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NAOP:另一个战场

 

杨     庆

 

最后一班列车
这一副牌,其实是我们的最后一个机会。下面的牌我们都尽力了,但是不够。
Board 10. Both
                      K2
                      KJ75
                      Q54
                      A852
JT974                                 Q8653
A3                                      QT962
JT                                       K2
J763                                    4
                      A
                      84
                      A98763
                      KQT9
叫牌我忘了--可见我对这副牌没有足够的注意--我打3NT。东攻黑心,我顶出方块,敌人续攻黑心,我兑现明手方块,小心地留了4张草花,把红心垫成单K,西垫掉了一张红心,3张黑心,东垫红心Q,T,2张黑心,我没多想就打草花K,A,发现东缺了,我也没多想就放弃了,做成4。当然这是很差的,因为无论怎么打,都可以打成5,即使最后剩3张牌的时候,我红心K投出,还可以。现在想来,纯粹是心态的问题。

Board 11. Love all.
                      AQ9854
                      Q2
                      K6
                      832
J62                                      KT7
K65                                     A4
AT8542                               9
9                                          AKQT765
                      3
                      JT9873
                      QJ73
                      J4
N   E   S   W
        3H  p
p   3N  p   p
p
3NT后,我考虑过4H,因为如果红心飞死,就有8墩牌了;而对3NT,一攻错,可能就卷走了。最后我还是决定不叫。南首攻方块,明手摊下来,我就庆幸我的决定了。
西立刻上A,对我来说,解封并不是那么显然;也许我应该想到,东多半有坚强的草花套,这样南就是攻第二套。但当时我有一丝怀疑东凭红心单张小叫了3NT。所以我选择了保守的打法,没有解封方块K。这之后,敌人总是打成5。-460我们拿了比平均分略高的分数。

Board 12. NS vul.
                      K652
                      953
                      T542
                      K6
AJ                                           T98
JT42                                        KQ6
963                                          AKQJ7
QJ72                                        54
                      Q743
                      A87
                      8
                      AT983
这一副我依然有点心不在焉,不记得敌人是怎么叫上由西打的3H了,也许是这样的:
N   E   S   W
            p
p   1D  x   1H
1S  x*  2S* p
p   3D  p   3H
p   p   p
东的加倍显示3张红心,南的加叫显示4张黑心。我缺乏想象力地首攻黑心,这样,3H已经打不宕了,-140只有25%的分数。这里主要的问题是很多东会开1NT,这之后,很小可能会叫到3H,而3NT是没有前途的,即使西保守地不叫,1NT也做不成3。我们之所以还能拿到分数,很可能是有人在1NT后,争个DONT的2C什么的,被切磋,搞出-200来。


迟到
最后的对手是Don Rothchild-Dianna Shannon. Dianna Shannon Western Open Pairs最后一轮是骏宜的牺牲品。这一次她依然坐东。
Board 13. Both vul.
                     AK832
                     AKQ
                     A9
                     K73
7                                           J64
J954                                      873
KQJ6543                              872
9                                           QJT4
                     QT95
                     T62
                     T
                     A8652
N   E   S   W
2C  p   2D* 3D
p   p   x   p
3S  p   4C  p
4D  p   4S  p
4N  p   5C  p
5N  p   6S  p
p   p
2D是等待,进局逼叫,我3D不叫,一般表示本来再叫2NT的牌。我一旦叫出黑心来,南家扣一次显示兴趣,我扣一嘴4D,以便确认黑心的确有配。我问出A后,匆匆叫了嘴5NT,才想起忘了问Q了,5NT实际上叫得毫无意义,因为我知道南不会有什么K了,我要知道的是南是否有两个黑花的Q,但我错误的5N叫品后已经没有办法了。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停在了6上。
明手摊下来,我庆幸又躲过了一颗子弹。+1430只有平均分高一点,因为这个满贯人人会叫。问题在於有人会叫进6NT。

Board 14. Love all.
                     52
                     84
                     AK953
                     JT52
Q984                                      KJT
AJT975                                  Q63
-                                              Q876
K83                                        Q96
                     A763
                     K2
                     JT42
                     A74
N   E   S   W
    p   1C  1H
2C  2H  p   p
3D  x   p   p
p
上一副长考了一把,但是使我静下心来;也许,在我心情浮动的时候,本来应该出去活动一下,放松一下的。
不知道为什么南没开4张的方块,而开了3张的草花,第二家,首攻指示似乎还不是最重要的。西争1H后,我的牌不好叫,但先作有限叫品总要好一些。敌人很快建立了配合。我到平衡位置,面临一个问题。再叫3C似乎有把自己牌叫两遍的嫌疑,而且,我的草花也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我最后的选择3D比较冒险,因为南看着象3-4的底花,我的高花是2-2,基本上没有垫牌的问题,所以4-4配的草花未见得比5-3配的好。3D立刻遭到切磋,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地方逃了。
东首攻红心小,明手的牌令人喜忧参半,喜的是有四张方块,忧的是红心是费点,还有草花完全没有结构。看起来,红心要输两副,方块至少一副,黑心一副,草花很可能是两副,这就宕二了,而-300是不会有什么分数的,敌人即使有4H,也叫不到。所以我的主要任务是把它做成宕一。
我盖上K,西的A赢了,他大概不知道该干什么,打了张模棱两可的9回来,Dianna大约有点老眼昏花了,也没看到9已经大了,用Q超过来,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回张将,到J,西果然示缺。
我从明手出小黑心,手上放小,东的10赢进,其实回黑心是安全的,因为我出了两张红心,有5张方块,至少四张草花;但东还是搞不清楚,回了张红心,现在我没有问题了,从明手扔草花,我手上将吃,拔草花A,送草花,只有一墩方块Q再输了。-100是80%的分数。
如果说,上一副,是敌人送菜,怪不了别人,那最后一副,则是被彻底搞中了。

