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中美桥牌体制对比(2)

 

杨     庆

 

7。职业牌手
这是个相当大的话题,大概在我能力以外了;不过我还是试着探讨一下。
先谈谈美国职业牌手的情况。我想大家对于美国的职业高手肯定是耳熟能详。其实他们只是冰山上的一个角。美国靠桥牌吃饭谋生--即便桥牌不是全部的来源--的人要多得多。分起来,大约又可以分成3种:1是那种在俱乐部里做做裁判,教教课的;2是那种陪客户打的;3是那种被客户雇来在同一个队,但是和固定搭档打的。也许我们经常说的职业牌手,主要是后两种。
我不知道中国的情况是什么样,好像职业牌手是要注册的。不过,其实什么样的职业牌手的组成是无所谓的,关键是什么人掏钱的问题,而这和社会,经济都有深远的影响。在美国,因为桥牌完全没有publicity,所以你肯定看不到有企业愿意掏钱。象Bill Gates本身现在迷上了桥牌,但我可以预言,你大概不会看到有个队被冠以“微软队”参加比赛。所以掏钱的都是个人。这点跟中国大概不大一样。我看到,在中国,媒体对桥牌的关注要大得多,因此,很多队,牌手,都是企业掏钱资助。这一点,很多别的国家做不到。当然从经济上来说,这里也有一个隐含的危险。从企业来说,要能不断支持的前提是它确实能带来经济效益。当然,现在企业的支持很多属於老总有兴趣,跟利益不利益没太大关系。但随着经济体制的健全,这个将来可能会慢慢行不通。而经济效益,跟关注的人有直接关系。如果不能在基层维持一个大的基础,中国的这点优势就会慢慢消失。最终还是要走个人资助的路。
而这一条路,据我所知,对职业牌手来说,是相当坎坷的。不过话说回来,压力对牌手的成长,未尝不是好事。
我个人觉得,一个好的激发人向上的机制,是在下层要有很多压力;但是,其奖赏也要很高。就是说,你打到最好,也能有很高的收入。这一点,我对中国情况完全不熟悉,所以没有发言权。但在美国,好的牌手一年挣一百万,是有的。虽然这比起其它体育微不足道,但是,跟一个没有特别所长的普通人比起来,也是有盼头的事。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对於职业化,观念上也许有一些误区。一项运动,决不是职业化了,就会好上去,不信,你看足球。职业化仅仅吸引了一批人对此做全身心的投入。桥牌这项运动有其特殊性,决不是你苦练能练出来的,资质的影响也很小。首先,桥牌是一个跟什么人打的问题,它存在一种收敛性,就是说,永远在一起打的人,最后水平渐渐就差不多了,也许是差的人变好了,也许是好的人变差了。一起提高当然会有,但是,一起突破一个谁也没体会到的境界就比较难。这一点就是我的其次。其次,我觉得桥牌是需要用一个人的全部来投入的。这是说,你的为人,个性,阅历,莫不对你的牌有影响。有时是不知不觉的,有时是能体会到的。举个例子,我一再说,一个人在赛场上以往的成功失败,是一笔财富,因为它有可能使人更成熟;但你在赛场外的成功失败,也可能一样的刻骨铭心,所以也有帮助。所以,在牌场上,职业选手的优势没有那么大。象这次的美国2队,没有一个人是职业牌手。在最后一天预赛前,我曾经预言,他们这支队,每个人都经历了太多,所以他们的意志一定不会垮掉。
所以,职业化其实有两点,一是国内体制的健全,保护,激励牌手更上一层楼;二是走出国门的问题。我觉得,后一点,中国做得极不成功。如果纯靠渐进式的发展,我觉得,任何这种联赛的水平要提高到国际水平,需要很多年。另一方面,中国的全国赛一下子要办到美国ACBL,欧洲EBL的水平,不现实;第一点,你很难吸引很多好手来,人家为什么会对中国的大师分感兴趣??而依我看,投入巨资的收效也不大。你再邀请,邀请到的人也有限。而且,一旦没钱,人就不来了。所以我觉得更现实的办法是让牌手自己走出国门。说老实话,我就不信,欧洲很多国家的联赛会达到多么高的水平,但是,他们的顶尖高手在
NABC是常客,因为有人雇他们。这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对于牌手来说,既有大笔的钱--我可以告诉你,这种比赛,客户要出,也愿意出很多钱的--又得到了宝贵的经验。
不过问题是,国内的大款,又为什么会对ACBL或EBL的比赛感兴趣呢?这个问题,很遗憾,我没答案。说老实话,以前,我的理想是打职业赛,但是,我现在最想做的,是赚够足够钱,自己来做客户--但这件事,和我种种的理想一样,也在离我远去了--中国最缺少的不是有潜力的牌手;中国缺少的是有钱,有远见的大富翁,象Ira Corn。
象到ACBL来的机会,以前中国队也有过几次,尤其是中国队99年百幕大表现不错之后,但是,后来,这件事就无疾而终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到这里后成绩不好的缘故。当然,桥协把中国的全国赛安排到和NABC同一时间,从客观上就限制了人的参与,实在令人惊奇。要知道,在世界桥联,ACBL和EBL的比赛都可以找到,现在的NABC,完全是世界级的盛事。说句老实话,依我看,进spingold, vanderbilt, reisinger的前八,不见得比进百幕大前八容易。至少在我看来,这次百幕大的前八,有的--恕我直言--就很难有机会做到前一点。如果有钱,国家队自己掏钱都值得。打出了好成绩,自然会有人请。

