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叫牌策略

 Kokish论加倍的所有类型 

                      

Kokish论加倍的所有类型 

张德生
来自
中国桥牌网

一、技术性加倍(敌方开叫后)

(a) 1x-(加倍)
    传统意义的技术性加倍,表示对所有未叫花色都有支持,或者持一手强牌,或者不适合作其它争叫。作为搭档间的风格,要决定持有一手理想的牌型时,作技术性加倍所需要的最少的大牌实力;如果对某一门未叫花色没有适当支持时,必须至少持有多强的大牌实力才可以先加倍,再叫5张以上套。再者,还必须商定,在同伴作出扣叫应叫后,叫牌至少应该逼叫到什么程度。最后,加倍者的再叫(同伴作低限应叫后)所表示的持牌类型必须要有明确的认识(不同类型:无将,新花色,跳叫新花色,加叫,扣叫,竞争性叫牌时的第二次加倍,等等)。

(b) 1x-(派司)-1y-(加倍)
    这里,仅有两门没有叫过的花色,预期加倍者对这两门花色至少都有4张支持。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加倍者一定持有一手很强的牌。当加倍者在一门没有叫过的高花持有5张以上时,如果他不是极差的低限加倍牌,通常争叫该高花是更明智的做法(否则有可能失去5-3高花配合)。但是,如果你是低限实力,加倍是更为安全的品,因为你立即建议两门花色可以作为将牌。持55两色套时,根据你们搭档间的风格,选择加倍、争叫、或做出表示两色套的人为叫品。这样,你们必须决定下面这些叫品:2x、2y、1NT和2NT是什么含义
 .... 如果用加倍表示54或55两色套的话,最好将这些叫品定义为自然叫。

(c) 1x-(派司)-1NT-(加倍)
    传统观念是对开叫花色(x)的技术性加倍。这将导致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当你持有一手均型强牌、并且又打算参与竞叫时,该怎么办呢?另一种选择是用加倍来表示均型强牌,而用争叫2C作为对开叫花色(x)的技术性加倍(除了开叫自然1C外。此时,争叫2C最好用来表示高花两色套。因为对1C开叫、应叫1NT通常表示8-10或9-11点大牌,所以你放弃了惩罚性加倍是相当安全的;另外,当你持19点左右大牌的均型牌时,在加倍1NT后可能没有什么好的定约可做)。

(d) 1x-(派司)-2x-(加倍)
    通常都是技术性加倍,因为双方都可能有配合。考虑将此时的加倍视作“提前平衡”的局势,即可能仅持较弱的大牌实力和很好的牌型,以免同伴在重开叫位置受到压力。要注意,如果敌方使用5张高花开叫,在低花开叫和加叫后,他们可能仅有43配合。

(e) 1x-(派司)-2y-(加倍)
    敌方持有相当实力,但是还没有找到配合。你们不太可能便宜地买下定约,因此,“描述性”叫品可能会使敌方在做庄时获得巨大的好处。仅在你觉得确实有必要参与竞争,并且在三水平可以作出有效的竞争时才加倍。如果2y是强跳叫,那么你可以更为自由地参与竞叫,因为你必须考虑对敌方满贯定约作出牺牲的可能。如果2y是“弱跳叫”,此时的加倍就和上面(b) 这种情形类似(直接参与竞争的正常实力)。

(f) 1x-(派司)-2NT-(加倍)
    在2NT后,直接参与竞争通常是无益的。如果你打算冒险竞争,加倍是对开叫花色(x)的技术性加倍,扣叫3x应该表示某种两色套组合(不论2NT是进局逼叫还是邀叫)。

(g) 1+x-(派司)-3x/4x/5x-(加倍)
    这里的加倍仍然是技术性加倍,除非你们之间另有约定。加倍的叫牌水平越高,你所需要的低限大牌实力也必须越强。在各种不同的竞争性叫牌局势中,记下一些低限持牌类型的牌例,是搭档间练习的一种好方法。

(h) 1x-(派司)-4NT-(加倍)
    假定4NT是黑木问叫,你可以将加倍定义为对x的技术性加倍,但是另一种选择是将加倍定义为“不寻常无将”争叫(加倍无将表示争叫无将,因为你抢走了我的叫品),表示极长的未叫花色中最低级别两色套。需要讨论。

(i) 1x-(派司)-6x-(加倍)
    此处对加倍的定义更为困难,技术性加倍仍然可以采用。但是,更好的做法是将其视作莱特纳(首攻指示)加倍-同伴,我有一门边花缺门,请作出正确的猜测!

(j) 1x-(派司)-2x-(派司)
派司-(加倍)

    此处的加倍总是作为有缺陷的技术性加倍(不适合在直接位置作技术性加倍)。“激进”的搭档可能将其作为“技术性或惩罚性”加倍,要求同伴凭手中的持牌(对方花色的长度)作出判断。

(k) 1x-(派司)-3x-(派司)
派司-(加倍)

    更可能是惩罚性加倍,因此为什么不将其约定成“惩罚性加倍”呢?这里,“同伴视自己手上持牌”来作出判断可能更为安全。

(l) 1x-(派司)-4x-(派司)
派司-(加倍)
惩罚性加倍,除非你们另有约定。
(m) 1x-(派司)-1NT-(派司)
派司-(加倍)

    传统意义的惩罚性加倍,持有强的x花色。尽管“同伴凭借自己手上持牌”来作出判断可能更好。

(n) 1x-(派司)-1y-(派司) 
派司-(加倍)
对z的技术性加倍,好牌。
(o) 1x -(派司)-1y-(派司)
1NT-(加倍)

