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友情来文
  打牌技巧
  叫牌心得
  防守思路
  桥德桥规
 
 
 
 
 
 
 
 
打牌技巧

至少还有记忆(1)

 

smellycat(堕落的猫)

 

至少还有记忆(一)---序

    每次比赛归来,周围的狐朋狗友们基于刺探窥视各类八卦花边的龌龊本能,总会竭力怂恿我写点什么。你看,爱讲故事且已转正的獾獾老师甚至迫不及待地给我扣上了“本版特约记者”的高帽。只可惜配套工作没做好,只闻高帽不见稿费,而后者对于我这种潦倒落魄的实用主义者而言显然更具诱惑力。

    就在“看者有意,写者无情”的氛围弥漫下,两周的时间悄然而逝。而当我再次抬起头眯缝着眼睛,努力尝试着去回忆起点儿什么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那些曾经以为无比深切的体验和感受,早已像纸屑一样被时间的飓风吹得七零八落。我茫然无助地伸手去抓,却无法阻止它们不断地消失于天际。

    看来,是该写点什么了,是该用文字的图钉,把那些纸屑给稍稍固定住了。好在钱穆老先生早已有言:“能存吾记忆中,方为吾生命之真,其在吾记忆之外者,皆非吾生命之真”。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并不遗憾回忆时忽略了什么,遗忘了什么。尘埃落定后的故事,也许更别有一番滋味。

    是为序。

至少还有记忆(一)---低调出征

    据前辈们讲述,当年科大桥牌鼎盛时期,一次双人赛轻松上百桌,维持秩序是需要用大喇叭喊的。可惜我晚出了娘胎几年,只能在脑海中想象那无比恢弘的场面。当我来到科大的时候,双人赛规模已经很难达到十桌,但仍称得上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而到了最近两年,也许是网络世界中诱惑太多的缘故,抑或是“放眼望美国”独特校园文化的影响使然,总之,在学校规模本来就较小的科大校园面,打牌的人更是日渐稀少,以至于每周日俱乐部活动的组织形式都不知不觉间从米切尔赛演变成了豪厄尔赛......
    
    大环境不景气,小圈子的情形也不乐观。校园的桥坛元老们今年纷纷毕业离校,而涌现出的新人却凤毛麟角。不过困难总是要克服的,在各位老师的帮助下,经过大家的齐心努力,一支三老带三新的队伍终于顺利组建成型:三个分别参加过三次、两次、一次比赛的老家伙加上三个初出茅庐的生力军。而此时,某位生力军同学据说除队长外还没人见到过,号称神秘第六人----至少我是一直到比赛前不到一周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此君。

    变化较大的阵容,加上近半年来大家都各忙各事,没怎么正儿八经在一起练牌,使得这次得出征时大家都不约而同选择了低调。

    7月17日,晚9时,一行6人分别从东西两个校区杀奔火车站,和朱老师会合后,悄然踏上了前往郑州的征程。

至少还有记忆(二)---航海的船和游泳的鱼

    7月18日,清晨,郑州。

    相比于合肥的闷热天气,此时的郑州清爽无比,阴沉的天空中不时飘下雨丝,把整个城市笼罩在灰白色的背景之中,更显得老气横秋。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比赛的承办单位----郑州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的校园却是规划整齐,色调明快,处处透露着勃勃生机。显然,这个校园是本世纪的产物,只是很快我们发现住宿的条件相对于校园华丽的外观来说就稍显不符。

    也许是师范类学校天然阴盛阳衰的缘故,我们有幸享受到了公主级待遇,被安置于某女生宿舍的六楼,每队一屋。一行人抱着刚刚分发的备品哼嗤哼嗤爬到顶层,然后四下张望寻找属于自己的据点。嗯?怎么几乎每扇门上都花里胡梢的样子......定睛细看,原来是各式各样的绘画作品,大多是漫画风格,估计很对JX同学的胃口。不过你别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艺术系MM给我们的见面礼?嘿嘿~~

    找到房间进去后,果不其然,屋内也是涂鸦遍布,连天花板都惨遭毒手不能幸免,一时倒真有点佩服屋子原来的主人们。不过话说回来,这房间的艺术性是够了,可实用性就差了那么一点。床铺显然是为MM设计的,比较袖珍,且不甚牢固,以至于某人往上铺爬时指定我务必要坐镇下铺坚守阵地......还好房内有空调,解决了我的心腹大患。最不方便的是洗澡,需要出楼到旁边的专门浴室。不过所有这些设置安排也有一点共同的好处,那就是比较利于培养大家的集体主义精神。也就是从此刻起,我们开始了为期五天的同吃同住同浴同打活动。