8。教练
教练这个职业,在美国基本上不存在。道理很简单:我作为雇主,一般我总是雇比我好的--比我差,我还雇,钱太多了吗?--这个队里最需要提高的,是我。而我的教练,一般就是陪我打这个人。其它队员,怎么提高是他们的事,我用不到去雇个教练来帮忙。反正,市面上好手多的是,激烈竞争中总能找到好手。当然,另一方面,比较好的职业牌手本身就经常是好的理论家,没必要再要人指导。
关于教练的功能,以前讨论得比较多,骏宜谈的ACES的经验,教练的“协调”作用都已经谈得很透彻。桥牌跟其它运动有很大的不同,自己摸索完全是可能的。事实上,一个人思想开放,那时时处处可以找到教练;反之,如果需要一个教练来制住,那进步怎么都有限。
所以,我以为,教练只在两种情况下完全必要:国家队打百幕大,和青年队。前者是因为赛制不限制任何体系,而且体系作者不需要提供防御,所以有教练设计防御可以节约很多体力,就象美国一队一样。后者,是因为青年队具有很大可塑性,但经常在牌理,尤其是心态上还有误区和不稳定的情况。
对於设计防御这一点我还有一些意见。我不知道在国内的顶级赛事,是不是允许任何体系和特约,设计者是不是还需要提供防御。在美国,大部分比赛是有限制的。上次我和骏宜打Western Open Pairs,我们准备打所有2阶的多意开叫(2D/2H/2S),结果在临打的时候,发现我大意之下,家里打印机上的防御少拿了一页,我们只好就此作罢,改打标准弱二。
我认为,现在既然国内很多赛事是限制性很高的(就是说,没有中等牌手以下的),也许,允许所有体系是一种刺激创造的办法。在这一点上,美国就没法做到,而中国是有可能的--当然,理性地说,我不知道这一定会是好事,因为这也可能刺激出一帮恶搞的人。另外,队中没有教练,实际上也逼每个队员提高理论修养,而不是依赖教练指示方向。
当然,教练在平时和比赛时的作用很不相同。对于有教练的队,我决不是说,教练的作用是不好的。我是说,这个队实在比较幸运;就我个人来说,如果我在年轻的时候有人指点,我就可能在技术上和心态上少走很多弯路:当然,我最大的弯路在于放弃桥牌5年,而在2000年,我在奥斯汀的搭档不幸车祸身亡后,我又有两年几乎没打过牌--走题了。。。但是,坏即是好的,好即是坏的,每件事都有两面。一个从学习上来的人,研究能力就可能得不到足够的锻炼,因此在你达到这个教练的境界后,就更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下面这句话有些危言耸听,也可能使一些教练寒心。我以为,中国缺乏深刻的理论家,跟教练制度的普及不无关系。因为潜意识里,你对教练有一种崇拜。而我要说,这种崇拜,是有害的。我来说一个逸事,说明我的观点和倾向。
我第一次上科大BBS,看见的是大家在讨论好像是张德生和另一个人叫的一副7S,大家在讨论这牌叫得好在哪里。说实话,我看了这些讨论大失所望;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转贴,开头是“我怎么觉得这牌叫得挺差的?”这话一下子说到了我心坎里。那时,我认识骏宜还不久,但是我一下子就知道,这一定是他的帖子。我想说的是,当你抱有挑战权威的勇气,如果再有检讨自我的决心,还有一点点理性和悟性,你就能走得比大多数人都远

