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叫牌体系

 二盖一进局体系

                       二盖一进局体系[哈代]

第一章:无将开叫后的应叫

        开叫1NT的要求是16~18点,而且不是非均衡型,即无单张和缺门。拿15大牌点并有一个5张套或6张套,就够开叫1NT了;有5张高花套,符合某些条件时可以开叫1NT。这些条件是这手牌必须是真正的(无将型),有一个强的双张套,两个3张套中都有大牌。还有,为了适应本叫牌体系,另一个高花套必须是3张。

    其它均衡型牌的叫法如下:

12~15点:开叫1阶低花,再叫1NT。
19~20点:开叫1阶低花,跳再叫2NT。应叫高花无4张支持,但另一高花可以有4张。
21~22点:开叫2NT,有一5张套可增值。
23~24点:开叫2C后,再叫2NT, 有一5张套可增值。
25~26点:开叫2C后,再叫3NT。
27点以上:开叫2C后,再叫4NT。

司台曼(Stayman)叫牌

    (1)只有在应叫者的牌力可以邀叫无将成局时,才允许对1NT开叫应叫2C而没有4张高花套,此时应叫者并不把2C应叫作为司台曼叫牌,而是把它作为下一轮叫2NT之前的接力叫。应叫者的牌情为7~8点,均衡型牌。由于2C有了双重作用——或者是司台曼,或者是作为一种接力叫,因此就要求“提醒”。

    (2)应叫者用司台曼的意图,或者是准备在开叫者作任何再叫以后都不再应叫,或者是作第二次再叫推进叫牌到至少2S的水平。如果准备不再应叫,司台曼叫出者是一手弱牌,牌型为4-4-5-0、4-4-4-1、4-3-5-1或3-4-5-1。如开叫者再叫2D,应叫者再叫2NT、3NT、4NT,开叫者可以不再叫牌;但如再叫2D后,应叫者再叫任何花色套则是逼叫,开叫者应继续叫牌。

    开叫者再叫2D后,应叫者叫2NT,表示7~8点牌,可有可无4张高花套,邀叫进局。开叫者再叫2D后,应叫者再叫3NT,表示9~14点大牌,并保证有一个4张高花套。开叫者再叫2D后,应叫者再叫4NT,表示15~16点牌,平均牌型,满贯邀叫。

    开叫者再叫2D后,应叫者再叫二副或三副高花套,就是斯莫伦转移叫(Smolen Transfer)。

    (3)开叫者如果有两个4张高花套,正确的再叫是2H。

    开叫者叫2H表示有4张H套(同时可能还有4张S套)后,应叫者再叫2S表示4张S套和邀叫牌力。开叫者可以据此决定打S套或无将成局定约或未成局定约。

    开叫者叫2H后,应叫者再叫2NT时,开叫者必须“提醒”,因为这一叫品是无将成局邀叫,并且表示没有4张高花套。

    如果应叫者再叫3NT,将保证有4张S套和成局牌力(9~14点牌),如开叫者有两个4张高花套,可以改叫到4S定约。

    (4)司台曼应叫,开叫者再叫2S后,应叫者再叫2NT,表示有邀叫进局牌力(7~8点),但并没有表明有没有4张H套;而应叫者再叫3NT,就表明有4张H套,其原因是他由于有4张H套才用司台曼。

    (5)司台曼应叫,开叫者再叫2D、2H、2S后,应叫者再叫三副低花套时,表明该套有5或6张,另有一个4张高花套,并有意于满贯。如开叫者再叫2H,同时还有4张S套,这时就必须叫3S,使同伴两人间都知道有4—4相配的高花套。如没有4张S套,开叫者可以支持应叫者花色套作扣叫(但叫过H套,一定不能扣叫S套,因为这将表示两个4张套),或者作3NT示弱叫。不管开叫者作积极的扣叫还是消极的3NT,应叫者有4张开叫者答叫司台曼所叫出的高花套时,如只愿进局就必须叫四副该高花套,如有意于满贯就在同伴3NT示弱后作扣叫。

    (6)司台曼应叫后开叫者叫出的高花套如已经得配,应叫者愿作满贯尝试时,可选用以下三个叫品中的一种。

    A. 再叫4C,为罗马关键张葛伯(Roman Key Card Gerber)问叫,并同意以回答司台曼的花色套为将牌。

    B. 再叫另一高花套,表示已发现4—4开较者所叫的高花套相配,有意于满贯并有某一个花色套为单缺张。如开叫者愿意知道哪一个花色套是单缺张,就作紧接的最低级别再叫,然后应叫者叫出该花色套。当H套得配,应叫者叫3S表示这种牌时,开叫者叫3NT问单缺张所在。应叫者叫4C、4D分别表示该花色套是单缺张,叫4H表示S套单缺。当S套得配,应叫者叫3H表示这种牌时,开叫者叫3S问单缺张所在。应叫者叫4C、4D、4H分别表示该花色套是单缺张。

    C. 如果应叫者有4张开叫者所叫的高花套,并有意满贯,但没有单缺张套时,就作4D非自然叫表示这种牌(15~16大牌点)。开叫者可据此作示弱高花成局叫或4NT罗马黑木关键张问叫(Roman Key Card Blackwood Asking Bid)。

斯莫伦转移叫(Smolen Transfer)

    应叫者如有两个高花套和进局邀叫牌力(7点)或更多时,首先可以用司台曼叫牌来试图找到双套高花中是否有一套4张相配。如开叫者对司台曼的答叫表示都没有得配时,应叫者就停止高花套的试探,而叫出相应水平的无将。

    (1)应叫者如有一个4张高花套和另一个多于4张的高花套时,在开叫者作2D答叫后,就再叫出二副水平4张高花套。这是逼叫。当开叫者对未叫出的高花套有3张支持时,就叫该花色套;如只有2张时,就叫无将。在作这一叫牌时,也表达了开叫者的牌力范围,即在高限牌力时跳叫成局,而只有低限牌力时就不
跳叫。当开叫者作无将答叫表式应叫者较长的高花套只有2张时,如应叫者有6张或7张该花色套,就作转移叫,叫出比该高花套低一级的花色套,这样无将开叫者又成为打2-6或2-7相配的高花成局定约的定约者。

    (2)当应叫者有5-5双高花套,而开叫者在司台曼叫牌后作2D答叫时,如有邀叫牌力就跳叫3H,有成局牌力就跳叫3S。

杰考培转移叫(Jacoby Transfer)

    (1)应叫者应叫2H是要求叫S套的转移叫。这种叫法保证有5张或更长的S套,但没有说明牌力。大多数情况下开叫者都按要求叫2S,应叫者根据牌力或不再叫,或继续叫牌。

    (2)应叫者叫2D是双重性叫牌。开叫者首先应假定它是H套转移叫,但也可能是有一个花色单套牌,是作满贯尝试的开始。多数情况下,开叫者按要求转移叫2H。如应叫者继续作2S以外的其它任何叫牌,都表示有H套;但如应叫者叫2S,就宣布有单套花色牌并有满贯意图,而且要求开叫者“踏步”接力叫2NT,以便应叫者描述牌情。

    由于1NT开叫后2D应叫的双重性,开叫者如愿表示有打H定约的好牌时,应使他的叫牌不致于妨碍应叫者一旦有希望作满贯试探的单套花色牌而不是H套时的叫品。为此,开叫者在应叫者作2D转移叫后,作非自然的2S答叫,以表示有一手愿意打H套的好牌。应叫者这时再叫2NT,就表示确有H套,要求开叫者转叫3H,如不再叫2NT而作其它任何叫牌,就表示不是有H套,而是叫出本来打算在2NT接力叫以后所要叫的牌。

    接力叫牌程序完成以后,应叫者就可用瓦鲁许接力叫(Walsh Relays)或哈代坚实高花套附加叫(Hardy Solid Major Adjunct)来描述他想作满贯试探的单套花色牌:3C表示一不连张的C套;3D表示一不连张的D套;3H表示一坚实(或接进坚实)的C套;3S表示一坚实(或接进坚实)的D套。4C表示有H套,6张、8张或更多,旁门无A或K;4D表示有S套,6张、8张或更多,旁门无A或K;4H表示有7张H套,旁门无A或K;4S表示有7张S套,旁门无A或K。在哈代坚实高花套附加叫之后,开叫者如想知道应叫者高花套的确切张数,可作加一级的接力叫。如应叫者跟着叫出已知的花色套,就表示该套是6张,开叫者随后可以不叫,也可以叫4NT或其它更高的定约。应叫者的叫牌比已知花色套每高一级,就表示该套长度比7张(不会有7张)多一张。如应叫者已表示有8张或更多的花色套,开叫者继续向前进一级叫牌是问短套所在,应叫者叫五副水平花色表示单张套,叫六副水平花色表示缺门(6C或6D都明显地表示跳叫缺门,而如应叫花色套是H套,跳叫6H就表示S套缺门。

    (3)开叫者在二副水平上转移后,应叫者继续叫牌如下:

    拿弱牌时不再叫,由开叫者打此定约。

    拿5张套均衡型牌,有邀叫实力时叫2NT,足够进局时叫3NT。如跳叫4NT,是表示牌力强度,而不是黑木问叫。这一叫品表示有一坚实的5张高花套,否则应叫者应在叫到这么高的水平以前先探求有无3张支持。如开叫者对此高花套有3张或更多的支持时,应叫者再叫无将后,一般应叫回到此高花套来,因为已知
有8张或更好的配合。

    如有另一4张或以上花色套时,应叫者可以叫出该花色套以描述牌情,试探满贯。

    应叫者先作转移叫,然后加叫他的花色套进局,就表示了有一点满贯试探的意图,因为否则他可以作德克萨斯转移叫(Texas Transfer)。

    (4)开叫者如在司台曼或杰可培叫牌后再叫2NT,是表示特殊牌型,有一手强的6张或个别情况下7张的低花套,牌型为6-3-2-2或7-2-2-2。只有开叫者认为除打无将定约或自己的低花套定约以外,别无其它定约可打时,他才这样叫牌。应叫者可根据开叫者传出的牌情信息,或作3C逃叫,开叫者可以不
再叫或改叫到3D;或者叫3NT;或者作满贯尝试。