    安定下来之后随手翻了翻今年的比赛秩序册,不禁莞尔。真可谓惊喜年年有,今朝特别多。排名第一的显然当属赫赫有名的郝老师和文老师的联袂出演,他俩如同商量好一般共同为大家倾情奉献了两支相当吸引人眼球的队伍名称:武汉理工大学航海队和广西大学冰鱼队。打桥牌的人大概都晓得“划船”和“游泳”这两个词的特殊含义,估计二老也是觉得自己手下队伍过多,每年都搞那么单调的名字也怪无趣的。国家还倡导改革呢,况队伍名字乎?可不知怎的,在我的脑海中,却开始浮现出这么一副画面:一艘大船在海面上慢悠悠地漂着,上面的人在奋力划行;旁边一条小鱼则如影随形,不时吐着泡泡......

    今年有两支传统强队----南开和上海交大都因故未能参赛,据说或多或少都和队伍的更新换代有点关系。看来队伍的断层的问题在各大高校中还是普遍存在的,我们的处境还不算最糟糕,嗯。

    此外,我还在秩序册上发现了代表某学校参赛的名曰“成功学院”的学院,真的很想弄明白这个学院都研究点啥,帝王成功之学么?而在另外某页上,我则赫然发现了自己家乡的名字----许昌,再仔细一瞅原来是来自四川一哥们的名字,ft......
    
    片刻的安静过后,大家很快就进入了聚众娱乐阶段。先是德州扑克,搞了一阵子后考虑到JX同学最近对13以内的加减法掌握起来颇有困难,于是转为传统的娱乐性训练项目----晕头机。其间JX同学再次展现了良好的竞技状态,证明了之前所传绝非虚言。 
    .......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比赛即将拉开帷幕。
 

至少还有记忆(三)---久违的开门红
 

第一轮  vs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第六台)

Bd    开室                   闭室                     IMP
1     E-1NT   +3   -180      S-2SX    -1   +100       -2
2     S-4S    =    +620      S-4H     =    -620        0
3     S-4C    -2   -100      E-3H     +2   +200       +3   
4     N-2S    -2   -200      N-3SX    -3   +800       +12
5     N-4H    +2   +680      S-4H     +2   -680        0
6     S-3D    =    +110      S-3DX    +2   -670       -11
7     S-2NT   -1   -100      W-2D     -2   -2OO       -7
8     N-3NT   =    +400      S-2S     =    -110       +7   
9     N-2H    -1   -50       N-2H     -1   +50         0
10    E-1NT   -2   +200      S-2H     =    -110       +3  
11    E-2NT   +1   -150      W-5C     +1   +420       +7      
12    ALL PASS               ALL PASS                  0     
13    E-4SX   -3   +800      E-4SX    -1   -200       +12     
14    E-3H    =    -140      E-3H     =    +140        0  

    第二天一早,首先是开幕式,结束后和我们和专程赶来出席开幕式的李国栋校长匆匆合了个影后比赛就正式开始了。鉴于赛前JX同学声称自己属于“人来慌”型“职业”牌手,坚决要求进闭室避难且只负责打牌,于是整个比赛自始至终,我俩都坚守闭室且我始终坐南家和东家负责记分,而韩和王则死撑开室。我们四人就保持着这个“4(韩)-2(王),3(刘)-1(戢)”阵型,在三天的时间内打完了所有180副牌。

    第一轮对阵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以前似乎交过手的样子,不过印象不深。闲话不多说,开打。

    闭室从第八副开始,上来是两副平淡无奇的部分定约。紧接着第十副,你拿到AQX/XX/AKJXX/KXX,不错的一手牌,很愉快地开叫1NT并期待同伴能够有所表示。很快地推盘转了过来,两个pass后北家加倍。鉴于目前局势不甚明朗,于是你小心地询问加倍的含义,被告知是要求同伴出套。续问:强制性?答曰:必须出套。

    呃,看上去有些诡异的约定,不过在大学生赛场上的经历使得你早已见怪不怪。OK,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所有你希望获得的信息:看样子北家没有太多实力,只是希望争抢部分定约,双方的点力应该大致相当。那么,你打算立即介入叫牌么?

    鉴于两点考虑,实战中我选择了pass。首先,己方有局,作为限制性开叫的一方,贸然行动有一定的危险,我更愿意把决定权交与同伴----尽管在南家最可能的2H叫品后同伴多半无法行动,就像实战那样。其次,从技术角度讲,我的整手牌攻守比较均衡,并没有强烈的主打欲望,方块套也是如此。如果争叫2D,我更愿意它是KQJTX这样的结构,而不是AKJXX。反正对付类似的邪密约定,在确保不漏局的前提下,我总是稳字当头的。这要是万一外面分布不利被莫名其妙搞中一副就太冤了。实际上,北家持牌是XXXX/KXX/QTXX/AX,而南家则是巨牛无比的4504牌型,还真是一坑。倘若我叫了2D的话同伴多半会在2H后竞叫3D,而这个3D不知道两个宕不宕得下来......

