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友情来文
  打牌技巧
  叫牌心得
  防守思路
  桥德桥规
 
 
 
 
 
 
 
 
打牌技巧

All Western 2nd final(4)

 

wimptb

 

Board 11. Love all.
              JT93
              83
              Q872
              K63
KQ65                       8
JT6                        AQ972
KT96                       J53
A5                         QJ82
              A742
              K54
              A4
              T974
N   E   S   W
        1C  x
1S  3H  p   p
p
骏宜的这手破牌开了1C,无局,第一家,又是4-4黑花,我还是十分赞成的。接下来叫牌都很正常,敌人稳稳地停在3线。
骏宜持将牌控制,首攻了良好的DA,我D2欢迎,续攻方块到K。庄家正确地立刻打黑心K到骏宜的A。骏宜自然回草花,给了东一个问题。
我们可以看出,正确的打法是CA拎住,黑心Q垫掉方块,再打草花。但如果草花K onside,可能损一墩牌,不仅如此,如果南拿5张草花,依然有提升将牌而宕掉的危险。所以东长考后还是飞了CK,我进手后提DQ,续打方块,但没有将牌提升。+50和82%。

Board 12. NS vul.
              9
              AQ9874
              K9873
              A
84                        AKJ752
KT65                      J
2                         JT64
KT7653                    Q8
              QT63
              32
              AQ5
              J942
N   E   S   W
            p
1H  1S  1N  p
2D  p   p   p
去年,在Washington DC 的 summer national上,我和骏宜找了两个素未谋面的老印打死拼哥儿的,敌人是Bobby Wolff 和 Dan Morse的队。比赛伊始,骏宜就拿10点甩了一把我的1NT开叫。看到明手,我拿着17点,简直惊呆了,想,这个人疯了吗?(那时我刚认识骏宜不久),在这副牌,我看到明手,又有了这种感觉。
那一次,我使尽浑身解数,也只做成了2,3NT确实是没有的,我们赚了5点。不过也有一些代价,那支队大半来自德克萨斯,因为我在那待过,所以和那支队有一些共同的朋友。我的朋友后来告诉我,他们对我们的打牌非常赞赏,就是,呃,我们的叫牌好像怪怪的。

尽管上一次的经验使我对骏宜的判断颇有信心,我依然认为甩2D是不对的,在双人赛,可以考虑的只有懦弱的2H或激进的2NT,因为实在没有理由相信2H要倒,或方块能比红心多拿2墩牌。
怎么看,2D都象是个灾难。因为要比红心多拿2副,实在看不出前景。然而,我是卡谬的弟子,做徒劳无益的事,正是我乐而不疲的,所以我依然想在哪儿找出一两墩。东以首攻黑心A,转攻草花来对抗我的2D,我赢进后打将到明手,出红心,Q飞过,当右家掉下J是,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线曙光。如果东拿红心JT,我总是愚昧的,打成6也弥补不了损失,所以我只有假定他是单张,此外,限制性选择原理也支持这一点。我再打将到明手,西示缺,现在,太阳已经冉冉升起了,因为打4H的人要倒了。明手再出红心,西居然放小。这是个错误,未免过于看不起我。我放9,东将吃了这一墩。
显然,东应该清将回来,但是他对他的将牌J和草花双张还存有幻想,他回草花,我将吃后,打出我的红心4,东现在需要猜我是1-6-5-1还是2-5-5-1了,如果是前者,就需要将吃,如果后者,将吃就损一墩牌。其实有很多线索,不过东显然已经晕了,他又垫了张牌。我愉快的黑心将吃回手,清将摊牌,做成5。注意,这最后一个超墩是关键的。因为红心可以做成3,拿140,而我拿了150。又是一个82%。

骏宜注:这个牌西加入了叫牌:
1H 1S 1N 2C
2D p  ?
2D似乎应该是最虚弱的5-5-红花, 拿你的牌我会叫3D,我的自由1NT应叫还是有诚意的.
这个牌如果对着5-5红花叫2H, 大概平均来说得墩不会比2D更多.比如Sxx HAKxxx DKJxxx Cx 之类的.2NT基本不能考虑. 因为对应同伴的5-5红花, 2NT极端没有前途.你如果把SQ, CJ去掉, 那么打2D有2个弥补张和一个潜在将吃价值,因此平均来说会比2H多拿1到两墩.我当然也可以考虑叫3D.