德克萨斯转移叫(Texas Transfer)

    这一约定是应叫者跳叫到四副水平比自己的长高花套低一级的花色套,要求开叫者转叫到该套。跳叫4D表示H套,跳叫4H表示S套,并且保证该套至少6张。

    应叫者再叫4NT,是以转移叫所表示的花色套为将牌的罗马黑木关键张问叫。

    德克萨斯转移叫在争叫情况下特别有用,但它只能用于争叫3C以下。

低花司台曼(Minor Suit Stayman)

    开叫1NT后应叫2S是低花司台曼,要求开叫者有4张低花套就叫出来,否则叫2NT。应叫者的牌可为下列三种类型之一:有D破长套弱牌;双低花套弱牌;5—4及其以上双低花套,并有满贯意图。

    应叫者有D破长套弱牌时,如开叫者再叫3D,就不再叫;如再叫2NT或3C,就改叫到3D,开叫者将不再叫。

    应叫者的双低花套弱牌,每套至少5张。开叫者再叫任一低花套,应叫者就不再叫。如开叫者答叫2NT,应叫者就再叫3C,开叫者可以不叫或改叫到3D。

    应叫者有第三类有满贯意图的牌时,如开叫者叫出三副任一低花套,联手就至少有8张低花相配。如开叫者再叫2NT,虽然否定有4张低花套,但仍有可能找到应叫者5张低花套的3张支持。应叫者的下一轮叫牌将告诉开叫者自己的牌型。

    低花司台曼后,应叫者下一轮如叫3NT,表明两套高花均为双张,5—4分配的双低花,略有满贯意图. 如不叫3NT而叫4NT,就表示同样牌型和强烈的满贯意图。开叫者可以不接受此强烈邀叫,不作再叫就打4NT定约,也可以在五副水平上叫出自己的3张低花套,表示愿意继续向满贯前进。

    低花司台曼后,应叫者下一轮如叫三副水平的高花套,就表示该套为单张或缺门。应叫者用这种方法叫出短套后,开叫者可以据此判断或打3NT,或向低花套满贯前进。如开叫者的大牌集中在应叫者所叫的短套中,就应选择3NT;而如果开叫者在应叫者短套中没有大牌或只有A,就知道联手牌配合良好,有满贯希望,此时可继续作最经济的有A的花色套扣叫。

NT转移叫(Two Notrump Transfer)

    开叫1NT后应叫2NT,是要求开叫者再叫3C。应叫者可以有下列两种类型的牌:有C破长套弱牌,在此情况下,应叫者下一步的行动将是不再叫;有一手三花色套好牌,并且有满贯意图,在此情况下,应叫者下一轮将再叫他的单张或缺门的短套,牌型将是4-4-4-1或5-4-4-0。如果是5-4-4-0牌型5张套不能是高花套。如应叫者的短套是C套,可以叫4C表示强烈的满贯意图;也可以叫3NT表示略有满贯意图,开叫者如C套中有牌力就打3NT。应叫者在三副水平上叫出短套花色后,开叫者可以作3NT示弱叫,表示在应叫者所叫的短套花色中有无用的牌力,可以叫出不少于4张的花色套,表示该花色套得配应作为将牌。

    开叫者若有一手良好控制张的牌,可选得配花色套直接叫到满贯。

花色跳应叫(Suit Jump Response)

    (1)开叫1NT后,应叫者跳叫三副低花是邀叫3NT,但开叫者如认为打不成3NT时,可以不再叫。应叫者表示有一个6或7张的不连张低花套,只要开叫者有一张顶张大牌,就成为坚实套,应叫者同时也表示大牌实力不够直接叫3NT。应叫者长花色套的典型情况是6张带有AQ或KQ,或者是6张带有KJ10,旁
套有一张Q。6张带有AK,牌力太好,不适合作这种应叫。

    (2)开叫1NT后,应叫者跳叫三副高花,表示有6或7张不连张高花套,并有足够的实力邀叫满贯。开叫者应注意到这一邀叫是要求开叫者在应叫的高花套中有一张顶张大牌时才进入满贯。如开叫者该花色套牌力不佳,应示弱加叫进局。如开叫者有该花色套一张顶张大牌和一些控制张,可以开始扣叫程序,表示有意于满贯。

    (3)应叫者跳叫4C是葛伯(Gerber)问叫,问开叫者有几张A。应叫者跳叫4D或4H是德克萨斯转移叫。

莱朋梭尔(lebensohl)

    莱朋梭尔约定叫是对手争叫后,应叫者的一套特定叫品。具体如下。

    (1)立即跳叫3NT表示有打该定约的牌力,但没有争叫花色套止张。

    (2)立即扣叫争叫花色套是司台曼,要求开叫者叫出4张高花套,如果没有时就描述牌情,同时也表示没有争叫花色套止张。

    (3)叫二副花色套是非逼叫,表示愿作此定约。

    (4)叫三副花色套是逼叫,表示5张或更多的花色套。

    (5)应用以上叫品的关键在于应叫者可以用2NT作为接力叫,要求开叫者叫3C。应叫者不大会有愿意作自然2NT应叫的牌,如是这种牌,他可以加倍对手的争叫或不叫。这样把2NT作为一种约定性叫牌,可增加一个有意义的叫品,而没有什么损失。

    开叫者按要求再叫3C,应叫者可以再叫3NT,表示愿意打此定约,并有对手争叫套止张;也可以扣叫争叫套作为司台曼,并有对手争叫套止张。应叫者也可以不再叫,或叫出三副其它花色套。如应叫者在争叫后,原可以在二副水平上叫出的花色套而没有叫,却采用以上叫品到三副水平叫出,就是邀叫;如应叫者在
争叫后,不能在二副水品上叫出该花色套,那么采用以上叫品到三副水平叫出,就是逼叫。

NT开叫后的模拟司台曼(Puppet Stayman)

    模拟司台曼可用于各副水平的无将开叫,但我们仅限用于开叫2NT以后,或开叫2C再叫2NT以后。2NT开叫表示21~22点均衡牌型,但也可以是20点牌并有一5张套。2C开叫后再叫2NT表示23~24点均衡牌型,但也可以是22点并有一5张套。开叫者的5张套可以是任何花色。

    以上两种2NT叫出后,如应叫者叫3C,就要求开叫者以下述叫品明确所拿的高花套长度。

    (1)有一5张高花套时,在三副水平叫出。

    (2)有一4张高花套时,不叫该高花套,而叫3D。

    (3)既无5张又无4张高花套时,叫3NT。

    应叫者得知5—3相配的高花套,便可打高花套成局定约。如开叫者叫3D表示有一4张高花套,应叫者也有一4张高花套时,应叫出自己没有4张的高花套,以便开叫者在有高花套4—4相配时叫出该高花套并成为定约者。如开叫者叫3D表示有一4张高花套,应叫者两个高花套都是4张时,为使开叫者成为定约者,应叫者加叫4D,开叫者即可叫出四副他的4张高花套。

其它(Others)

    开叫者开叫2C,再叫3NT后,应叫者叫4C是司台曼,应叫者叫4NT是表示牌力,而如果要问A,就需用超级葛伯(Super Gerber),即5C问叫。

    开叫2NT或开叫2C再叫2NT后,仍用瓦鲁许接力叫作低花满贯试探,低花司台曼也仍使用。在2NT、3NT叫牌后,高一副水平的转移叫仍被使用。

第二章:一阶高花开叫及其以后


    第一、二家开叫高花套,必须至少5张,至少有13大牌点,或12大牌点且带有2+个防守赢张,或11大牌点主要分布在长套中。

     简单加叫(Simple Adjunct)

    开叫高花后简单加叫,表示5+~9-点和3或4张将牌支持(个别情况5张)。

    简单加叫后,开叫者所叫的高花套将确定为将牌,开叫者拿低限牌时,几乎都应该不叫。例外的情况是开叫者有6张将牌时,直接把同一高花套加叫到三副水平,这一再加叫是阻击性的而不是成局试探。

    当开叫者的牌力为19+点时,应该直接加叫同意的花色进局。开叫者有6张套,牌力又超过低限(15+~19-)时,也应该直接加叫进局。

当开叫者只有5张将牌而牌力在15+~19-的范围内时。他就应作进局尝试。

长套邀叫。

逼叫性加叫(Forcing Adjunct)

    (1)双跳转叫到正好比开叫高花套高一级的花色套(或无将)是非自然叫牌。表示有4或5张所叫高花套相配,12+~15-点,而且有某一花色套是单缺张。

    如果开叫者无意于满贯尝试,在同伴以上应叫后,示弱叫回到原高花套四副水平。如果愿意作满贯尝试,并想知道应叫者单缺张的所在,就可以用紧接的高一级叫牌作非自然的问叫。

    在开叫1H,应叫3S,问叫3NT后,应叫者继续叫4C或4D表示该花色为短套,或者叫4H表示S短套。在开叫1S,应叫3NT,问叫4C后,应叫者继续叫4D或4H表示该花色为短套,或者较4S表示C短套。

    (2)瑞士式反常将牌应叫是在开叫高花后用跳叫4C或4D表示12+~15-点均衡型牌,并有4或5张将牌支持。应叫4C或4D取决于将牌支持的质量,如将牌好就叫4C,如将牌差就叫4D。 

有限加叫(Limit Raises)

    应叫者有9+~12-点并有3张或更长的开叫高花套将牌支持时,就属于有限加叫范围。有三种不同的叫品以表示三种不同的有限加叫牌。

(1)        如果应叫者只有3张将牌支持而且是均衡型牌,他的第一次应叫是逼叫性1NT,除非开叫1H,应叫者有4张或更长的S套,应叫出1S。在1S应叫后,如开叫者再叫1NT,应叫者改叫到2H是表示有限加叫。