    惩罚性,和(m) 情形相同,对x的“陷阱性”派司。但是也可以用来表示对y的技术性加倍和一手好牌。

(p) 1x-(派司)-1y-(派司) 
2x-(加倍)
惩罚性,和(m) 情形相同。但是你可能愿意选择表示对y的技术性加倍和一手好牌。
(q) 1x-(派司)-1y-(派司) 
2y-(加倍)
对y的技术性加倍,好牌。

    注意,在上面的大部分例子中,没有在第一轮叫牌时立即参与竞争,是因为在开叫花色持有长度/强度,并且对某一门未叫花色缺少支持。但是在敌方的叫牌仍然“活跃”时(应叫方还没有限制他那手牌的强度),延迟性的竞叫一定是表示持有不错的大牌实力,不论你们对此时的加倍约定为技术性、或者还是惩罚性。

二、技术性加倍(我方开叫后)

(a) 1x-(1y)-派司-(派司)
加倍

    这是重开叫位置最常出现的叫品。如果你们使用负加倍,开叫方用加倍来重开叫可能在牌型上有所欠缺,并且也不保证持有额外的实力。如果你们不使用负加倍,开叫方的加倍总是保证持有额外的牌型、或者附加实力。

(b) 1x-(1y)-派司-(1+z) 
加倍 
对z花色的技术性加倍。
(c) 1x-(1y)-派司-(1NT) 
加倍 
有两种可能(选择其中之一):
(i) 对y的技术性加倍,
(ii) 惩罚性加倍。
(d) 1x-(1y)-派司-(2+y)
加倍 
对y的技术性加倍(任何水平)
(e) 1x-(1y)-派司-(2x)
加倍 

    大多数牌手认为是简单的首攻指示性加倍,尤其在开叫花色(x)是“怀疑”的低级花色时。我相信将此加倍作为对争叫花色(y)的技术性加倍是更合理的选择,因为第四家扣叫通常表示支持他同伴的花色。如果第四家跳扣叫3x(“混合式”加叫)、或者双跳扣叫4x(支持y的暴裂叫),开叫方的加倍也应该视作的y的技术性加倍。

(f) 1x-(加倍)-派司-(1+y)
加倍 
对y的技术性加倍。
(g) 1x-(加倍)-派司-(1NT)
加倍 
惩罚性加倍。
(h) 1x-( 派司 )-派司-(加倍)
派司-(1+y)-派司-(派司)
加倍
对y的技术性加倍。
(i) 1x-(派司)-派司-(1+y)
加倍 
对y的技术性加倍。
(j) 1x-(加倍)-派司-(1+x)
派司-(派司)-加倍

    需要同伴间协商。我宁可将其作为真正的惩罚性加倍!理由是:如果我打算惩罚第四家在他同伴作技术性加倍后所作的任何应叫,我在第一次应叫时不会采用再加倍。这样,在第四家叫牌后,开叫方不至于因为自己持低限的牌型牌而感到有“自由”再叫的义务(再加倍后,开叫方作自由再叫会破坏我惩罚敌方的计划)。

(k) 1x-( 派司 )-派司-(加倍)
派司-(1+y)-加倍
对y的技术性加倍,已经知道应叫方持弱牌。

三、技术性加倍(无将叫牌)

(a) 1NT-(2+x)-派司-(派司)
加倍
技术性加倍。
(b) 1NT-(派司)-派司-(2+x)
加倍
大多数牌手喜欢用作惩罚性加倍,但我宁可将其作为技术性加倍。
(c) 1NT-(2x)-派司-(2y)
加倍
我愿意采用技术性加倍。
(d) 1NT-(派司)-派司-(2x)
派司 -(2y)-派司-(派司)
加倍
我愿意采用技术性加倍。

    注:无将开叫者的同伴在重开叫位置的加倍,需要用整整的一节进行充分的讨论,尤其是当对方作人为意义的争叫时。下面是一些关于惩罚性、还是技术性加倍的一般规则。
    惩罚性加倍和技术性加倍(从本人叫牌体系中摘录):
    当对方在直接位置作自然意义的争叫后,我们规定应叫方的加倍是负加倍(或技术性加倍);当对方在非直接位置作自然意义的争叫后,我们规定应叫方在重开叫位置的加倍也是技术性加倍。在这两种局势中,开叫方的加倍也都是技术性加倍。如果对方在任何位置对1NT加倍,另一家改叫花色、或者加倍者又改叫另一门花色,我们所有的加倍都是技术性加倍。唯一的惩罚性加倍只在下面这种局势中:对方加倍1NT,应叫方的派司是要求开叫方再加倍;然后,应叫方派司显示一手好牌。以后,尽管我们并没有被迫要参与叫牌,任何一方的加倍都是强烈建议惩罚。

    牌例:

(1) 开叫方
AQTx
QTx
Axx
Jxx
应叫方
xx
KJ9x
KTxx
KTx
 
  1NT (加倍) 派司*
(2S) 派司 (派司) 加倍=技术性
(派司) 派司 (派司)  
(2) 开叫方
xx
KQTx
AQTx
Kxx
应叫方
xxx
Jxxx
Kxxx
QT
 
  1NT (派司) 派司
(2S) 加倍*  (派司) 3H  注:开叫方是技术性加倍。
(派司) 派司 (3S) 派司
(派司) 派司    
(3) 开叫方
KJx
KQx
KJTx
xxx
应叫方
xx
JTxx
Qxxxx
AQ
 
  1NT (派司) 派司*
(2C*) 派司 (2S) 加倍=技术性  注:2C=C+高花2套
(派司) 3D (派司) 派司
(派司)      

