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防家应考虑让送以隐藏牌组的分配,籍此破坏庄家挤牌的时机

查尔斯·高伦(美)

    查尔斯·高伦的心得在国际桥牌新闻协会会刊上发表时,还有一段推崇备至的介绍词:“查尔斯·高伦是少数的国际桥牌新闻协会荣誉会员之一,他能获请参加博斯比赛,就代表桥友对他推广桥牌的尊敬,和他用文字教授桥牌的卓越成就所得到的推崇。”
    这些赞颂高伦的确当之无愧,他的职业是律师,一九三一年起开始参加桥牌比赛。在大战末期和刚结束的时候竞争还没有现在这么激烈,他累积了极高的正点,并迅速把握机会填补了克伯森倦勤之后留下的空缺。高伦所著的书一向清楚明白,写得十分流利,奇怪的是在理论方面殊少建树。高伦的早期著作实际上与克伯森的书很难区别,而且保留了一些缺点,例如对强二开叫以2NT回答。但是高伦采用的分配计点制却有极深远的影响,许多天赋不高的桥手因此能达到相当程度;而且高伦在往后的岁月中从其他桥手那儿,也吸收了很多好的观念。
    高伦的对手常常说,他在比赛中的成功大半应归功于同伴海伦·苏贝尔,海伦无疑是一位伟大的桥手,但高伦在英国和一九五六年在巴黎举行的世界杯赛中的表现,都足以证明不论用何种标准衡量,他都称得上是一流好手。
    当时高伦虽然幽默、和善、没有架子,但仍然显现出神经紧张的迹象,这往往是健康不良的先兆。目前高伦住在迈阿密,他在出版方面所获的利益,多年来一直由故哈洛·欧加斯照管,另外由高伦署名的著名报纸专栏,现在也由奥玛·雪瑞夫分担,高伦本人根本用不着动手。
    高伦的心得题目是“不妨让送”:

    如果无法确定吃进一墩后该怎样出牌,则应该考虑让送这一墩。但让送机会出现时,您往往没有时间考虑——只有不露痕迹的让送才能奏效,让庄家摸不清大牌在谁家。下面就是防家采取让送的例子:

(1)  

KQ10

 
   
   
西  
   
A××


 
     
(2)  

KQ10

 
 

A××

   
西  
   
 

    南家出小,明手的Q吃住了这一墩,到底A在谁家?
    当庄家上手时,再引这门花色,西家二度放小。现在庄家该出明手的那一张牌呢?
    显然,除非A是击垮定约的一墩,如果不吃将有丢掉这一墩的危险,否则两位防家都应让送第一圈,西家第二圈也应放小。要是防家选择另一种打法——东家第一圈就用A吃,西家第二圈时A吃或陷入长考——就等于替庄家解决了问题。
    下面这手牌状况类似,只是稍微困难一点:

 

×××

 

A××

   
西  
   
 

    庄家有明手引小用K吃,如果庄家很早就打出这张牌,除非西家有理由相信K是单张,否则用A吃就是错误的打法。要是庄家的K一无护卫,他不太可能很早就采取这种打法,他手上很可能是K—Q—10或K—Q—×(引向没有支持的K也是常见的诈术,尤其是敌方牌力很强的时候——泰伦斯·李斯注)。假设庄家有K—Q—10,如果您用A吃下第一圈,待会儿他飞10时就不用猜A在谁家了。
    就算庄家的牌是K—Q—×,明手缺乏桥引时让送仍是上策。如果你用A吃下第一墩,庄家可利用明手的剩下桥引寻求其他打法以多赢一墩。如果您扣住A,他可能食髓知味,用那张桥引再动一圈这门花色。
    有很多让送的时机比较不明显,有时拒绝吃A可避免同伴受挤。有时庄家可能故意损失一墩,而仍然保持控制力,这种过程称为“矫正墩数”。
    下面牌例中东家可破坏庄家的计划,其间道理并不难明了。

南家发牌
双方无局

  ªQ65  
©1094
¨AK109
§J109
ªJ1092
   
西  
   
ª74
©QJ6 ©7532
¨532 ¨764
§432 §A876
  ªAK83  
©AK8
¨QJ8
§KQ5

    南家开叫2NT,北家加叫4NT,南家冲上6NT。西家首引ªJ,庄家A吃后出§K,东家让送。庄家再出§5,显然南家仅有三张梅花(由同伴所出2和3判断),如果东家吃下这一墩,正合庄家先送一墩以便挤牌的心意。所以东家再度让送!现在庄家可不能再出梅花了,否则东家将可再兑取最后一墩梅花。庄家被迫放弃梅花,希望在黑桃或经挤牌取得十二墩。但当庄家连续兑取四墩方块,而垫掉手上的梅花时,西家也可以垫掉一张梅花。东家的梅花A固然吃不到,但同伴却可取得一墩红心和一墩黑桃。


    高伦继续解释,如果东家在第一圈或第二圈梅花时以A赢进,西家将在两门高花中受挤。
    位于K—Q—10上(或下)家,有A—×—×而让送是相当基本的概念,读者可能有兴趣多看一些有关这方面的牌例。例如下面这个非常普通的情况:

  K73  
J95   A84
  Q1062  

    南家主打无将定约,出小到明手K时,防家通常会盖吃,但实际上并不需要这样做。如果东家让送,南家会在下一圈飞10,仍然丢两墩。如果防御必须由西家先进手,则东家应该毫不迟疑地让明手的K赢吃该墩。
    这种打法还有另外一种效果,扣住A以造成错误印象,庄家可能认为A在西家,因此对另一门花色的大牌也判断错误。
    假设东家的牌是A—J—×而非A—×—×;用A吃同样没有良好效果,因为庄家下次会飞10。那么不用A吃就能大有收获吗?很可能,当牌的分配如下时:

  Q83  
106   AJ5
  K9742  

    这是将牌的分配情形,南家出小到明手Q。若庄家可能执有六张牌,那么东家一定要吃进这一墩;但如果南家只有五张将牌的话,不论东家赢进或让送,结果都一样。如果Q吃到这一墩,明手回引3而东家出J时,庄家会让送,因为它希望敲出西家的双张A。这种打法不但有吃到两墩的好处,而且J吃到后,庄家将认为A在西家。
  大致说来,防家若有A—J—10—×的将牌,在第一圈时也应该让送。当庄家将牌脆弱以低姿态出牌时,这种打法特别有效:

  Q86  
AJ103   94
  K752  

    通常庄家处理这门花色时,都喜欢由手上出小,但桥引的情况可能促使他先由明手出牌。现在请看让K取得该墩的效果:南家回引2,西家出J(最佳选择)而明手让送,结果其余将牌尽入西家之手。
    精于桥艺者,对籍让送而破坏挤牌的观念当然很熟悉。我对下面这个牌例印象非常深刻:

  ªKQ72  
©AQ83
¨K
§Q532
ªJ986
   
西  
   
ª543
©KJ109 ©65
¨3 ¨AQJ8762
§J987 §10
  ªA10  
©742
¨10954
§AK64

    经过东家的竞叫,最后由南家主打4NT,西家首引¨3。为了要打垮定约,东家必须让送明手的K!A吃后转攻并不理想,因为庄家将立即再送¨10,西家可就窘态毕露了。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