    应叫者作逼叫性无将应叫,或在1H开叫后作1S应叫,开叫者再叫两副水平低花时,应叫者下一轮应加叫原高花套至三副水平,以表示均衡型有限加叫并只有3张将牌支持。如果开叫者重叫原高花套保证至少是6张套时,拿有限加叫牌的应叫者就应该直接加叫进局。

    (2)应叫者拿有限加叫的牌力,有3张将牌支持和一短套或者4张支持而无短套,那么应立即跳加叫到三副水平。

    开叫者牌力比低限开叫好时,如果愿意作满贯尝试,可用马歇问叫( Mathe Asking Bid),以便更多地了解作了有限加叫的同伴的牌情。马歇问叫是一种约定叫:在应叫者作S套有限加叫后叫3NT,或者在H套有限加叫后叫3S。这种问叫要求应叫者只有3张将牌支持时,出示他的短套(有限加叫3H后用3S问叫时,应叫者叫3NT以表示S短套);在有4张支持而没有短套时,叫四副原高花套。如果开叫者不用短套问叫,而想用扣叫的叫牌程序,那他必须用3NT代替3S扣叫以表示S套有一轮控制。因为3S已约定为问叫,不能在作扣叫用。

    (3)应叫者如果既有4张或5张开叫高花套的将牌支持,又有某一边花套为单缺张,而大牌点也够有限加叫时,比尔·施赖伯(Bill Siheiber)建议一套叫牌成序,用跳叫新花到开叫高花下一级花色套,非自然地表示这一类牌,以便开叫者在有意于满贯时作进一步问叫。这种特殊的非自然应叫就是1H开叫后跳叫3D和1S开叫后跳叫3H。开叫者听到这种非自然叫牌传递出逼叫成局的信息后,如果无意于满贯,就立即叫原高花套进局;如果有意于满贯并要问应叫者牌情,就再叫三副原高花套,这将是逼叫并要求应叫者告知牌情。应叫者具体再应叫如下:最低级的叫品(原高花为H套时指3S,原高花为S套时指3NT)表示手中有一缺张套。任何超过最低级的叫品,都表示所叫花色套为单张。具体说来,例如1H—3D—3H以后,3S表示有一缺张套,4C或4D分别表示该花色套为单张,3NT表示S花色套为单张。再如1S—3H—3S以后,3NT表示有一缺张套,4C、4D或4H分别表示该花色套为单张。

    跳应叫开叫高花下一级花色套,开叫者叫原高花问牌,得到有缺张套的应答,这时开叫者可按再叫最低级的叫品,问缺张套所在。具体情况,例如1H—3D—3H—3S—3NT,应叫者答叫4C或4D分别表示该花色套缺张,答叫4H表示S套缺张。再如1S—3H—3S—3NT—4C,应叫者答叫4D或4H分别表示该花色套缺张,答叫4S表示C套缺张。这一套问答叫和信息交换,都没有越过原高花套的四副水平,因此在问清应叫者的单缺张所在以后,开叫者仍可决定是继续向满贯前进,还是停止在成局定约的水平。

    如果应叫者原来已经不叫过,随后又跳叫下一级花色套逼叫成局,则表示他一定有一个缺张套。只有一个单张套时,就不得作这种约定性跳叫,而应当先用德鲁利(Drury) 叫牌,然后显示他的短套。

德鲁利(Drury)

    第三或第四家开叫一副高花后,应叫者有有限加叫牌力时,一下跳叫到三副水平是不明智的,因为开叫者可能以不足开叫实力的牌开叫,而且可能只有4张高花套。为了避免猜测开叫者具体牌力的困境,本体系把德鲁利叫牌作为组成部分之一。作为第一或第二家应叫者,第一轮不叫,听到同伴开叫一阶高花后,如有3张或3张以上将牌支持,牌力为5+~9-点,就作自然的简单加叫;而牌力为9+~12-点,就采取德鲁利约定,作2C非自然叫牌。开叫者得知同伴有将牌支持和有限加叫牌力后,再叫如下:

    (1)牌力不够第一或第二家开叫实力(因此可能以4张高花套开叫)时,开叫者作2D非自然叫牌,要求应叫者示弱叫回到二副原高花套,不使定约过高。

    (2)牌力是够第一或第二家开叫实力(因此保证将牌至少5张),但在有限加叫的配合下不拟进局时,开叫者再叫二副原高花套。

    (3)在有限加叫的配合下,应该进局时,开叫者直接叫到局,他知道2C非自然叫表示应叫者有有限加叫的牌力。

    (4)有足够开叫实力开叫S套,同时还有不少于4张H套时,开叫者应再叫2H,因为作德鲁利叫牌的应叫者可能在有3张S将牌支持的同时还有4张H套。

    (5)除以上几种再叫以外的各种叫牌,都是自然叫,并表示有意于满贯。

    开叫者有足够的实力,在同伴德鲁利2C应叫后不拟进局时,应叫者如有不均衡型牌,仍可再次试探进局,即在开叫者示弱再叫二副高花后,再应叫一新花套,显示该花色套为短套,给开叫者再次估价牌力的机会。如开叫者针对应叫者所叫出的短套,没有浪费掉的牌力,表示了配合良好,就可以再叫进局;如有浪费掉的牌力,就叫回到三副原高花套。

    类似的情况是:开叫者的大牌实力不足以接受德鲁利成局邀叫,但是有一个单张或缺门套,可以先作一次假的示弱2D再叫,要求应叫者回叫到二副原高花套,然后再叫新花色显示短套。这时就该轮到应叫者重新估价牌力,在没有浪费掉的牌力时叫成局;否则,示弱叫回到三副原高花套。

    第三、四家开叫一副高花后,已经不叫过的应叫者叫2C,既然是德鲁力约定叫,那么就需要有另一个叫品给应叫者有邀叫牌力(9+~12-)和6张或5张非常好的C套时采用。这一叫品就是3C。因此,已经不叫过的应叫者跳叫3C,和没有不叫过的不同,它不是阻击叫,而是类似于开叫1D以后跳叫3C的情况。

开叫1H后的1S应叫(One Spade Response after One Heart Opening Bid)

对开叫1H后应叫1S的要求,应叫者有4张S套时,通常应叫1S。应叫者的S套只是3张好套,但H套单张和5+~9-点低限应叫牌力时,应叫1S可能还是达到最佳定约的最好叫法。

    应叫者有5+~9-点,只要有H套支持,就必须加叫,即使他同时有4张或5张S套也应加叫H套。

    开叫高花套,只有开叫1H,应叫1S的场合,才有可能再叫1NT。开叫者拿低限开叫的5-3-3-2牌型,没有很差的双张低花套,就应该再叫1NT。另外,5-4-2-2牌型,包括一个好的双张低花套和一个差的4张低花套,再叫1NT,可能是最能说明情况的叫品。对其它的牌,如果S套有4张,可以加叫S套,如果有低限或中等牌力,可以作二副低花套的自然再叫。开叫者跳叫新花色,应表示19点以上的非均衡型或半均衡型的牌,或者是好的双色套牌,牌点仅为17点以上。这种跳叫新花色是逼叫到局。开叫者主动(未受干扰)叫2H时,至少有6张H套,而跳再叫H套应有15+~19-点。

    开叫1H应叫1S后,4C和4D应叫都表示蹦跳叫牌(Splinter),即4张S套支持,所叫花色套为单缺张,19点以上。然而4H应叫则作为割裂叫牌(Fragment Bid),它表示至少6张H套,4张S套,成局牌力。

逼叫性无将(Forcing Notrump)

    有5+~12-大牌点,不适合简单加叫开叫高花套或1H开叫后应叫1S时,都必须作逼叫性无将应叫,即1NT。

    应叫逼叫性无将者必须把这种牌力范围很广的应叫,进一步分为两种类型:5+~9-点为低限应叫范围;9+~12-点为邀叫范围。有第一类牌时,应叫者第二次应叫的意图是示弱,有第二类牌时,应叫者第二次应叫的意图是进局试探。

    1. 开叫者的再叫

    (1)再叫原开叫高花套表示至少为6张套,再叫二副水平为12~15-点,三副水平为15+~19-点。一般情况下,再叫高花套表示没有另外的4张或更长的花色套。跳再叫四副水平原高花套通常表示7张套,而不适合于四副高花开叫或逆司台曼(Namyats) 转移开叫。

    (2)开叫1H,第二次逆叫2S,表示至少4张S套和更长的H套,牌力大于低限开叫(16+)。这种再叫是逼叫一轮。

    (3)开叫者再叫时跳叫新花色是进局逼叫,保证有19+点以上或相等的赢牌实力。

    (4)加叫逼叫性无将到2NT,表示18或19点,均衡型牌,基本上是逼叫一轮;但如应叫者只有5或6点,而且觉得没有其它合适的定约可打时,可以不再叫。

    (5)跳加叫3NT,表示16~18点和一个6张坚实高花套。

    (6)除以上各种再叫外,低限或邀叫性牌力的开叫者,都再叫二副水平级别低的花色套。有4张套,就把它叫出来。5-3-3-2牌型时,叫出低级别的3张花色套。1S开叫后,开叫者再叫2H,就必须至少有4张H套。4-5-2-2牌型时,1H开叫者只能被迫叫双张级别低的C套,应叫者如果没有至少5张的支持,就不会停叫。开叫1S后,再叫2C可以表示5—5两个黑花套。采用逼叫性无将叫牌,使开叫者可以不先叫1C(标准制叫法)而先叫1S,因为应叫者牌力不足逼叫进局时,不会作二盖一应叫。这样应叫者牌力有限时(只能叫1NT),开叫者的两个黑花套可以很容易地叫出来。如果应叫者作二盖一红花色套应叫,开叫者在没有额外实力时宁可再叫S套并等待机会显示第二花色套,但如有16点或以上时,可以立即叫3C。

