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叫牌策略

 防守叫牌之随便叫(4)

                      

防守叫牌之随便叫

(4)

著者:   最菜的刀[aidouer] 长老

12、对抗敌方两套型叫牌的防守叫:当敌方使用两套型的争叫或扣叫参与叫牌时,同伴间应该力图找到最用力的惩罚手段(当你的约定卡中表明缺乏强用力的惩罚手段时,敌方可能会进行漫无边际的干扰叫牌的)。当应叫人持有9HCP+而且在敌方的两套上有实力时,最好的策略就是加倍惩罚。
如果应叫人所持有的牌力不够惩罚时,只要持有在敌方简单争叫后可以自由加叫的牌就应该对开叫人的花色继续做简单加叫。
如果应叫人持有一手进攻性的强牌,那么两套型的争叫和扣叫就个了他极好的武器——扣叫。应叫人或是对开叫人的花色有极好的支持或是自己有强套时都可以进行扣叫,而且敌方还给予了两个花色可以扣叫,同伴间可以协定:扣叫敌方花色的较低套为有限加叫,不逼局;扣叫较高套为逼局叫牌。
13、敌方干扰后对黑木的答叫(包括DOPI、PODI):同伴4NT黑木叫牌后,敌方立即争叫后,可能占用了答叫人的叫品空间。此时,对付干扰的标准方法是:一旦估计到惩罚可能更好时,就对敌方给予加倍惩罚。否则答叫人PASS=0,并用加级答叫。
但也有不把加倍作为惩罚的,而是作为一个答叫品,即:加倍=0个A,PASS=1个A,叫牌为2个A以上加级答叫(DOPI)。也有将加倍和PASS反过来用的,那就是PODI了。
14、敌方加倍高花开叫后的加叫与阻击:为了增强竞叫中叫牌的阻击效果,有些同伴间协定,高花开叫被敌方加倍后,所有加叫都是阻击。加叫的阶次越高通常表示应叫人手上的实力越弱,配合越好。当应叫人持有一手可以进行正常加叫的牌时。就以NT表示持有可以正常加叫到上一阶次的牌(1NT=加叫2线,2NT=加叫3线)。
15、敌方加倍高花开叫后的加叫与阻击:当敌方加倍低花开叫后,与上面高花开叫后的叫牌一样,传统的方法也是用2NT表示有限加叫到3线的牌,而跳加叫则表示阻击。但基于以下理由,将2NT与跳加叫反过来用可能更好:应叫人持有一手有限加叫的牌时,更可能的成局定约是3NT。使用3C/3D作为有限加叫,可以:1、将3NT定位于开叫人,使得强牌持有人成为庄家。2、由加倍人首攻,强牌首攻,而且他没有长套,并要在不知道同伴喜欢什么套的情况下首攻。
16、1NT争叫后的斯台曼:一般来说有3种斯台曼的使用方法:1、扣叫敌方花色作为斯台曼叫牌。2、2C作为斯台曼叫牌。3、在敌方开叫花色不是1C时,2C为不逼局斯台曼、扣叫为逼局斯台曼。
采用第三种方法,可以提供给争叫人的同伴一套完整的叫品:他可以扣叫表示逼局,也可以2C后跳叫3线高花表示邀局,还可以2C后叫2线高花表示对于进局没有兴趣。
17、弱跳争叫后的欧古斯特(Ogust):争叫人弱跳争叫2线高花后,争叫人的同伴可以叫2NT作为欧古斯特叫牌,要求争叫人做进一步描述,争叫人的答叫为加级答叫:1、弱牌弱套。2、弱牌好套。3、好牌弱套。4、好牌好套。
18、1NT被加倍后的叫牌:1NT开叫被加倍后,采用4花色转移:XX为转移到2C,2C转移到2D,2D转移到2H,2H转移到2S。同时,还可以使用斯台曼系列叫牌:XX要求开叫人转移到2C后,应叫人再叫2D要求开叫人叫他的较好高花。
 

