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赛事战报
  赛事通知
  赛场写真
 
 
赛事战报◎

大学生赛总结

 

hanxuan

  学期初的时候,lsl和zwc就已经基本确定不去了,虽然后来一度zwc一度有机会去的 ,最终没能成行,于是今年的阵容就是:我、lr、wx、ypq、lsd和大小姐,这估计也是 科大第一次公开团体有女生参加吧。赛前,lsd由于签证原因很长时间不在学校,大小姐 也要复习托福,其实大家在一块练牌的时间不长。赵老师和左老师陪着我们练了几次牌 。考虑到比赛很有可能打机发牌,训练的时候一直是朱老师照着牌型纸做牌给我们打, 可惜比赛打的是手发牌。
   鞍山有着神奇的3条不同路线的8路车,当天我们就走错路了。由于主办方安排的住宿 条件比较差,大家决定出去住。周老师今年有事没去,我跟着朱老师住,他们5个住在 15min步行的宾馆,下午送他们回去之后我回来的时候又迷路了。来到辽宁之后,我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心头。也许是赛前我总跟其他几个人说我们保持好的心态会有成绩的,反而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太强,结果最先出现心理状况的就是我自己。当然我知道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晚上去辽科的操场的上跑了几圈,想使身体累下来,好休息好,
可惜还是失眠了,第二天的比赛简直就是噩梦。    
   第一轮13桌对阵湖南工程大学
  开室我和lr,闭室lsd和ypq。对方教练在旁边围观,我试图把他弄走,但是他找到书 面规则,和裁判交涉后还是允许他围观的。也许是因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大学生赛了,我表现的比第一次参加比的还要紧张,上来BD2我就打宕了一个有局方的铁局,宕的原因是我本该明手出牌的时候从手上出牌。lr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于是在BD3本该加倍的牌选择了叫1NT,被加倍-2。后面一直机械的在打牌,直到BD11。这副牌直到现在大家只知道lsd没叫4H有责任,估计没人知道我把一个本该把4SX打成-1的牌打成了-2,致
使多输了几个点。明手Jxxx xx AJx Q9xx对着庄家 AKxxxx KQ Txxx x,首攻CA,继续
CK,将牌30,D的长相就是那种打成-1的Qx在AJx的后面。我都不知道那节牌我在干什么,就稀里糊涂的打完了。10:26,只有3.27个vp,全队一下悲观起来。虽然我很想继续打下去,但是考虑到上来打宕铁局,第二轮我就休息了。
  第二轮18桌对阵武汉工程大学
  大小姐替换我上场,54:15获胜,算是把上午我挖的坑填平了。虽然回去之后我很想睡一下,但是始终睡不着。
  第三轮8桌对阵郑州师范学院
  考虑到上午他们的大胜,本来应该他们继续打的,但是还是按照之前部署的本轮lr休息,于是我和wx开始,ypq和lsd在闭室。BD2,wx记错一个约定叫,漏了一个打不成的局。
BD5,単无局,我手上拿着xxx  Q8xx xx  Axxx,
1D P       1H  3S
P  P(1)  4H  P
5D P(2)   P  P
本来在1处我就应该去叫4S的,却认为人家打精确的,3S后面多半叫不出牌的,2处还有机会去拍这个5D,既幻想着人家打不成,又担心人家去满贯防不宕,总之还是没有叫牌。首攻的时候本可以问一下人家5D是啥,却自己想当然的认为人家H不配,而错失了首攻H给同伴王吃打宕的机会。即使5S牺牲也比这个分好。
BD12,拿着AT9xxx首攻T,明手Qx上Q,同伴迅速跟出J而想当然的认为同伴单张J而垫掉了了这门花色,致使有局的3NT被摸走。其实我本有其他花色可以垫的。闭室队友的表比较好看,最终23:21小胜。
  第四轮9桌对阵湖北工程学院
  本来上轮我的表现已经足够我再次被禁赛的,考虑到后面的比赛,本轮lsd和ypq轮休,我和wx在开室,lr和大小姐在闭室。
BD9,我手上拿着 xxx xxxx AQJ KJx ,同伴第四家开叫1C,我应叫1H,同伴2C,现在看看基本要去3NT了,但是最好能是同伴的庄,于是叫了2D,我不太清楚pass过之后这个2D是什么,过了很长时间,总之推过来的时候是2H,无奈我只能自己去叫3NT了,首攻HK,很神奇,明手摊出来 KQx Ax xx ATxxxx,让一之后打C22成功,一路提C,前面很快的垫D,后面很快的垫S,现在如果H是43的,我可以做一个S打成,如果认定H是52的,我只能飞D,考虑到对手的信号,打H52是正常的,实战中我选择了H43,如果说这是个选择的话,也是一个很糟糕的选择,又打宕了一个红色的局。这副牌之后似乎手顺了,连续吃正分,摸走了两个无局方的3NT(都是那种牌力够天然宕的),应该是把前面那个3NT的坑填平了。紧接着就到了一个满贯。