    注意,使用技术性加倍,你们并没有失去惩罚敌方的机会(同伴持有好将牌时会派司你的技术性加倍),这类技术性加倍通常也称之为负加倍。

四、负加倍

    从五十年代罗斯-斯通发明了负加倍后,至今已有相当长的时间了。当你想参与叫牌,但又缺少合适的自然叫品来表达一手牌的价值时,此时就可以使用负加倍。

    有些牌手仅在少数几种叫牌进程时使用负加倍,如:
    (i)   1m-(1S/2S)-加倍=表示至少持有4张H和一定的大牌实力。
    (ii)  1m-(2om)-加倍=表示持有高花两色套和一定的大牌实力
    (iii) 1C-(1D)-加倍=表示持有高花两色套和一定的大牌实力。

    另一些牌手只要在同伴开叫(花色开叫)、第二家争叫后,一律使用负加倍,但是有叫牌水平的限制(如3S),并且作负加倍所需要的条件根据不同的牌手风格而定。一些牌手坚持在未叫花色中持有长度,另一些牌手仅保证在未叫高花中持有长度,其它牌手作负加倍不保证在特定的花色中持有长度,他们只需要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控制以后的叫牌发展。

    在桥牌发展到九十年代的今天,我们发现负加倍(而不是惩罚性加倍)在越来越多的叫牌局势中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并且有大多数专家牌手在无将开叫、敌方争叫后也使用负加倍。有少数牌手甚至规定,对方在7H以下水平的争叫,都使用负加倍(但是,随着争叫水平的提高,他们也更可能派司同伴的负加倍)!某些有进取心的搭档通常都作下面的约定:“大多数低水平的加倍都是技术性加倍”……这也就是负加倍的实质。通常都预期开叫方会作出再叫,除非他有理由认为作为防守会更好。


    下面是一些可能使用负加倍的叫牌进程:

(a) 1C-(1D)-加倍
    标准见解:至少44高花两色套。我的看法是:高花两色套、或者没有任何一门高花。

(b) 1m-(1H)-加倍
    标准见解:精确表示4张S,因此应叫1S表示5张。另一种观点是,没有4张黑桃(应叫1S仅保证4张),这种方法可以处理所有的持牌类型。

(c) 1m-(1S)-加倍
    标准见解:4张以上H,如果持有5张以上H,牌力不足以作逼叫性2H应叫(即使你们将竞争性二盖一应叫作为“自由”叫牌)。另一种处理方法是,或者如上面这样表示H套,或者是持有足够的实力+低花支持,以免开叫方作出强再叫而引起灾难。

(d) 1m-(2om)-加倍
    标准见解:两套高花上都持有长度。另一种观点是:和(c) 一样表示更有弹性的持牌类型。当你持有很好的牌型时(支持未叫花色),所需要的大牌实力也可以略少(反之亦然)。

(e) 1m-(2M)-加倍
    标准见解:在未叫高花上持有长度。另一种观点是,和上面一样表示更有弹性的持牌类型。

(f) 1m-(4M)-加倍
    标准见解:绝大多数专家都将其视为惩罚性加倍,但是他们也认为负加倍是一种很接近的选择。除非开叫方持有很好的牌型,通常都将派司同伴的加倍。四水平负加倍的典型持牌是,均型牌和11点左右大牌、敌方花色为两张小牌。现在,如果开叫方派司负加倍,敌方可能要宕几墩,而你们只能完成一个部分定约。但是,在如此高的叫牌水平,不可能有绝对科学的叫牌,仅仅是一个较为合理的猜测、或投机。

(g) 1M-(2x)-加倍
    标准见解:在未叫花色上持有长度。另一种选择是,更有弹性的持牌类型,包括对开叫花色有3张支持,但牌力太强不愿意仅叫2M、而将牌长度又不够作人为含义的扣叫(“加叫”开叫花色)。当应叫方(作负加倍者)下轮叫牌时在三水平自由支持开叫花色,就表示这类持牌。但是,对这种处理方式很有争议,大多数专家牌手认为最好是立即支持同伴的花色(即使牌力强度或将牌长度略有不足),因为敌方的阻击可能剥夺你支持同伴的合适时机。我的看法是,如果这两者之间很接近,宁可选择立即支持开叫花色;但是,如果你不担心敌方的阻击,还是以先加倍、再支持同伴的做法更好。

(h) 1NT-(2+x)-加倍
    标准见解:惩罚性。另外还有两种处理方式,(1) 技术性(或负加倍);(2) 表示有加叫2NT的实力(或更强)。所有这些处理方法都有它本身的优点,但我相信使用负加倍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好处。

(i) 2NT-(3+x)-加倍
    标准见解:惩罚性。另一种观点是作为负加倍,经常用作斯台曼。后一种处理方式可能会使应叫方失去惩罚敌方的机会,但是开叫方也有可能对同伴的负加倍罚放。

五、应叫性加倍

    传统的应叫性加倍通常发生在下面这两类叫牌进程中:
    (i) 1x-(加倍)-2+x-(加倍)
    (ii)1x-(1+y)-2+x-(加倍)
    在第(i) 种叫牌进程中,尽管第二家的加倍(技术性)已经暗示对另外三门花色都有支持,但是第四家仍然用技术性加倍寻求最佳的后续叫牌。

(a) 1m-(加倍)-2m-(加倍)
    这里,第四家可能在两门高花上都持有长度,希望找到44、而不是43的高花配合。另外,他也可能持一门高花+另一门低花。如果恰好能发现高花配合,他当然很愉快;反之,他可以将同伴的2H(假设如此)改叫2S,并允许同伴再改正44或54配合的另一门低花。在最坏的情况时,第四家可能持10-11点大牌,同时仅在一门低花上持有长度。他希望同伴能够派司他的加倍(最好称之为显示大牌实力的加倍-低限为 9点大牌),但是,也允许加倍者改叫2H/2S/3om。

  1D-(加倍)-2D-(加倍)
派司-(2H)-派司-(2S)
派司-(3C)
第四家的2S暗示还有第二门花色,那一定是C。有弹性!