    2. 应叫者的再叫

    (1)开叫者再叫二副级别低的花色后,应叫者只有低限牌力(5+~9-)时,可选择以下的再叫。

应叫者可以不叫。

    应叫者可以回叫到开叫的原高花套。这种应叫准确地表示有双张将牌支持,而且没有值得建议的更好的定约。

    应叫者可以在二副水平上叫出自己的花色套。因为开叫者往往再叫2C(级别低的3张低花套),应叫者就有机会叫出自己5张或更长的D套或H套。开叫者除非有额外牌力或应叫花色套是单缺张,都应不再叫。

    应叫者必须小心不使叫牌抬高到越过二副水平,因为这样做将表示牌力超过低限(5+~9-)范围。

    (2)开叫者再叫二副级别低的花色后,应叫者有邀叫牌力(9+~12-)时,可选择以下的再叫。

    应叫者可作延迟性的有限跳加叫到三副水平,支持开叫高花套。它保证有3张将牌支持和均衡型牌。

应叫者可再叫2NT,表示开叫高花套为单张或双张,其它花色套相对均衡并有分散的大牌。

    应叫者自己如有好的6张花色套,可以在三副水平上叫出,表示牌力足够作进局邀叫。这时开叫者有14或15点就应继续再叫进局。尤其应该懂得,如果对应叫花色套有配合时,即使牌力差些,也是可能打成局的。

    (3)应叫者如果已经不叫过,同伴开叫高花套后,应叫1NT就不再是逼叫了。这时开叫者认为合适,可以不叫,就打1NT定约 

二盖一应叫(Two Over One Response)

    第一或第二家开叫后,二盖一应叫是逼叫进局。它都是自然叫,叫低花套时至少4张,叫H套时至少5张。因为是进局逼叫,所以牌力至少要保证有12┖点。早些把逼叫进局的状况明确下来,可以使叫牌从容而且顺利地进行,常常可以在叫到成局定约水平以前进行满贯试探。

    二盖一应叫后,开叫者再叫时,如果作逆叫,也不表示有额外牌力。开叫1H,应叫者作低花套二盖一应叫后,再叫2S,只表示有4张S套和更长的H套,而牌力可能还是开叫时所保证的低限。开叫1D,应叫2C后,开叫者作形同逆叫的二副高花套再叫,表示有4张所叫的高花套,但一般情况下没有5张或更多的D套。如果有5张或更多的D套,再叫时应立即表示出来,而在随后的叫牌过程中还能够把4张高花套叫出来。有5—6双色套牌时,开叫者第二轮和第三轮都应重复地真正逆叫出5张高花套,把牌型显示出来。除了这一叫品外,应叫2C后,开叫者不再叫2D,都表示没有5张以上D套。

    二盖一应叫常被用作有3张开叫高花支持时的第一轮应叫。如开叫者再叫二副比原叫高花套级别低的花色套,应叫者可以再叫到二副原开叫高花,以表示3张支持和12+~15-点。同样情况下,跳再叫到三副原开叫高花,表示更好的牌力(15+)和有意于满贯。以上叫牌过程,没有显示开叫者牌力是低限或更好,只是应叫者传达了自己的牌力范围。

    如果开叫者的再叫表示了牌力的限度,应叫者对最后可能做什么定约,就可以有更明确的概念,只要看到没有做满贯的潜力时,就可以应用快速到达原则(Principle ofFast Arrival)。开叫者如果再叫2NT,或者叫二副原开叫花色套,应叫者有进局逼叫的低限牌力时(12+~15-),就立即跳叫进局;但如有高于低限的牌力,就只叫到三副开叫高花套,留下余地试探满贯。

    应叫者二盖一应叫以后,在开叫者的实力尚未完全显露之前,就又跳叫开叫高花套进局,这表示再一次应用快速到达原则,目的在于传达了自己一手牌的全面情况。应叫者从这种叫品传出的信息是低限进局逼叫牌,所有牌力都集中在已叫过的两套花色,未叫过的花色既无大牌又非短套。

    二盖一应叫后,应叫者如再叫无将,表示开叫高花套为单张或双张,而且自己所叫花色套不够好到值得再叫。2NT再应叫表示低限进局牌力(12+~15-),跳叫3NT表示好于低限牌力。应叫者如再叫自己的花色套,就表示6张或更多张数的坚实或接进坚实的花色套,对满贯或无将成局定约是很好的取得赢墩的来源。

    二盖一应叫后,应叫者对异常的牌可以找出其它的再应叫方法。一个明显的因素是逼叫进局的局面已被确认,应叫者可以安全地作各种叫牌,不必要为迫使开叫者继续叫牌而作不必要的跳叫,以致浪费叫牌“空间”。

    二盖一应叫保证联手有足够牌力可以成局,因此除非有充足的理由,就不要匆忙从事。如果手中牌的主要特点是有一个非常好的6或7张花色套,可以作一次该花色套的跳再叫。在已经明确进局的情况下,其它跳叫将是没有必要的,因此应把它们当作支持应叫者花色套的约定性蹦跳叫牌(Splinter)。二盖一应叫后,开叫者不跳叫的再叫,越自然越好。再叫2NT应表示一手较强的低限开叫牌(13+~15),而且所有未叫过的花色套都有大牌。4张的另一花色套应在二副水平上叫出,即使象是逆叫也不要紧,因为在二盖一应叫进局已定的前提下,这种叫法并不再需要开叫者有额外牌力,即使是低限开叫,也要采取自然和说明情况的叫品。加叫应叫者叫出的花色套到三副水平,表示至少有3张带有大牌的将牌支持和较强的低限开叫牌(14~15点)。如果以上几种叫牌都不适合,最后一着是再叫他开叫的5张花色套,这是不符合其它叫品情况下的唯一叫品。

第三章:一阶低花开叫及其以后

    开叫低级花色套表示该套至少有3张。开叫D套一般至少为4张。 

一副高花应叫(One Major Suit Response)

    开叫低花套后,应叫者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开始探索有无可打的相配的高花套。按本体系要求,如应叫者的牌力低于开叫条件时,即使还有更长的低花套,他也倾向于应叫4张高花套。只有应叫者牌力足够开叫条件时,他才采取自然的应叫,表达他的牌型,在有4张高花套和另一更长的低花套时,先应叫低花套。

    低花开叫后应叫4张高花套,只要是4张就行,不受质量的限制。如果应叫者未能适时地叫出他的4张高花套,开叫者就可以认为联手没有4—4相配的高花套,并放弃表示他在该高花套有4张。

在一阶花色应叫后,跳叫2NT,表示19~20点。开叫一阶低花,应叫1H后,再叫1NT,表示开叫者没有4张高花套

    跳再叫2NT表示均衡型牌,19~20点,并表示应叫者所叫的高花套没有4张支持,但另一高花套可能有4张。这时,把牌力和牌型全都显示出来的责任比立即显示另一个4张高花套更为重要。这时,如果开叫者是叫了另一高花套而不叫2NT,用的是逆叫,或者随后的叫牌表示出有19~20点牌力,那么他同时也表示了一手非均衡型牌。开叫一副低花,应叫者作简单加叫(反常强叫)时,开叫者跳再叫3NT,表示19~20点均衡型牌。这种情况下更没有必要试图叫出4张高花套,因为应叫者加叫低花套已否定了他有4张高花套。

    如果开叫1C,应叫者选叫1D,开叫者按体系规定,不必叫出自己的4张高花套,而应再叫1NT或2NT。1D应叫表示没有4张高花套,也可以表示有4张高花套同时又有不少于5张D套和开叫(及以上)牌力。在后一种情况下,开叫者再叫无将后,应叫者仍可叫出他的4张高花套,以便找出是否有4—4高花套相配。

    开叫一副低花套,应叫一副花色后,开叫者跳再叫3NT,等于告知同伴:“我对你所叫的花色套不感兴趣,也许是单张;我自己叫过的花色套是接近坚实套,而且有6或7张;没有叫过的花色都有止张,牌力为16~18大牌点。

    当应叫者叫出一高花套,开叫者有4张支持时,再叫的首要任务是显示出与应叫花色套相配。开叫者必须对自己的牌评价为以下三种类型:低限——均衡型12~15点;邀叫性——非均衡型15~18点或很差的19点;高限——可逼叫到局。

    (1)对低限牌,开叫者只要简单加叫同伴的花色套。如果在同伴应叫后遇到干扰时,即使只有3张支持,表示花色套配合也是很重要的。我们用支持性加倍和简单花色加叫来区分3张支持和4张支持。

    支持性加倍(Support Double)这一叫品的规定如下:对方盖叫为一副水平时,开叫者的加倍都表示对应叫花色有3张支持。以下叫品中的加倍都表示对应叫花色有3张支持:1C—PASS—1D—1H—DOUBLE,1C—PASS—1D—1S—DOUBLE,1C—PASS—1H—1S—DOUBLE,1D—PASS—1H—1S—DOUBLE。此外,对方盖叫为二副水平而且比开叫花色级别高时,加倍表示对应叫花色套有3张支持;如果比开叫花色级别低,加倍便是惩罚性的。以下叫品中的加倍都表示对应叫花色套有3张支持:1C—PASS—1H—2D—DOUBLE,1C—PASS—1S—2H—DOUBLE,1C—PASS—1S—2D—DOUBLE,1D—PASS—1S—2H—DOUBLE。这样规定加倍的含义,是因为盖叫花色套比开叫花色套级别高,假定开叫者原来想要叫盖叫的花色套,大多数情况下他必须逆叫,开叫者如果有作逆叫的牌力,对方就不大可能在二副水平上盖叫。相反地,开叫者很可能原来打算再叫比自己原花色套级别低的花色套,现在对方在二副水平上盖叫了这一花色套,开叫者多半愿意以加倍作为惩罚。如果开
叫者在应叫和盖叫后不叫时,就说明应叫花色套不多于2张,开叫牌力为低限,而且在这一轮没有牌型情况可以显示。应叫者的下一轮叫牌可以用行动性加倍(Action Double)。

    开叫者如自己有好的6张或6张以上长套牌,或者是双色套牌时,即使大牌牌力是低限,在对方盖叫后仍可自由地再叫,表示出牌型特点,只要这种再叫不超过原叫花色套的二副水平就可以。

