明手已无桥引。这时我就提出打牌心得的第一部分:算清楚敌方的牌。
    他应该清三圈将,但是在第三圈时进入明手,然后飞红心。完成定约所需的十二墩牌已为囊中之物,现在可争取额外的超墩;他可以出三圈方块,在第三圈时将吃,然后拔§K。如此一来可算出西家的全手分配为:两张黑桃,六张方块,一张梅花;因此他有四张红心。现在庄家可以放心大胆的飞©9,稳赢第十三墩。
    但光算清楚敌方的牌还不够,必须运用智慧才能取得胜利,这就是我心得的第二部分。而这个心得和我太太很有关系,我太太常常很激动的指责我轻视她的牌技(其实我觉得她有点无中生有),所以跟她打牌时往往不很专心;由下面这付牌来看,她说的倒有几分真实性,读者不妨自行判断一下:

  ªKQ75
  ©985
  ¨A108
  §432

首引©K
 
 
  ªA32
  ©A106
  ¨KJ
  §AKQ86

    西家开叫3H,最后由我主打6NT。西家首引©K,东家垫方块,我用A吃进后连拔五圈梅花。
    西家和明手各垫两张红心,东家则垫了两张小方块。我兑取ªA—K时,东西家均跟出。
    我经常提供给别人的心得自己当然不会忘记,现在正是算清敌方牌的关键时刻。西家手上原有七张红心、三张梅花、至少两张黑桃,他的第十三张牌不是方块就是黑桃。如果西家的第十三张是黑桃,当然应该飞东家的方块;但是如果西家有一张方块,则这张方块是Q的机会只有七分之一。有了以上的分析,我自觉已经知己知彼,于是由明手引小方块,用手中的J来飞,结果……倒了四墩之多。下面就是这付牌的全手牌情:

  ªKQ75  
©985
¨A108
§432
ª96
   
西  
   
ªJ1094
©KQJ7432 ©
¨Q ¨9765432
§J97 §105
  ªA32  
©A106
¨KJ
§AKQ86

    我向太太说:“对不起!”,尽量想表现得振振有辞的样子:“方块7—1分配,我实在倒霉才会碰到西家有单张Q。”
    “倒了四墩?”,太太的口气不对。
    “哎,实在运气不好。”,我一面说一面祈祷太太没有发现我的错误(您看出来了吗?)。
    “你出四圈黑桃,陷东家于终局打法不是好些吗?”
    “这样打当然也可以,但是没什么作用,如果东家有¨Q而引小,这门花色就阻塞了。”(纸到底包不住火,我已开始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了)
    “阻塞?这怎么可能?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先提掉¨K,而不去乱飞¨J。如果西家缺门,黑桃就是3—3分配,我就有十二赢墩。要是西家跟出小方块,只要提掉ªQ,然后再出一圈黑桃垫掉手中的¨J,最后东家迫出方块,一定会投到明手的¨A—10。”
    “读者一定可看出,我太太的话非常正确,因此我的打牌心得一半应归功于她:算清敌方的牌——算好之后运用智慧好好的打。”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但是和博斯心得的风格多少有点不合,倒像是杂志上的文章。博斯心得比赛的最终目的在使读者看过之后会说:“这点我倒没想到,不过下次打牌时一定会注意。”就算清敌方牌的观点来说,下面这付牌也颇具启发性,我们只要看梅花牌组就可以了:

  §K1074
§J   §AQ98532
  §6

    南家主打4S,西家首引§J,这门花色东家曾叫过两次。明手与东家先后用K和A盖上,东家接着转攻其他花色。后来庄家算牌时必须决定梅花是7—1还是6—2分配(庄家没有机会用将吃来试验牌组分配),东家没有回攻第二圈梅花似乎稍有暗示作用,于是南家假定梅花是6-2分配,结果发现推断错误。
    您能找出庄家错在那里吗?其实庄家不应该盖过§J,如果西家有一张梅花,在第二圈时一定会继续引出;如果西家不继续出梅花,那么他一定是单张。因此我们又得到一个结论:不要阻止敌方泄露他们自己的牌组分配。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