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友情来文
  打牌技巧
  叫牌心得
  防守思路
  桥德桥规
 
 
 
 
 
 
 
 
打牌技巧

至少还有记忆(3)

 

smellycat(堕落的猫)

 

至少还有记忆(七)---完美失误

第五轮  vs 同济大学(第二台) 

Bd    开室                   闭室                     IMP
1     N-2H    -3   +150      E-3NT    -2   +100       +6
2     N-6S    -2   +200      E-4S     =    +620       +13
3     N-4S    +1   -450      S-4S     =    +420       -1   
4     N-3S    =    -140      N-4S     -1   -100       -6
5     E-2H    +1   +140      E-2H     +2   -170       -1
6     E-1NT   -1   -100      E-1NTX   =    -180       -7
7     S-2D    +1   -110      N-1NT    +1   +120        0
8     S-3S    +1   -170      N-3S     -1   -50        -6   
9     S-3NT   +1   -430      S-3NT    +1   +430        0
10    W-4S    =    +620      W-3NT    =    -600       +1  
11    CANCEL                 S-4H     -1   -50         0      
12    N-3NT   +2   +660      N-3NT    =    +600       -2     
13    S-7S    =    -2210     N-6S     +1   +1460      -13     
14    E-5C    -2   -100      S-3S     =    +140       +1   

    请别误会,起这么个标题并不是准备讲述离谱失误却意外带来完美结果的故事,而是说某人在“失误大比拼”这场比赛中发挥出色,包揽了该项赛事的大满贯。

    什么?你问某人是谁?呃,不要这么穷追猛问嘛,彼此心知肚明就好......OKOK,我坦白,其实就是在下啦。唉,真没想到,原来失误也可以如此华丽地登场。

    本轮是第二天上午的第一场比赛,对阵的是同济大学。说来也巧,在最近的三届大学生桥牌锦标赛上,我们每次都能在瑞士移位赛中遇到同济,真不知是该说彼此实力相近呢,还是说缘分这东西也能由某一人扩散感染到全队并且被继承......

    在闭室和我们对抗的是SC和HXH,大家交换约定卡研究了一下后,发现双方的体系也基本相同。不过鉴于上轮裁判的判罚,我还是罗嗦了两句,申明我们的1NT开叫可以有哪几种具体“邪恶”方式,以及上轮对徐州工程学院时的惨痛经历......幕同侧的SC同学则对此表示理解和同情。

    又寒暄了几句后双方发牌开打,先搞后七副。本轮的牌其实很平,基本上是攻防的考验,不过在偶的出色发挥下,呵呵......

    第十一副,双无局况,我持牌为QXX/QT9X/AQXXX/Q,第一家开叫1D,接下来叫牌进程如下:

N     E     S     W
            1D    -
2C    -     2H    -
3H    -     4H    -
-     =

    首攻H3,明手摊牌:JXX/AK87/-/ATXXXX。王牌首攻确实很犀利,在别的任何攻牌下我都有极好的机会通过交叉将吃拿到十墩牌,而现在我则必须要做出梅花赢墩。当时桌上的第一感觉是梅花必须33且王牌要均分,于是我就孤注一掷照此路线打。第一墩明手摆H8,上家跟小,我也出小让明手大;接着直接拔CA,上家掉出CJ,我跟单张CQ,而下家.......跟出了CK!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由于幕布的关系,SC没有注意到我出的是CA,而以为是CX,这样当我从明手出第二张梅花,上家垫牌而我手上王吃时,他才意识到出了问题。尽管显得有些懊恼,不过SC还是很大度地继续防守,而接下来的舞台时间则属于我一个人。

    如果当时头脑足够清醒,那么我将意识到,尽管CK和CJ同时掉落貌似便宜了,但其实这是一个相当糟糕的消息,它基本宣判了定约的死刑:上家的CJ显然是单张,而梅花的6511分布意味着把明手牌做大成为奢望。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打下家五张梅花同时持有JXXX的王牌,这样我可以兑现CAT和DA,然后通过交叉将吃得到剩余六个王牌,再加上第一轮吃到的一墩红心,正好十墩。

    但在牌桌上,也不知是被梅花上意外的“利好”消息麻痹进而出现了幻觉,还是自己的小学算术本来就没过关,总之,我很自信地认为,我只需再王吃两个梅花就可以把明手的牌做好。于是我手上将吃,第二轮王牌进明手,顺便清将;对方都跟出,good;我再用手上最后一张王牌将吃了一个梅花,兑现DA垫去明手一个黑心,随即摊牌声称超一。然后我就发现SC很诧异地看着我说,你梅花还没好......

