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NAOP:另一个战场

 

杨     庆

 

这是一个分享失败的时刻。。。我相信,我的失败有助于医疗你失败的创伤。。。
NAOP(north american open pairs)是ACBL赛制中非常特殊的一项比赛,它被称为grassroot event;和其它公开的比赛不同,NAOP需要从club开始,再unit, 再district,再national final。每个district可以出线3对打national final,你想,打第几最郁闷?那就是我。最后,我们和第3差了1.5matchpoint,和第二也只差了3,4个matchpoint。Stansby夫妇遥遥领先,获得第一,而Ron Smith-Rose Meltzer,则痛失好局,在1st final之后,几乎co-leading position, 2nd final打出了低于40%的牌,最后名落孙山。
据我所知,district 21大约是全国25个district中最难打的一个--如果不是最难打,也是最难打的3个之一。district final的形式是一天两节的预赛,然后是一天两节的决赛。

这四节,对我们来说,都充满了戏剧性。因为骏宜离开了湾区,我这次的搭档叫Dong Danning,他是极端缺乏经验的牌手,事实上,这一次比赛大约是他第一次在很好的field里打:这次来打district final的,基本上没有愚昧的牌手。
第一节,可能因为紧张,Danning犯了很多低级错误,象约定就搞错过好几次,打完之后我大失所望,看成绩的时候,从底开始往上找,结果老也找不到,非常纳闷,因为我以为我们大概打了42%左右,但结果让我大跌眼镜:我们居然有52%左右,跟我的估计差了整整10%!
在预赛中,第一节打超过平均分是很重要的,因为对心态有比较大的影响。我们惊险地survive了第一节,第二节打得还算正常,大约有58%,最后,在34对牌手中,排名第五进入决赛,一共有18对进入了决赛。
决赛的第一节又叫做首攻测验,因为叫牌,坐庄,防守都没有难的地方,大家都在打大众定约,首攻出来,基本上这副牌也完了。而首攻,是我各项技术中最薄弱的环节。所以大部分都搞得不好,最后我们仅仅打了50%多一点,掉到了第7。值得注意的是,第一天领先的一对牌手打出了42%的低分,退出了竞争行列。这一节结束和,领先的两对是Stansby夫妇和Ron Smith-Rose Meltzer,只差半分。
晚上的牌完全疯了,可以说是飞刀大会,问题就在于飞中敌人还是飞中自己,而这之间相差甚微。27副牌,光切磋或被切磋的定约就有7副,我们还叫了四个贯;最后,我们打了54%多,就居然是我们方向的第一,但前面落后得太多,最后这一点杯水车薪,没有赶上第2,3。好笑的是,在最后一轮前,Dianna Shanon-Don Rothchild(你如果读过我以前写的Western Open Pairs的牌,也许记得,这两人就是上一次最后一轮骏宜的牺牲品,这一次他们再一次牺牲)领先,他们只需要一个略高于平均分的一轮就可以赢,结果,3副牌中,我们叫了两副贯,有一副是不大可能搞进的;还有一副,他们有4H,却切磋我的3D;本来
4H很难叫到,但3D要宕两个,所以于我们是很恶的;但老太太再次晕掉,我只宕掉1,-100是一巨分。他们3副牌只拿了平均20%的比赛分,把Stansby夫妇送上了第一。他们打了第二。
有时间我会贴一些牌出来,你可以看到,牌打晕了之后,是怎么回事,两个字:变态。

以切磋始
2nd final,1st round, against Ron Smith - Rose Meltzer.
Board 16, EW vul.
                 North (me)
                 KQ4
                 KJ8
                 AT53
                 Q62
West(Meltzer)                       East(Smith)
AJ763                                  9
Q9                                       AT743
K2                                       J986
A987                                   KT4
                 South(Dong)
                 T852
                 652
                 Q74
                 J53
N   E   S   W
            1S
1N  x   p   p
p
刚吃过饭的第一副,通常是容易犯晕的。我实在应该在1S后不叫,但没忍住,搞了一嘴,Smith一刀下来,逃的地方也没有。这时我已经晕了,在红心首攻下,我简单地赌左家是方块K,而不是草花K,很快以倒3结束,-500拿了零旦。我估计,仔细打,大概可以打成宕2,不过我怀疑也不会有什么matchpoint。

Board 17. Love all.
                 North(me)
                 AQ
                 Q9764
                 JT5
                 T73
West(Meltzer)                 East(Smith)
KJ98                               T76532
K2                                   53
A84                                632
K652                              A8
                 South(Dong)
                 4
                 AJT8
                 KQ97
                 QJ94
N   E   S   W
p   p   1D  1S
x   4S  p   p
x   p   p   p
我这一刀,把上一副的损失补回来一半多。很难批评Meltzer的1S争叫,Smith虽然有6张黑心,但牌型很差,4S是边缘性的,但绝不能说很错。但两个边缘性的叫牌,就是灾难,我鼓足勇气,加了一倍,主要是南的牌黑心如此短,还开叫,虽然第三家,一般应该是足点的。4S没有任何打法,我们有5墩牌可拿。+300。

Board 18. NS vul.
                North(me)
                J53
                T75
                QJ98
                832
West(Meltzer)                East(Smith)
AKQ98                          T72
A92                                K643
43                                   AKT7
AT4                               K7
                South(Dong)
                64
                QJ8
                652
                QJ965
N   E   S   W
    1D  p   1S
p   1N  p   2D*
p   2S  p   3C
p   3D  p   3H
p   4C  x!  p
p   4D  p   4S
p   p   p
2D是game forcing checkback,下面是一系列扣叫,正当敌人扣得开心的时候,Dong忽然对4C加了一倍,说实话,我看着这牌,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嘴加倍,却给敌人制造了一些混乱,Meltzer后来说,她搞不清楚Smith是不是有草花K了,而Smith本来有机会对4C再加倍,因为可以肯定西有草花A,所以再加倍应该是显示第二轮控制,但这里,形势并不那么明朗,因为西的草花也可能是套,所以打再加倍的4C有时也是一种选择。西也许怀疑东用草花QX扣了出来,这样已知黑心只有5-3,贯就不太好了,所以就此收兵。一个铁的满贯就这样失掉了,敌人拿了并列的底分,只有另一桌也失了贯。
在打牌中,西没有选择用方块10飞过去这样不损失的附加机会,只做成了6。Meltzer-Smith,就这样,在第一节co-leading,第二节第一副又拿了绝对顶分的情况下,开始了他们40%不到的不幸旅程。

NAOP:另一个战场(2)
2004/01/05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