BD3,我手上拿着 Q KJ97x AT AKJxx,同伴开叫1D,应叫1H,同伴1NT,应叫2D逼局,同伴2H支持,我4NT问A,同伴5S,考虑到我们后面没有手段核实CQ,当时的直觉就是同伴的C是2张且外面是33的或者同伴有Q,或者按照他们之前的攻牌会攻C,于是我丧心病狂的叫了7H,被非首攻方加倍,询问了一下,就说是打不成,其实就是莱特奈尔加倍,7NT也不是好去处,只能放打,于是首攻D被王吃,C确实是33的,有什么用了,这节牌前面的努力全废了,但是只能继续打后面的牌了。这轮以20:30告负,如果没有那个价值16imp的7H,结果完全不一样了。也许我叫6个,也会被加倍。当时也没得及细想,当时确实是打完一场忘记一场。如果说上轮的表现不足以禁赛的话,现在够禁赛到比赛结束了。但是大小姐和lr为了一副3NT被摸走的防守信号争吵起来,下一轮搭档不可能上场了,我下一轮继续上场。期间休息的时候,lr过来说,这些人的状况我都不担心,唯独你例外,我没有说什么,点头承认了。也打了一些比赛了,从来没有过哪次比赛的情绪这么紧。
第五轮 10桌对阵北京交通大学
  这次我和lr在闭室,lsd和ypq在开室。
  BD12,对手开叫2H单有局单套阻击,pass过的lr在平衡位置X,我手上拿着Ax T98xx  AKQx xx的牌一想发财了,就放过去了,明手摊开 T98x Qx xxx AKJT,事实上lr手上拿着KJxx - Jxxxx Qxxx的加倍的,庄家本来就有8墩牌,大约是不知道怎么去逃小将牌打成-1,惊出我一身冷汗。开室队友打成加倍Make.我一直觉得这牌不够加倍,下来问了下季老师,说是够得,想想还有点后怕。
 BD4,我开叫1D,同伴1H,我1NT,同伴pass,同伴手上是Qxx QJTxx Q Txxx,最终有局-3,因为这个序列走之前刚说过一次,我一直觉得这种牌和这样的序列需要改到2H去。这副牌大约是这张表上唯一的后手吧。这轮以55:24获胜,攀升至第十二位。  
  晚上看了下对阵表,明天首轮面对东道主及卫冕冠军。现在的状况是只需要两场小胜基本就够了,甚至可以承受小输一场,然后大胜一场(其实20imp就足够了)。考虑到我一天都很低迷,明天这个状况肯定是不行的,考虑到我和lr搭档时间比较长,大小姐和lr好多基本的东西都没约定,首选还是我和lr,让大小姐做好准备上场。我还是送他们回住的地方之后,再次在回来的路上迷路了。回来之后,我一直给自己心理暗示,毕竟是瑞士,现在的排位还算不错,就忘记自己之前的错误吧,放轻松点,也给左老师和赵老师说了下我的状况,他们都回消息鼓励了下我,我想我明天应该能够上场。第二天早上起来,在朱老师的建议下冲了个澡。
第六轮 6桌对阵辽宁科技大学
  辽科现在的阵容已经远远不及前两年了,但是毕竟是东道主,应该做了一些准备。早上我说可以上,于是我和lr在闭室,lsd和ypq在开室。辽科的人踩点到的,中间我问了下lr两次什么时间了,他的回答是昨天1点才睡着了,应该是没有休息好。
BD1 lr打3NT+3,这个牌的量肯定是不够小满贯的
BD2 1D  1H  X  2H
    P    P  X   P
    2S  AP
  lr拿着AJxxx的H首攻了H,恰好庄家是Tx,明手是Qxx,对手打走这个43配的2S,开室队友打53配的3C,由于C50分-1,这牌是从我们里面传出去的,3C是个正常的定约,但是对手那样的叫牌进程确实很“神奇”。
BD3 我手上拿着- xx AKQTxxx Axxx, 上家単无局开叫2D单套高花,我当时就3D出来了,下家叫3H,lr叫3S,到我,想了想,叫了5D。明手 JT9xx Axx xx Qxx,下家长考好长时间攻了将牌,3NT是个铁牌,现在5D只剩下C飞中且33的机会了。提将牌的时候下面垫H,后面垫了SA,前面垫S,事实上现在只要猜对前面CK或者后面CK双张,王一个就S就行了,实战中选择了打下面的人有CK。后面跟大小姐打牌才知道有很多东西确实要仔细问问人家,虽然这牌不一定能打成,但是确实是比赛经验不足的表现。开始lsd在同位没有开阻击,对手打3NTM
BD6 我手上拿着 x Qxx KQJx AQTxx,同伴第一家单有局开叫1D
1D  P  2C  2S
P   4S  5D  P
6C  P   6D  AP  摊开牌12墩,不太清楚开室队友给了对手什么样的压力致使没叫到这个满贯。
