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约定叫介绍

防守Ekren 2D开叫

 

来源于水货的叫牌天空

Ekren 2D的威力在于快速显示确定的双套牌。在约束条件下使用它,是令人生畏的。它最强大的武器是经常性的通过一轮叫牌就达到了最终定约,所有这些都在对手能互通牌型或牌力之前。仅这点就使防守Ekren 2D开叫变得十分困难。

另一方面,这种破坏性开叫也有它通常的弱点:

  • 你的对手有可能持强均型

  • 有时叫牌变成了高阶的猜局

我的经验是,使用Ekren的牌手经常叫得太高。然而他们很少因为这种轻率的叫牌而受到惩罚。作为他们的对手,我们确实有些信息:至少我们不用在高花上寻找可打的定约!面对Ekren开叫,成功的高花定约机会太小。我们的防守应基于不同的路线。

  • 3NT可打吗?

  • 我们是否有低花局?

  • 我们能做成低花满贯吗?

同时,当然总是要保证我们的刀子够快,以便获取Ekren开叫者经常提供的宕墩。

方法

与防守其他弱二不同,对Ekren的加倍应显示15p+。在第二位置和第四位置都是这样。

    2D  X
    2D  pass  2H/S  X

这些都显示强无将,或更好。加倍者的同伴将根据总墩数原理判断是否放罚。

    2D  X  2S  X

这里第二个加倍显示4张或以上的黑桃,并有一定实力。在延迟的序列中也一样

    2D  pass  2S  X
    pass ?

持4张S时你通常应将加倍放罚。虽然这看似有风险,但你会得到大量的顶分,总之,你的好成绩将超过灾难性的分数。一个警告:你必须严格保证最初加倍所需的实力,且绝不用在高花是单张时使用它,否则将使同伴错误的估算将牌。此外,当你持2245牌型时,你应关注于低花的A和K,而不是较小的大牌。

像我推荐的对抗多义那样,你们的2NT争叫应用于显示一些非均型牌。对抗Ekren,这应当显示低花,牢记,我们在寻找无将定约或低花定约。

    2D  2NT
    2D  pass  2H/S  2NT

显示好的非均型、低花牌型(至少5/4)。

推进者现在可以选择打3C或3D。叫3H/S显示止张,试探3NT。同样的叫牌当然也可以是扣叫——用于试探低花满贯。

直接争叫3C/D是强单套牌。你也可能持有4张高花(指4153牌型),假定这个高花是对手的套。这样的强牌也应在3阶做低花争叫。如何表示中等实力的牌?假定叫牌这样进行:

    2H    pass  2H  pass
    pass  ?

延迟的加倍显示12-14p,2-3张红心。持4张红心通常最好pass。你的同伴不会有足够的红心来承受你的加倍,你将宁愿简单地得到一些没加倍的宕墩。

2NT再次显示选择低花的牌,但是不够实力在第一轮叫出。我们依然知道Ekren开叫者有4张以上黑桃,这样我们至少不会停在黑桃定约上。

一个闲话

    2D  pass  2H  2S     显示好的黑桃,然而……
    2D  pass  2S  3H     显示持非常好的红心

你能看出它矛盾的地方。也许是的,但是我还不能为这些叫品设计出一个非常有用的约定。如果你有更好的主意,请写出来!

{大概第二位置直接的2H/S争叫同样显示强的单套牌,文中并没有提到。 Ed}

到目前,都是一些简单的叫牌。这里有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获得正分:对方的叫牌显示他们并没有一个安全的定约。但是,它并不是总那么简单,你需要做一些困难的决定

    2D  pass  3H/4H  ?

加倍仍然显示15p+的均型牌。我们不能让他们从我们手中偷走定约。然而同伴将做艰难的选择,必须仔细计算将牌。如果他们跳到3H/4H,在你采取行动前,你应牢记你的对手是谁,你们配合的状态。记住,Ekren开叫有宽泛的牌力。如果应叫者真的实力,他通常会用2NT问叫来澄清这一点(指开叫者的牌力)。

3NT(或4NT)争叫仍然显示双低花牌型,通常非均型。你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但不要放弃(至少在双人赛中)。

    2D  X  3S  ?

一个难题。对方似乎有好的配合,但3NT依然有可能。然而如果对手有配合,我们也会有!加倍最好用于显示有一个黑桃止张,对无将定约感兴趣。拍档将决定是否叫3NT或放罚。

3NT最好用于显示双低花,进局实力,但否认黑桃上有任何东西。直接的4C/D显示好套。pass是……,pass后拍档应放弃竞叫,除非有额外实力。如果他叫3NT是想打,反之继续加倍是技术性。牢记,他没有一开始就叫无将,因此不会仅持有低花套。

    2D  X  4S  ?