<二>防守中的约定:
莱特纳满贯加倍、加倍3NT合约、A—K攻A、KQ10攻Q要求搭档有J就丢掉、攻J、10或9表示有0或2张更大牌、长3长5首攻、长4首攻、弱二首攻、MUD攻牌、态度信号、颠倒信号、表示特定大牌的信号、张数信号、加密信号、将牌信号、新将牌信号、史密斯(Smith)信号、选花信号
1、莱特纳(Lightner)满贯加倍 : 敌方叫上一个预期可以做成而不是牺牲叫的满贯,此时非首攻家的防守家的加倍主要并不是惩罚,因为敌方合约通常最多一下,惩罚意义不大。更有赚头的加倍用法是要求同伴做一个可能可以击宕定约的首攻,莱特纳满贯加倍就是这样的一个约定。
莱特纳满贯加倍要求首攻人做出一个不寻常的攻击性攻牌:决不能消极的首攻将牌,也不可以例行公事的首攻自己方叫过的任何花色。在该加倍后,首攻人考虑首攻的优先次序为:1、如果明手叫过旁套,应该攻这门,如果他叫过不只一个花色,应该攻他最先叫的花色。2、如果明手没有叫过旁套,而庄家叫过,就应该攻该花色。3、如果敌方都没有叫过旁套,就应该攻一个未叫花色,通常攻未叫花色中的最长套是合适的,因为加倍人通常是有一个缺门希望可以第一轮将吃的。
同时,首攻人还应该综合考虑加倍人先前的全部叫牌来考虑这个加倍的真实意义。例如,首攻人持有:QXX QXXXXX XXXX X,敌方自由叫牌为:1S—3S—4NT—5H—6S,最后,他同伴加倍了这个6S合约。该加倍要求不寻常首攻,首攻人H最长,加倍人可能是H缺门。但是不应该首攻H,因为加倍人有机会加倍5H要求H首攻的,但他没有那么做,所以加倍人的加倍不是要求H首攻的,首攻人应该首攻自己的第二长套——D套。同时,如果加倍人先前已经加倍了5H,如果他又加倍6S,应该是表示取消前面的加倍(因为如果不加倍,H是正常首攻的,所以现在要求不寻常首攻也就意味着取消以前所有的指示首攻性的加倍);如果最后他没有加倍6S则是要H首攻。
2、加倍3NT合约:对3NT合约的加倍有许多意义,依先前叫牌的不同而不同,这些加倍一般都要求不寻常首攻,除非先前的叫品丝毫没有暗示出同伴间最好的套。1、如果加倍人叫过一个花色,加倍要求攻他的套。2、如果加倍人没有叫过花色,而明手叫过,加倍要求该花色首攻。3、如果加倍人没有叫过花色,首攻人叫过,加倍要求该花色首攻。4、防守双方叫过不同的花色,那就没有合理的方法确定加倍人到底希望首攻哪门花色了,这需要同伴间协定。(从优先同伴的角度来说,这个加倍是要求首攻首攻人的花色是比较合理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加倍,首攻人除非自己的套特别适合首攻,否则他将优先首攻同伴即加倍人的花色。)5、如果防守家和明手都没有叫过实套,而经由推理知道明手出了一套花色,则加倍要求这个套的首攻(敌方自由叫牌:1NT—2C—2H—3NT,此时加倍是要求S首攻,因为明手使用2C问高花在开叫人答叫2H后又回到3NT,显然明手有S套,所以这个加倍是要求S首攻)。6、如果大家都没有叫过套,那么加倍有许多意义。大部分搭档间用这样的加倍表示有一好的长套,要求首攻人首攻他最短最弱的套。
3、A—K攻A :从连接张中首攻时,是攻最大的一张。但有一个例外,就是从A—K的连接张中是攻K,这个例外使得首攻K后的情况变得模糊。假设明手没有可以透露信息的牌张,首攻人的同伴经常不知道这张K是从K—Q还是从A—K中的攻牌。当首攻人的同伴有J时,就很难判断是否应该欢迎,而且在他是双张时,同样不知道是否可以欢迎。而这一模糊性对于许多情况来说是很严重的问题。为了消除这一模糊性,同伴间可以协定从A—K的连接张中攻A。但这一约定也带来了新的模糊性,因为在对抗有将合约时,首攻人首攻一个没有其他大牌支持的A也经常是合理甚至最佳的首攻。因此,这一约定实际上是把攻K的模糊性转移到了攻A的时候。
4、KQ10攻Q要求搭档有J就丢掉:首攻人在持有KQ10的长套首攻K时,当他看不到J 时,经常会遇上庄家忍让的情况,而J有可能在同伴手上,而他却放弃了,同样也可能他继续进攻这门花色的时候却掉进了庄家“鳄鱼妙招”的陷阱。为了解决首攻人的这一进退两难的处境,同伴间可以约定首攻人在持有KQ10的长套时,首攻Q并要求同伴在有J时丢掉(如果同伴没有能丢出J时,可以协定做出选花信号或张数信号)。但当丢掉J会明显受损时就不应该丢掉J了(例如明手有9XXX)。这样持有KQ10的首攻人可以很容易判断是否应该(可以)继续进攻该花色。
5、攻J、10或9表示有0或2张更大牌:对抗NT合约时,采用引第二大牌的方法可以减少标准方法的J和10攻牌带来的模糊性。该约定规定:首攻J、10或9时,首攻人保证手种有两张或零张比它大的牌,如果他两张大牌,则其中一张一定是比它大一级的,而另外一张一定不是比它大两级的。
首攻人的同伴经常可以从明手和自己手中牌张情况及叫牌过程来推断出首攻人的真实持牌情况。而这个首攻的模糊性往往使得庄家难于判断防守家在这套花色上持牌的真实情况。同时,有些同伴间还协定在全部攻牌中(而不仅仅是首攻时)使用这一约定。
6、长3长5首攻及长4首攻:长4首攻是一个被应用得最为广泛的约定。首攻人的同伴可以利用十一法则对该花色进行计算。
但标准方法攻带有一张或非连接的两张大牌的3张套时,是攻最小牌,这样,如果同伴间使用长4首攻这一约定的话,同伴将无法区分这一攻牌是从3张或4张套中攻出的,而这一差别在防守家需要兑现赢墩时,是很关键的。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同伴间可以约定首攻长套花色的第3大牌。(它的例外情况是在对抗NT合约,首攻第3大牌很可能受损失时,应该首攻第4大牌,如从K1083的套中首攻时,如果首攻8那将完全有可能使得敌方的2456成为一个挡张,或造成自己该花色赢墩的封锁)。作为与长3首攻的完美结合是首攻5张套时,使用长5首攻。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