9。政治经济
俗话说,国运兴,球运兴,在牌运上,也是一样。
社会的政治经济,首先构筑了一个环境,但这只是其一,其二是,它也影响了人们的思维。比如这个政治的因素。在美国,ACBL的组织结构基本上是国家体制的一个缩微。前文说过,ACBL有25个district,这个大约跟美国的州相似;而ACBL的最高权力机构是Board of directors,这个象是参议院,而每州通过竞选投票选出一个director,就象参议员;Board of directors有权对任何事情投票决定/否决,包括撤换CEO(事实上,不久前,CEO还真得不明不白就被换掉了)。但ACBL的日常事务,由CEO所负责。这个CEO,每年要向Board of directors报告。在Board of directors里,又有很多committee(委员会),象规则,竞赛,等等。Board of directors中每年会选出一个president,但他没有真正的权力,只不过是召集会议,做做公关而已。
在district以下,结构也大致相似。
这个组织结构中,说起来没有一个人有决定一切的权力。由於民选的缘故,大部分事情都必须做得公开。你做了一个district的director,就会有人向你写信表达观点;所以你在投票时,也必须考虑这个district的民意。
在经济上,我觉得一个因素可以这样来看。如果光考虑每一百人中打复式桥牌的人数,中国也许要比美国高;但一场比赛,美国的比赛人数我相信要多得多。为什么呢?除了前面讨论的赛制的公开和长度问题,交通,经济,观念也是因素。今年圣诞节,我要跑去Reno打一个regional,这个地方离我家有大约500公里,但是我可以说去就去了,因为开车,住宿都不是需要考虑的因素,我只要考虑这个比赛有没有意思,能不能找到搭档和队友。在中国,我不知道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这样的决定能如此容易。尤其,我打的比赛完全没有奖金,我还要自己掏钱交报名费。
从观念上,美国人对于hobby经常抱有一种虔诚的态度,而在上面会花很多钱。很多东西,在日用品时十分便宜,但一旦到hobby的范畴,就会很贵。比如,自行车,普通的自行车只要$100上下;而rode bike,最便宜的也要$800以上。对於桥牌,我觉得中国普及是普及了,但有多少人真的把它做为hobby?这个钱的问题虽然庸俗,但是,把它放大到十亿人,也许会产生惊人的效应。
我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硬件,软件设施的提高,生活水平的提高,不久,在合肥的普通人,周末到上海去打个两天的比赛,你也会发现是极其容易的事。
从政治上来说,显然我不应该对体制再多做评论,要中国走美国的路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但是,我觉得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行事的公开性,透明度。只有行事公开透明,才能群策群力;观念的问题,说难不难,说易也绝不易。观念的改观,可能是一夜的事,也可能是一辈子的事。
你可能已经发现,我一再强调比赛人数这一点。这是因为,一方面,我认为在省一级比赛上应该有地区间的较量;另一方面,假定对手水平不变,我要说,一个10桌的比赛,和100桌的比赛,完全是不同味道的,而400桌的比赛,又不一样。