    意识到算错了梅花张数从而声称错误后,我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提出先把裁判喊来,同时脑中飞快地思索着定约可还有一线生机,毕竟我要使己方的损失尽可能地减少。不过很快我就失望地发现无论怎样努力也只有9墩牌,即便喊来裁判也无非是浪费点儿时间而已。鉴于等待裁判的过程也确实很无聊,于是我们商量后决定私了,4H宕一。

    PS1:SC同学确实相当的厚道啊,这里免费打广告赞一下,嘿嘿 ^_^

    然而关于这副牌的故事并未到此结束,大概是由于还在回想坐庄时的意外故事因而注意力不够集中,在收牌时我把明手的一张牌混入了自己牌中而没有发觉,就这么着插回了牌套。本来吧,这纯粹是单方的责任,不过牌传到开室后,著名的2046估计是牌打得比较顺,也没管那么多,一把就抓了起来。这下好了,双方被裁判各打五十大板,分别扣去了0.5个vp。我头一次发现原来插错牌的判罚是如此严厉,但幸运的是这0.5vp没有对我们移位赛最终的名次产生影响,不然这罪过可就大了。 
 
    仅仅一副牌过后,我又迎来了本轮比赛的第二次表演机会。第十三副,双有局况,同伴第一家开叫1S,上家pass,你手持AJ/AKXXXX/JTX/AX,没什么好想的,总是2H起步。下家自然不叫,同伴3C,保证4张和额外实力,你打算叫什么?

    从我手上的牌看,既有长套又不乏控制,且大牌都是有效的,在目前的序列下不叫到满贯大概是不会甘心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配合从而确定满贯的走向。在这里,3H似乎是一个自动的叫品,不过我认为3D作为一个过渡性叫品,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同伴已经叫出了至少九张黑花和一定的额外牌力,而我除了五张红心和逼局牌力外还什么都没有表示。在目前的局势下,对联手牌情更了解的人是我,因此我更适合成为叫牌的主导方,引导同伴继续澄清牌情从而判断定约走向。从这个意义上讲,3D和3H代表着迥然不同的两条叫牌路线:3D是自己主导,而3H则把更多的判断和决定权交给了同伴。事实上,我认为3H叫品应该解放出来,用于描述红心独立可打的单套逼局型牌,而类似我这手并不十分确定定约走向的牌则必须从3D过渡,这个叫品并不妨碍我们找到可能的红心62配。

    很遗憾,实战中我没有作出最好的选择,随手就摆上了3H。不过它的影响并不是很大,相较于后面的某些处理,这个叫品实在正常得令人发指。紧接着同伴叫3S,这应该保证6张(否则的话鉴于同伴方块上必然有东西,那么他总可以选择3NT或者4C),现在我知道要打黑心定约了,于是我很自然地扣叫4C,暗示黑心配合并显示满贯兴趣,然后同伴4D----看上去似乎一切都已步入正规,接下来我只要继续扣叫4H大概同伴就要开始问关键张了。然而,我的下一个叫品是......6S!

    尽管我十分努力地去重现那一个多月前的一幕,试图从业已稀薄的记忆中搜刮出当时的想法,可一切都已无从考证,只是依稀记得做出这个决定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好像我本来就该叫6S似的。也许,当时的我本来就没有太多想法。

    赛后JX告诉我说他当时很想在我的6S后补一个,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也是不应该的。同伴实际持牌如下:KQTXXXX/-/AX/KQJT,我们就这样错过了这个在任何首攻下均可以立即摊牌14墩的大满贯。不过就如同上次那样,故事发展到这里依然没有完结----因为我在把牌插回牌套时忘记洗牌了。

    其实我本来是很注意类似这样的细节的,很早的时候我就看过荷兰牌手Toine van Hoof那篇著名的文章《弄乱你的牌》,因此哪怕是平日里,在打完一副牌后我也不会忘记洗一下自己手上的牌。可是,在如此重要且关键的一副牌上,我却疏漏了这个步骤。事实上,由于这副牌在打的时候很快就摊牌并进入下一副,当时在牌桌上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知道有这么个插曲还是比赛结束后拜2046所赐,他当时在牌桌上也面临着是否要叫大满贯的抉择,而他最后的决定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失误----毕竟如果只有12墩牌的话,在这样的比赛中,庄家多半还是要打一打的。

    好了,到目前为止,坐庄和叫牌都已表演过了,三大赛事只剩下防守了。OK,那么我们就继续这最后一项表演......

