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引经据典
 
  桥牌入门
  叫牌体系
  叫牌策略
  约定叫介绍
  专家心得
  名著名篇
 
 
叫牌体系

 RS体系:桥牌是搭档的艺术

                      

罗斯-斯通体系封面 《RS体系:桥牌是搭档的艺术》[美]阿尔文·罗斯 托比阿斯·斯通著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桥牌队 山西省潞安矿务局桥牌队 编译  光明日报出版社 出版



一、花色开叫和应叫
二、开叫方的再叫
三、无将开叫和应叫
四、竞叫
五、罗斯-斯通加倍

          


六、关煞性叫牌
七、满贯叫牌
八、几种特殊的叫牌进程
九、罗斯-斯通“主义”
十、实战中的罗斯-斯通体系
十一、结论

译  记

    应光明日报出版社的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桥牌队和潞安矿务局桥牌队合作编译了本书。这是一本介绍罗斯-斯通叫牌体系的书。“PARTNERSHIP”用中文直译是搭档关系,本书现译名为《桥牌是搭档的艺术》,首先是受到英国桥牌权威里斯的启发:里斯曾写过一篇文章,赞扬一对牌手在搭档关系上非常默契而形容为“两人在跳探戈舞”;其次,桥牌比赛叫牌占胜败因素约75~85%,叫牌匹配成为搭档艺术的关键问题。这本书从翻译到出版,得到赵维新同志的大力支持和帮助;由马建堂、马培军、易广拓、杨继明、林小毛、车由鹏、李克穆、谢旭、戴国庆等同志分工翻译各有关章节,其中戴国庆同意还负责全书的校对工作。他们抱着极大的热情和高度负责的态度,充分利用业余时间突击奋战。翻译中根据信达的原则,严格忠实于原著;但文字上并不生搬硬套,力求通畅易懂。原著在“附录”中有一节“术语词汇”,因内容已周知,放在译本中就从略了。
    早在六十年代我曾同采用罗斯-斯通体系的两位上海桥牌手切磋过牌艺。在我过去的印象中,罗斯-斯通体系属于自然叫牌制中较早时期的改良派。这一体系在继承并发扬自然叫牌制的传统精华的同时,大量改进了自然叫牌制中明显存在的缺点。由于罗斯-斯通体系各种叫品表达的范围界定明确,因此,搭档双方通过叫牌能够比较清晰地描绘各自的牌情,从而使搭档关系建立在准确叫牌的基础上达到默契配合、协调和谐;大大减少了曲解的误会,为找到最佳定约、搭档间具备完美的艺术创造了条件。但是多年来我没有找到一本详细介绍罗斯-斯通体系的书,只是在桥牌百科全书和约定叫大全中收集了一些过于简括而又零星的资料。现在《桥牌是搭档的艺术》的译本出版,使我们能够看到罗斯-斯通体系的全貌,这对于我国广大的桥牌爱好者,特别是采用自然叫牌体制的桥牌手来说,无异是一个福音。
    原著的主要作者阿尔文·罗斯,是位知识渊深的博士。他是一位“四十年如一日,从早到晚都在认真钻研如何改进叫牌方法”的理论家和实践家。罗斯的理论注重与实际紧密结合。他曾说过,“请把我看成是一名刚从实验室走出来的科学家”。他的观点也很辩证,认为罗斯-斯通体系不是僵死的规则,它也应不断发展,新目标是用有限的可用叫牌语汇来创造出尽可能多的易于理解搭档关系的“现代罗斯”。
    对桥牌,罗斯具有自我批评的精神。下面是时隔半个世纪之久的一副牌例,罗斯与斯通在一次重大比赛中分坐西东。这副牌他不仅在本书一篇序言中提及,而且前不太久,还在《今日桥牌》杂志上撰文,做了具体的阐述。
    时间是在1941年,另一桌同方向的是举世闻名、当时最卓越的桥牌专家戈伦和索伯尔夫人。

    罗斯       斯通         
  ª AK10xx             ª -  
  © KQxxx © Axxxx  
  ¨ xxx ¨ Axx  
  § -     § AKxxx  
   

1S

    2H    
   

3H

    4C    
   

5C

    5D    
   

6C

    -    
               
    戈伦     索伯尔夫人
   

1S

    2H    
   

4H

    6H    
   

-

         

    本来是一副轻而易举的7H定约。但当时罗斯和斯却误把定约停在6C上。怎么回事?罗斯博士说:“读者们,请注意我的叫牌。我太异想天开了。我想双方已同意的花色套是红心。因此试图显示梅花的第一轮和第二轮控制。如果放在今天,有些牌手在对方叫2H之后可能会跳叫4C,这应该是表示短套。但再往下呢,开叫方应否再重复这一短套吗?绝对不行!从这手牌我得到的教训是:要坚持加叫将牌而不要搞得太曲折,太深陷而不能自拔。当然,斯通也有值得责备的地方。在没有A和K的情况下,我几乎没有任何牌值得对梅花加叫两次。”
    当时在另一桌戈伦和索伯尔夫人明捷地叫到6H定约。
    罗斯博士撰文说,索伯尔夫人是飞镖式的叫牌。假如他现在再能拿到这样的牌他将从1S-2H后,立即跳到6H!
    罗斯一斯通体系在持有好牌时,一般是采用细腻叫牌的,但也不尽然。我们从这本书的第七章“满贯叫牌’中可以看到狂飙式的叫牌方式。他们举出一手这样的牌:ªAQ1Oxxx ©¨AKxx §QJ10。开叫 1S,当同伴应叫 2S时。罗斯主张立即跳到 6S!这并不是粗暴的、野蛮的叫牌,而来自他们有过深切体会的经验总结。罗斯分析这手牌或许有大满贯,或许可做成小满贯,“这一切决定于首攻。为什么你要精细地叫牌而给敌方以提示呢”?我们结合半世纪前的那副牌来看,应该理解这是作者精辟的经验之谈,闪烁着源于实践的真知灼识的理论光辉。

董齐亮    
1992年 4月 15日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