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友情来文
  打牌技巧
  叫牌心得
  防守思路
  桥德桥规
 
 
 
 
 
 
 
 
打牌技巧

All Western 2nd final(1)

 

wimptb

 

在刚刚结束的美国西部公开双人赛上,朱骏宜和杨庆荣获亚军。向他们表示热烈祝贺!

本项比赛历时二天,共有二百多位美国桥牌高手参赛,仅世界冠军就有5人,全国冠军更是不计其数。比赛每天打二节,每节26副牌;第一天预赛, 第二天决赛。

获得本次比赛冠军的是Rose Meltzer 和 Peter Weichsel;比赛季军由Lew Stansby 和Joanna Stansby获得;前三人均有世界冠军头衔。
 

赵爱华

 
All Western Open Pairs
 
杨  庆

All Western Open Pairs在ACBL的竞赛体制中比较独特。除了KO,一般Regional很少有两天的Event,据我所知,只有湾区的All Western(2-day pairs), Capital Swiss(2-day swiss),纽约的Greenpoint pairs(2-day pairs)。这些都采取National Event的赛制,即,一天预赛,一天决赛。另外,从大师分的角度,这几项都有特殊的Championship rating,因此有大量的大师分可赢,也更进一步吸引了大量好手参于。
今年的All Western有大约120对牌手,field据说比去年要强,因为去年这时世界锦标赛正在打。西部有名气的PRO有很多在打,不过大部分在和client打。经过一天预赛,前56进入决赛。ACBL有一套复杂的公式计算带入决赛的分数,我从来也没有推出来过,不过好象大致意思是,如果两天的比赛,则最多可带4副入决赛;如果3天,那第一天预赛最多可带2.5副入半决赛,而半决赛最多可带4副入决赛。而到底带多少,则好象跟你的百分比有关。
第一天有些名将就落马了,象Ron Smith之流。不过预赛相当没有难度,大部分都没有问题。第一天领先的是一对没听说过的牌手,在第二天一副牌顶分25下,他们带78之多。接下来Stansby夫妇和另一对(好象是Hugh Ross)带68,有另外一对中国人预赛列第五,他们和第四的Meltzer-Weichsel都带52的样子。我们第一天错误稍多,列第十二,带42。尽管如此,决赛中,我们还是被排到了种子的第十三桌。
决赛前,我们有一帮朋友在预测谁会赢,我说我看好Meltzer-Weichsel,不过我更看好Stansby,因为他们跟我们坐同一组的同方向,这意味着我们永远也碰不上他们。决赛第一节下来,那对中国人,Hugh Ross还有列在前面的好几对都垮掉了。但Meltzer-Weichsel和Stansby's依然强劲。本来在十一轮之后,我们的得分高达66%,但我们碰到了灾难性的第十二轮,其中有一副敌人拿AKxxxx xx xxx AT双无的第一家竟然没开,结果Pass Out,我们拿一大底分。
第一场决赛后的形势是Stansby's一支独秀,预赛领先的掉到第二,Meltzer-Weichsel第三,我们列第五,二到六名都相当接近,但都落后Stansby's一副牌以上。如果不出意外,冠军将在这六对中产生。
这样我们开始打第二场决赛。
这场决赛我始终坐北,骏宜坐南。我们是第十三桌,从第27副开打。
Board 27, love all.
              QT652
              J5
              QT43
              Q5
A83                         974
T8432                       AK9
A8                          652
762                         A983
              KJ
              Q76
              KJ97
              KJT4
N   E   S   W
        1D  p
1S  p   1N  p
p   p
1NT后,我有一点问题。在IMP中,这牌不用想,肯定叫2D,因为这个序列下,南一定有四张方块。但双人赛,打低花常常是愚昧的。这里还有一个因素,就是2D一般买不到定约,反而常常会帮敌人找到8张的红心配合;当然另一种可能,是敌人的平衡也会帮我军找到8张黑心配。所以我主要的选择在Pass和2S间。最终,我对我的破烂黑心套过于失望,而对HJ,CQ在无将中的作用产生了幻想,选择了pass。
在这副牌上,这个选择是灾难性的,由于红心5-3,1NT不可避免地要倒一,而其它花色的正常分配也使得2H没有任何打法。
-50只拿到了18%的比赛分。我认为这也有点奇怪。因为拿北的牌,在2D后必然的2H平衡后,未必愿意卖掉而多半会选2S。而2S,也是一个打不成的定约,因为有方块将吃;但从东家的角度看,即使你知道同伴双张方块,换攻方块还是有一点难度。如果北直接叫2S,那东首攻红心后,方块的转攻不那么明显,很多人可能会选择低引草花,以寄望于西拿CQ。