庆:嗯。。。这副牌we were on different wavelength,对於1NT的诚意我没有注意到。通常这
种1NT更多是抢个庄而已,连止都未必有,不过有对无还是有诚意的。你是对的。不过我不是很同意2D一定显最虚弱的牌。毕竟是有局的自由应叫,而且明知你没有红心配合,西也没有黑心配合,所以我以为我的2D也是有些诚意的。我的方块套太差,明知你很可能有3张方块配合,也看不出太大前景。在方块上,我通常需要你有四张才行,那样的话,你多半会加叫。
我主要不大同意你认为这样的方块可以比红心定约多拿两墩。这唯有在我拿很好的方块结构时才对,你的方块过好,在方块定约里可能是一个弱点,固然你不需要担心超吃,但将牌可能阻塞,我可能没回手。另外,我觉得你在黑花中的结构在红心定约里有可能是很有用的,因为可能能挡住敌人逼吃。2H最大的问题无非是将牌失控。如果能控制住,还是相当开心的定约。
也许我应该加倍2C来显示好牌。如果你没有4张方块,我出方块套也没多大意思,那样你在显示诚意后,如果又没方块又不想防2C(你可能有5张黑心之多),总是可以虚弱地示选到2H。跳3D,我觉得还是应该一个非常纯粹的进攻实力的牌,就我这副来说,拿CA,我其实不反对防守2CX。


Board 13. Both vul.
              K943
              64
              J8
              AQ986
A75                       QT62
73                        A85
AKT975                    Q43
K2                        T74
              J8
              KQJT92
              62
              J53
N   E   S   W
p   p   2H  3D
p   p   p
这一轮的东家当年曾打过以色列国家青年队。奇怪的是,这人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却还和各种各样的搭档在flight B,C里混,让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菜鸟;不过,在ACBL里混,其实非常现实,成功失败跟你的才华没太大关系,甚至跟你的桥艺也没有必然的联系。In some sense, it's the game of finding the right partner, and then dump him/her at the right time, to move up。这么说有些冷酷,不过对于没钱,没姿色,没名望的人来说,要上升,就是这么回事。在Texas的时候,有一次我和Dan Morse(就是今年要代表美国打百幕大的)坐同一辆车参加一个葬礼,他说起Eddie Wold当年崛起的经历,完全是被某个大腕慧眼识中。
就我个人来说,我常常想,为什么在桥牌方面我混得如此失败呢?性格决定命运,我想我是过於layback了,我很少邀请人跟我一起打牌 -- 现在在BBO上也是如此 -- 其结果是每到大的比赛前两周,我才开始找人,大部分情况下,就不了了之了。所以,这一次,3周前,我就开始邀请骏宜,于他人是一小步,而于我则是迈出了一大步。Oops,又扯远了。看四家牌,胜利的选择是在3D后叫3H,不过,有局总是把人弄成个懦夫。

对抗3D,我首攻红心。明手A拎住,清两轮将,拔黑心A,小黑心,我毫不犹豫放小,庄家毫不犹豫上Q,击落单J,我们进手后可以兑现4墩,但是-110和正好50%。

Board 14. Love all.
              T932
              Q2
              93
              J9875
A5                        KQJ7
J765                      K843
KQ65                      A74
T63                       42
              864
              AT9
              JT82
              AKQ
N   E   S   W
    1D  x   xx
1S  1N  p   p
p
如果双有把人变成懦夫,那双无就把人变成疯子。骏宜拿这手破牌加倍,实在是uncharacteristic,偶尔可能也会有好处,不过我相信still a losing option in long term。不明白为什么敌人不切磋我的1S,当然我会逃到2C,由於红心套冻结,2C可以只宕一墩。
不过敌人把我从1S上救出来,我已经谢天谢地,绝不敢再伸上头去了。
这一副的庄依然行云流水。对南的黑心首攻,庄家立拔4副黑心,3副方块,发现南有4副方块后第四张方块投出,骏宜被死死地投入,最后总要给一副红心。就这副牌来说,这个投入没有必要,因为第四张黑心上,南已被紧逼,只好放弃一副红心,这时,送两副红心也一样可以做成2。另一方面,加倍的确搞掉了敌人的红心配。红心定约,如果先攻两副草花,那结果就依赖于将牌的打法。一般不会打错。如果南不加倍,则在显示了草花上的点力后,看上去不象有HA的,但是他有;接下来,西没有选择,只有打北Q双张。但是,如果攻别的,一副草花输张就消失了。所以看起来-120应该是不坏的分数才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All Western 2nd final(5)

2003/09/06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