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中美桥牌体制对比(4)

 

杨     庆

 

13.奖励制度
奖的制度很简单,前面也略有涉及。说穿了奖主要是为了怎样更好地吸引更多,更好的牌手参与比赛的问题。所以,一个更基本的问题是先处理好赛制和等级分的问题。现在国内有很多比赛有奖金,但是奖金想来也不大,对于吸引专业牌手未必有用。不如更好地研究一下牌手的组成和心理。比如,如果很多人是中年以上牌手,那应该大部分衣食无忧,杯水车薪的奖金未必有吸引力。如果牌手的层次比较低,大家可能赢到些大师分还要更激动些。而好手,关心的可能更是有哪些其它好手会参加。不要想一次比赛把所有人都吸引到,有的放矢,既吸引了更多同层次的牌手,每个人得到的长进也更大些,举办的物力也经常可以省一点。当然这里我所说的比赛层次应该分明会有帮助。
ACBL headquarter的很多人专业就是市场,所以对这一点最有研究。比如,初学者的比赛经常是分开的,有时甚至是整整一个比赛专门是给初学者办的。初学者赢了一丁点儿大的比赛,经常会有奖杯发--所以假如你在美国,看见谁家里放了这种奖杯,千万别急着五体投地,一个准确得多的办法,是把他的桥牌bulletin偷来,悄悄看一眼,他有多少blue ribbon qualification(每期桥牌bulletin中页现在有牌手大师分总和和统计)。当然,我应该声明,我绝无意教你势利地看人。。。

14.惩罚制度
如果您看了上一篇,那么你一定可以猜到,这一篇,我会要谈惩罚制度。
惩罚制度其实主要包含3点:1。牌桌上违规的处罚,这个主要由裁判和仲裁委员会来处理,我不再复述;2。作弊;3。礼仪上的失当,或其它出格行动。打个比方,一好比是违反了交通规则,二是违法犯罪,而三是道德上的失当。对应于现实生活,这些也应当有不同的处理。我相信,现在大家的认识水平对于处理2类事件没有问题,制度上也毋需革命性的变更,只要使它越来越完善即可。所以,这里我重点谈一谈3。
3又包含了两种情况,一种是举止上的粗鲁,其主要损害是大家对于牌局的乐趣减少。据我所知,这种情况在任何地方都无法彻底制止,因为林子大了,总是什么样的鸟都有;修养,心情,教育程度不同,举止自然不同。但问题是作为同场竞赛的牌手,你抱什么态度;而更大的问题是,做为组织者,抱什么态度。我在科大的时候,还发生过牌打着打着,大家开始操凳子朝头上拍的事。当时,我黑道上的朋友也挺多,这样的事对我毫不惊奇,反而感叹怎么自己没有适逢其会。现在我大概吃不消这个了,相信大多数人大概也吃不消。

对此ACBL极其严肃,因为对它来说,这一个让人不爽的人,可能使十个人远离桥牌,所以,从实际来说,ACBL绝对宁愿损失这一个人。所以它出台了一套叫zero tolerance的方案。针对的就是这种举止粗鲁的人。其中有一条,如果你的搭档在牌桌上喋喋不休,指责你的牌,你,或者你的对手都可以叫裁判,让裁判来制止这种行为。我不知道对于中国人,你会不会这么做。也许你觉得这么做了,可能会遭人恨,会失去搭档,朋友。其实,从实际效果上来说,你不断地忍受,最后大概也难免会一样失去他,或者,更糟的,是你变得一样,你们互相指责。但是,你这么做了,对所有人其实都更有好处。不久前,我和一个旧友聊天,她说,庆啊,你现在对人没有以前善良了。为此,我感到无奈,我说,是吗,我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我变得十分庸俗,在善良和实际之间,我宁愿选择实际。
也因为类似的原因,ACBL的任何比赛里绝不允许抽烟--在加州,公共场所的室内,本来就是禁烟的。从组织者的角度,最大程度的吸引牌手是一个经常的目的,而为了这个目的,牺牲一小部分害群之马是值得的,即便失去这些人是显然的,而另外的收获一下子看不到:这里的认识,仅仅是投资回报的问题。
3里的另一种情况比较另类。这是如何对付在道德边缘行走的人。比如说,诈叫是合法的,但是经常的诈叫,也许会让同伴有警惕,从而使之变成一种密约,这就很严重。对于这一类问题,因为你无法在一次比赛中抓住确凿证据,如果缺乏制度的约束,这些人就可能会长期逍遥法外。
ACBL的对策是在各层(ACBL,district,unit),专门有一个职位叫recorder,recorder其它啥也不record,专门记录的,就是这类投诉。如果针对某一个人的投诉多了,就可能立案调查。
这个贴子大概不是很有意思,因为对惩罚,谁都难以唤起热情。所以,我给大家看一篇比较搞笑的文章:
http://www.greatbridgelinks.com/GBLArchives/GBL010706.html

15。监督制度
我这里说的监督制度,不仅仅指制约的力量,以确保权力不被滥用,也包含其它一些方面,比如,聆听群众意见,等等。
这一方面我有一些体会。现在我已经在试第三个startup,前两个都失败了,这一个也不令人乐观。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员工其实非常出色。这本身是好事,可是,当你把此当作一个假定,来制定计划,策略,这就非常糟。这远远不如你假定你的员工相当平庸,而从制度,计划上来弥补。我以为,这对于组织,政治都有一定的启发作用。比如,你如果在制度上假定这个组织(我在说中国桥协)的领导能代表广大牌手的利益,并且做出正确的决策,就远远不如你去除这个假定,而制定实际的措施来确保这一点。
再次,我十分赞同这次温家宝总理访美时在哈佛大学演讲时的一段话。原话我忘了,但意思是困难的时候更加考验一个国家,人民。在这方面我有一个很恰当的比方。几年前,我准备铁人3项,第二项是自行车,那条路的坡度极大。骑车的时候,你在下坡的时候把速度提高一点,并没有那么难,但对成绩影响不大。真正困难的是在上坡时,速度哪怕提高一点点,也非常困难,但对成绩的影响要大得多。在牌桌上,我一向以为,damage control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不可能保证不打愚昧的定约。推广到组织,也是一样。
这次国家队在百幕大的成绩极其不理想,对於国家队来说,也许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困难的时候了。我现在写这篇东西,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这个原因。我不知道桥协的领导,教练,队员都怎么想,怎么看。我们常常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但这是对他人的态度。对自己,也许应该更严格一点。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每个人都已经尽心尽力了,因此原谅了自己。但是,我觉得这经常不够,一个人还需要尽智。
谢谢大家的鼓励,支持。(全文完)


2003/12/13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