现在我们有更多的麻烦。你只能去做你能做的,并记住基本原则。对于有勇无谋的……

    2D    pass   3S   pass
    pass   ?

这里的3NT显示双低花套,没有足够实力做最初的争叫。加倍是12-14p,至少有一个S止张。记住,假定对手依照总墩数原理叫牌,他们将有8-9张配合。同样的理由,原理暗示,我们不会从加倍中得到足够的分数。“黑桃止张”约定给了成功的3NT定约一个机会(对手套上的大牌同时也是总墩数调减因素)。但是这类事情对我来说太冒险了。如果对手能得到2个黑桃赢墩,那么这不像有无将或低花成局的机会,看起来最好是pass。

示例——圣地亚哥锦标赛及其他比赛

我曾在圣地亚哥 尝试考验这些原则。示例当然是随机的、有限的,因为经常没有什么叫牌是适当的。我也加入了一些Bjørn Olav自己的一些牌,以探询对抗他的方法。圣地亚哥循环赛并没有留下记录,但这手牌发生在队式赛的最后阶段:

 

队式
双有
西发牌

S A4
H A7642
D Q53
C AKJ

 

S K765
H Q983
D A82
C 53

西     东

S Q82
H J
D KJ7
C Q98642

 

S J1093
H K105
D 10964
C 107

 

多数南北方叫到红心定约,但是Geir 和 Tor坐东西,并开叫2D,使用我们的防守,叫牌将这样进行:

 

西

备注

2D

X

2S

X

2D = Ekren,双高花

pass

pass

pass

 

 

2S X 下2,成为很好的成绩。注意,用传统的方法,北将叫2NT,实际上要宕1到2墩。

现在是四分之一决赛……

队式
双有
北发牌

S K987
H AJ102
D 9643
C J

 

S J
H K965
D AJ7
C AK1096

西     东

S A1062
H Q7
D K102
C Q752

 

S Q543
H 843
D Q85
C 843

 

通常的定约是3NT并得到10墩。但我们在防守北的Ekren开叫。(并且是以一种“闪亮”的形式)……

西

notes

 

2D

pass

2S

2D=Ekren,双高花

3S

pass

3D

pass

 

4C

pass

4D

pass

 

4NT

pass

5D

pass

 

6C

pass

pass

pass

 

你是一个富于想象的满贯叫牌者吗?我希望你能找到方块Q。注意,我们不得不直接叫3S。我们不担心红心套——那是他们的套。一个推论是,东的扣叫毫无疑问表示有SA对着同伴的单张。如果西有双张S,他应加倍!

回到现实中,这是半决赛对抗巴西队的第93副牌:

队式
双有
北发牌

S J983
H -
D J9842
C 10742

 

S Q10
H Q852
D K1065
C A98

西     东

S K652    
H 9763
D 3
C KJ65

 

S A74
H AKJ104
D AQ7
C Q3

 

牌桌上,北pass——Tor也是如此!南开叫1H,并打此定约。但Tor不是使用Ekren开叫吗?难到他的4414牌型、7点还不能开叫?让我们继续。

对于更通常的2D开叫,巴西队能获得宕墩吗?不大可能,北仅持2p,而且红心缺门。相反,叫牌将按另一种方式进行。让我们看看如果我们使用惩罚性加倍:

 

西

备注

 

pass

2D

X

 

2H

2NT

pass

3C

2NT 被认为是lebesohl

pass

3D/3NT

pass

pass

 

pass

 

 

 

 

北考虑到红心缺门,认为对手已找到了他们定约的合理高度。持这样一手差牌,我的建议(非常不幸)是叫你自己的套……然后我们大量的正分不见了。一个安慰是,你可以将其归咎于文中所接受的方法。

第一个真正有趣的Ekren叫牌发生在决赛中。

队式
南北有局
西发牌

S AQ3
H A8532
D 1095
C 76

 

S J1096
H J1074
D A32
C 105

西     东

S 87542
H 96
D Q76
C KQ9

 

S K
H KQ
D KJ84
C AJ8432

 

 

西

备注

2D

pass

3S

3NT

3NT = 双低花

pass

pass*

pass

 

*=持有高花

非常不幸,牌桌上Leufhen的3NT不是显示双低花,他们叫出了4NT——而3NT是非常酷的。面对黑桃首攻,你可以引出DK,得到6墩高花,3墩低花,完成定约。如果丹麦队使用了我们的防守方式,他们可以得到 12 IMP。

在第107副,Ekren再次出现。

队式
双有
南发牌

S J
H Q98
D J7654
C KQ84

 

S AKQ5
H J64
D K983
C 105

西     东

S 962
H A72
D AQ
C 97632

 

S 108743
H K1053
D 102
C AJ

 

 

西

 备   注

 

