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专家心得

如果想成为桥牌高手,必须会透视敌方未见的牌张

 

罗勃·哈曼(美)

    罗勃·哈曼是经常在桥牌大赛中出现的名字,他二十五岁时就得到一九六四年奥林匹亚赛亚军,并且是一九七○、七一、七七世界杯冠军队的队员,一九七二年第一次得到奥林匹亚赛冠军,且曾多次与不同队友代表北美参加各项比赛。一九七四年与鲍比·吴尔夫搭档赢得奥林匹亚双人赛冠军,他们两人均是一九七九年蝉联世界冠军的美国队队员,现在则双双参加职业桥艺队Aces队,罗勃·哈曼身体结实,长得有点像电影明星洛·史泰格,只是脸比较圆。他的心得是“透视敌方牌张”:

    哈曼提纲挈领的说出打桥牌的窍门:“你会不会蒙住眼睛打高尔夫球或网球?这样做好象不怎么合逻辑,但大部分桥手打桥牌时的确是闭着眼的。”
    “如果想成为桥牌高手,必须会透视敌方未见的牌张,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前,必须先了解问题的所在。”
    罗勃·哈曼只以一副牌例说明他的观点。

叫牌过程:

西
1S 2D
2S 3S
4S =

我们先看南北家的牌:

南家发牌
双方无局

ªQ 5
©A 10 9 3 2
¨8 4
§10 6 3 2
   
西  
   
ªA K 7 4 3  2
©6
¨Q 5
§A Q 8 4

    北家加叫到三水平实在有点冒险。
    哈曼叫成4S定约,西家首引©4,现在就得考虑一下已知和必须假定的花色分配情形。先列出已有资料,列好之后,花色分配的情况应该如下文所述。
    首先考虑黑桃,对方并未加倍,所以黑桃可能为3—2分配。而且您必丢两墩方块,至少一墩梅花,所以一定得假定对方的黑桃为3—2分配。既然黑桃必须是3—2分配你才能完成定约,就可以此为基础推测对方手上的牌。
    其次考虑红心,西家为什么首引©4,会不会是单张?不太可能,如果是单张,东家就握有K—Q—J—8—7—5,他一定会叫2H(尤其他手上有方块大牌,这一点我们待会儿就可推算出来))。所以西家至少有一张红心大牌,或者有两张不相连的大牌,也许是K—×—×、Q—×—×或K—J—×。西家曾经超叫2D,而你推测他手上至少有两张黑桃,所以有三张红心的可能性比四张大。
    第三考虑方块,推算方块的方法很简单也很普通,但是明显的线索往往被人所忽略。西家若有方块A—K连续张,他一定会首引方块,而不会由不太理想的红心花色中引牌,所以方块A-K一定分散在两家,东家可能持有¨K。
    最后考虑梅花,在没有考虑其它花色之前,没有什么线索可推算梅花的分配情况。我们知道西家至少有六张方块,也可能是七张,再加上三张红心和两张黑桃,所以梅花不可能多与两张,极可能只有一张。会不会是最重要的§K呢?我们已经知道东家有红心大牌,而且很可能有两张,方块也有大牌,所以哈曼推测:“东家如果有梅花K,再加上红心和方块大牌,如果不答叫就太辜负手上的牌了。”另外还有一点线索可兹佐证,西家选择了不甚理想的红心首引,他选择红心而不引梅花一定有原因,也许他只有单张§K或K—×。
    现在我们已掌握了大致的情况,把所有的蛛丝马迹辉汇集再一起即可得到一个结论,如果想只丢一墩梅花,最好的打法是假定西家梅花短门,并且握有K。哈曼就采用这种战略,而且能够马到成功完成定约。
    下面就是四家牌张分配的情形:

  ªQ5  
©A10932
¨84
§10632
ªJ6
   
西  
   
ª1098
©K54 ©QJ87
¨AJ109632 ¨K7
§K §J975
  ªAK7432  
©6
¨Q5
§AQ84

    哈曼用红心A赢吃第一墩,然后出梅花敲落西家的单张K。接下来就得费点脑筋了,因为下一张梅花必须由明手引回,庄家只能希望西家仅两张黑桃。庄家先出黑桃A,再以小黑桃到明手的Q,然后由明手拉回小梅花,东家出9,南家Q吃,西家已无将牌予以将吃。庄家迅速清掉最后一张将牌,两手所剩的梅花8和10,足够对抗东家的J—7。哈曼发表最后的结论:
    “我迅速的清掉最后一张将牌,然后送出一墩梅花和两墩方块,完成4S定约。我注意到只有我的伙伴在恭喜我,东家带着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西家已推开椅子预备起身了。”
    在结束这手精彩的牌前,让我们再回忆一下各种线索,如果您每次打牌都能够同样地推理,一定会很快地成为桥牌高手。
    将牌必须是3—2分配,否则无法完成定约。
    首引©4可能是手上有K—×—×、Q—×—×,也可能是K—J—×,¨A与¨K一定不在同一家。
    东家不太可能有§K,理由有二:如果有§K,他也许有足够能力答叫西家的2D;西家不理想的引牌也暗示了不理想的梅花花色,可能是K—×或单张K。
    这种读牌术不但是精良桥技的基本要求,也可说最高标准;在本书各篇章中随时可见。我们不妨听听罗勃·哈曼对桥牌比赛别出心裁的看法,美国桥牌教师季刊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向他请教新手刚开始参加比赛时所受的待遇问题:
    问:“我有几个学生已开始参加比赛,但被桥手的态度吓得要死。他们听到各种批评,同伴挑剔同伴,甚至有桥手挑剔敌方;告诉敌方他打错了。使他们感到非常丧气,而不愿再参加比赛。”
    哈曼:“桥手的风度的确有待改进,桥牌比赛是一种竞赛,难免会造成紧张并有情绪化的反应。这不是社交活动,身为桥牌教师,您应该灌输学生把桥牌比赛当做竞争性活动的观念。能解决问题赢得胜利固然很好,但总免不了有所失误,您要告诉他们有时可能碰到的这种情况,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很糟糕的事发生在他们身上。如果有人对他说:‘老兄,你真笨!’,很可能只是因为他自己刚刚吃了鳖。是有好的表现而让对方骂您笨好呢?还是表现不好让对方暗自得意好?所以您可以这样教导学生:通常对方只是拿你出出气,因为你的表现使他落败,他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哈曼的解说可以帮助桥手克服部分情况,但不是对所有的人和所有情况都有效。我觉得在训练人的方面仍有许多值得努力之处,要记住桥牌比赛是一种竞争性活动,要是出了差错——如同伴犯下蠢到极点的错误(当然罗,你自己绝不可能笨到这种程度),使你们损失惨重——这时谁碰到你都可能有一顿排头吃,但是请记住风水轮流转这句话。
    我们不妨换一种说法,要是参加拳击赛,总免不了有鼻青脸肿的时候。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