BD7 又是74套,现在手上拿着,x J AQxx AKT9xxx 双有局第二家开叫1C,下家1H,两个人不叫到我,这么多S都哪去了,同伴应该有5个H和4S,实战中我选择了叫3C,同伴叫3NT,手上拿着KQxx T98xx Kxx J,C前面四张带Q,最后-2。开室对手打3C+1。后来问了下季老师,对于这种74套,他更倾向于去寻求有将。
BD9 lr在1C后面争叫1NT,我拿着 QTxxx xxx KTxx x叫了2C,同伴2D,我2S,同伴4S,明手 AKx xx AJ9x KQxx,首攻DQ,首攻方始终认为我叫了2C,所以有HK,我和lr都给他们解释了这个序列不保证H,总之越说越不信,AQ的人没敢出小H给他同伴换来王吃,摸走。开室队友打3H-2
BD11 对手开叫2C,lr拿着AQxxxx的C,选择了加倍,最后对手自己出套扣叫叫到6S,Make。可能实战中叫3C干扰性更好吧。
BD12 对手叫牌 1H  1NT  
              2C   3C
               AP
当时吴强在3C过来顺手摆了个pass,我立即pass,他想改没给。事实上3NT打不成,最后打3CM。
朱老师看见ypq和lsd他们开室的表只有3个分,觉得他们他的表不太行,中午的时候我就跟朱老师说过,那张表他们确实没什么办法,点都在别人那里。我们里面的表确实太差了,他们可能能弄好的就是BD2的3C-1或者BD12的2H-1。这节牌25:40,我在心里盘算了下,基本丧失了进淘汰赛的可能性了,我们相当于提前一轮进入游泳赛了。

第七轮 9桌对阵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
    上轮lr的状态跟我第一天上午差不多,于是第七轮就休息,现在大小姐要上场,于是我和她简单约定了一下就坐闭室了,lsd和ypq在开室。
BD7,有点误会,多叫了1阶,好在她把3H打走了
BD11,我做出了一个不太好的首攻,使得庄家比较轻松的打走了4H,当时只能安慰自己同伴会在开室打3NT,这个比较简单就能打走,果不其然。
BD1,我叫了一个不该叫的4H-2
其他的分基本还行。34:8,重新回到12位。
  回去之后,朱老师知道我们对辽科输了太多,基本确定了下午没牌了,于是说去千山拜佛,我确实想去拜佛了,我和wx很快就说去,lr先说不去,然后朱老师也不太想。最后lr又去了,但是没怎么爬山,基本在山下喂蚊子。我在山上求了一根签,第七签,上上签。
第八轮 6桌对阵南开大学
   虽然和大小姐有些误会,但是下来没有吵,于是大小姐不太觉得应该继续和我搭档。本来开室是lr和wx打的,结果lr也说要休息会,结果是wx和ypq在开室打。闭室南开也是一个混双搭档,我很早去了,就把约定卡放在桌上就出去透气去了,他们两个在那里研究了我们约定卡。
BD2 叫牌误会,大小姐没打上55配的3H,在打43配的3S,最后-1,当然心情不好了,就开始骂我。对手问了下这个序列应该约定过,不应该搞错来的,我说我们之前基本没怎么搭档过,现在是两个都想打牌,于是就搭档上场的,然后我幕同侧的这个男生已经准备看戏了。那副牌我是看着她打完的,打完之后,我跟她说了,55配的3H也是要-1的,现在对手3D没啥问题,这牌应该没输。
BD3 对手叫牌误会,问了A缺两个还去满贯,这边准备看戏的心情瞬间没了。
BD5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我和大小姐拿着62配的H在防守对手有局的3H-3,开室队友打3NTM
BD11 我拿着 5431的牌在对手精确1NT后面X,大小姐撤退到我单张的2C上,搞不清楚再叫会不会误会,就没叫,害的大小姐打41配的2C-5,-250,这副牌大约是我们这节牌唯一的后手,其他的牌几乎都是先手。
BD12 我打4SX+1,对手彻底输疯了,想着被两个不怎么搭档的人把表打花了,叫来了裁判,说我们自然1Nt后面的2H是转移没有提示,裁判当然不会理会这种,象征性的把我两叫过去说了警告你们一次,下次要提示。最后问了下我们是哪个学校的,大约是结下梁子了。
这节牌47:9获胜。
第九轮 5桌对阵西南科技大学
  虽然和大小姐搭档连续两轮都大胜,但是误会确实有点多。目前就是第八,现在要么我和lr上场,要么她和lr上场,大小姐想上场,又不愿意和lr搭档,于是我继续和大小姐坐闭室。lsd和ypq做开室。
BD7 上来第一副,我基本就是乱叫,叫了个4S,我幕同侧这人想了半天没敢加倍,最后双有局-4,我赶紧和大小姐说了声,对手4H是铁牌,6H(缺一个A和将牌K,队友多半不会去6)都快有了,这牌应该赢分了。事实上队友在开室防守4SX-5.