(b) 1M-(加倍)-2M-(加倍)
    加倍者假定同伴(第四家)在另一门高花没有4张,但是有一定的大牌实力。通常,第四家的应叫性加倍应该持两低套,或者是一手有价值的平均型牌。另外,第四家的加倍也是建议加倍者派司(并首攻将牌),如果加倍者持一手相对较为平均的牌和更适合防守而不是进攻的大牌(A和K,而不是K、Q或J)。但是,加倍者在大多数时候都不会派司。那么,加倍者该怎样再叫呢?应该再叫最便宜(而不是最长)的4张以上新花色。每一对搭档都必须确定,任何一方的2NT叫品究竟是自然叫,还是寻求低花配合的等叫。

如: 1H-(加倍)-2H-(加倍) 或 1S-(加倍)-2S-(加倍)
派司-(2S)-派司-(2NT)  派司-(2NT)
(c) 1S-(加倍)-2S-(加倍)
派司-(3m)-派司-(3H)

    上面的叫牌进程,精确表示4张H和邀叫实力;而在2S后立即叫3H仅仅是一个竞争性叫品,如:
×× KJT×× Q×× ×××  或者  ×××  KQT×  JT××  ××

    在上面的第(ii)种局势中,争叫者仅在一门花色中显示了长度,可以是很好的4张套,直至8张套。第四家在此时加入叫牌寻找新花色配合,其安全性要小得多,因为同伴很可能对你的新花色没有配合。但是,在对方宣称有一门花色配合后,还是值得去尝试寻找你们配合的花色,即使有一些危险。
    第(ii)种应叫性加倍,最理想的牌型是在另两门未叫花色都有5张,同时在同伴的争叫花色有2或3张支持。不幸的是,你还有很广的一类牌需要用加倍来处理。如:
(a) 另一门未叫高花有长度,对同伴的花色也能容忍。
(b) 两门未叫花色都有长度,但是对争叫花色没有支持。
(c) 对争叫花色有3张支持,约10-12点(连支持点),而在未叫花色没有特别的长度。
(d) 另一门未叫高花有长度,对同伴争叫的低花有真正的支持。
    如果你用应叫性加倍显示(c) 这类牌,偶尔会在对方的干扰下,被迫在比你设计的叫牌水平更高一阶上作出再叫。如果你们的争叫通常保证5张,你也许宁愿选择简单加叫或扣叫,而不是应叫性加倍。(c) 这类加倍最好的例子是:
1S-(2H)-2S-(加倍)  第四家用先加倍、再叫3H表示比直接加叫3H更强派司-(3m)-派司-(3H)  的一手牌,而立即加叫3H仅仅是一个竞争性叫品。

    但是,除了上面这些“传统”的情形外,应叫性加倍还有一些新的用途。下面就是一些例子:

(a) 1m-(1S)-加倍-(2+S)
加倍

    这里是由开叫方作应叫性加倍。开叫方用加倍表示自己持有一手不错的牌,3张H,并且对另一门低花也有一定的支持。

(b) 1H-(1S)-加倍-(2+S)
加倍

    开叫方典型持牌为2533或1633型,并持有一定的额外实力。

(c) 1C-(1D)-1S-(2+D)
加倍

    尽管这时的加倍可以用作支持性加倍(见后),但有些牌手却宁可用来显示未叫高花(H)。

(d) 1S-(2C)-加倍-(3C)
加倍

    开叫方作加倍理想的牌型是5341型,并可能是上面(a)、(b)或(c)的任何一种情况。

(e) 1S-(加倍)-2S-(加倍)
3S-(加倍)

    技术性加倍,应叫性加倍,最后是显示额外实力的应叫性加倍。第四家可以派司,或者作出合适的叫牌。

六、支持性加倍

    支持性加倍是当前最流行的新约定叫之一,使用简单、也很容易理解。支持性加倍虽然取代了较少出现的惩罚性加倍,但是它仍保留了对敌方惩罚的机会(应叫方可以作技术性加倍,而开叫方用派司作为惩罚)。
    下面是支持性加倍的范例 .... 

(a) 1x-(派司)-1M-(1+y)
加倍
对应叫高花有3张支持。
(b) 1x-(1y)-1M-(2+y)
加倍
和(a) 情况相同。更高水平的加倍显示一手更好的牌。
(c) 1x-(1+y)-2z-(3y)
加倍
 

    同上。但是,由于应叫方第一次叫牌是在二阶,更有理由将该加倍作为惩罚性加倍,因为如果开叫方有3张支持可以自由加叫应叫花色。你可以用加倍表示3张支持,但牌力强于简单加叫3z。

    注:如果你使用支持性加倍,当开叫方没有做出支持性加倍时,否认持有3张支持、和作支持性加倍所需要的牌力。“加叫”2M仅仅需要正常的开叫实力。这样约定可以减轻应叫方在重开叫位置可能受到的压力。

(d) 1x-(派司)1M-(2NT-不寻常)
加倍
可以有两种选择:(i) 支持性加倍,(ii) 惩罚性加倍
(e) 1x-(派司)-1M-(2x/2M)
加倍
 

    无疑,第四家的“扣叫”是自然叫还是表示两色套将影响你们以后的叫牌。但是,这里是真正的支持性加倍的边缘情况。

    支持性加倍(A):支持性加倍有一个孪生兄弟-支持性再加倍。支持性再加倍出现在以下这些叫牌进程中 ....