    倒数第二副牌,单方无局,你持XXX/QJ9/XXXX/JXX,右手方第一家开叫15-17的1NT,你自然不叫,下家也pass,同伴平衡位置加倍,实力性的。上家pass后你的处境很尴尬,既无牌型也无牌点,但除了咬牙罚放外似乎也别无选择。很快同伴的加倍就转了圈,你很自然地首攻HQ,明手摊牌:QJX/XXXX/JXX/XXX。你心里多少踏实了一些,看上去双方基本是平点,有的一防。第一墩同伴跟H2表示欢迎,庄家也出小,你要继续么?

    事实上作为点少的一方,盯着明手这手牌,即便你再认真琢磨估计也很难从中窥视出整手牌的全貌,任何猜测都有可能是错误的。这个时候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遵从同伴的意见,毕竟他能够看到更多的牌点,也更清楚整个防守局势。但很可惜,我再一次作出了错误的判断,担心续攻红心是在帮对方做套因而换攻了方块,全手牌如下:

                AXX
                KTXX
                AKX
                QXX

QJX                            KTXX
XXXX                           AX
JXX                            QXX
XXX                            AKXX

                XXX
                QJ9
                XXXX
                JXX    

    如你所看到的,在这副如同镜子般的牌里攻守双方均可以做出七墩牌来,需要比的只是一个时效,而换攻方块使得防守方丧失了本来由首攻获得的先机。

    嗯,总算自虐完毕了,总结一下:坐庄、叫牌、防守、数错牌、插错牌、忘洗牌,三个大项外加三个小项,几乎覆盖了所有常见的失误类型,大概再添上个越序首攻就堪称完美了。我们国人讲究“责任制”,出了事故要有人负责,显然桥牌圈子也不能例外,那么谁该为我的状态低迷以至于弄成这么个状况负责呢?啥?你说我自己?切,哪儿有自个给自个顶罪的,你这显然属于没搞清楚“责任制”的精髓嘛,它的全称是“推卸责任制”,你还真以为是“负责任制”啊,too simple......

    OK,替罪羊该现身了,我也要开始点名了,大家集中注意力哈,咳咳......

    guyi?guyi小朋友在吗?

    呃,不要东张西望,就是说你啦~~

    哎,别跑啊,你跑了我可咋办啊......快过来给大家讲述一下比赛当天早上在水房里你都对善良的DK同学干了些什么......
    
    PS2:以上情节均属写实,如觉似曾相识,请务必对号入座,谢谢合作 ^_^

    最终结果IMP 21:36,VP 10.5(11-0.5):18.5(19-0.5),我们迎来了开赛以来的第二场失利。

    PS3:反复核对了好几遍比分(定约和结果应该都是没有错的),都是21:36,这样vp就应该是11:19,而不是当时结出来的12:18,也许偶现在是真的不会算数了......而据说扣罚的那0.5个vp最终证明对同济的兄弟们至关重要,那这1vp岂不就更......2046,你可千万要挺住别想不开啊......

    呵呵,真不愧是完美失误,连结束时都要小小地配合一下,好吧,完美收场。
 

至少还有记忆(八)---你宕了五个不是二百五么

 

第六轮  vs 天津师范大学(第四台)

Bd    开室                   闭室                     IMP
1     N-3D    -5   -250      W-3NT    -2   -100       -8
2     E-1H    +1   -110      E-1H     +1   +110        0
3     W-3NT   +3   -690      W-3NT    +3   +690        0   
4     N-4H    =    +620      N-4H     -1   +100       +12
5     W-4S    =    -420      W-3NT    -2   -100       -11
6     S-2NT   -4   -200      W-2HX    +1   +870       +12
7     W-4SX   -1   +200      W-4S     -1   -1O0       +3
8     E-4S    -1   +50       E-4S     =    +420       +10   
9     S-2S    +1   +140      S-1NT    -1   +50        +5
10    E-4H    +1   -650      E-4H     =    +620       -1  
11    W-3NT   +1   -430      W-3NT    +2   +460       +1      
12    E-5C    +1   -420      E-5C     =    +400       -1     
13    E-1NT    =   -90       S-1NT    -1   +100        0     
14    E-4HX   -1   +100      W-4HX    -1   -100        0   