BD1 对手叫了个3NT,大小姐拿着所有大牌首攻,很难受,最后被打走,这牌应该是后手。
其他的牌大约都很平,最后有一副双向找Q的3NT有输赢。出来23:19获胜,我们看了下积分表,感觉差不多,应该够了。吃完饭出来,排名第七,也算是能够回去交差了。当然也要感谢工大把我们的几个竞争对手都打下去了,祝他们在武汉好运。大小姐场均有14.426vp。
下午我和wx,lr,大小姐一起去千山,大小姐经常喊累,那天lr像变了个人似的,突然就不喊累了,总在走。
公开双人赛
我和wx搭档。上来我打了一个6NT,还是牌不太熟,双人赛节奏又比较快,把这个按照最大概率打能打成6NT打宕了,紧接着我又加倍了一个4HX+1,基本快花了。最后49.%吧,回来看了下牌型表,赢得那些分都有些奇葩,好几副都是搞错了赢得。大小姐坐在我背后,有个裁判一直在围观大小姐打牌,当然我这里总能听到他们吵得声音。最终他们大约37名,无缘决赛。lsd和ypq大约是高开低走,倒数第二轮被lr搞中一个6D,最终也没进去。再一次公双没有pair进入决赛。
   应该说团体第七对于这样的阵容出征我们来说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结果,但是对于科大来说绝对不是个好成绩。首轮的对手教练遇到朱老师,听说是科大,说你们是传统强队啊,朱老师就不好意思,因为刚刚就被他们打花了。科大是传统强队,这是师兄们一次次努力换回来的,但是连续三年没能进入淘汰赛的我们早已经不是强队了。作为经历了这三年的队员,我觉得我可以说一些经验或者说是教训,希望能给以后的人一些参考。
心态永远是第一位的。在这样的赛场上,大家的技术水平的都是有欠缺的,心态的波动造成的影响远比技术水平的影响大,我想在更高水平的比赛里面可能也是这样。我知道我整个比赛的心态都有些问题,第一天特别严重,也许是前面一直告诉队友我们能打好,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已经太多了,当然我自己确实赛前就相信这一点。其实这样心态的好,少打几场比赛,可能全队的成绩会更好。另外,永远怀揣着信心上赛场。lsl赛后跟我说,这样的队伍除了底蕴,实在找不出理由进前八。我想,当你明白自己代表科大的时候,确实应该对自己充满信心。另外,swiss的成绩只和你当前的位置有关,在赛场上赶紧忘记自己之前犯得错误,着眼于下一步。
相对固定的pair训练是必须的。大小姐是这次表现最好的队员,但是上场时间确实不多,她和剩下的5个人搭档的时间都不长,误会也挺多的,所以很多比赛也就没敢让她上。或许她和lr前期能够多约定一些(我知道直到公双的时候他们对于精确1C后面的1NT是什么都在误会),没有那么多误会,我就不用在表现那么差的情况下打那么多比赛了。平时在礼堂,下学期如果有的话,可能在体教,最好还是能够相对固定的pair在一块打牌,一些约定最好能形成纸质的东西,我想要出去打比赛,这些是最基本的要求吧。赛场上的沟通很有必要,误会总是会有的。摊开牌后最重要的是把误会了的损失降到最低,或许一个错误的定约却得到一个正常的结果,这样,双方都会很轻松的忘记这个牌。及时的沟通能够使得同伴之间不会因为前面一副牌的问题带着怨气去对待后面一副牌。
20:0的vp更强调稳定性,12副牌的话每场赢6imp就已经够进入淘汰赛了,这仅仅相当于一个部分定约的双得。因此这个就要求每副牌打的更小心谨慎了。
  不管怎么样,每一次比赛都是一次成长的经历。学业上的压力不可能使我对桥牌付出更多了,身体的原因也不太支持我一坐就是半天的去打牌,这大约就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大学生赛了。很幸运,在我身体最不舒服的这四年里,一直有桥牌陪着。谢谢你们,这些年和我一起打过牌的人。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