(a) 1x-(派司)-1y-(加倍)
再加倍
对应叫花色(y)有3张支持。
(b) 1x-(派司)-2y-(加倍)
再加倍
 

    我认为将此时的再加倍定义为“支持性再加倍”是不合适的。敌方可能会陷入极大的麻烦,开叫方的再加倍表示有意对敌方进行惩罚,因此,这里的再加倍应该是“没有支持的再加倍”。

七、高限竞叫性加倍

    如果敌方在3阶竞叫,并且花色级别刚刚低于你们已经同意的将牌花色,这就剥夺你们作进局试探所需要的叫牌空间。此时,加倍就有了特定的含义。

(a) 1S-(2H)-2S-(3H)
加倍
 

    开叫方需要用3S来竞争部分定约,并且这时也没有叫牌空间作进局试探。这样,“高限竞叫性”加倍就成了进局邀叫,加倍和H毫无关系。

(b) 1S-(派司)-2S-(3H)
加倍
 

    这里,H并没有得到过支持,第四家可能冒险争叫3H,以指示首攻,或企图将你们抬高到3阶,他可能会遇到极大的麻烦。因此,使用惩罚性加倍是很吸引人的。但这样一来,你将不可能使用“高限竞叫性”加倍来作进局邀叫,同样会遇上麻烦。我的见解是:将加倍作为“高限竞叫性”加倍对待。如果你真是打算惩罚敌方,应叫方还可能用“竞争性”加倍重开叫(见后)。

(c) 1S-(2D)-2S-(3D)
加倍
 

    严格说来,由于有3H叫品可作为进局试探,故没有必要将加倍视作“高限竞叫性”加倍。我的看法是将此时的加倍作为显示一手平均型牌的进局试探,同伴可以派司;而用3H作为非平均型的进局邀叫(和H长度没有关系)。这种区别是相当有用的。

(d) 1S-(2C)-2S-(3C)
加倍
 

    这里有更多的叫牌空间,但我仍然推荐将加倍作为平均型牌的进局邀叫,而用3D和3H作为自然意义的进局邀叫。另外,你们还得商定,在下面这种叫牌进程中:

  1S-(派司)-2S-(3C)
加倍
开叫方的加倍是什么含义。
(e) 1S-(2H)-2/3S-(4H)
加倍
 

    此时,由于已经达到成局水平,不存在什么进局邀请。你可以将加倍作为真正的惩罚性加倍;或者将加倍简单定义为,你认为这副牌是属于自己这一方的,让应叫方作出最后的决定(注意,此时的派司不是逼叫性派司);或者用加倍表示自己是一手平均型牌,并打算再叫4S(当然,不一定能完成)。我喜欢最后的选择。

八、“金鱼草”加倍

    这类加倍所用名字的起源并不重要,更合适的名称应该是“第四花色”加倍。这种

加倍的典范是…

(a) 1x-(1y)-1z-(加倍)
    加倍表示未叫花色持有长度,但没有足够的长度(或牌力)用该花色作自由应叫。通常,加倍者对同伴争叫的花色也有一定支持。

(b) 1C-(1D)-1H-(加倍)
    精确表示4张S,叫1S表示至少5张或很好的4张套(如:AKJ9)

(c) 1C-(1H)-1S-(加倍)
    我的观点是,加倍显示5张D和可能的2张H,至少7-8点大牌。自由应叫2D表示至少持有6张D,并且是不逼叫的(对我来说)。

(d) 1D   -(派司)-1H-(1S)
2D/2H-(加倍)
 

    这类加倍的含义相当复杂,我认为,最好将该加倍用来显示一定的C长度,并且S也有些支持。例如:Qx  xxx  Kxx  AJxxx  值得加入叫牌。

(e) 1S   -(派司)-1NT-(2C)
2D/2H-(加倍)
 

    你可能将加倍作为惩罚性处理,但我认为用作“第四花色”加倍更有效,表示在未叫花色中持有长度,C也有一些支持。

九、行动性、显示大牌实力和竞叫性加倍

    要精确地定义这类加倍是很困难的,因为这些名词经常互换着使用。叫牌的水平越低,加倍就更可能作为“技术性”处理;水平越高,同伴就越可能放过,而不管加倍者是何企图。这类加倍原则上是用来显示一手除加倍外,无法用其它叫品来描述的大牌实力。理解这些加倍最好的方法是研究下面这些叫牌进程:

(a) 1C-(派司)-1H-(1S)
派司-(派司)-加倍
 

    应叫方的加倍主要是技术性的,他的持牌类型相当广泛,但都缺乏更好的描述性叫品。这里,你可以定义应叫方用2D重开叫为不逼叫!

(b) 1C-(派司)-1H-(2D)
派司-(派司)-加倍
 

    同样,你可以将应叫方的2S“逆叫”定义为不逼叫叫品,表示一手还可以的牌和4张S+5张H。持4张S+5张H和更强的实力时,应该用加倍重开叫;加倍包括了相当多的持牌类型。

(c) 1C-(1H)-1S-(2+H)
派司-(派司)-加倍
 

    不愿意让敌方便宜的抢到定约。

(d) 1D-(1S)-加倍-(2+S)
派司-(派司)-加倍
 

    第一次是负加倍,因此第二次也是负加倍。当然,如果开叫方持适合防守的牌时也可以派司。

(e) 1S-(2H)-2S-(3H)
派司-(派司)-加倍
 

    应叫方持有加叫2S的高限实力,并且不愿意让敌方做未加倍的3H定约。应叫方一定只有3张S支持(持4张支持再叫3S),另外还有有用的防守实力,但H上牌力并不太多,如:Qxx  Jxx  A10xx  Kxx

(f) 1m-(1S)-2H-(2+S)
派司-(派司)-加倍
 

    这里,应叫方已经在二阶作过叫牌,应该保证持有不错的大牌实力。你可以容易地将此加倍定义为“惩罚性”,但是,我认为此处的加倍仍然是竞争性叫品,如:
A10x  QJxxx  Kxx  J10(如果2H合适的话)。

(g) 1C-(1S)-1NT-(2S)
派司-(派司)-加倍
 

    将此时的加倍定义为惩罚性加倍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否则你持下面这手牌时又该如何办呢:A108  Kx  Q9xxx  J10x?难道就让敌方舒舒服服地做2S定约?