    打完这副牌后你对OPP的水平深浅有了更多的了解,很快第十一副,你抓到了一手更为硕壮的牌,只手遮了半边天:XXX/AKX/AQXX/AKX。两个pass后北家开叫1C,1CF体系。这类体系也见得多了,防守叫牌就当它是自然处理,和对付保证0张的精确1D开叫一样。

    没啥好说的,你加倍并准备再叫无将,却意外地发现同伴很快罚放了。北家也很干脆,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到了1S。看样子同伴应该至少有Q打头的6张梅花,不管怎样,从你手上看,成局已近在咫尺,你所需要做的只是显示实力和探查同伴牌情。由于整手牌是大均型且都是头子,对于这类牌我总是倾向于通过不断加倍来示强,因为这会使同伴有更多的空间澄清牌型牌力,并在某些情形下保留惩罚的可能。而扣叫应当显示更强的进攻欲望,毕竟这时你已经将对方从叫牌的泥沼中解救了出来,如果这手牌挪一个黑心到梅花上,我会更倾向于选择2S扣叫。加倍后不出意料同伴2C,这时北家突然问我2C是啥,我只好冲他一笑说这1C都罚放了2C显然是大自然......

    接下来的再叫仍然没什么困难,我扣2S,继续示强并逼迫同伴在黑心上表态,同伴则3C继续示弱,于是你开始停下来思考。同伴有两次机会叫无将却都没有表示,那么黑心现在一定是通的,如果防守方只能取四墩黑心,显然3NT是一个好定约,比较头疼的是现在不太容易确定北家的黑心张数。从体系的逻辑上讲,在低于15点时应该是没有5张黑心的,不过现在北家持有16分牌甚至更多也并非不可能。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在大学生赛场上,如果你经常基于一些很“显然”的道理去推断对手的持牌,那么相信我,你一定会不时体验到中了500万的惊喜。有基于此,我很快放弃了这个近乎于“mission impossible”的念头,转而寻求5C的可能性。从已有叫牌序列看,10墩牌应该是有把握的,而只要同伴黑心上有控制,红花色上稍微有些东西,第11墩牌并非遥不可及。于是我叫4C,邀请同伴再次衡量自己的持牌价值。

    推盘在另一侧停顿了片刻,最终同伴接受了邀请,5C成为最终定约,JX同学在大学生赛场上的疯狂做庄处女秀正式亮相。

    首攻SK,乖巧的小J同学奶声奶气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如同所有做庄教科书中所建议的那般开始长考,构思整体做庄思路(据粗略估算,JX在本届比赛中做庄出第一张牌的平均时间肯定在40秒开外),而我则迅速摊牌,然后开始睡觉,中间偶尔会抬头起来偷窥两眼。而这一幕场景也成了接下来的比赛中我俩练习次数最多配合方式----据不完全统计,在这180副牌中,小J同学的庄竟然超过了60个,遥居四人之首。当然,这个数据比较无聊,相对较有意义的是如果把因做庄失误所损失的IMP平摊到每副牌上,以此作为衡量标准的话,小J同学大概也是我们四人中比较低的一个。

    长考之后明手放小,南家跟S8,北家想了想,从KJX的方块中换了张小。但很遗憾,这是他剩下的12张牌中唯一能送成定约的回牌。JX的牌是:XX/XX/TXX/QTXXXX。从此,TXX对AQXX开始成为小J同学本次比赛中的幸运结构,关于其故事还没有结束。

    第十三副,北家又开1C,我持QJT9X/TX/JXXX/KX,鉴于黑心的良好结构,尽管是有局方,我还是愿意争叫1S,下家不叫,同伴2C显示一手好牌,黑心配合或者具有逼叫到局的实力。北家再叫2D,我自然不叫,两个pass后JX直接摆上4S,南家迅速加倍,成为最终定约。

    首攻HJ,明手摊牌:7XX/AQXXX/X/AQXX,牌还不错,有长套有短门,控制也好,只是仅有三张小王牌是其巨大缺陷。如果同伴是5个黑心的低限争叫,鉴于下家是开叫方,那么无论是树立长套还是王吃短门,其价值都是值得怀疑的。在我看来,2D后顺势扣个3D再次示强对于描述自己的持牌情况也就足够了。当然,个人觉得第一口叫2H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实战中防守方对攻击王牌始终没有什么兴趣,以至于最后如果S8对位的话,也许我就把定约混成了。但很遗憾,南家持有AK8X的王牌,再怎么犯错也没有机会,最终定约一下。

    当开室的牌传过来后,很快机会又出现了。第二副牌对方叫牌时出了点儿误会,停在了43配的4H,JX手持AX/QTXX/X/XXXXXX,很自然地首攻梅花。全手牌如下:

                JTXX
                XXX
                AKQXX
                Q

AX                               Q98
QTXX                             XX
X                                JTXXX
XXXXXX                           JXX

                KXXX
                AKJX
                XX
                AKX

    4H本来是安乐死的牌,只需消极防守便可坐享其宕。但可惜的是防守中途小J决定打我有SK简单防宕,于是主动拔了SA......

