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理论
  实战巡礼
  桥牌文学
 
 
桥牌文学

 

未来故事(2)

 飞船在Mar星停下, 这颗星是绿色的, 终年的雾气是Mar星的气候凉爽而湿润原因,星球上的居民性格和平, 因为这颗星在星际航线的要冲, 所以在进入Mar星的大气之前就能看到无数的飞船起飞和降落, 领航员想起自己早年在这里的工作,那时候,他是Mar星地面控制的导航员, 那是他从太空学校毕业后的第一份差使,当时, 星际航线还没建立, Mar星上只有他一个人, 现在的居民都是在后来才迁移过来的. 早期的日子平静而寂寞, 领航员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打桥牌的, 而他的玩伴就是那些老掉牙的P3G智能机器人,在白天里,机器人协助领航员建立飞船地面站, 在入夜的几个小时里,他们一起打上几局桥牌. 平静的日子延续到惠的到来, 领航员有了第一个学生, 惠当时还在上学,她来到Mar星作为领航员的助手实习一年.那一年也许是领航员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年青的惠爱捉弄那些机器人,她给那些蠢蠢的机器都取了名字, 象猪猪,马儿,还亲手调试机器人的桥牌模块,甚至到后来, 领航员都很难赢那些机器.
那段与世隔绝的日子恍惚象古代中国的隐居生活,在忙碌的工作之后,惠就煮上一壶茶, 在牌局中小心的为领航员斟上, 屋子里很安静,唯一能听见的是机器人思考时外存储器发出的缓慢的滴答声.有时候, 当惠发现一个定约无法完成, 她就念出那串数字, 这串数字就调用了机器人的一段作弊程序,最后惠总是很得意的大败机器,数字而领航员则佯怒, 禁止惠再这么做,惠总是"虚心接受, 坚决不改",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到惠离开这个星球, 不知所踪, 于是领航员也辞掉了这份工作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涯. 
船长走出船舱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飞船被机器人们扣留了.Mar星的机器人发动了叛乱, 所有的人类都被囚禁起来, 在后来, 调查者们发现这个星球上的机器人过的生活惨不忍睹, 每天不间断的苦役以及缺乏必要的维修导致机器人的大量死亡,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在当时, 所有的船员都被押到寂寞芳心酒店,船长待得有些百无聊赖. 于是每天和船员们打桥牌度日.旅店的情况让人难以乐观, 这儿的酒很多, 大家就以酒为注,一直打到所有的人都熏熏然为止.
这一天, 酒店的门突然开了, 领航员惊讶的发现进来的叛乱首领竟然就是那几台P3G机器人,不知道为什么,机器人并没有认出领航员,领航员后来想来,也许是酒店堕落的桥牌气氛把这些机器吸引来的.机器人用单调的语音合成器缓慢的说, "我们决定举行一场桥牌对抗比赛, 选出你们最强的四个,打8副队式比赛, 如果你们输了, 就将被全部处死,否则你们将获得自由离开这里.
船长酒兴正浓,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答应了这场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刺激的比赛,当然也许也就是他的最后一战.                              
船长发现他必须完成这副3黑心,

  854  
KJ9543
J2
3 K4 K962
AQ87 T2
987643 AKT
T3 AQJT7 A762
  6  
Q5
QJ985
叫牌过程:
西
助手 P3G2 船长 P3G1
    1S /
2S / 3C /
3S //    
       
       
       
       

P3G1 首攻了D9, P3G2取了DAK, 转攻将牌,船长用Q取到,出草花到明手K, P3G2Ace拿到之后又回一个黑心,船长惊讶的发现西垫了一个小方块, 船长用CQ敲下P3G1的CT, 然后打红心, P3G1跳红心Ace, 这时候如果P3G1回红心, 船长将轻易完成3S, 但P3G找到了D8脱手,显然明手不能将吃,否则将失去飞黑心K的桥引,船长不得不手上将吃, 明手垫红心,这时南北牌如下:

  8  
KJ95
-
  -  
   
   
  AT  
  -  
-
J98

船长忽然发现了潜藏着的将吃妙着,他提掉CJ, 明手将吃C9赢张, 然后出HK,于是就摊牌了,如果P3G2将吃, 则船长超吃后,手上的牌全好, 否则船长垫去C8,再出红心, 行成最后的将牌AT的威胁.3S打得如此冒险, 船长不由得擦擦额头的汗,有一种从鬼门关一晃而过的感觉. P3G1忍耐不住了, "CA之后回草花,CA之后回草花!"船长不由得感到好笑, 难道P3G1和P3G2用的是不同的程序?        
领航员和机械师的叫牌在下面这手牌里受到严峻考验:
东西有局,
领航员坐东拿了S87 H AKJ54 D KQJ8 C AQ
P3G3 开叫了3C, 按照桥牌创世纪时传说中的桥牌之神哈曼的说法,当你认为有几个选择, 而3NT是其中之一的时候, 叫3NT,不过领航员并不相信这条哈曼原则, 他决定叫传统的加倍,P3G4 凶狠的跳5C.机械师的牌是这样的:
S AKJT6 H Q983 D A9 C 42
很棘手,他原本可以叫4C, 请同伴选择一个高花.可现在已经到5C了.同伴并不需要一手很棒的牌就可以打成满贯,比如:Qxxx AKxx Kxxx x, 而如果同伴真拿了SQxxx HAKxx DKQJ C xx,那叫小满贯就显得太愚蠢了.
可是该叫什么呢? 5H 还是5S? 不, 那太保守.5NT? 请同伴挑一个小满贯? 6C? 显示草花控制?
要不还是6H算了, 自己的黑心很可能垫掉同伴的输张,比如同伴拿S Qxxx H AKxx DQxx C Ax
机械师最后决定叫6H. "即使死也要死得象个英雄!" 他并不很在乎自己是不是有时候会显得愚蠢,领航员愉快地加叫了7H, 同伴肯定估计不到我的牌会如此之好,
在C7首攻后, 机械师发现自己需要决定第一墩的打法:

  87  
AKJ54
KQJ8
  AQ  
   
   
  AKJT6  
  Q983  
A9
42
叫牌过程:
西
领航员 P3G4 机械师 P3G3
      3C
X 5C 6H /
/ 7H //  
       
       
       

在一些很偶然的情况下,机器会开叫一个J打头的3C,这牌现在看来很铁, 实在不必冒险去飞草花. 于是机械师决定上CA.然后, 敲HA, 麻烦来了, P3G3垫了一个草花. P3G4有四个红心.假设P3G3不会在开叫3C的时候拥有一个6张方块套, 机械师立即打三轮方块, 打算立刻垫掉自己的草花输张, 在第三轮上,竟然被P3G4将吃,机械师只的超吃, 局势如下:
 
  87  
KJ54
J
  Q  
   
   
  AKJT6  
  Q9  
-
2

下面只能树立黑心了,谁更象有SQ呢?P3G3 是拿了1 0 5 7的牌还是2 0 5 6的牌?
机械师现在有些后悔, 早知如此, 第一墩不如飞CQ呢.也许是2056, P3G4 不象是只拿了2个草花就跳5C. 依然,从概率上来说, SQ更可能在P3G4手里, 因为他毕竟拿了4张黑心. 于是机械师敲SA, HK到明手, 飞黑心,Oh, 天哪, P3G3出了SQ,  领航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串数字, 如电光在他脑海闪过, 脱口而出...          
船长在下面这手牌里显示了他的技巧.
南北有局.牌叫得很艰难: 
 
  Q1094  
763
QJ852
A872 8 K653
- KJT98
A763 T94
QT753 J A
  AQ542  
K
KJ9642
叫牌过程:
西
助手 P3G1 船长 P3G2
  1H 2C /
/ X //  
       
       
       

P3G1开叫1H, 船长有些犹豫, 局况不利, 但因为自己的长红心,如果同伴红心短的话很可能会有草花的配合. 而且2C能够挡住对方的1S.船长还是决定叫2C. P3G显然是用否定性加倍的,P3G2乖巧的pass了2C,准备设陷阱让同伴在第四家重开加倍, P3G1配合的加倍了.船长Pass, 感觉气氛非常的不妙. P3G2自然pass, 他一手有4到五个防御赢墩.助手沉吟了一下,考虑到船长有局的时候叫2C, C不可能很差,于是也决定pass.P3G2首攻DA, 助手把草花8放到最右边, "只有一张?"船长不知道是在问助手还是在问自己. 助手看见船长两眼通红, 象是要和人拼命一般, 不禁哆嗦了一下.P3G2发现敲下了船长的DK, 于是转攻SA, 敲下船长的SJ, P3G1打6表示欢迎,于是P3G2继续出黑桃, 船长用C2将吃掉P3G1的SA, 下面很难办,船长决定出草花4,P3G1 CA赢了之后,回红心J, 船长出Q, p3G2用C5将吃,回草花Q, 船长忽然意识到这牌也许能够打成, 他用CK吃进, CJ, P3G2忽然感觉不大妙, 垫掉CT, 船长眼前发黑,"天哪, C3出了没出?" 船长忽然意识到自己在第三墩上的错误,“如果自己保留了C2...”无论如何,虽然C9大了,船长依然决定出C6, 然后闭上眼睛等待判决, P3G2犹豫了一下,出C7, 天哪, 船长这回确定自己能活着离开Mar星了. 船长看了一眼助手, 他似乎在睡觉.P3G2被投入, 无论出黑心还是方块, 明手都大了.在离开Mar星的路上,领航员尊敬问船长, “您在那副2Cx的牌里找到了保留C2的妙着?”船长瞪了一眼助手, “那个...自然”“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妙着,”领航员钦佩的说.望着慢慢远去变小的绿色星球, 领航员想起那个为机器人写桥牌程序的女孩子,“她现在究竟在哪颗星上呢?”
机械师喃喃自语道, “那些机器人这回死定了. ”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