(h) 1D-(1H)-1S-(4H)
派司-(派司)-加倍
 

    在这种叫牌进程中,如果应叫方打算再次竞争,而又没有什么特殊约定的话,只有用加倍使叫牌继续进行。

(i) 1NT-(派司)-2D*-(2S)
派司-(派司)-加倍
 

    应叫方用2D转移H,当然可能是弱牌。随后对2S加倍,表示并非弱牌,这是一种典型的行动性加倍,以便让己方重新加入叫牌。现在,你应该对自己提出下面这个问题:如果应叫方用3C/3D/3H重开叫,这些叫品是逼叫、邀叫还是表示弱牌呢?

(j) 1H-(派司)-2H-(派司)
派司-(2S)-派司-(派司)
加倍
 

    这里的加倍又是什么意思?听上去不像惩罚性加倍,开叫方没有作过进局邀叫,且又处于争叫者的上家。建议:加倍用来显示这样一手牌,打算竞叫3H,如果应叫方选择派司的话,也不介意防守加倍的2S定约。如:
xx  AJ10xx  AJ10x  Kx

(k) 1H-(加倍)-派司-(1S)
2H-(派司)-派司-(加倍)
 

    4张S、1S应叫的高限实力,如:Jxxx  xxx  A9x  Kxx(再叫2S也很接近)。

十、首攻指示性加倍

    严格说来,首攻指示性加倍并不属于竞争性叫牌的范畴,但我们在这里还是对此作些讨论。
    你可能对敌方的一个强的人为叫品(如扣叫、逼局斯台曼或对黑木问叫的答叫)加倍要求首攻这门花色。尤其在满贯叫牌进程时,加倍首攻指示可能有助于同伴作出灾难性的的首攻。然而,重要的是要记住,如果处于边缘的局势,你对另一门不同花色的首攻也有同样兴趣时,就不要作首攻指示加倍。另外,如果你的加倍会对敌方的叫牌或者做庄有帮助时,也不应该加倍。
    滥用首攻指示性加倍最常出现的情况是,持一手还不错的牌时,对敌方的“第四花色”加倍。我见到过许多例子,敌方再加倍并得到一或几个超墩,但却没有把握完成一个成局定约。一定要牢记,即使没有你的帮助,搭档通常也知道该首攻哪门花色。
    另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当你对敌方的第四花色逼叫加倍时,敌方任何一人都可以根据约定,用派司或者再加倍表示在该花色上有部分挡张,并达到用其它方法很难叫到的3NT定约……

  西
Q×
×
AQJ×××
KQ××

J××
AKQ×
K××
10××
 
西   西  
1D
2C
3D
5D
1H
2S
4D
派司
  1D
2C
派司
3D
3NT
1H
2S
再加倍
3S
派司

(加倍)

    假设你争叫某一门花色,敌方扣叫你争叫的花色(目的不明)。“标准”的处理方法是,加倍表示你希望同伴首攻这门花色,但这合理吗?如果你派司,难道同伴有理由不首攻你的花色吗?一种新设想是,在这类局势(你叫过一门花色,并且显然不可能再次和敌方竞争)时,加倍是暗示你在自己长套花色外的旁门花色上持有大牌,并建议同伴不要首攻你叫过的花色。

    另外,还有对斯台曼、转移叫、杜雷以及爆裂叫等约定叫的加倍。传统的做法是加倍作为首攻指示,但你可能还希望有一些其它约定。如……

(a) 对“Drury”(已派司过的一方应叫2C表示对同伴1M开叫至少有3张支持和一手好牌)的加倍:可以用加倍作为对对方开叫高花的技术性加倍,早一轮就参与竞争。

(b) 如果对方使用弱无将开叫,在对方作2C斯台曼或者转移叫时,你也许愿意用加倍来显示一手可以在直接位置对1NT加倍的牌,如15点以上大牌。你可以用这种方式告诉同伴,你持有一手好牌,以便使同伴对对方的逃叫作出惩罚性加倍,或者竞争部分定约,甚至成局。

(c) 对爆裂叫(叫短套花色,表示对最后所叫花色有强支持)的加倍:可用作首攻指示,或者表示对潜在的牺牲有兴趣。
    (i) 作为首攻:你并不是会经常要求同伴首攻明手的短套花色,因此,作为首攻指示处理并没有太大的吸引。不同的想法是将该加倍约定成要求首攻一门
特定的花色,如首攻较低或较高级别的旁门花色,或者(在某种特定的场合)是首攻明手没有叫过的花色。这是一种很好的约定。

   (ii) 希望“牺牲”:你可能希望对不同的爆裂叫花色,以及在不同的局况时,制定相应的规则。例如,“在局况有利时,对S爆裂叫的加倍是希望牺牲”,等等。

    另外,还有其它约定的首攻指示性加倍,最著名的是莱特纳加倍(并不一定在满贯水平),可能还有对3NT的“Fisher”加倍。

    莱特纳加倍确实是很有效的武器。你可以建立自己的规则,或者是“首攻明手叫过的第一套花色”,或者是“首攻庄家对黑木问叫的答叫花色”,或者是表示“我有一缺门花色,找到该花色并首攻这门花色”,或者是表示“对方尽管已叫到大满贯,我还是持有一个A,请找到我有A的这门花色”。不论是哪一种情况,莱特纳加倍都是要求同伴作“非常规”的首攻。莱特纳加倍加倍还可以推广到作阻击叫的一方,在敌方成局定约上的加倍,也是要求同伴作非常规首攻。

    最后是对3NT定约的首攻指示性加倍。你必须决定是首攻你自己的花色,还是同伴的花色,或者是明手叫过(或暗示)的花色。我认为仅有的一般原则是,当同伴希望你首攻他的花色时,没有必要加倍,你也会首攻这门花色。重要的是,必须决定哪一类加倍是首攻指示,哪一类加倍纯粹是简单的惩罚或者是赌博(敌方的叫牌似乎牌力不足)。

十一、惩罚性加倍

    我们没有时间来对惩罚性加倍作出充分的讨论,但是....可以考虑下面这些形式:

(a) 已经开始对敌方惩罚了 ... 或多或少 ...