Board 15. NS vul.
                       97
                       KQ
                       Q842
                       K9652
Q63                                          KJT854
T2                                             8
KJ95                                        AT73
JT73                                         84
                       A2
                       AJ976543
                       6
                       AQ
N   E   S   W
        2C! p
2D* p   2H  p
3C  p   3H  p
4N  p   5D  x
p   p   6C  p
6H  p   p   p
南这手牌,大约不符合很多人开2C的条件。这种2C,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它能使你方容易地找到满贯,象这手牌,另一方面,拿单套缺乏防守实力的牌,如果敌人加入叫牌,容易使敌人找到好的牺牲。也象这手牌,东西的6S牺牲便宜之至。事实上,比局都便宜。所以虽然说敌人多少有点被我军开2C搞中,但他们自己也失去了个机会找到黑心牺牲。

因为前面两副牌用掉了大量时间,我们叫完这副,大家都已经打完了,截止到最后一轮的比分已经贴出来了,我无心看这副做庄--在我看来,同伴开2C,6H还有不做的道理吗?--离了座去看比分。
 

戏剧收场

8轮下来,我们又打了50%略多一点,令人惊奇的是,打得极平,我们这方向,本节第一只有52%!
我拿了牌型表,看到最后一副,大吃一惊,立刻意识到,这是一大顶分,第一副的满贯不会输,第二副的3DX宕一也是巨分,所以我们颇可以往上涨一些。
这时,很多人在围观我们桌上的牌,Rose Meltzer在给我出明手的牌。顺便说一句,他们晚上打出了灾难的40%,痛失好局,但她依然不失风度,令人钦佩。
几分钟后,成绩就出来了,最后,我们打了54%,就领先了我们这方向。排名上,我们在第五,离第四差了0。5分。我说过,每个区取前三打全国的决赛,但全ACBL另有一个名额,给一个区的第四,这个名额,给基层参加这项比赛最多的区,去年,就是我们区拿到了这个名额,因为湾区虽然地方小,却是ACBL的大区;今年我想大概也一定一样。
跟全国决赛差之毫厘,真是让人沮丧,而且懊悔不已:尤其前面有好几副牌打得有点漫不经心。
这时,裁判又贴了张成绩表,让人不解的是,我们到了第四。这真是好消息。原来,有个比分被调整了,被调整的刚好是我们前面的第四。
为确定起见,我去问裁判,到底出线几对,裁判说:3对。搞了半天,毕竟是空欢喜!
最后,Stansby夫妇以较大的优势获胜,我原以为第二是Dianna Shannon-Don Rothchild,今天,ACBL的成绩上显示,是Vicki Laycock-Sydney Lorvan,这一对,是去年这项比赛的胜利者。Dianna Shannon-Don Rothchild是第三。

教训

这个贴子可能听起来有说教的意味,而且重复的也是老的课题。但是却真的是来自切肤之痛。
对於每个人来说,可能都有某一个方面是容忍力特别低的。我的一个朋友特别不能容忍冒叫,一旦你被他烙上冒叫的标签,就入了黑名单;在牌桌上,这也容易让他勃然大怒。这里,冒叫是指无理的冒叫,而不是单纯的叫冒了。
我的弱点大概在弱防上,我特别不能容忍明显的防守错误。第五轮的第一副在我们是个转折点,在此之前,我们有60%,之后有四轮之久,说实话,我有点失去冷静,甚至,理智。
现在回过头看,其实,那时,牌远远没有结束。
如此少的对打决赛我大概也是第一次,对结果估计上出现很大偏差。实际上,即便是4轮之后,我也只认为我们50%左右。这次的决赛,没有人打出很高的分数。最后遥遥领先的Stansby夫妇,其实决赛也只打了平均55%-56%。以我们的带分,只要打平均53%就可以拿第二,这真是没有想到的。但问题在於,没有想到归没有想到,先放弃了是很大的错误。平时,我大概决不会犯那副3NT做成4的错误,也不会在最后一轮第一副上忘了问Q,把自己搞进一个没法叫的局面。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心态的问题。决赛的18对牌手,肯定都犯过极其愚昧的错误,但能保持冷静就有了希望。诸君以我为戒!:-)

2004/01/10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