    (2)对邀叫性牌,开叫者作跳加叫。这里,开叫者不仅表示对应叫花色套有4张支持和明确的牌力范围,而且表示他的牌是非均衡型(或半均衡型),因为如果是均衡型牌,他就应开叫1NT,而不是一副低花色套。

    (3)对高限可坚持进局的牌,开叫者可选用两种加叫方法。一种是直接加叫高花套成局,因为有4张将牌支持,所以改为直接加叫成局。这种叫品也一定表示开叫者的牌是均衡型的。因为如果是非均衡型的,他就可以用另一种蹦跳叫牌,表示有可以成局的牌和有4张将牌支持,同时又显示了单缺张的所在。这种蹦跳叫牌,可以有两种形式,即跳逆叫和二级跳叫新花色。

    跳逆叫不需要用来作为自然叫品,因为简单逆叫已经既是自然叫又是逼叫,所以把跳逆叫用来作为蹦跳叫牌,保证与应叫花色套相配,而且所叫花色套是单缺张。以下叫品都是蹦跳式跳逆叫:1C—PASS—1S—PASS—3D,1C—PASS—1S—PASS—3H,1C—PASS—1H—PASS—3D,1D—PASS—1S—PASS—3H。

    不能用跳逆叫时,就要用二级跳叫新花色,以区别简单跳叫新花色的自然叫牌。和跳逆叫一样,二级跳叫新花色不需要用作自然叫牌,所以用来作为蹦跳叫牌。以下叫品都是蹦跳式二级跳叫新花色:1D—PASS—1S—PASS—4C,1D—PASS—1H—PASS—4C,1D—PASS—1H—PASS—3S,1C—PASS—1H—PASS—3S,1C—PASS—1D—PASS—3H,1C—PASS—1D—PASS—3S。

    (4)开叫者蹦跳叫牌后,应叫者的牌力只要高于低限,就可以盘算满贯的可能性。联手牌的良好配合,往往可以做成满贯。

    当开叫者有6或7张他所开叫的低花色套和4张应叫高花色套的支持时,他可跳叫到四副自己开叫的低花色套,或者跳叫到四副另一低花色套,以传递以下的信息:

    A. 开叫1C,应叫者叫出开叫者的4张高花套后,再叫跳到4C表示6张C套和4张应叫的高花套,并有意于满贯。

    B. 开叫1C或1D,再叫跳叫到4D显示开叫的低花套有6张,应叫高花套有4张,有可以成局的力量,但没有探求满贯的多余牌力。

    这一叫品称为瓦鲁许割裂叫牌(Walsh Fragment)。

开叫1C后的1D应叫
(One Diamond Response after One Club Opening Bid)

    开叫1D后,应叫者很容易地叫出他的高花套,没有涉及在一副水平上越过其它花色的问题。有两个4张高花套,选叫H套,从低往高叫;如果S套较长,就自然地越过H套先叫S套。然而开叫1C应叫1D,则带来了本叫牌体系的某些特殊规定细节。

    应叫1D表示没有4张高花套,除非应叫者有不少于5张的D套加上够开叫的牌力。拿这种牌他就准备在第二轮叫出他的4张高花套,从而显示了他有两套牌以及牌型和牌力。开叫者在应叫1D后的再叫,是以假定应叫者没有4张高花套为依据的。因此,如果他有一手低限均衡型牌,可以放弃叫出4张高花套而再叫1NT。但拿一手散牌而且有一个双张小牌的高花套时,倾向于不这样叫。

    开叫者拿非均衡型牌时,在1D应叫后,就作自然的再叫。开叫者如再叫一个高花套,应叫者就知道开叫者的牌或者是非均衡型,或者是均衡型但另一高花套只有双张小牌。

    应叫者拿均衡型牌,既没有4张高花套,实力又不够应叫1NT(8~10点)时,也应应叫1D。在这种情况下,应叫者准备本方打无将定约,叫出的1D可以是3张,甚至是双张。其牌力为5+~7-点。为了不超过可能的1NT定约而应叫1D,牌型可以是3-2-5-3、2-3-5-3、3-3-5-2、3-3-4-3、3-3-3-4或3-3-2-5,甚至包括3-2-3-5和2-3-3-5, 而应叫3C不能描述准确牌情或不能引向最佳定约的牌。

    如果应叫者已经不叫过,他应该考虑到同伴可能以不足的牌力开叫,并准备在听到任何应叫后不作再叫。为此,应叫者这时已经不可能以短套D应叫过渡,因为不希望开叫者不再叫而打1D定约。因此,作为不叫过的一方,应叫者有好的5~10点牌力,没有4张高花套,均衡型牌,不适合于加叫C套时,就必须应叫
1NT。

    总之,1C开叫后1D应叫表明: 主要为D单套牌;如有4张高花套,就必须有开叫实力和至少5张D;第二套是C的双色套牌;另一情况是没有不叫过的应叫者持均衡型低限牌,不够应叫1NT的8~10大牌点,以1D应叫准备过渡到1NT。

阻击性跳叫新花色应叫
(Preenptive Jump New Suit Response)

    低花套开叫后,跳叫新花色应表示6或7张套,一般二副水平为6张,三副水平为7张;约有3~6大牌点。应叫者不跳叫新花色,而是重复叫自己的花色套,与第一次就跳叫有明显的区别,它清楚地表示有好的6张套和7~9大牌点。有同样好的长套和更多大牌点时,可以第二轮跳再叫自己的花色,表明有9~11
大牌点。

开叫1D后应叫3C
(Three Club Response after One Diamond Opening Bid)

    低花开叫后,唯一不是阻击性跳叫新花色的叫品是1D开叫后应叫3C。这一应叫表示有好的6张C套和邀叫进局的牌力(9+~12-点)。这一叫品保证本体系的二盖一应叫逼叫到局,无一例外。1D开叫后应叫2C,然后再叫3C,成为描述性叫牌,表示至少有开叫实力和好的C套。

应叫无将(Notrump Response)

    1C开叫后应叫1NT的牌力为8~10点,应叫2NT的牌力为12+~15-点,应叫3NT的牌力为15+~18-点。

    1D开叫后应叫1NT的牌力为5+~9-点,应叫2NT的牌力为9+~12-点,应叫3NT的牌力为12+~15-点。

    一副低好开叫后直接应叫无将,都表示平均牌型,无4张高花套。

反常低花加叫(Jnverted Minor Raise)

    反常低花加叫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一副加叫为强牌和逼叫,而跳加叫是阻击叫,这与标准叫牌正好相反。反常低花加叫的理论基础是建筑在本体系哲理上的,即有好牌时应把叫牌进行得慢些,而牌力有限,配合良好时就应快速叫牌。

    (1)对开叫低花,跳加叫表示没有4张高花套和有一定长度的低花支持。如开叫为1C,跳加叫要求有5张支持;但如果开叫是1C,策略性跳加叫允许只有4张支持,因为开叫者几乎一定有4张或更长的D套。以4张支持作跳加叫时,应叫者还要至少有5张C套,两个高花套的牌张不超过4张。牌力要求是正常的低限应叫即5+~9-点,或者是按支持开叫的低花套来评价,大致与此相当的牌。评价能达到9+点的牌,作跳加叫就太强了。低限开叫,在跳加叫后,就不再叫;有额外牌力,并认为可能达到无将或低花进局时,才再叫。

    (2)对开叫低花,一副加叫表示至少有9+点牌力(没有上限),至少有4张所叫高花套支持,没有4张高花套,并逼叫一轮。如果是一手低限的反常加叫牌,牌力在9+~12-点的邀叫范围内,那末应叫者的下一轮再叫就必须不得超过同意花色的三副水平,除非开叫者的再叫逼使应叫者不得不超过这个水平。如果是一手达到高于12+点的逼叫进局牌力的反常加叫牌,应叫者就必须小心,下一轮再也叫不要叫2NT或三副原花色套,因为这两种叫牌都表示牌力在12+点以下,而且不是逼叫。除这两种叫牌外,其它再应叫都是逼叫,而且如果再应叫超过了三副原低花套的水平,就表示有足够开叫的实力。

    (3)逼叫性加叫一副低花套后,开叫者的再叫如下:14~15点均衡型牌,两个高花套都有止张时,叫2NT。这一叫品表示可以接受取得9或10墩的进局邀叫,即可叫到3NT或至少四副已叫出的低花。应叫者可以加叫到3NT;或者叫三副已叫出的低花套,表示长套将牌和低限牌力;或者在三副水平上扣叫新花色作满贯尝试。

    在逼叫性加叫后,开叫者如是12~13点均衡型牌,就按级别依次叫出有止张的花色套。所谓止张,指的是A、K,或者QJ×、Q10×或Q×××。这样叫出后,开叫者如听到同伴叫2NT或三副已叫出的低花,表明联手牌力不够进局时,应停止再叫。如应叫者叫出低于所叫低花套水平的新花色套时,开叫者必须小心,也不要叫过三副所叫花色套的水平,因为应叫者还没有表示有逼叫进局的牌力。应叫者叫出低于三副所叫低花套水平的新花色套,开叫者应把它看作是显示该花色套有止张,除非以后的叫牌表明他是在显示牌型,作满贯试探。如应叫者迫使叫牌超过三副所叫低花的水平,就表示他自己有开叫牌力;如超过3NT水平,就表示有意于满贯。

    在同伴反常强加叫后,如果开叫者有意于满贯,就可选取以下三种叫法:

    A. 开始扣叫有一控制的花色。这时应叫者可能认为开叫者是低限均衡型牌,在显示有止张的花色套,但当应叫者作示弱未成局的应叫或3NT再叫后,开叫者仍坚持继续叫牌,应叫者就会明白以前的叫牌是提前的扣叫,表示控制并有满贯意图。

    B. 跳叫新花色,一举显示牌型和满贯意图。这种跳叫必然是蹦跳叫牌,表明所叫花色套为单缺张。如开叫者双跳叫新花色,即比蹦跳叫牌还高一副水平,应叫者就应认识到这是问叫。

    C. 如果开叫者希望立即核对应叫者的控制情况,他就直接加叫到四副所叫花色,作为罗马黑木关键张问叫。这一叫品是朗·费尔德曼(Ron Feldman)所建议的,可以既交换控制张的信息,又能在五副低花套水平上停叫。如以4NT作控制张问叫,就常因做不到这一点而不能采用。

