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当你发现以正常打法庄家必将成功时,应制造使他犯错误的机会

提姆·西瑞斯(澳洲)

    提姆·西瑞斯年轻时离开饱经战乱的匈牙利,移民澳洲雪梨。匈牙利一向是盛产桥牌高手的国家,西瑞斯很快在孤悬海上的澳洲成为顶尖好手。他在五十年代后期访问欧洲时,曾在伦敦的汉弥顿俱乐部大出风头。
    西瑞斯的以身作则极其杰出技巧使澳洲成为一流水准的桥牌国家,在参加一九六四年奥林匹亚赛的二十九国中,澳洲名列第六。一九七一年百慕大杯中澳洲名列第三,领先巴西和美国;一九六八年奥林匹亚赛中,仅以七分之差落后于加拿大的451胜分,而未能挤入准决赛。
    近年来澳洲的表现颇令人失望,在选拔、训练方式和队长人选等方面多所争执,使人不禁怀念西瑞斯能放手处理这些事务的日子。
    西瑞斯谦虚有礼,说话时语调温和,颇有商业大亨从容不迫的气度。他的嗜好是赛马,据说他在赛马运动方面的知识和判断已使他赚进大笔财富。
    西瑞斯的心得是“给庄家足够的绳子”:

    就长远的观点来看,能在桥牌赛中获胜主要是因为犯的错误较少,而不是因为技术特别好。专家有时会有昙花一现的天才表现,但能胜过其他桥手主要得归功于失误较少。
    既然失误在桥牌中扮演着这么重要的角色,就应该制造让敌方犯错误的机会。方法之一就是在庄家必将成功的时候,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大部分桥手对下面情况都很熟悉:

  AQ103
J975   4
  K862

    这是将牌的分配,庄家先出明手的A。如果西家跟小的话,庄家将在下一圈出小到K,以便继续飞牌(若东家有J—9—×—×的话庄家绝对无法成功)。因此,西家应在第一圈时出9,这样庄家会继续出明手的Q,以为东家的将牌是J—×—×—×而损失一墩。
    下面是另一种为人所熟知的情形:

  Q109
753   KJ6
  A842

    南家出小,明手放10。东家若用J吃,庄家别无选择,一定让明手进手飞K。因此东家应用K吃第一墩,制造庄家犯错的机会,庄家可能会以为西家持有J—×—×—×而在下一圈以9来飞。
    运用这种战略的机会俯拾即是,只是一般桥手往往没有注意到罢了。下面是一流水准双人赛中的一手牌:

南家发牌
双方有局

  ªAKQ4  
©Q107
¨765
§842
ª873
   
西  
   
ªJ105
©8643 ©AJ9
¨109 §QJ832
§J975 §Q10
  ª962  
©K52
¨AK4
§AK63

    不论南家开叫1NT或1C,最后都可能叫成3NT。西家通常首引¨10,希望能引中同伴的花色。所有庄家均顺利完成定约,吃到四墩黑桃,两墩方块,两墩梅花和一墩红心。只有一个庄家例外,一位高水准的庄家怎么会垮约呢?
    在垮约的这一桌,南家用A吃进首引方块后,进行黑桃。在ªA—K的两圈中,东家先后落下J和10!庄家自然认为黑桃是4—2分配,于是由明手出小让手中9吃,希望用红心再进入明手,但红心K引出时东家当然让送。如果实施终局打法的话,仍然可以完成定约(提取第二墩方块和两张梅花顶张,然后送出方块),但庄家选择了飞©10,结果倒掉一墩。这位倒霉的庄家,正好遇到奉行“给庄家足够的绳子......”格言的防家。
    我的心得就是:当您发现以正常打法庄家必将成功时,应制造使他犯错的机会。
    如果您不断提供敌方犯错的机会,他总会有失误的时候。


    西瑞斯的第一个牌例还可以加上一个有趣的注解,假设主打小满贯定约,将牌分配有下面两种情形:

(1) K842 (2) KQ73
       
  AQ103   A1082

    若持例(1)将牌,您一定曾由自己手上先出一张大牌,也许您觉得直接拔A或由明手引小A吃并无分别。但是直接引出A,等于用绳子绊自己的脚;东家若有J—9—×—×,看到这样打便知道手上的牌已无作用,所以他会出9(复式桥手都很明白这种情形)。现在您还得费心猜将牌的分配,但是您在第一圈由明手引小,东家有J—9—×—×也不敢出9,因为他担心同伴为单张10,出9使庄家能稳赢一墩。同样的,若持例(2)将牌,最好先由北家引牌。若由手上出小到K,有J—9—×—×的东家将会出9,跟您玩一下猜猜看的游戏。
    由J—9—×—×中出9是属于“强制性假牌”的范围,下面是极著名的例子:

(3)   J54  
  1093   K7
    AQ862  


 
     
(4)   7  
  J106   A4
    KQ98532  

    在牌例(3)中,当庄家飞Q时,西家必须落9或10,这样庄家在下一圈可能引J。在牌例(4)中,庄家首先引7到Q,西家必须落10或J,使庄家有选择错误的机会。
    西瑞斯举的第二个例子(东家由K—J—×中出K)还有一些有趣的变化:

  AQ1093  
8642   KJ
  75  

    假设庄家有理由相信东家有K,他可能一开始就飞9。在这里东家一定要用K来吃,如果用J吃的话,南家会在下一圈敲A。但是您K吃9的话,他会在下一圈飞10,这样您就两墩到手了。
    在西瑞斯所举的完整牌例中,防家在明手A—K时掉下J—10,因此把庄家导入歧途,但高明的桥手不该上这种当。防家先出在下一圈一定得出的牌,往往能别有所获。

(5)   AKJ3  
  Q72   964
    1085  


 
     
(6)   K64  
  1075   Q83
    AJ92  

    在牌例(5)中,南家出小飞J成功,当南家继续出A时,西家应试试跟Q的效果。庄家可能会浪费一张桥引到手中的10。牌例(6)稍微有些不同,当主打无将定约的庄家连续引出明手的K和小牌时,东家应出Q(除非南家可能有五张牌)。这样庄家可能断定这门花色为4—2分配,因此不去兑现J,甚至尝试以终局打法对付假想中西家的10—8。
    在上面的两个牌例中,出Q都符合“先出在下一圈一定得出的牌”的原则。让我们再看看,看来无害的9怎样在下面的牌例中造成震荡:

(7)   K10842  
  QJ65   93
    A7  


 
     
(8)   A5  
  K93   J76
    Q10842  

    在牌例(7),主打无将定约的庄家企图建立四墩,于是先引A。如果东家放小,庄家会在下一圈用明手的10吃;但东家出9,庄家就可能误以为他有Q—9或J—9,因而在第二圈时出K。
    例(8)是将牌的分配,庄家先出明手的A,并继续清将。同样的,西家在第一圈出9也能造成庄家的错误。西家出9,庄家可能在下一圈敲Q,西家只有J—9的话,庄家可赢得四墩。但若是西家出3,庄家在第二圈必定出10。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