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友情来文
  打牌技巧
  叫牌心得
  防守思路
  桥德桥规
 
 
 
 
 
 
 
 
打牌技巧

All Western 2nd final(5)

 

wimptb

 

Board 15. NS vul.
              62
              AQT96
              AQ3
              AT9
8                         K7543
K8752                     4
J5                        T84
J8765                     KQ42
              AQJT9
              J3
              K9762
              3
N   E   S   W
        1S  p
2H  p   2S  p
2N  p   3D  p
3S  p   4S  p
p   p
看两手牌,你想打什么定约?4H,4S,3N,6D都有可能。在双人赛中,看起来还是4S最好。4H,难以既照顾草花,又飞将;3NT,在草花首攻后,你陷入艰难的猜断,不知道该飞哪一门高花。6D,则至少要方块2-3,红心飞中,黑心飞中三个中的两个。
单从这方面说,似乎我们的叫牌是成功的,不过手术成功,病人却死了。黑心和红心中的5-1无法对付,而两个高花都飞中,方块又是3-2,这意味着6D,6N都做。+650只拿了32%。

Board 16. EW vul.
              Q85
              A42
              J83
              AK86
AJ                        T942
T8                        973
Q96542                    T7
Q52                       JT97
              K763
              KQJ65
              AK
              43
N   E   S   W
            p
1C  p   1H  p
1N  p   2S  p
3H  p   4H  p
p   p
我不能很肯定上面的序列有没有记错。
对骏宜的4H,西首攻方块。骏宜进手后打一张黑心,西上A,续打黑心J,骏宜明手赢进,连拔将牌和方块,在最后一张将牌上,局势是:
              8
              -
              J
              AK8
-                         T9
-                         -
Q9                        -
Q52                       JT9
              K7
              6
              -
              43
西可以抛一张方块,明手垫掉黑心8,东家要看住黑心,只好垫掉草花。现在南兑现黑心K,西受挤,也只好垫掉草花,明手抛方块J,草花全好了。精彩的非同步双挤。就这副牌来说,骏宜指出,如果用手上的黑心K赢进黑心J,因为东黑心4-4,可以形成十字交叉紧逼。在倒数第二轮将牌上:
              Q
              -
              -
              AK86
                          T9
                          -
                          -
                          JT97
              76
              6
              -
              43
东还要再垫一张牌,如果垫黑心,则黑心解封,将吃回手,手上大了。如果垫草花,则将吃一副草花,第四张草花建立,黑心Q是兑现的桥。十字交叉紧逼的机会,比骏宜的路线要略小,已知黑心2-4分配,骏宜的路线不管草花如何分,只要西持方块Q,总是成的,而从首攻看,机会相当大。
可是非常可惜,这又是一副手术成功,病人死亡的牌。因为你通常不期望每个人都会打非同步双挤,所以+480应该颇有一些比赛分才是,但只拿了64%,原因是任何一个老太太,也会清两轮将,兑现黑心,再将吃到第十二墩。
为什么我觉得尤为可惜呢?因为field有很多pro-client组合,而在位置上,pro永远坐北和东,client永远坐南和西(迄今,在我确知的pro-client组合中,尚未发现例外),所以南精彩的坐庄经常可以多拿分。因为这个原因,从心理上,坐南觉得打起来要容易些。这一节开始时,我就怀着这种不大好意思说的目的,鬼鬼祟祟地坐到了南,但骏宜不大高兴记分,最后还是调了过来。
为什么pro总坐北呢?当初,可能主要是北管记分,好像到了后来,就有点约定俗成的味道。据说,当年(30年前)的混双,男的也总是坐北,那时,混双都是有dress code的,试想,在national上,一个巨大的厅里面,一溜儿摆了几百张牌桌,每一桌的东和北,都坐一位西装革履的绅士,而南和西是着晚礼服的女士,那是何等壮观的场景。可能,桥牌黄金时代的这一幕,是永远不会重现了。