10。等级制度
ACBL的大师分制度是一个广受批评的制度,因为它跟牌手的实际水平关系并不是很大,很大程度上,ACBL的大师分制度退化成一个participation award。其实这些批评是苛刻了,因为对ACBL来说,大师分制度本来就是打着等级分制度招牌的一个市场营销工具,它的主要功用在於吸引人不断地参加比赛,而不是衡量牌手的表现。
在ACBL,大概有十几个台阶。其中主要的是终身大师,终身大师需要300点,其中至少25点金点,50点银点。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呢?如果你在俱乐部打一个15桌的双人赛,并且赢了,你可以得到1。5大师分。由此看来,你成为终身大师是不是一件没啥希望的事?别急。
如果你打sectional(unit的比赛),赢一个两节,40对选手的双人赛(全场)大约可以赢到10点以上。如果是regional,赢一个80对的公开双人赛(两节)大约有25点可赢。当然,你如果能赢Vanderbilt,Spingold(这都是7天的比赛),那一把可赢250点。
ACBL的大师分给得慷慨,主要一个原因是名次取得多,一般来说,你在前30%就有大师分了。象Blue Ribbon,最多可以取到59名--不要问我,为什么59这么奇怪的数字,我也不知道--当然,能打到Blue Ribbon的第59,绝对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既然说到Blue Ribbon,顺便说一句,Blue Ribbon的qualification,本身就不是很trivial的。基本上,要拿到一个Blue Ribbon qualification,需要在regional(相当于省级)的公开或A级赛事中赢得第一或第二才行。当然,这个难度也是相对的,有人终其一生,赢不到一个Blue Ribbon qualification,而象大师分机器Paul Soloway,据说有四,五百个。
大师分通过简单的量化,也给了人一个相对容易的办法来比较表现。这一点对我妻子尤其合适,她是学工程的,对数字敏感。有时我打完牌回家,她会问我打得如何,如果我说哇我打得很牛,又搞了个非同步双挤,并且打败了某某名家,她对此不感兴趣,一定接着问,那你赢了多少点?我如果说,1。5。她就会撇一撇嘴,再也不屑跟我谈下去;而打完西部公开赛,因为没赢,我自然不好意思说打得多牛,回了家,妻子仍然问,打得如何啊,我说,一般,还行罢。妻子就问,那你赢到点了吗?我说,有。她说,多少啊?我说,大概40多罢,她顿时跳了起来。。。说实话,大师分对我的意义,就止于此--偶而,我要给妻子看某月某日赢的大师分,以此证明那一天我确实去打牌,而不是去和她的梦中情敌鬼混了。
除了大师分,ACBL还有其它一些衡量表现的,比如,在全国来说,对于高手来说,一个更受重视的是白金点的竞赛。白金点只有在全国比赛中才可以赢到。此外,对于在国家队选拔赛中的种子问题,ACBL有一套位置分的办法。这个办法的计算,我从来也没找到过。在district一级,没有很多尺度,只有24区的纽约,出笼了一套类似于位置分的办法,不过考虑的比赛是这个区的比赛。我一直暗暗希望我们区也搞一套这种东西出来,这样,我的排名,也许可以从什么300多名到前十。
我这篇贴子不能叫做比较中美制度,因为我对中国的现行制度完全不了解。不过从制定者的角度来说,首先要问的问题是,制定这套制度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是衡量牌手表现吗?还是吸引牌手参加比赛?这个尺度要不要跟选拔制度挂上钩呢?
ACBL的淘汰赛总是根据大师分总和来划分bracket,这总是令我尴尬的事,因为我至今大师分还是很少,说实话,跟我差不多大师分的美国牌手没法打,所以每次都要撒个小谎,谎称自己有五千到一万点,这样可以在最高的bracket打。有时裁判会惊奇地看我--全美国一共200多一万点的,而没有一个中国人。我只好说,噢,我是中国的大师。而我在中国的时候,从来没有参加过中国桥协。因为这个原因,我打过的淘汰赛,至今用一只手就可以数完。
 

中美桥牌体制对比(3)
2003/12/10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