    如果开叫者有一手低限非均衡型牌,在同伴反常加叫后,他可以用阻击性再加叫所叫低花到三副水平来描述牌情,并防止应叫者也是低限时对方可能作平衡争叫。

1C开叫后的朗·费尔德曼2D应叫
(Ron Feldman Two Diamond Response after One Club Opening Bid)

    由于2D应叫的阻击作用极为有限,而有好低花套的好牌反而很难叫,朗·费尔德曼建议,1C开叫后2D应叫这种特殊的跳叫新花色不作为阻击叫,而表示有一套或两套的低花套好牌,并有意于满贯。

开叫一阶低花后的再叫

    (1)如有6或7张低花套,开叫者根据实力,再叫自己的花色到相应的副数水平。开叫者的牌是最低限时,作原花色二副水平再叫。有一个坚实套,即使在有争叫的情况下,也应再叫,这种再叫在二副水平上并不保证有额外的实力,而被迫叫到三副水平时,也仅仅提示有些额外实力。有6或7张配置的合适的花色套,有15到大约18点而又没有更重要的牌型特点要表达时,可以跳再叫到三副水平。如果开叫者可以在一副水平再叫出他的4张高花套,这种叫法就应优先做出,除非这套高花套质量太差而长的低花套又特别好。

    (2)虽然在开叫1H后,也可逆叫,但大多数逆叫都由开叫一副低花套开始。应叫一副水平的低花套后,开叫者在二副水平上叫出比自己原叫花色套级别高的新套,就是逆叫。逆叫总是表示不同长度的花色套,第一花色套比第二花色套长,牌力保证比低限开叫强,至少16点,实际上没有高限。逆叫是逼叫一轮,如果开叫者的牌力是逆叫的低限,那么在应叫者作低限应叫后,开叫者在第三轮可作一非逼叫性的叫牌。

    应叫者第一轮自然应叫,听到开叫者作逆叫时,如果牌力只在5+~9-点的范围内时,就必须在第二轮作示弱应叫。其叫法是:如果自己所叫花色套为5张或5张以上时,再叫一次该花色套(这是5张花色套自愿再叫一次的少数例子之一);或者他可以再叫2NT。叫2NT是约定性的,目的在于显示应叫者的有限牌力。如果应叫者在开叫者逆叫后,既不在二副水平上再叫自己的花色套,又不叫2NT,那就表示至少有9+点牌,联手已具有做成局定约的牌力。应叫者有高于低限牌力时,可以3张支持应叫者第一次叫的花色套,因为逆叫已经保证了该花色套至少有5张。应叫者可以4张支持加叫开叫者的第二次叫的花色套。没有条件作以上两种支持叫牌时,如果愿意打3NT,可以跳叫3NT;如果应叫花色是6张较好的花色套,可以跳再叫自己的花色;还可以采取叫第四花色套的办法,留下时机,等待开叫者更多的信息。

    开叫者逆叫后应叫者叫2NT而开叫者是低限逆叫的牌力时,他下一轮叫牌必须是级别最低的他认为可以打的花色套。如果他有那怕是两张C,也应该叫3C,因为应叫者第一次以4张高花套应叫,是可以有6张C套的。如果C套是单张或缺张,开叫者就可能有6张D套或3张应叫者第一次叫出的花色套,他可以叫出该花色套作为止叫。开叫者发出示弱信息后,应叫者可以改叫到开叫者所叫的两个花色套中与他相配的一个。

    开叫者逆叫后应叫者叫2NT而开叫者是好的19点及以上牌力时,他就应不按应叫者的示弱进行再叫,从而使应叫者知道,两人有足够的牌力可以进局。

—4型牌的再叫

    对6—4型牌的再叫,6张是低花套,4张是高花套时,以优先叫出4张套为宜。如果4张高花套是S套,应叫者叫出一副水平的其它花色套后,应该很容易地再叫1S。如果4张高花套是H套,而应叫者为S套越过了它,或者是应叫为1NT越过了两个高花,再叫时就只好放弃高花套,而再叫6张低花套。如果同伴应叫1S,你重叫6张低花套,要是有H套4—4相配的情况,叫牌继续下去还是可以听出来的。

    6张高花套和另一4张套的情况,是另外一个问题。由于好的叫牌都以高花套为目标,多倾向于再叫一次6张高花套。对4张S套和6张H套的低限牌,除非应叫者叫出S套或作二盖一的低花应叫,开叫者应一律再叫H套。拿这种牌并有大于低限开叫牌力时,可以再叫S套,即使是对1NT应叫也可以作此逆叫,因为牌型和牌力都适合于这样做。但多数情况是4张套的级别低于6张高花套,在没有额外牌力的情况下,这时再叫哪一套都可以。如果拿6张S套、4张H套,通常是再叫4张H套,试图把两个高花套都作为将牌后选。拿6张高花套,4张低花套时,决定的因素是高花套的质量。如果高花套好到同伴只有单张时也可以作将牌打,那就可以选择再叫此套,质量差时,就应优先考虑找到一个配合的花色套,因此第二轮叫牌应该是4张低花套。

第四章:应叫者的再叫(Responder's Rebid)

    如果应叫者第一次叫牌是叫花色套,而且不是约定性叫牌,那么通常他的牌力和牌型是无限的。牌力范围是从5+点往上,其上限一直到可能作跳叫新花套的牌力为止。往往是应叫者的第二轮叫牌,才能通过所选择的不同叫品,表达自己的牌情。

非逼叫性低限再叫(5+~9-点)
(Non-fofcing Low Limitation Rebid)

    (1)如开叫者加叫应叫花色套,应叫者拿低限牌时,多数不再叫。但如果应叫者的花色套有6张或更多时,就应作一次阻击性再加叫。按本体系规定,开叫者的加叫表示4张相配,应叫者有5张套时,共计将有9张将牌相配,可以继续叫到三副水平。应叫者如有6张套,甚至可以跳叫进局,因为联手有10张将牌相配,攻击力量很强,防守力量很弱,只叫到三副不足以阻止好的对手作平衡争叫(Balancing),达到可能做成的成局定约。

    (2)开叫者再叫一副水平级别更高的花色套时,应叫者有以下四种选择叫(Suit Preference)。

    A. 应叫者可以选叫开叫者所叫过的一个花色套。如有4张开叫者第二次叫出的花色套,牌力在5+~7-点之间时,可以不叫,因为开叫者没有跳叫新花色,成局的可能性非常小。牌力在7+~9-点范围时,应叫者应加叫开叫者的高花到二副水平,因为这时如开叫者牌力稍差于跳叫新花色,成局的可能性仍然
存在。如选叫开叫的低花套,应叫者至少应有4张支持,不均衡型牌,没有合适的叫品,只能叫回到二副水平原低花套。

    应叫者第一次应叫1D,第二次加叫开叫者的高花再叫,是邀叫性的,表示有3张好的高花套支持。他不直接加叫,是为了更好地描述牌情。应叫者不可能有4张支持和邀叫实力,因为如果有就应第一次应叫1H或1S而不叫1D。应叫者如有长D套和4张开叫者再叫的高花套配合,就应跳加叫高花到三副水平,表示4张相配和开叫实力。

    B. 如应叫者选择重叫第一次应叫的花色,该花色套必须是6张。因为应叫者第一轮没有作阻击性跳叫新花色,所以牌力应在7~9点。

    C. 应叫者可以再叫1NT,表示均衡型牌,对花色套无从作出选择。并说明未叫出的花色有一定的长度或有一止张。有两套花色的弱牌也可以再叫1NT,因为叫出第四套花色应表示有超过低限的牌力。

    D. 应叫者有一级别低的6张套并为弱牌时,可以跳再叫该新花。如果开叫者已经叫过两套花色,因此可能是不均衡型牌并与应叫者的花色失配,这种叫法是有危险的。但如果开叫者再叫过无将,这种叫法是本体系中有安全保证的叫品。

    (3)开叫者再叫1NT后,应叫者有三种选择。

    A. 应叫者有均衡型低限牌时,可以不叫。

    B. 如果认为无将不象是合适的定约,应叫者往往可以或者是重叫自己的原花色套,或者是选叫开叫者首次叫的花色套。

    C. 有一个4张已应叫过的高花套和一个6张未叫出的低花套,而且是弱牌时,应叫者可以跳叫新的低花套。因为开叫者的1NT再叫保证是均衡型牌,应叫者知到联手该花色套至少有8张相配。按本体系规定,应叫者不能在二副水平叫出级别较低的低花套,因为这将是非自然叫和逼叫。

    (4)当开叫者再叫二副水平级别低的花色套时,他的第一次开叫多半是高花套,而应叫者第一次应叫往往是逼叫性无将。除以上叫品外,对其它叫品应叫者可以有以下选择。

    应叫者选中开叫者的第二套花色可以不再叫,因为加叫将表示有更大牌力。对开叫花色套,特别是开叫高花套,有双张支持时,也可以选叫它。

    与其它叫牌情况一样,应叫者如再叫自己的花色套就表示有6张套,牌力在7~9点范围,因为应叫者第一轮未作阻击性跳叫新花。

    开叫者先叫D套,再叫C套时,往往可能是被迫先叫4张套,后叫5张套。尽管存在这种可能性,应叫者的两套低花,如都有3张,还是要选叫D套;有2张D套,3张C套时,也应选叫D套。这种“假的选择叫”是必要的,因为如果不叫,若开叫者有额外牌力可能会把局丢掉,同时当开叫者有5或6张D套而只有4张C套时,这样叫也是有用的。“假的选择叫”后,开叫者的低花套如果是5—5套或者4—5套,叫牌往往会继续下去,从而找到更好的配合。

