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安徽桥牌重新崛起之路

黄  烨

安徽桥牌队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从丙级升到甲级,说明安徽桥牌已经重新崛起,也许,再有一到两年的时间,安徽队就可以回到国内第一流强队的行列。让人吃惊的是,在郭辉、张德生、季军等众多高手没有参赛的情况下,安徽队在乙组一路过关斩将,轻松升级。这一点恐怕是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的。
几年前,安徽省桥牌集训队终于在和平国际大酒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训练天地,恢复了每周一次的正式训练。当时的省队恐怕已经不能称之为省队了,外界对省队的评价也非常的不满,而省队还要通过全省比赛夺冠才能代表安徽出战,可见省队在全省桥牌圈人士心中的地位。连续几年很不理想的成绩,使得队员的士气非常低落,所有的人都想这个问题:安徽桥牌是否已经一蹶不振?但是,有一个人并不这么认为,相反,他对安徽桥牌充满了信心,他就是经历了数年病痛折磨而依然意志坚强的郭辉。
在我和郭辉相识的十几年时间,我从没有看到他放弃过努力,即使所要做的事已经非常困难。这次也是一样,在和平的第一次集训,他说:“你们能打好,至少我相信你们行,而我相信的事很少是错误的。”在当时的情况下,听到这样的声音,而且是出自于安徽桥牌的擎天一柱之口,对集训队的每一个成员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鼓舞,数年来外界的各种批评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让我们重新开始”成为每一个人心中激动的呐喊。
然而,重新崛起决不是几句简单的口号就能解决问题的,我们的队员无论是在技术上、态度上和比赛经验上都有明显的差距。我很有幸被选中主持训练工作,但是由于我自身的不成熟,在训练中抓不住重点,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内,省队的整体水平并没有很大的提高。在2002年的全省比赛中,我们非常惊险地夺冠,在随后的全国比赛中,我们在最后两轮比赛惨败,失去了一次非常好的升级机会。
在兵败兰州之后,我们进行了反思,安徽队为什么经常在关键时刻功亏一篑?仅仅是比赛经验的原因吗?答案是否定的,在兰州我们平均每副牌的失分率高达2.4imps,在丙组对手压力不算很大的情况下,我们这种失误率太高了。而分析的结果更加让人吃惊,我们出现的莫名其妙的错误竟然占据其中很高的比例!由此,我们想到了,要抓纪律和态度。我们要的是一个有铁的纪律、有旺盛的斗志的团队,而不是由一个人凑合在一起的乌合之众。为了提高队伍的内部竞争力,我们还必须扩大队伍。为此,我找到了夏应祥,我和他谈了一会,显然长期在外面的他对此毫无准备,但是对于这个全新的挑战,他还是接受了,在以后的两年中,他一直和朱元搭档,为两次升级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两人已经成为了安徽队的中坚力量,而且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很难得的默契,国外称之为Partnership。
在搭档重组之后,我们开始抓训练质量。我们开始着重培养队员扎实厚重的牌风,“重剑无锋,朴实无华”。我们不追求异常精彩的做庄和防守,我们只是要叫该叫的叫品,把我们技术水平范围内的做庄打好,把我们有能力防宕的定约防宕。我们也能够很心平气和地看待一副牌、一场比赛甚至一次比赛的结果,我们决不因为比赛没有打好就灰心丧气,也不因为比赛打得好就趾高气扬,我们知道,我们就是我们,我们距离全国的一流牌手有差距,但这种差距并不足以左右比赛的结果,按照郭辉所说的:“你再厉害,你的K还能比我的A大?”我们坚信,只要我们自己打出了应有的水平,我们会赢得比赛,因为国内的其他队很难做到这一点,即使我们输了,我们也没有遗憾比赛。我们不追求天仙配的边缘满贯,因为我们知道,这种满贯有成也有宕,我们都不叫,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结果并不吃亏,但是在做庄时的压力就比较小,在长期的比赛中节约体能还是非常重要的。