Board 17, love all.
              QJ98
              AQ9
              AJ5
              AT6
AKT65                     32
872                       KJT6543
QT4                       K862
43                        -
              74
              -
              973
              KQJ98752
N   E   S   W
1C  4H  5C  x
p   p   p
这一轮的对手是两个没听说过的牌手,其中的西家有一个台湾或香港人的姓;他们就是第一天令人惊奇的遥遥领先者。他们的第一场决赛并不出色,但凭着巨大的carryover,他们依然是在竞争行列中。
这副牌,南北能做成最高的是4NT,但4H后,没有什么办法能叫到。4H是成的,所以不管怎么说,5C总是好的牺牲。
对抗我的加倍的5C,东找到了唯一制胜的黑心首攻。西家赢进后,如果回方块,我就倒了。我当时考虑,如果东回方块,我好像只有打东持双张带大牌,红心A垫掉黑心,消去黑心,清将后方块投入。这需要东的持牌是2-8-2-1,或3-7-2-1,或2-7-2-2。现在这种分配,我将没有机会。
但是西继续兑现了黑心A,再回方块,这是很差的防守,只有在我没有方块A的时候才会奏效。但是果然如此,回方块也一样,因为我不可能有5张黑心,不用担心黑心不能兑现。即便我有方块A,黑心输张垫在红心A下,也只能指望我没有方块J8,为把水搅浑,最好回方块Q。另外一个线索是西知道我有三张草花,所以将牌上不可能有输张。
可能感到最委屈的还是东,因为东作了最好的首攻。初看起来,攻方块也要倒,其实不然。方块到Q,A,我可以拔红心A垫一张黑心,大将吃红心,将牌上手再大将吃消去红心。清光将牌从明手引黑心,西家吃进后惨遭投入。回黑心我可以用黑心垫掉一副方块;回方块因为西有10,我可以放小逼出K。+550有88%的分数。把一个主要竞争者打下去,是十分令人快意的;已经可以看见胜利的曙光了,但是,没有料到,灾难就在转弯口。下面这副我们拿了整个决赛52副中的最低分。

Board 18. NS vul.
              AQ7432
              K7
              QJ96
              K
965                       JT
QJ965                     T2
54                        AT72
842                       AQT63
              K8
              A843
              K83
              J975
N   E   S   W
    1C  p   1D*
1S  p   1N  p
2S  p   p   p
东西打一种奇怪的体制,1C不是Polish,不逼叫,但是1D显示5-7点或11-12,方块套。听到这个解释,我立刻犯了轻信的毛病,匆匆把这牌定性为部分定约之争。骏宜1NT之后,我仍然没有清醒过来,看着我的单K,双张K,觉得即使失个24点最多6张黑心配的局也无所谓。而且,局好像不会好于一飞。东首攻黑心10,明手摊下牌,我就傻了眼。手上K赢进,打了三圈将,看到将牌分配正常,我知道这一副是拿不到什么分了。丧气之余,又打错了,匆匆去处理方块,最后只打成4。
正确的方法是打三圈红心,既是个探查打法,实际上又消去了红心。这时我草花投出,东家就被投入了,根本不用猜断方块10。
170只拿了2%。即使叫成局,只打成4,也只有25%的分数。这一方面是很多东可能开1D,一方面是有些南北在打3NT做成4,还有就是,如前所述,这个field和坐北的专家还是比较多,这种牌不会打错。大家都知道,你不可以诈叫人为的强开叫。我在想,人为的应叫似乎也应该禁止。原因是这种半示弱的叫品,很容易被经常使用而成了密约。我现在想,在这副牌后,我正确的处理方法是告诉裁判寻求敌人的recorder;每个district 和 unit 都有专门的recorder,所做的就是记录非寻常事件,被记录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如果事件反复发生,牌手就有遭罚的危险,严重的可以遭致禁赛。当然这副牌完全是我的错,我完全可以扣一嘴再试一把。不过我当时想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这副牌彻底忘掉,下面还有3轮;一叫裁判,很可能更坏了自己的情绪。在所有的怒火中,于一个对自己要求比较高的人,对自己错误的痛心
,交织着对他人的错误/恶搞的愤怒,常常是最难控制的。

All Western 2nd final(6)
2003/09/07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