    开叫者在二副水平上再叫后,应叫者如果拿4—6双套弱牌,本体系没有专门叫品。

邀叫性再叫(9+12-点)(Inviting Rebid)

    (1)当开叫者加叫了应叫者所叫的花色套时,应叫者应作进局尝试。叫无将试探进局,表示均衡型牌,将牌实力不强而大牌分散在其它花色套。对其它可作进局尝试的牌,应叫者应试图找出第二个相配的大牌花色套。开叫者在应叫者一副高花加叫后试探进局的原则方法,在此可以同样应用。

    (2)开叫者如在一副水平上再叫更高级别的花色套,应叫者可以选择以下再应叫。

    有4张开叫者再叫的高花套,应叫者跳加叫到三副水平。不适合打无将定约的牌,有4或5张开叫者首叫的花色套时,应叫者应跳叫到三副水平。

    应叫者可以跳再叫自己的6张花色套。

    均衡型牌,缺乏其它叫品,未叫出的花色有止张时,可以跳叫2NT。

    (3)开叫者再叫二副水平级别低的花色时,如果开叫的是高花套,应叫者多半是作了逼叫性无将。如果开叫1H,或者开叫1D应叫1H或1S后,开叫者再叫二副级别低的花色时,应叫者可作如下选择。

    可以跳选择叫三副水平开叫者开叫的花色套。如有4张开叫者再叫的花色套,可以加叫该套到三副水平。

    可以跳再叫三副水平自己的6张套。

    未叫出的花色套有一止张,没有更能表达牌情的叫法时,可以再叫2NT。

    (4)开叫者再叫1NT时,应叫者可继续叫牌如下。

    跳选择叫开叫者第一花色套(H套开叫时只需加叫)。

    跳再叫自己的6张套。

    加叫到2NT。

    用约定性的新低花逼叫。

新低花逼叫(New Minor Forcing)

    (1)开叫者再叫1NT后,应叫者可以再叫二副新低花套来进一步了解开叫者的牌情。如果只有一个未叫过的低花套,那末再叫出这一低花就应视为非自然的虚叫。但如果开叫1H,应叫1S,再叫1NT后,应叫者就应再叫出其最自然的低花套。

    采用这种叫牌技巧,应叫者所叫过的高花套多半有5张。根据开叫者的1NT再叫,肯定有应叫高花套2张或3张,应叫者希望知道到底是2张还是3张。应叫者的牌,至少要有邀叫进局的实力。开叫者下一轮叫牌将具体回答有多少张应叫高花套,同时也回答1NT再叫是低限(12~13点)或高限(14~15点),应叫者将据此判断是否进局,打高花套还是打无将定约。

    应叫者也可能有5张S套和4张H套并且希望进局。1NT再叫后跳叫3H表明5—5双高花套,因此有5—4双高套时先用新低花逼叫,然后叫出4张H套。有4张S套和5张H套时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自然的逆叫就可以说明这种类型。

    第三种情况是,应叫者应叫的高花套是4张,在没有找到相配时,还希望探求低花满贯的可能。拿这种牌,应叫者先用新低花逼叫,然后再叫愿作满贯试探的低花。因为开叫者再叫1NT后,应叫者立即跳叫三副低花是表示4—6型弱牌。采用新低花逼叫,应叫者既可试探高花套相配,又可随后试探低花套满贯。

    总之,应叫者采用新低花逼叫有三种情况:有邀叫进局或更强的牌力和5张高花套,要确定是否有5—3相配和更确切地了解开叫者的牌力;有5张S套和4张H套,且有进局实力;一手牌愿意先探寻高花4—4相配,然后再试探低花满贯。

    (2)新低花逼叫后,开叫者作以下答叫以传递信息。

    有3张应叫高花套和低限牌力(12~13点)时,答叫二副应叫高花套。

    有3张应叫高花套和高限牌力(14~15点)时,我们采用一套描述性叫品,即哈代附加叫(Hardy Adjunct):开叫者答叫出三副水平的第三个花色套,把有双张的花色套留下不叫。只有4-3-3-3牌型,开叫者才答叫三副应叫高花套或3NT;3张支持中没有顶张(A、K或Q)时叫3NT,保证有一个顶张时叫
三副应叫高花套。

    有2张应叫高花套和高限牌力(14~15点)时,答叫2NT。

    有2张应叫高花套和低限牌力(12~13点)时,作二副另一未叫高花套的非自然叫。开叫1D,应叫者以2C作新低花逼叫时,还可以增加一个叫品,即有2张应叫高花套和低限牌力而D套为5张或更多时,答叫2D,只在没有5张D套时,才叫二副另一未叫高花套。

    (3)新低花逼叫后,开叫者答叫表示有低限牌力时,应叫者可以示弱,把定约停在进局水平以下。应叫者如有5张高花套的邀叫牌力,在开叫者表示有3张支持和低限牌力时,可以不继续再叫,打5—3配合的二副高花定约;而在开叫者表示只有2张支持和低限牌力时,可以叫2NT示弱。

    除以上两种示弱情况外,应叫者的其它再叫都是逼叫进局。尽管开叫者已经表示为低限牌力,应叫者若不作以上所述的示弱表示,都将保证有进局实力。

进局性再叫(12+以上)(Game-forcing Rebid)

    应叫者有足以进局的牌力并且知道打什么成局定约,而又无意于满贯时,可以直接叫成局。这类叫品有跳加叫开叫者再叫的花色套进局,跳叫自己的高花套进局,还有跳叫3NT。这些叫品的牌力范围都是12+~15-点。如开叫者曾加叫过应叫花色套或再叫过1NT,那么俩人都已表达了牌力限度,进局后就将止叫。如开叫者的再叫是一副水平级别较高的花色套,还有没显示出来的牌力时,在知道了应叫者的牌力限度后,仍可作满贯尝试。

满贯试探性再叫(Slam-exploring Rebid)

    当开叫者的再叫使应叫者的牌力大为增值,应叫者希望发出有可能做满贯的信号时,可以作蹦跳叫牌或问叫,以表明将牌得配并显示或寻求控制张。任何异常的跳叫,只要没有本体系所规定的特殊意义,就是蹦跳叫牌,而比蹦跳叫牌更高一副的跳叫,就是问叫。

开叫者跳叫2NT后应叫者的再叫
(The Responder's Rebid after Opener's Jump Tow Notrump)

    开叫者跳叫2NT表示均衡型牌,19~20点,没有4张应叫(高级)花色套支持。本体系规定应叫者有明确的再叫。

    只要应叫者第一轮叫牌不是勉强作出的,联手牌力就可以打成局。应叫者如有均衡型牌,多半都叫3NT,但如果只有5点牌,可以不叫。

    如应叫者有6张套,而无意于满贯,就叫四副高花进局;如果有意于满贯,就只叫三副高花,这是逼叫。

    应叫者拿其它类型未作真实应叫的牌,可以从叫3C开始,作瓦乐夫示弱叫(Wolff Signoff)。如应叫者叫过一个5张高花套,或者有两个4张高花套并叫过H套时,可以叫3D来进一步探寻是否有8张相配的高花套。

    (1)应叫者如作瓦乐夫示弱叫3C,开叫者应再叫如下:

    有3张应叫高花套的支持时,再叫三副该花色套。少于3张支持时叫3D。

    开叫者叫3D后,如应叫者叫三副自己的高花套或4C,就要求开叫者不再叫。如应叫者继续叫3NT,表示有意于低花满贯。

    (2)应叫者如叫3D以核实是否有高花套相配时,开叫者应再叫如下:

    如应叫者第一轮叫的是H套,开叫者有3张H套支持时,先优先叫出。H套少于3张但有一个4张S套时,开叫者应叫出S套。如开叫者只有2张H套,S套又少于4张时,应再叫3NT。

    如应叫者第一轮叫的是S套,开叫者首先就应表示是否有4张H套。如开叫者叫出了3H表示有4张套而应叫者继续叫3NT,就表示应叫者没有4张H套,叫3D的目的是为了寻求5—3相配的S套,这样开叫者如有3张S套支持就改叫到4S。如开叫者没有4张H套而有3张S套时,在应叫者叫3D后就应叫3S。如开叫者没有4张H套,而且只有2张S套时,应再叫3NT。

    应叫者有5—5双高花套时,不叫非自然的3D而叫3H。

第四花色套逼叫(Fourth Suit Forcing)

    由于应叫者跳选择叫只是邀叫而不是逼叫,因此在开叫者叫出一个新花色套时,应叫者如需逼叫,就要有另一种叫品,这就是叫出第四套花色,不管这套花色有什么牌,因为应叫者没有其它逼叫叫品。当应叫者在第二轮叫出第四花色时,开叫者就知道应叫者并不保证该花色套的长度,而只是建立一个逼叫局面,从而探讨最佳的成局定约或作满贯尝试。

    (1)应叫者用第四花色套逼叫时,开叫者首先应表示有没有应叫者第一次叫的花色套3张支持。如果还有额外牌力,可以作跳加叫。

    (2)没有应叫者第一次叫的花色套的3张支持,而第四花色套有一止张时,开叫者可以叫无将。

    (3)加叫第四花色套,表示有4张支持。

    (4)应叫者叫第四花色套后,开叫者的其它叫品应尽可能地作自然叫。

    第四花色套逼叫后,应叫者叫回到任何已叫过的花色,都是逼叫到局。当可以用快速到达原则却没有用它,应叫者的叫品就应视为试探满贯。

    如应叫者重复叫第四花色套,这将是邀叫,而不是逼叫。这是应叫者牌型很特殊时唯一的退避办法。但是采用第四花色套叫牌把叫牌过程大大地向前推了,因此需要有足够的邀叫牌力。

第五章:满贯叫牌(Slam Bidding)

    良好的满贯叫牌是以优良的早期叫品为基础的。本体系的叫牌方法是:有满贯可能时,早期叫品往往是缓慢进行和有显示性的。特别是应叫者有一手好牌时,必须保持叫牌空间。为此,应叫者常用二盖一应叫,新低花逼叫或第四花色套逼叫等叫品来逼叫进局,而不用跳叫,以免用掉保贵的叫牌空间。