通过一年的训练,我们自己都感觉到,我们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浮躁的心理,我们学会了重视每一个对手,而又不会害怕任何对手。在参加比赛人员的选择上,我们首先强调的是整体,你不能融入这个队,水平再高也不能入选。终于,在去年的丙级赛中,我们升级了。当然,张德生老师和王为民大师功不可没,他们的经验在关键的时刻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胡朝晖的回归使得安徽队实力增强不少,和以前不一样的是,他的纪律性和集体感提高了很多,于是,他立刻就成为一个让人畏惧的、可怕的对手,而给予敌人的则是巨大的压力。记得以前我说过:“胡朝晖的问题不在技术上”。经过了一年的磨合,他又重新融入了安徽队中。本次比赛他的优异表现确实证明了这一点,人需要精神。胡正在打造一个全新的自我,就象安徽队也在重塑自己的形象一样。
顾学军也是省队的老队员,去年在成都升级他有着非常好的发挥。而今年,由于固定搭档詹春晓没去,他的上场机会受到了影响。但是如果你看了他上场的比赛,你会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牌手,不管面对什么级别的牌手,他都能让领队放心。
领队张华藻是安徽队的一宝,有他在,队员的心态就能保持在良好的状态上,今年他做了大量的工作,使得安徽队一路顺风。
至于我本人,其实没什么。我只是做到在场上不批评人,在场下也不批评人,一切在比赛结束以后再讨论技术上的问题,只是讨论还是不批评人。
最后我们来说说陆强,因为他是科大的,因此我把他放在最后说。在我原来的印象中,陆强在科大属于三队的,赵爱华老师一队,范老师二队,他们这帮小年青三队,记得以前也打过,水平嘛,似乎…hehe,不好意思说。这次比赛让他去,也是因为小詹不能去,让他锻炼锻炼。整个比赛他只打了一场,那一场他打得很好,一点也不像第一次打全国大赛,于是后来我担心他是不是第一场兴奋过度,还是决定让他保持那平均每场22VP的全国纪录。不过从他的场上表现以及平时讨论的表现来看,我不由得对科大桥牌的雄厚力量感到震惊。这样的人竟然只能打三队,那一队、二队岂不是…?记得郭辉说,安徽队学历那么高,怎么也该打得好。那科大的学历岂不是…?我已经不敢想像。我能想像的就是有一天我被一帮科大人赶出了省队。然而,科大队近年来的战绩显然不敢恭维。科大的有识之士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是一个局外人,可能说话不太客气,不过大家都是老朋友,想必能原谅我吧。我觉得科大只有桥牌人,没有桥牌队。
我打过多次合肥市比赛,每次争吵声最响亮的就是科大队。这样的队风,还能证明这是一个队吗?比赛要的是效果,争吵可以解决什么问题?如果对手非常有同情心,看到你们激烈的争吵非常难过,说:“别吵了!不就是刚才那副牌你们防错了?来,把4H加倍超一改为宕一!”那我完全同意你们的争吵,因为可以取得好的效果。但是,通常的情况是:对手不仅没有同情心,反而幸灾乐祸。没方法,现在的风气就是这样。所以,我们不应该争吵,即使你觉得同伴错了,你也不应该生气,你不能发火,甚至你根本不能让同伴感觉出不高兴,甚至要这么说,唉,这牌就是不好办。要从心里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所幸的是,如果你坚持这么做,你就会发现你能从中得到收益;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我建议你不要再打桥牌,因为在桥牌的境界上,你已经到头了。
体系问题是科大队多年存在的问题。俗话说,拉不下来屎怪茅坑,一副牌没叫好就认为是体系问题,然后设法对体系进行改动。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以为你是谁?Kokish还是Rodwell?体系都有本身的完备性,经常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目前的科大谁有这个水平来对体系进行改善?象二盖一那样简单的体系都打不好,还要研究这样那样的复杂体系?RM精确好不好,但是为什么世界上只有麦-罗使用,因为别人驾驭不了这一体系。不从叫牌水平、对牌价值和局势发展的判断上下功夫,靠体系能行吗?有谁是靠体系取胜的?体系东改西改只能使得牌手的叫牌水平越来越差。
缺乏严肃的讨论环境。科大讨论的三大弊端:1、讨论是为了证明我对你错,为了证明你很笨。2、讨论是为了叫到所有能打成的局或满贯。很多牌摊下来是铁的,但是根本没办法叫。我对这种牌不屑一顾,这种牌输了就输了,难道我们的失误要靠这种牌来弥补吗?
3、讨论没有结果,没有记录。于是下一次又在同样的地点、以同样的形式发生同样争吵一般的讨论。
感于两年前科大桥牌与安光所之间的微小差别以及现在双方之间几乎不可逾越的鸿沟!
2004/04/13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