    五轮结束后我们的总vp是87.5,按往年的情况估计,最后一轮要拿到至少18vp才能确保进入前八,形势并不乐观。毕竟相对于参赛的31支队伍来说,六轮的瑞士移位还是略嫌少了些,经常会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在最后时刻发生。

    本轮我们在处于焦点之争的第四台迎战“后东宇”时代的天津师范大学,JX和我在闭室对抗据说已进入智运会U-20组集训大名单的SQ和DCH。出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我再次很详细地介绍了我们对于1NT开叫的各种“灵活”处理方式,不过从对手平静的反应来看我似乎是多虑了。

    上来第一副牌似乎就预示着本轮竞争的激烈程度。双无局况第二家,你持XX/JXX/AQXXX/QXX,在上家pass后自然选择不叫,下家1S,同伴加倍。推盘推过来后上家想了一会儿后摆上3S,你打算叫什么?

    鉴于同伴的技术性加倍,平静地防守3S基本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大概有一些方块配合,不过直接叫4D仍然显得既呆板又尴尬。在我看来,此时选择应叫性加倍是自动的叫品,既显示了一定的实力也显示了低花张数,同时保留了我方打3NT的可能性。同伴只要不是加倍的最低限且黑心能挡一下,诸如KX/QXXX/KXX/AJTX之类,3NT都有不错的机会。即便同伴叫不出3NT选择了4C,我也可以修正为4D,作为一手pass过的牌,这也不会引起任何误会。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加倍都显然更加灵活。

    实战中同伴果然如我所愿在加倍后叫出了3NT,之后大家都不叫。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北家首攻ST,南家上SA,而庄家......跌出了SQ。看到这张牌时我的心就已凉了一半----我方点力本来就有限,哪儿还经得起这番折腾。果然,防守很快结束,定约宕二。全手牌如下:

                TXXX
                QT9X
                X
                AJTX

KQ                            XX
KXX                           JXX
KJXX                          AQXXX
KXX                           QXX

                AJXXX
                A8X
                TXX
                XX     
   
    虽说上来第一副牌去摸3NT是惯用的检验对方实力的良好策略,不过这个牌实在摸得黑了点儿......其实我觉得拿JX的牌即便在1S后选择pass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尤其是在同伴已经不叫过的情况下。当然,有关这副牌真正的故事发生在遥远的开室,队友们以极其诡异的方式抢到了31配的3D定约,关于其花絮颇多,此处先按下不表。

    第二、三副牌均平淡无奇,紧接着第四副,你持JXX/AK/AXXXX/TXX,同伴第一家pass,上家开叫精确1C。双有的局况和同伴的pass使得你对争叫没有什么兴趣,接下来对方很快叫到了4H,进程如下:

N     E     S     W
                  -
1C    -     1D    -
1H    -     2H    -
3NT   -     4H    -
-     = 

    OK,到你首攻了,你手上有三个赢墩,而同伴显然没有多少大牌,那么宕墩从哪里来呢?鉴于叫牌显示庄家持有大部分牌力,本着“同伴就是用来卖的”的原则,实战我选择了首攻CX,明手摊牌:XX/98X/JXX/KQ9XX。庄家稍微思考了一下,第一墩明手摆CK,同伴跟小,庄家手上也出小;紧接着拔掉SA和SK,出第三个黑心明手H8将吃;然后拉小王牌,手上出HQ,我HK吃住后停下来思考。

    根据叫牌庄家应该是5332牌型,如果双张是梅花,鉴于CA肯定不在同伴且明手缺乏进张,那么庄家第一墩出CK把该套打堵塞就显得很奇怪。这样看来同伴的梅花应该是双张,于是我继续回梅花,明手放小,同伴CJ,庄家CA吃住继续清将,我HA站住,期间同伴在王牌上打出了三张信号。我再次停下来回顾之前的整个防守过程,确认刚才的思路没有问题后,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拔掉了DA,看到同伴不欢迎后换出最后一张梅花,同伴王吃,4H宕一。全手牌如下:

                AKX
                QJT76
                KQ
                AXX

QTXXX                         JXX
XXX                           AK
XXX                           AXXXX
KXX                           QXX