    在低副水平上进行对话,交换了足够的信息,向满贯试探进军时,往往要取得关于控制张的情报——或者是控制的张数,或者是具体花色套的控制情况。某些现代叫牌手段可以使这类问题较易解决,现推荐如下。

    除本章所介绍的内容外,所有标准制的满贯探索手段均可应用。显示牌力数量的跳叫无将,跳叫五副同意的高花套和简单扣叫等,都和任何标准体系的处理一样。

罗马关键张叫品(Roman Key Card Bidding)

    以罗马关键张应叫来回答控制问叫,大大地增进了关于控制情报的交换。

    (1)罗马黑木关键张(Roman Key Card Blackwood)

    罗马黑木关键张,先决条件是已有一个同意的将牌花色套。如果将牌还没有明确,则以最后叫出的花色套作为答叫的目标。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罗马关键张答叫要表示A的张数以及同意的将牌花色套的K,往往还包括将牌Q。

    在回答4NT时,将牌K作为第五个A,答叫如下:

. 叫5C表示0或3控制张;
B. 叫5D表示1或4控制张;
C, 叫5H表示2或5控制张,没有将牌Q;
D. 叫5S表示2或5控制张,并有将牌Q。

    如果答叫是5C或5D而从以前的叫牌中还不能明确控制张数是多的一种还是少的一种时,4NT的叫出者就假定它是少的一种而示弱叫到同意的花色套。这时如果答叫者的控制张数不是少的一种而是多的一种,就拒绝示弱叫,继续叫牌。如果以前的叫牌使4NT的叫出者可以毫无疑义地知道同伴答叫5C或5D时分别表示有
3个或4个控制张,那么就按此根据自己牌情继续叫牌。

    由于5C或5D应叫没有传递关于有没有将牌Q的信息,问叫者可继续叫最经济的花色套(但示弱叫除外)询问应叫者有没有这张牌。应叫者叫可能的最经济花色套表示没有,但比最经济花色套越叫一级表示有将牌Q。

    不管问叫者有没有问过和得到过关于将牌Q的信息,问叫者可继续叫5NT表示已有全部5个控制并试探大满贯。叫5NT后,应叫者如有以前未显示过的赢张来源,可以直接叫到大满贯。否则,他可以叫6C表示0或3个K,叫6D表示1个K,叫6H表示2个K。但不得把已经表示过的将牌K包括在内。

    问叫者如果不想知道有几个K,而想知道有无某个具体花色套的K,以试探大满贯时,就可以继续叫该花色套询问。应叫者作加一级的非自然叫表示没有这个K,加二级表示有。

    (2)罗马葛伯关键张(Roman Key ard Gerber)

    应叫者对1NT或2NT开叫后用司台曼找到了得配的花色套后,下一轮叫4C就是罗马葛伯关键张问叫并同意以回答司台曼的花色套为将牌。应叫的分级与黑木相同:

. 叫4D表示0或3个控制张;
B. 叫4H表示1或4个控制张;
C. 叫4S表示2或5个控制张没有将牌Q;
D. 叫4NT表示2或5个控制张并有将牌Q。

    续叫程序与罗马黑木关键张类似。

    无将后直接作葛伯问叫。不存在同意的将牌套。答叫如下:

. 叫4D表示0或3个A;
B. 叫4H表示1或4个A;
C. 叫4S表示2个A和低限牌;
D. 叫4NT表示2个A和一手由于有某种额外实力(或者是大牌, 或者是有一长套)而有意于满贯的牌。

    (3)反常低花加叫后的罗马关键张

    对开叫低花套作示强的反常加叫后,跳叫到四副同意的低花套就是罗马关键张问叫。按级答叫如前。

    (4)低花司台曼以后的罗马关键张

    在应叫者用低花司台曼发现了无将开叫者有一各4张(或5张)低花套时,简单加叫开叫者所叫的低花,就是罗马关键张问叫。其答叫法类似反常低花加叫后的罗马关键张问叫。

问叫(Asking Bid)

    找出控制情况是进入满贯的阶梯。但往往问题不在于控制张的总数量而是在于发掘某些具体的控制情况。采用问叫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以下是采用问叫的一些情况。

    (1)对弱二开叫或三副开叫的跳叫新花色应叫是问叫。

    (2)对四副高花套开叫的非跳叫新花应叫是问叫。

    (3)4C或4D逆司台曼转移开叫后,应叫者越过开叫者拟转移的花色套叫出一个花色是问叫。

    (4)任何没有本体系指定意义的非正常跳叫是问叫。在许多叫品中非正常跳叫是蹦跳叫牌,如要作问叫,就一定要比蹦跳的非正常跳叫更高一副水平。

    (5)开叫2C和几乎自动的2D应叫后,如开叫者跳叫三副高花套,他表示他的坚实套将作为将牌,并要求应叫者显示控制。应叫者此时就叫出有A的花色套(如有一个以上的A时, 就先叫出最经济的一个)。既没有第一轮控制,又没有第二轮控制,应叫者就加叫开叫花色套进局;如有第二轮控制,应叫者就叫3NT。确定将牌花色套后,不管应叫者如何应叫,开叫者的任何新花套叫牌都是问叫,一直到叫牌过程结束。如果应叫者已表达过没有控制而开叫者继续在一个花色套寻找控制时,他的问叫就是问第三轮控制。

    问叫后,应叫者按级回答表示所问花色套的确切情况。应叫者在问叫后如叫可能作的最低副数无将,就表示有所问花色套的K和至少一个小牌保护张。本体系规定这样的无将应叫,是因为当已经能有许多赢墩,唯一的问题是一个具体花色套的控制时,就可做无将满贯定约,使在成问题的花色套上持带有保护张的K的一方成为定约者,以免受首攻的冲击。

    把无将从答叫序列中排除以后,对问叫的所有其它应叫按级如下:

    (1)一级表示没有控制。这意味着没有A、K、缺门或单张。

    (2)二级表示第二轮控制。这意味着有单张或K、Q连张,因为如果只有K而没有Q就应叫无将。

    (3)三级表示第一轮控制。这意味着有A或缺门,但将牌不长。

    (4)四级表示绝对控制。这意味着有缺门或单张A和足够的将牌长度,或者是有A和K及伴随的小牌但有希望处理得使这个花色套没有输墩。

    经过问叫,应叫者表示了没有第一轮或第二轮控制,或者是应叫者在叫牌中已表示过没有任何控制的情况下,可以询问第三轮控制。对这种问叫(或重复问叫)的答叫如下:

    (1)一级表示没有第三轮控制;

    (2)二级表示有四张小牌;

    (3)三级表示有Q。

约翰黑木(John Blackwood)

    叫到3NT定约以后,还继续叫四副低花套,是为了试探满贯。按照标准制叫牌方法,试探方的同伴如接受满贯试探就作扣叫,否则可以示弱叫4NT。在这里不能作黑木问叫。

    约翰·斯旺孙(John Suanson)考虑到黑木还会是个有用的叫品,因此建议在叫出四副低花套表示有满贯意图后,同伴仍可以4NT作为黑木问叫,而以叫四副较高级别的花色套作为4NT的过渡,来代替原来的直接叫4NT示弱。

    还有一个细致的叫品可用,因为在以四副高花套逼转叫出4NT以后,叫四副高花者并不是无条件地都应该不叫而打这个定约,如果认为仍应以黑木问牌,而自己作为黑木的答叫者比作为叫出者更便于交换信息,就可以在逆转叫出4NT以后,继续叫牌显示A的张数。

    总之,叫到3NT后再叫四副低花作满贯试探,应叫者可以有三种选择:可以叫4NT作为黑木问叫;可以叫一个较高级的花色套逼使同伴叫4NT,然后不叫停止;还可以把同伴逼叫出的4NT当作黑木看待,随后应叫显示A的张数。

大满贯逼叫(Grand Slam Force)

    传统的大满贯逼叫以三种方式进行。最简单的方式是直接跃到5NT。但在黑木问牌后叫六副水平的新花套,或者在黑木问牌过程中逼叫到5NT示弱后再转叫到六副已同意的级别低的花色套,这两种方式也都是大满贯逼叫。大满贯逼叫要求同伴在已同意的将牌套中有3张顶张中的2张时叫大满贯,少于2张就示弱到六副小满贯。

    无可否认,大满贯的叫出方如将牌A、K、Q齐全,希望就大得多,但当联手有10张或10张以上将牌,Q就成为不那么重要的一张牌了。大满贯逼叫采用最简单的5NT叫牌方式时,还可有一种应叫方法用来找出联手有10张将牌但缺Q。

    5NT的应叫者叫出六副同意的花色套时,表示他没有将牌三顶张中的两张,而且这样做也表示他没有将牌的A或K。如果有将牌的A或K,就不叫同意的花色套而叫6C。叫6C时如5NT叫出者有一张将牌A或K,就知道三顶张将牌中只缺一张Q。这样联手如果已知有10张将牌,就可以叫大满贯。

    5NT叫出者知道了将牌有A、K但缺Q,而不知到联手将牌长度是否足够打大满贯时,他可以再叫6D,要求同伴在有以前没有显示过的额外将牌张数时叫出大满贯。

超级葛伯(Super Gerber)

    有一些叫牌过程很难问A,如叫4NT只表示牌力时,而叫4C根据叫牌过程已具有其他意义不能是葛伯问叫时,要问A就要越过4C和4NT跳叫到5C,这就是超级葛伯。

    应用这一叫品的情况包括:

    (1)2C—PASS—2D—PASS—3NT—PASS—?,此时4NT表示牌力,4C是司台曼。

    (2)1C—PASS—3NT—PASS—?,此时4NT也表示牌力,而4C表示有一好的C套,试探满贯。

    在其它的叫牌过程中,如已经表示过C是一个花色套,随后叫到3NT,也会遇到同样的情况。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