象前3节一样,我们依然以一副灾难开始。对我来说,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我这人喜欢飘飘然,以灾难开始,反而使我的心情变得哀伤,尤其假如我觉得我并没有做太见不得人的事的时候。

Board 28.NS vul.
           Q8743
           Q
           T
           KQ9532
95                         62
KJ9832                     76
AQ                         KJ98643
AJ8                        64
           AKJT
           AT54
           732
           T7
N   E   S   W
            1H
2H  3D  4S  p
p   5D  p   p
5S  p   p   x
p   p   p
在这副牌上,我们把上一副的损失都找了回来,并且加了点儿利息。单方局,我拿如此破的套和单Q,有很多不利的因素。但正因为单方局,现在很可能是now or forever,不叫就没机会了。毕竟拿黑心套,2阶可能停住,危险性要小得多。骏宜的4S,又Pass 5D后,我对黑心套质量的顾虑没了。现在我红花中的1-1,相比于1-2或2-1,在防守和进攻上的差距可能是巨大的。因此我的5S也是显然。西选择叫倍,有点儿天真,主要问题在于,防御最有价值的CAJ8处于不利的位置。不过我怀疑我们叫到5,敌人的比赛分本来也捞不到多少了。
这牌没什么好打的,几墩后,就摊牌了。+850,96%。
Board 1. Love all.
                QT9
                AJ7
                KJ82
                KT8
AJ654                        K3
94                           QT652
T3                           974
Q632                         J94
                872
                K83
                AQ65
                A54
N   E   S   W
1D  p   2D* p
2N  p   3N  p
p   p
3NT是大众定约,人人都会叫到。输赢一定出在庄位和首攻上。骏宜的inverted 2D确定了正确庄位。东首攻H5相当可以理解。但这给了我第9墩。我没有理由不尝试黑心,在我兑现方块时,西在黑暗中又垫掉若干黑心,这使得我打得没有任何悬念。+430和72%。

Board 2. NS vul.
                QJ86
                AKQ7
                AJ
                AQ3
KT97                          A42
986                           542
974                           6532
K87                           T94
                53
                JT3
                KQT8
                J652
N   E   S   W
    p   p   p
2N  p   3N  p
p   p
这副牌非常有意思。2NT后,骏宜没有选择Puppet Staymen来探查我是否有5张红心而直封3NT。东再次首攻。在红心上吃过亏后,东富有想象力地首攻小黑心到K,西的ST到J,A。东转攻红心,我的输张已经调整好了,但是可惜的很,这只不过是一个show up squeeze,因为飞草花本来就没有危险,所以没有太大赚头。
其它首攻下,明手缺乏进手打两次黑心和飞草花。现在我们来看看其它首攻下的打法。

红心:明手赢进后立刻打黑心到东的A,之后总可以打成如下局势:
                Jx
                -
                -
                AQx
KT       
-
-
K87
                3
                -
                T
                J65
在最后一张方块上,西家受挤。
方块:方块首攻更为犀利一点。因为你将被迫在兑现红心前先兑现方块,这样你自己的垫牌首先有困难。仍然,你赢进方块A后打红心到J,黑心到Q,A。东续攻方块,你兑现方块,手上需要垫掉两张黑心。在方块下,西垫牌没有困难,可以垫掉红心。之后,你立刻飞草花上手,兑现红心,成如下局势:
                J
                Q
                -
                Ax
Kx
-
-
Kx
                x
                -
                -
                Jxx
在最后一张红心下,西家将被迫垫掉小黑心,你可以用黑心投入西。当然大多数专家会垫掉SK,但这仍然于事无补。
草花的首攻和续攻最为犀利,虽然你可以有上手打两次黑心,但在你建立黑心前,敌人已然建立草花,而且令你没有任何打法,只能做成4。+660值74%。

All Western 2nd final(2)

2003/09/04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