                XX
                98X
                JXX
                KQ9XX     
   
    事实上这副牌的攻防都很有问题。在梅花首攻下,避免王吃应当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庄家必须寄希望于所有的分布都有利,这样可以用明手的方块垫去手上一张梅花,从而在梅花32分布的情况下凭借良好的王牌号码做成定约(这里特别对舞神同学提出表扬~~)。

    防守方面尽管我想了很多,但还是打错了一个次序,那就是必须在HK第一次进手时就先拔DA,看同伴的信号来决定回哪门低花。毕竟如果庄家真要是两张梅花的话,那么立即连打两轮方块有可能是十分必要的。站在同伴的角度,无论他是否持有DK,要防宕定约的前提是我必须有HA;这样的话如果他是三张方块,那么总是打最小的那张来促使我换攻梅花;而如果是双张的话,那么只要垫掉大的那张(哪怕是K2也要垫K)就可以基本确保我会继续回方块,从而得到一个方块王吃击败定约。这样防守的成功几率显然比纯粹依靠猜测高了很多,而像我实战那样防守在庄家是双张梅花时已经丧失了时效。

    第五副牌从结果上看出入不小,可惜我实在没有什么印象了,毕竟不是我做的庄,不过叫牌过程应该还比较正常。

    第六副,我持XXX/AXX/KJT9X/XX,单有局况第一家,自然选择不叫,下家和同伴也pass。上家第四家开叫1D,同时面带微笑提示我保证一张,我也友好地冲他笑了笑说一张已经挺多了。接下来我pass,下家1NT,两个pass后我毫不犹豫地举起大红锤。

    这是一个常见的投机序列,双方基本是平点,不过大牌位置多半对我方有利,因此往往能够发笔小财。并且这类牌通常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锤不宕,一锤就宕”。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如果同伴正常首攻,多半上来就要至少要卖一墩,并且还损失一个时效。

    在我看来这个加倍将结束叫牌,不过推盘推过来我发现......同伴撑不住主动撤退到了2H。这下可好,对手又不干了,南家在平衡位置加倍,北家向我询问了加倍和2H叫品的含义后就放掉了。首攻SQ,摊牌时我对JX说:“小伙儿运气不错,我还有AXX的支持,慢慢打。”尽管如此,打牌过程还是很快,在清第一轮将时北家掉出了单张HK,JX随即摊牌超一,原来某人拿了QT98打头的六个红心还有边花AQ......全手牌如下:

                QJXX
                K
                AQXXX
                JXX

XXX                           XXX
QT98XX                        AXX
8                             KJT9X
AQX                           XX

                AKX
                JXX
                XX
                KXXXX     

    第七副牌同伴异常艰苦地在打一个4S,折腾了半天还是宕了一个,不过赛后JX对我说在首攻没攻王牌的情况下选对路线是可以打成的。

    紧接着第八副,双无局况,我抓到了KJT986/AKX/TXX/T。同伴第一家开叫1C,上家不叫,我应叫1S,下家也不叫,同伴2C。鉴于良好的黑心结构,我直接拍了4S。

    首攻H3,同伴摊牌:A/XX/KQ9X/K9XXXX,看来我运气还算不错,同伴梅花上的点力不是很重,有一个关键的红心双张且幸运地躲过了王牌首攻。接下来我打得很快,两轮红心后用SA王将吃手上第三个红心,然后从明手出小梅花。北家长考后上了CA,看到我跟出的是CT而他同伴跟出的是CQ后,轻轻叹了口气,略作思忖后继续回梅花。我心里也暗自为对手叹了口气,北家已经暴露了太多的额外信息,现在我是无论如何都打不错了。于是手上SJ将吃,希望尽快看到SQ的出现。接着南家又开始长考,最终他选择了SQ盖王然后回红心,我S6将吃,又清了一圈将,两边都跟出了,于是我就摊牌:清光将牌,方块过手,CK垫去一个方块,正好。全手牌如下:

                XXX
                QXX
                XX
                AJXXX

A                             KJT986
XX                            AKX
KQ9X                          TXX
K9XXXX                        T

                QXX
                JXXXX
                AJXX
                Q  
     
    事实上,由于防守方的方块是42分布,黑心是33分布,因此即便在北家上了CA后,只要回出方块,定约也是宕的。从北家的角度看,方块上至多有一个赢墩,因此必须拿到两墩王牌才能击败定约。而在这个叫牌序列和庄家用SA王吃红心输墩的打法下,指望靠王牌提升拿到两墩王牌是不现实的,尤其在自己已经持有三个小王牌的情况下。所以说,唯一的机会就是希望能够王吃到方块,就像实际分布的那样。