 

 

2D

 

pass

2H

pass

pass

 

X

pass

3C

pass

 

pass

pass

 

 

 

加倍显示12-14,有2-3张H(回忆一下,当有4张H是pass)。东现在可以叫3C,西没有配合便pass。这里东的2NT是“探询”——让同伴来选择花色。

牌桌上,西无法以他的方式来描述手中的牌,他的自然的2NT叫牌将导致……更多的失分。

来自Bridge Nytt的两个例子。

队式
双无
西发牌

S AQ
H A943
D 42
C KJ632

 

S J854
H KJ752
D 85
C A7

西     东

S K9632
H Q
D 10976
C 1094

 

S 107
H 1085
D AKQJ3
C Q85

 

Bjørn Olav说,北错失良机,以为他可以在下一轮再叫牌,但是对抗Ekren,你不能这样假设。理想的叫牌过程是

西

备注

2D

X

4S

X

 

pass

pass

pass

 

 

虽然北只有 14 点,但他在黑桃上有很好的顶张,并且有可提供赢墩的梅花,叫牌应定位于3NT。3C是合理的可选叫品。

一旦同伴加倍了,南就可以估算出对手最多只有 9 张将牌,他们叫过头了。加倍因此是合理的,虽然有一个很好的5张方块套。

Bridge Nytt的另一个例子

队式
双无
西发牌

S -
H Kxx
D 10xxxxx
C Qxxx

 

S KJxxx
H Qxxx
D Q
C 10xx

西     东

S Q10xxx
H J10xx
D x
C Jxx

 

S Axx
H Ax
D AKJxx
C AKx

 

对抗Helgemo 和 Ekren,南过于小心,在2D - 3S 后仅叫出3NT。让我们来看看,如果北向Ekren本人那样喜欢冒险的话,将会如何?

西

备注

2D

pass

3S

X

 

pass

4D

pass

4NT

 

pass

5C

pass

5NT

 

pass

6D

pass

7D

 

一旦同伴显示5-6张方块和一些实力,南将无法停下。现在有很多方法可以叫到大满贯。其他的理论家(如Jan Mikkelsen)将如何叫?如果Jan坐南,叫牌将这样进行:

西

备注

2D

pass

3S

X

 

pass

3NT

pass

4C

3NT=lebensohl - 傀儡叫至 4C

pass

4D

pass

4H*

4H*=扣叫

pass

4S*

pass

5C**

4S*=扣叫 5C**=以方块为将,可以数出12墩牌

pass

5H

pass

7D

5H=大满贯试探

也许3NT作为Lebensohl有些怪异,但是当对手知道该如何首攻时,3NT很少会是正确的定约。如果我们有实力做3NT,第二个加倍(像上面那样)应是最好的叫牌——给同伴机会选择是主打还是方守。这样3NT作为lebensohl是合理的。有好多双低花套时,你将跳叫4NT。

我认为,这手牌中,面对可能的梅花长套,南的4C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低叫。当然这里有些问题。5H当然是另一个扣叫(明显感觉到了大满贯)——Chreis

 

作为结束……

我已介绍了一些工具,用于找到我们自己定约,同时为惩罚性加倍保留了最大的机会。下面这副牌来自于"Kretserien",Werner Lyseng使用了这些方法。我将已这副牌作为结束。

 

队式
双有局
东发牌

S AKQJ9x
H A10x
D xx
C Jx

 

S xx
H 9xxx
D Qx
C Qxxxx

西     东

S 8xxx
H Qxxx
D J8xx
C A

 

S x
H KJ
D AKxxx
C K10xxx

 

 

西

备注

 

 

2D

pass

 

2H

X

pass

4D

 

pass

4NT

pass

6C

4NT=想打

pass

6S

pass

6NT

 

pass

pass

pass

 

 

作为南家,我胆怯的在第一轮pass。如果我叫出2NT,我将成为庄家,并在梅花或红心首攻时,轻松的将6NT带回家。(东如何才能不打HQ?)北做此定约可不容易,HJ将得到第一墩。Werner可以用SA上手,然后引梅花到K。在兑现红心顶张后,他可以在两个红色套上对东家进行挤牌。但是能这样打,你应该是天才了。

我的姑妈Agatha可能先兑现红心,然后奔吃黑桃。东不得不保留3张方块和CA,无法保留红心。姑妈不情愿地引梅花到K,让她吃惊的是,东回出了方块!她非常高兴能找对CA!

这两条路线都要求Ekren开叫者有4张方块,这种可能性很小。这样假定应好些:东持有开叫所需的实力,他的梅花短,并且有A。如果持CQ,一个狡猾的路线是假飞牌——第二轮向CJ引牌!一旦CA落下,这手牌就水到渠成了。

 2005/02/28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