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友情来文
  打牌技巧
  叫牌心得
  防守思路
  桥德桥规
 
 
 
 
 
 
 
 
桥德桥规

桥牌的“死水”现象

何刘

前不久的一次聚会上,有一位博导和一位硕导谈起十几年前他们单位的桥牌活动时兴趣浓浓。聊起以前的牌友,一个个鲜活的展示牌友性格特点的桥牌故事就从他们的脑海里蹦了出来。他们认为桥牌是一项高雅的活动,念念不忘那益智的桥牌思维和桥牌的合作精神,婉惜昔日的牌友因升造、出国和调离而离开他们,感叹如今桥牌活动的“萎蔫”现象。

近日,一位朋友来我家,我和他谈到这次聚会,并提到了高校桥牌活动的“萎蔫”现象。不料,他竟说起了桥牌的“死水”现象,并说“萎蔫”现象和“死水”现象不无关系。他说,农民种庄稼,比如种水稻,都想有一个好的收成。但如果将四周的田埂死死地封住,同外界没有来往,加上又没有雨水,连遇干旱,那水稻田里的水就是死水。造成的结果,即“死水”现象是,水稻田的水随阳光照射逐渐蒸发,随水稻生理需水逐渐被吸收,再加上还要渗漏一点,越来越少,直至干旱,水稻出现“萎蔫”现象。

桥牌的“封田埂”之事,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比如死水一潭的现行A类桥牌俱乐部联赛体制,就有一个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没有升降级制度。外面的进不来,里面不管你怎么折腾,只会下降不会上升。封了田埂的水稻田,外面的水(雨水和灌溉水)进不来,里面的又要蒸发,又要吸收,还要渗漏……水平能不下降吗?比如市场需要活水,活水就是要冲走旧的迎来新的,然而瞧瞧现在的桥牌市场,活水何来?就拿名字来说吧,俱乐部的名称被贴得死死的,就像封田埂一样严,好处何在?我是农民家的孩子,我打小就知道,只要一下雨,田沟里有活水,我就能捉到小鱼吃了。比如熟面孔现象,从90年代开始到现在为止,在桥牌比赛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群什么样的面孔呢?老面孔!冠军都是数得着的老面孔。2003年,在桂林举行的全国桥牌俱乐部锦标赛上,前来参赛的选手大多数是老面孔。甲级俱乐部比赛参加的队员大都是上世纪80-90年代培养出来的。农民种水稻都明白一个道理,每隔一定年限水稻品种应更新换代,不然的话,最明显的问题就是病害越来越重。如果再遇上死水,那蔫得会更快。当然,这些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是显性的。

至于隐性的“死水”现象,我们扳开手指一数,也能数出个一二三四来。

只练不赛:长期以来,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各地方桥协举办比赛,主要是依靠企业、私人赞助、工会资助及少量国家拨款,举办比赛的名目更是以行政面目出现的居多。这种比赛仅能满足少量爱好者的需求,无法体现企业投入的价值,使企业的热情受到挫伤;绝大多数桥牌爱好者长期只练不赛,水平业余化,无法适应国际间桥牌运动快速发展的潮流,并逐步丧失对桥牌的热望和信心,最终被迫离开桥桌,使桥牌运动的活动范围越缩越小。如今,我们也能看到,有的市级桥牌升级赛中,就有好的高校队伍竟不知何故不来比赛。

只赛不报:据报道,2003年全国桥牌通讯赛春季报名线数有147线,实际回收82线,有65条线放弃成绩。

封赛不开:八十年代后期举办的全国大学生桥牌赛和“钟声杯”高校教工桥牌赛就曾不知什么原故封赛了。

教室“关门”:从国外的经验看,桥牌人口的增加,举办培训班是一个重要而有效的途径。然而,我们没有好的教育体制,没有一个像样的培训班,没有认定桥牌教师资格的教师。我国从事桥牌运动的教师大多属于“无师自通”或“按图索骥”型,真正经过严格培训的很少。各级各类学校想开设专门的桥牌训练班,聘请专职教师,也无法拿出确定教师水平的资格证。

在高校中,八十年代中后期和九十年代初,有一批大学生爱学桥牌牌、打桥牌,桥牌运动开展得也很好,同时也涌现出了一批年轻的高校年轻牌手。可现在,由于桥牌的“死水”现象和其他原因,高校里能涌现出一批好的年轻牌手来吗?即使有好的大学生牌手,也会在“死水”里闷死。

刚刚在科大桥牌BBS上看到《安徽省第一次体育大会桥牌赛》一帖,从中得知“非常遗憾的是科大以及其它高校属非行业、非省直厅局无缘组队参加本次桥牌盛会”。哎,封了田埂。

2004/06/13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