  (i) 1NT-(加倍)-再加倍- 无将叫牌的一方以后的任何加倍都是惩罚性加倍。
  (ii) 1C-(1S)-派司-(派司)
加倍-(派司)-派司
应叫方对1S加倍的惩罚性派司使得以后的加倍都是惩罚性加倍。
  (iii) 1S-(派司)-1NT-(加倍)
派司-(派司)
第二家在同伴(第四家)的加倍后作惩罚  性派司,以后的加倍均为惩罚性加倍。
  (iv) 3C-(3S)-加倍- 应叫方对3S的惩罚性加倍,使以后的加倍都成为惩罚性加倍。开叫方只要有任何理由,都可以加倍惩罚对方。
  (v) 1S-(加倍)-2C-(加倍) 第四家对不逼叫2C的惩罚性加倍生成了惩罚性加倍的局势。但是,对1S作技术性加倍的这一方不可能对2S作真正的惩罚性加倍,再次对2S加倍是表示自己持有好的防守牌力,可能不是单张S。

(b) 你们一方显然已经结束了叫牌,但对方仍然继续竞叫…

  (i) 1S-(2C)-2S-(3D)
派司-(4C)-加倍
你们已停在2S上,加倍显然是惩罚。
  (ii) 1H-(2S)-3H-(3S)
4H-(派司)-派司-(加倍)
惩罚性加倍,由加叫3S者负责。
  (iii) 1D-(派司)-3D-(3S)
加倍
3D是阻击性加叫。开叫方的加倍是惩罚,强烈要求同伴派司,即使是弱牌/S单缺。
  (iv) 1S-(2C)-2S-(3C)
4S-(派司)-派司-(5C)
加倍-(派司)-派司-(派司)
对方显然在牺牲,否则,叫5C者为什么上一轮仅叫3C?如果开叫方没有确切的行动方向,他可以派司,加倍纯粹是惩罚。注意,如果争叫者自己叫5C,是否牺牲就不太清楚,关于这点,以后再作讨论。

(c) 牌力受到限制的一方接受进局邀请:

  (i) 1NT-(派司)-2C-(派司)
2H -(派司)-3H-(派司)
4H -(加倍)
敌方对你的加倍总是不愉快的尤其在将牌分布恶厉时;最好由短将牌一方加倍。
  (ii) 1H -(派司)- 1S -(派司)
1NT-(派司)-2NT-(派司)
3NT-(加倍)…
 或(派司)- 派司 -(加倍)
这种情况可能出现的更多。当你知道敌方的主套花色无法发展赢墩时,就可加倍惩罚,即牌力略少。

(d) 叫牌告诉你该如何首攻时:

    (i) 对方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叫牌:1S-2D;3D-3S;4S-
    你首攻,并持:A×  A  ×××××  ×××××
    你计划首攻D。即使同伴不能将吃首轮D,你也可以在将牌A进手后,兑现HA,出D给同伴将吃,再将吃H,再出D给同伴将吃。你必须加倍,即使对方有可能逃到4NT,并完成该定约。

   (ii) 对方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叫牌:1S-2NT;3D-4D;6D-
    你首攻,并持:A××××  J××××  ×××  /
    对方的叫牌均为自然叫。你知道同伴的S为单缺,加倍、给同伴将吃S,再将吃同伴回出的C。如果对方改叫6NT,你也许会为你的加倍后悔。
   上面两种情形,第(i) 种情形的加倍更为明显。

(e) 总墩数定律告诉你应该进行防守:

    这个问题可以花整整一堂课来进行讨论,也许以后会这么做。原则上讲,总墩数定律说,用你们联手最长的花色作为将牌,在其相应的阶数上和对方竞叫通常是安全的。如果你们有9张H,有必要的话,可以竞争到3H(9墩)。对方也是如此,如果他们有8张S,在双方牌力大致相当时,他们会竞争到2S。总墩数定律是十分有效的,但它毕竟是一个指导原则,还要受到其它许多因素的影响。估量联手有多少张将牌(即总墩数)总是一个好的习惯。假设你持这样一手牌:863  A54  Q863  J42 …

    你方有局,而对方无局;叫牌为,左手家开叫3S,同伴加倍,右手家派司。同伴的加倍是技术性加倍。

    首先,你应该认识到对方联手不可能有十张将牌(在如此有利的局况下,S没有得到加叫)。因此,同伴应该持1或2张S,而对方至多只有9张将牌。。你无法确定己方的“将牌”张数,即使同伴有5张D,你们一方也不会有多于9张的将牌配合,很可能只有8张、甚至7张配合。这副牌,双方加起来的将牌数只有16、17或18张。至于大牌分配,在最坏的情况时下你们一方也应该持有半数的大牌实力.

    假设总共有17张将牌。如果对方能完成被加倍的3S定约,你们的4阶定约将宕2墩。反之,如果你们能完成4D(假定),对方的3S加倍定约将宕2墩。这就是总墩数定律。

    在不牵涉到一副具体的牌时,你应该根据数学概率而放过同伴的加倍。这并不是因为你的S持张要你将同伴的技术性加倍转为惩罚,而是总墩数定律告诉你该这样做,这是你们得到一个好分数的最好机会。多么奇怪!