    也许是看到对方实力的确不是很强的缘故,在接下来的叫牌中我们更加进取,接连在几个部分定约中罚放对手。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于是开赛以来的第一个故事就此诞生。

    第六副,你持JXX/TX/AXX/KQJ9X,单方有局第一家,开叫么?其实这手牌对我来说本是不需要思考的,换做平时早就毫不犹豫地开叫1C了。不过当时在桌上,我确实迟疑了那么一下。也许是预感到了什么,也许是考虑到前面已经有了近20个点的先手,那么在只剩下两副牌的时候,适度WS一下不失为一种策略。不过这些都已无从考证,最终我仍然选择了开叫。紧接着下家3D阻击,同伴加倍,右手pass,又一次轮到我。此时我最想做的事就是把1C的叫牌卡收回去,如果允许的话。

    已有的叫牌信息显示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断,同伴最像是4414或者4423,10分左右的牌力,偶尔也会是54甚至53的高花。从我手上看,高花配合不理想,大牌位置多半也是不利的,如果同伴仅是加倍的低限,那么通常意味着我们会有些麻烦。

    叫三张高花是我最先排除的叫品,外面几乎一定是歪分,除非撞上同伴有5个,否则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好的选择。并且之后如果同伴把你的三张套加叫到局,相信你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因为你几乎现在就能预见到在防守方连打方块后庄家所面临的诸多问题。

    4C同样对我没有太多吸引力,这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定约,也许只有在同伴是4414低限的时候,它会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就像实战中那样。最有吸引力的叫品当属3NT,AXX的方块作为挡张具有天然的断桥优势,优质的梅花套能提供不少赢墩,而尽管高花大牌多半位置不利,但只要同伴有些号码,那么在方块断桥的前提下很容易产生对北家的终局打法,丢一个方块和三个高花的做庄预期应该说并不过分。

    很遗憾当时在牌桌上我并没有考虑得如此仔细,过于担心得到负分加上也许是惩罚对方罚得有些上瘾,于是乎我选择了收现钱......全手牌如下:

                AKQXX
                JXX
                JXX
                XX

XXXX                             JXX
AXXX                             TX
X                                AXX
AXXX                             KQJ9X

                X
                KQ9X
                KQTXXX
                XX

    JX首攻小黑心,看到明手的牌我已经知道潮了,-570是起码的,其实这时庄家只要黑心垫两个梅花就简单超二。不过庄家似乎是过于兴奋,看到定约基本没有什么问题,黑心吃住后没有选择速垫梅花,而是开始清王。虽然这条做庄路线看上去无比诡异,不过却给了处于绝望中的我一丝希望。同伴有HA和CA是标明的,不然不会攻得这么消极,而HK则一定在庄家手里,那么只要同伴再有HQ(看上去并非奢望),我方就可以取到两个红心加一个红心王吃从而击败定约。于是我忍让一轮王牌后吃住,没有兑现梅花而是立即换出HT。当时在桌上我只是考虑了同伴有红心AQ的情况,想得比较简单,就是怕节外生枝。因为如果我不动梅花的话,同伴在兑现红心AQ后大概也只有继续回红心给我王吃一条路了。而实际上兑现两轮梅花是非常安全的,同伴没有什么道理超过去自找无趣。

    实战中小J长考后终究还是没有意识到局势的紧迫,选择忍让,于是两个超墩就又重新投入庄家怀抱。当然,从小J的角度来看,马上HA吃住然后拔CA还是要比从我这边考虑多费很多脑细胞,尽管二者都并不困难。这副牌唯一让我比较满意的地方是防守结束后作为明手的北家显得比较意外,愣了一下后去翻叫牌卡查分,而我则飞快地在积分表上记上670,一副老流氓见多不怪的模样.......

    打完结分,IMP 44:20,VP 21:9,开室的队友显然打得更为出色,如果没有这个故事,25VP大概也并不遥远。不过话说回来,这已经是我连续参加的三届大学生比赛中最好的开端了。久违的开门红,该庆贺一下才对的,不是么?
 

至少还有记忆(2)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