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叫牌策略

 防守叫牌之随便叫(1)

                      

防守叫牌之随便叫

(1)

著者:   最菜的刀[aidouer] 长老

<一>竞叫中的约定
否定性加倍、支持性加倍、再否定性加倍、回答性加倍、合作性加倍、竞叫性加倍、莱本梭尔(Lebensohl)、迈可尔斯扣叫+不寻常NT、1NT开叫后的防守叫牌、敌方人工1C开叫后的防守叫牌、对抗精确1D开叫后的防守叫、对抗敌方两套型叫牌的防守叫、敌方干扰后对黑木的答叫(包括DOPI、敌方加倍高花开叫后的加叫与阻击PODI)、敌方加倍高花开叫后的加叫与阻击、低花开叫后被加倍,2NT作为阻击性加叫、NT争叫后的斯台曼、弱跳争叫后的欧古斯特(Ogust)、1NT被加倍后的叫牌
1、否定性加倍:敌方在同伴开叫后做出争叫,应叫人以加倍表示最少对另外的一个花色(一般是未叫高花套)有支持,并有相应阶次的主打实力。例如,应叫人可以是:① XXX AXXX KXXX XX ② XXX AXXX XX QXXX 。持以上牌时,均可在1D—1S后做否定性加倍,希望开叫人可以叫出2H。如果开叫人叫的是2C而不是2H,持①牌时改为2D,持②牌时PASS。
同时,应叫人持强牌,但又没有其他合适的叫品可以选择时,也将以这种加倍开始叫牌:① AXX KQXX KXXX QX ② AX KQXXX KXX QXX ③ AX KXX KQXXX QXX 在1D—1S后,应叫人都将以否定性加倍开始他的叫牌。应叫方持①牌时,以加倍核查开叫人是否有4张H,并计划在以后的叫牌中逼叫到局;持②牌时,如果搭档间使用“二阶自由示弱”应叫,应叫人将不能在1S后争叫2H(因为那是不逼叫的自由示弱叫),应叫人同样必须以加倍开始;持③牌时,应叫人直接加叫开叫人的花色到2D(为12HCP以下的加叫)或3D(为阻击性加叫)都不足以表示应叫人的牌力强度,同样需要以加倍开始。
否定性加倍后,应叫人希望开叫人在持有4张支持时,叫出应叫人所表示的高花套。因此,开叫人持低限开叫牌时,在2阶叫出应叫人的花色,如果持有比低限牌力多一墩的赢墩能力时,应该跳叫应叫人所表示的高花套: ① KX QXXX AJXX AXX ② XX AQXX AKXX QXX 在1D—1S—X后,开叫①人持牌时,叫2H,持②牌时,则应该跳叫3H。此时,将敌方的1S干扰和应叫人的加倍拿走,就与没有干扰的叫牌进程是一样的:1D—1H—2H(3H),因此,开叫人的3H并不是逼叫,只是与传统的3H加叫是一样的邀请而已,此时,开叫人的唯一逼叫是扣叫敌方的花色。
由于使用否定性加倍,应叫人直接位置的加倍是否定性的迫伴加倍而不是惩罚。因此,这将导出应叫人的惩罚性PASS及开叫人重开的义务:应叫人持有: XX AXX KJ109X QXX时,在1S—2D争叫后,应叫人将不能立即加倍,而必须对敌方的2D争叫做出惩罚性PASS。这一事实,使得承重的责任落到了开叫人的身上,如果开叫人在他的下家争叫被一路PASS到他时,他应该尽可能不让叫牌停止,特别是他在敌方争叫花色是短套时,如开叫人持有:AQXXX KXX X KXXX 在1S—2D—/—/后,开叫人虽然为最低限实力,但他仍然必须必须重开。开叫人是否重开的唯一标准是敌方争叫花色的长度。开叫人在敌方争叫花色上约短就越要维持叫牌,越长则他同伴的PASS是惩罚性PASS的可能越小,他就越应该趋向于PASS。例如在上面的叫牌过程下,如果开叫人的持牌情况是H和D互换,则开叫人应该PASS敌方的2D争叫。开叫人在敌方争叫花色上愈长,应叫人的PASS是惩罚性PASS的可能性就愈小。
否定性加倍除了有利于定约的争夺外,另一个好处是敌方的争叫可能受到来自开、应叫任何一方的处罚,例如在:1S—2D—X后,因为它是迫伴加倍,争叫人的同伴不知道开叫人是否有足够的强度可以罚放,他将很难决定是否应该逃叫到其他花色上,而在传统的叫牌中,争叫人的同伴知道应叫人的加倍是强有力的惩罚性加倍,他完全可能做出选择逃叫到其他花色上。
2、支持性加倍:应叫人做出应叫后,敌方在低阶上做出争叫。开叫人加倍,表示对应叫人的花色有3张支持,这一加倍即为“支持性加倍”。使用这一约定叫后,开叫人的直接加叫表示4张支持,而PASS就暗示最多对应叫人的花色最多只有2张支持。例如:1D—/—1S—2C—X,此时,开叫人的加倍即为“支持性加倍”。
支持性加倍只是在开叫人可以在二阶叫出应叫人的花色时才可以使用的。因此,对于敌方的跳争叫加倍仍然是惩罚性的。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