十二、其它一些加倍

(a) 1x-(加倍)-派司-(1y)
2x-(加倍)
仍然是技术性加倍,表示持有额外实力。
(b) 1x-(派司)-1NT-(加倍)
2x-(加倍)
惩罚性或者应叫性加倍,你可以选择一种!
(c) 1M-(2x)-2M-(派司)
派司-(加倍)
技术性加倍。典型持牌为开叫花色单张的6331牌型。
(d) 1M-(2x)-派司-(派司)
2M-(加倍)
技术性加倍,和(c) 情形类似。
(e) 1M-(2x)-3x*-(加倍) 这里的3x表示对开叫高花有支持。我选择加倍为应叫性,但是大多数牌手都喜欢用作“首攻指示”。
(f) 1x-(1y)-派司-(2x*)
加倍
此处,2x通常表示同意y作为将牌。加倍可以用作对争叫花色(y)的技术性加倍!我认为这很有必要.
(g) 1x-(派司)-1NT-(2y)
加倍
传统意义的惩罚性加倍。但是我推荐作为技术性加倍!
(h) 1x-(4M)-5x-(派司)
派司-(加倍)
如果你们跳叫4M的持牌类型相当广泛,那么加倍表示你持有不错的大牌实力,己方有可能完成4M成局定约。加倍者的同伴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作出改叫。这里,加倍和敌方将牌上是否持有赢墩没有关系。
(i) 1S-(派司)-1NT-(派司)
2S-(加倍)
惩罚性加倍,除非你们另有约定。
(j) 2C*-(派司)-2D*-(2x)
加倍
惩罚性加倍,可以用派司来迫使同伴(2D应叫者)作出再叫。
(k) 1H-(派司)-1NT-(派司)
派司-(加倍)
更可能是惩罚性加倍,因此,如果我必须作出选择的话,我投票惩罚性加倍。你们可以在类似这种加倍后,要求同伴“凭借他手上的持牌”作出正确判断!

    问题:下面这些加倍是什么意思?

1) 西 2) 西
  派司 派司  1D 1S   派司 派司 派司 4H
  加倍         加倍      
3) 西 4) 西
  派司 1H   派司 1NT   1NT 派司 派司 2H
  加倍         加倍      
5) 西 6) 西
  派司 4D   派司 5D    派司 1NT 派司 2C
  加倍         加倍      
7) 西 8) 西
  派司 派司  派司 1H   派司 派司 1C 1H
  派司 派司 加倍 2H   加倍      
  加倍                
9) 西 10) 西
  派司 派司  1D 4H   派司 派司 派司 4S
  加倍         加倍      
11) 西 12) 西
  派司 派司  1D 2S   1H  派司 派司 2S
  加倍         加倍      
13) 西 14) 西
  派司 派司  派司 1NT   1S 2D 2S 3H
  加倍 2H 派司 派司   加倍      
  加倍                
15) 西 16) 西
  派司 派司  1S 2NT*   派司 派司 派司 1NT
  派司 3D 派司 派司   加倍      
  加倍                
  注:2NT示低花两色套。    
17) 西 18) 西
  派司 派司  1H  加倍   派司 派司 派司 1NT
  派司 1NT  派司 派司   派司 2C 派司 2H
  加倍         加倍      
19) 西 20) 西
  派司 1NT 1S 2H*    派司 派司 派司 1NT
  加倍         派司 2H* 派司 2S
  注:转移S。   加倍      
      注:转移S。
21) 西 22) 西
  派司 1NT 派司 2H*   派司 1NT 派司 2H*
  派司 2S 派司 派司   加倍 2S 派司 派司
  加倍         加倍      
  注:转移S。   注:转移S。
23) 西 24) 西
  派司 派司 1H 3C    派司 派司 派司 4D
  加倍         加倍      
25) 西 26) 西
  派司 1D 1S 2D   派司 1H 加倍 3H
  加倍         加倍      
27) 西 28) 西
  派司 1NT 派司 2C   派司 派司 1H 加倍
  加倍         派司 2D  派司 派司
            加倍      
29) 西 30) 西
  派司 派司 派司 1H   派司 派司 1NT 派司
  派司 1NT 派司 2D    派司 2S 派司 派司
  加倍         加倍      
31) 西 32) 西
  派司 派司 1D 派司   派司 派司 1H 1S
  派司 1NT 派司 派司   2D 2S 派司 派司
  加倍         加倍      
33) 西 34) 西
  派司 派司 派司 1H   派司 派司 1C 派司
  1NT 2D 派司 派司   1H 2D 2H 3D
  加倍         加倍      
35) 西 36) 西
  1S 派司 2S 3D   派司 派司 1H 派司
  加倍         派司 2C 派司 派司
            加倍      
37) 西 38) 西
  派司 派司 派司 1D   派司 派司 派司 1H
  派司 1S 派司 2S   派司 1NT 派司 2H
  加倍         加倍      
39) 西 40) 西
  派司 1H 派司 4H   1S 2H 2S 3H
  加倍         加倍      
41) 西 42) 西
  派司 1NT 派司 2H   1H 加倍 派司 2D
  加倍         加倍      
43) 西 44) 西
  派司 派司 派司 1H   派司 1S 加倍 2H
  1S 派司 派司 2H   加倍 派司 派司 2S
  2S 3H 派司 派司   加倍      
  加倍                
45) 西 46) 西
  派司 派司 派司 1S   2C* 派司 2D* 2S
  2S* 派司 3H 3S   派司 3S 派司 派司
  加倍         加倍      
  注:2S扣叫示H+低花两色套。          
47) 西 48) 西
  派司 派司 2NT 3S   派司 派司 派司 1S
  加倍         2NT 3S 派司 派司
            加倍      
49) 西 50) 西
  派司 1H 派司 1NT   派司 1S 派司 2S
  2S 3H 派司 派司   2NT 3H 派司 3S
  加倍         加倍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