    也许对北家来说,被庄家晃了一下上了CA是件很懊恼的事情,但其实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实际上也确实没有什么损失,真正致命的是之后的回牌。这也再次验证了“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接连犯错”这句话。的确,并不是所有的错误都是无法挽回的,而回顾自己的打牌历程,不知有多少令人遗憾的结果都是在这样错上加错的情形下产生的。

    接下来的几副牌都比较平淡,就在我以为本轮比赛也将在这样的氛围下结束时,第十三副,双方有局第二家,我拿到了这样一手牌:J7/AQXX/A8XX/XXX。叫牌过程很简洁,两个pass后南家开叫13-15的1NT,然后又两个pass到我。鉴于前面我们已经有不少先手,用不着在这种牌上跟对方拼命,况且我的大牌和中间张配置本身也缺乏吸引力,因此我选择了稳妥的pass。

    同伴首攻S5,长四01。明手摊牌6432/KJT9/XX/QXX,我上SJ,庄家SA吃住,然后打红心到HJ。显然庄家总是能吃到一墩红心的,鉴于明手的梅花娘娘我实在是罩不住,如果我现在立即用HQ吃住的话将很难避免庄家得到两墩红心。嗯,这个防守我还是会的,于是我不动声色地迅速跟小忍让。事实证明,这个忍让不仅限制了明手的红心赢墩,而且使得庄家对整手牌的估算出现了重大偏差。

    在HJ得到后庄家迟疑了一下,紧接着他从明手出CQ,同伴CK吃住后回DQ,我跟小表示欢迎,庄家手上DK大,然后继续打红心。这次我理所当然地用HQ吃住,并且由于明手唯一可能的进张CQ已经不在了,我放心地继续兑现HA把牌情打明。在这两张牌上,尽管隔着幕,可我仍然能感受到庄家在跟牌节奏上的停顿----看来庄家对此也是感到有些意外的。HA上同伴垫了张梅花,于是我自然地回S7,庄家飞牌,同伴SQ吃住后继续回黑心顶掉SK,我则垫掉手上最后一张红心。接下来庄家从手上打小方块,这时JX只须自然地出D9,就将形成如下局面:

                6
                K
                -
                XX

9                             -
-                             -
J                             A8
JX                            XX

                -
                -
                TX
                AT     
 
    只要JX继续兑现最后一个黑心赢墩,我垫去手上一张梅花,那么庄家就将陷Stepping Stone Squeeze(踏脚石紧逼)的困境中:如果垫掉DX将直接把我的两张方块做大;而如果垫掉CT,JX则可以在兑现DJ后用梅花投给庄家,DT将成为我兑现DA的踏脚石。但很可惜,实战中JX由于担心方块上被投入而选择用DJ吃进,从而错过了这个绝妙防守的最后一击。全手牌如下:
     
                6432
                KJT9
                XX
                QXX

Q985                          J7
XX                            AQXX
QJ9                           A8XX
KJXX                          XXX

                AKT
                XXX
                KTXX
                AT9     
     
     是夜,九点,宿舍,群魔齐聚,八卦中。 
     ......

     舞神(认真地看着记分表上的3D-5,感慨中):唉,这有将定约没有王牌确实不好拿墩啊......

     众魔:这不废话嘛......

     舞神(继续自言自语):这是我打过的王牌张数最少的定约了,还是三阶的......

     舞神(发现新大陆):咦?不是HZY先叫的2D么?为啥是我做这个庄啊?我晕......

     舞神(兴奋中):我愣,当时桌上那么多人,还有裁判,都没发现啊,太搞了......
     .......

     舞神(继续兴奋中):......我一看还以为要宕七个,350分啊.......

     后勤总管大球球高速插上(一脸认真加纯情状):什么啊,哪儿有那么多,你宕了五个不是二百五么?

     众魔乐翻,无魔能言......

     舞神(怒视DQQ,崩溃中):我靠.......

     据说此神奇定约的诞生过程如下:

N     E     S     W                 
-     -     2D    X
3D    -     -     =

     本轮最终结果IMP 43:21,VP 20:10,我们以总分107.5vp的成绩顺利进入淘汰赛,并且在不经意间创造了科大桥牌队在大学生赛场上的一项记录:头一回在六轮的瑞士移位赛中没有出现个位数VP......

 

至少还有记忆(4)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