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手上为三或四张而有大牌的花色,与其笨拙的引小牌,到不如考虑首引大牌

杰瑞密·佛林特(英)

    杰瑞密·佛林特和许多桥牌高手一样,刚开始时从事法律工作,但后来感觉进展太慢,还不如打桥牌的前途好。他很快的在桥牌比赛中崭露头角,刚开始时多半和汤尼·普莱狄搭档。他是一九六○年获得奥林匹亚赛亚军的英国队队员,自此以后一直是英国队的当然队员。一九六三年在巴登赢得欧洲冠军,一九六四年赢得奥林匹亚赛第三名,一九七六年在蒙地卡罗再度得到第三名。佛林特在双人赛中的成绩也同样可观,一九六五年时他和彼德·潘达合作在美国巡回比赛,创下十一周内成为美国桥牌协会终身桥士的记录,后来佛林特和我在四年内三度赢得专家双人赛。
    佛林特是一位著名的理论家,除了被广泛使用的佛林特特约外,他又设计了佛林特—潘达制度。目前佛林特使用的是改良式的精准制。
    十四年前,我曾在另一本书中这样描述他:“金黄的长发配上高挺的鼻子,如果戴上一顶高礼帽,佛林特看起来就像爱德华时代的英国士绅公子”。佛林特不喜欢刻板的工作,他从事职业赌马,并且随时准备参加任何能让他发挥才智的冒险活动。
    佛林特所提供的心得是“考虑是否该首引大牌”:

    当防家某门花色有三张或三张以上而带一张大牌时,通常会首引其中的小牌;但是在某些情况下,首引大牌可能得到较佳效果。
    最常见的一种情况是竞叫之后,假设防家持有同伴叫过花色的K—×—×—×,而且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牌力。那么首引小牌就不如直接引K,保留引牌权利,而由明手的牌找出正中要害的攻击对象。
    有经验的桥手能迅速判断出这种情况,下面这手牌则得多费点脑筋。
    叫牌过程如下:

1C 1S
2D 2S
2NT 3NT
 

西家必须由下面的牌中首引:

ªK107
©Q104
¨Q32
§J976

    由敌方的叫牌可以知道他们的手头不会太宽裕,而且南家对同伴所叫花色并不热衷,因此攻击黑桃是最佳战略。除黑桃外,首引其他花色都不怎么理想,而且开头第一炮就轰向明手的桥引也许会使庄家措手不及。
    推断出这种结论后,最佳首引自然是ªK。庄家可能因此猜错牌组分配,而且K说不定还能吃到一墩呢?
    全手牌分配如下:

  ªAJ9843  
©J32
¨J7
§102
ªK107
   
西  
   
ªQ65
©Q104 ©K765
¨Q32 ¨K864
§J976 §53
  ª2  
©A98
¨A1095
§AKQ84

    庄家自然让K吃到第一墩,而第二圈时J输给了东家的Q,这可把庄家给吓了一大跳,他选择垫红心。东家转攻红心,结果庄家只吃到六墩。在其他桌上首引为红心,结果南家以二墩红心、四墩梅花、两墩方块、一墩黑桃而完成定约。
    有时几乎所有防御力量都集中在一位防家手中,但是却没有理想的首引可资运用。例如:
    在下面这个典型的牌例中,由南家发牌,双方无局:

  ªK74  
©A104
¨A8743
§72
ªQ102
   
西  
   
ª865
©Q95 ©J732
¨KJ96 ¨105
§AQ3 §8654
  ªAJ93  
©K86
¨Q2
§KJ109

叫牌过程:

1C 1D
1S 2H
2NT 3NT
 

    北家的2H是第四门新花迫叫,由于没有其他理想首引,西家决定由红心中引牌。
    西家不难推测出东家最多只有一、二点,除非东家有红心大牌,否则西家引那一张红心都无关紧要。但是如果东家刚好有J的话,首引©Q将是最佳选择。理由有三:第一,庄家可能因此猜错牌组分配;第二,西家手上有9,因此庄家在这门花色的选择将受到限制;第三,如果庄家真的猜错牌,东家将得到一次重要的桥引。在三项理由中尤其以第三点最为重要,因为由西家的牌判断,所由重头戏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
    在这个牌例中,庄家用K吃下第一墩,然后用黑桃送入明手ªK手中,再引梅花,庄家的§9输给西家的Q。西家再度出红心,这次被东家赢去。东家考虑到自己的牌全无作用,于是转攻方块,定约因而击落。
    如果西家首引小红心而不引Q,东家绝不可能有机会引牌,庄家就可轻轻松松的完成定约。
    因此我建议桥手:某门花色为三或四张而带大牌时,与其笨拙的引小牌,倒不如考虑首引大牌。


    的确,对抗花色定约,由大牌带领的三张牌组中首引小牌,并不是高明的策略。尤其是首引者有K—×—×时,假设防家曾叫过并支持过的花色分配如下:

  ××
K××   AJ10×××
 

    如果西家引小牌,同伴将无法确定是否该攻第二圈。如果同伴不攻第二圈,那么赢墩可能消失。如果东家继续攻第二圈,而发现庄家有K—×而非Q—×,那么又可能丧失重要的时效。因此为了避免混淆,在这种情况下执有K—×—×最好引K。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也应该引大牌,那就是明手有挡张的可能性比庄家大时(也许曾叫过无将)。旁门花色的分配如下:

  K84
J75   AQ10632
  9

    如果引小牌而不引大牌的话,会使防御力量瓦解:防家将失去迫将的机会,而东家上手后无法续引这门花色。
    佛林特提出三种应引大牌的情况:
    当防家有类似K—×—×—×的牌组而牌例很弱,因此可能没有机会再上手引牌时。
    当庄家短门时——可能有大牌,如单张J或Q。
    当首引者拥有大部分防御力量,而必须预防遭遇终局打法时。
    在一九七六年百慕大杯赛中,有一手牌是第二种情况的典型实例:

  ª10532  
©A7
¨3
§AJ10752
ªAQ6
   
西  
   
ªJ9874
©K1063 ¨842
¨9854 ¨K62
§86 §Q9
  ªK  
©QJ95
¨AQJ107
§K43

    在闭室中的意大利队由北家主打3NT,东家首引黑桃,防家连下五城。当牌在展示幕上出现时,由于叫牌略不相同,庄家亦易,看起来美国队可能有所斩获。
叫牌过程:

西
鲁宾 法兰哥 索罗威 葛罗素
 
1D 2C
2D 2S
3NT =

然而庄家的遭遇并没有改善,因为法兰哥判断出最佳首引为黑桃,而且庄家一定短门,于是高明的引出ªA。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