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中美桥牌体制对比

 

杨     庆

 

前一阵子,有朋友发文说,中国的桥牌该猛醒了,一直想说点什么,但不知从何说起:这个题目太大,不是我这样的人应该来总结的。
今天忽然想到,我在ACBL也打了6年牌,对美国的体制略有一些了解;有时也有一些感慨。不如从此出发,谈谈客观事实以及我的一些看法。
先说明,本文绝不企图就此兜售美国的这一套体制;如果雄心勃勃一点,也许可以启发思路;退一步讲,就算谈些逸事。

1。 宗旨
从宗旨上来说,美国的ACBL和中国的桥协完全不同。ACBL是一个民间的赢利结构,其一切都需要围绕一个钱字。而中国的桥协似乎没有这个负担,是国家体育总局下的机构,其目的在于“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娱乐生活”。
别小看这点区别,这个宗旨上的区别,对很多具体的东西有深远的影响。这个我们后面会谈到。
仅仅从这一点来说,ACBL实际上每每有如履薄冰的感觉,这是因为,它如果不能吸引到人,那就没有经济收入;没有经济收入,这个组织就要完蛋。我不知道中国的桥协会不会有这样的危机感。这里我是指作为组织的存亡问题,而不是某个个人的个人利益与组织兴旺的联系问题。比如说,实际上来说,ACBL对于美国国家队在世界比赛中的成绩本身其实没有利益问题,打好打坏,其实根本没所谓;但是对于成绩的压力来自于民众。举个例子,如果民众质疑ACBL的体制已经影响到成绩,那对于ACBL就是个很大的挑战,而必须来回应。

2。群众基础
从群众基础上说,中国其实要好得多。据我所知,桥牌在中国还是相当普及,尤其在大学里。这一点,美国就远远比不上。还有,中国人打牌比美国人要多得多,你随便找一个20岁的年轻人,如果是美国人,那他摸过牌的概率都不大,但是,中国人,从小就打80分,公猪,等等。
这一点到现在,中国的优势其实尤为明显。美国ACBL的平均年龄在55岁以上。我给大家说个故事,你可以看出,美国牌坛的老龄化到了何种程度。99年我在洛杉矶打一个区域赛。那个区域赛的重头戏是一个带barometer final的flight pairs。所谓barometer,就是每一轮大家都打同样的牌,这样,每轮之后,比分都出来。那一次我们打的不太好。最后一轮前,才第四,离冠军基本没戏。最后一轮打完后,比分迟迟不出来,在我们看到比分前,裁判先通过麦克风宣布结果。无非是“祝贺谁谁”之类,第一的一对遥遥领先,没什么惊奇,说到第二的时候,裁判说“congratulations to the kids”,这让我们很纳闷,因为前头没什么小孩阿,实际上,整个比赛只有一个小孩在打,而那个小孩根本不可能在前面。后来,看到结果,才明白,kids居然是指我们。那一年,我刚好30,而我的搭档已经奔40去了,而我们居然被称作kids!
这个牌手老龄化的问题是不是说明中国在十年,二十年后就必然会超过美国了呢?非常遗憾,据我观察(两国年轻选手的实力和潜力),照这样下去,中国肯定还是没戏。群众基础只是微小的一方面,真正培养出好的牌手,还要看两点:教育体制和竞赛体制。

3。教育体制
前文所述的群众基础,只是只可能牌手的来源,而不是指一般牌手的素质。从一般牌手的素质上比较,我以为,中美各擅胜场。
中国的牌手,因为牌打得多,熟的缘故,其打牌要比一般美国牌手要强得多。可以这么说,一个中国的中级牌手,光从坐庄上说,跟美国的高级牌手实力差不多。但是,从叫牌来说,常常只有美国的初级牌手的水平。
这是因为,打牌是不大需要教的,而叫牌,大多数人自己就摸索不出来。而美国的这个优势,完全得益于其教育体制。
在ACBL,你要想开桥牌班教初学者,首先需要通过一个学习和考试,拿到执照。这个学习,不仅是学习教什么,也是学习怎么教(初学者)的过程。这种程序化的作业,使得教出来的初学者固然不会太好,但也决不会被有似是而非理念的人教坏。因此,也使得可交流性大大增加:不论你在哪儿学的牌,你搭档起来,差别不会到理念的层次上。
依我看,在桥牌中,最害人的莫过于一个固执,拒绝接受新事物的观念,而如果这观念又刚好是错的,那这个牌手的前途就堪忧了。须知,桥牌和其它运动不同,是一个30年的事业,学得再慢,资质再差,如果能不断进步,最后成绩也一定相当可观。
据我所知,在中国,没有一个这样的体制。你如果想学牌,也许会去跟周围的,你觉得信赖的人学。但你的桥牌知识既然是0,你怎么可能有鉴别力呢?你怎么知道他教你的不是一堆错误的东西?因此,你只有从书上学。但是,这里又有一个问题,书有这么多,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最合适的?一个高级牌手的观点,即使多么正确,对于一个低级牌手来说,可能就是完全有害的。教人的水平,和一个人本身的牌挤,未必有必然联系,尤其对于初学者来说。
所以,在我看来,一个完备的桥牌教育体制的缺乏,是一个迫切的问题。这里,其实有巨大的经济利益。ACBL每年在各地有叫作TAP(teacher accreditation program),本身就是一个经济来源。且不说因为好的教育体制而吸引的更多人的参与。

4。竞赛体制
培养一个初级到中级牌手,靠的是教育体制;培养一个高级牌手到专家,靠的就是竞赛体制。这个议题比较大,让我先来谈一谈我了解的ACBL的竞赛体制再作比较。
ACBL共分25个district,每个district下有不等的unit,每个unit下又有不等的,一个或多个club;club都很小,一般没有固定的成员,任何人都可以去打。
对应于这样的组织,没一层都有不同的比赛。ACBL每年有3个NABC(north american bridge championship),绝不会多,也不会少。每一次都正好十天,每一次的项目也是基本固定,很少有改动。每个district的比赛叫regional,根据其大小,每个district都有限额。在district之间,有时会有一些人专门负责协调,以保证不冲突。在经济上,ACBL本身和district间都是相互独立的,没有谁领导谁的问题。要办regional,district需要根据桌数给ACBL交钱--关于ACBL的组织结构问题,我们后文再谈--对于ACBL和各district来说,NABC
和regional的成败,都是生死攸关的事,因为这些大的比赛,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

也由於这一点,使得几乎所有的比赛都是公开的,我现在在湾区,我如果去打regional,那我基本上知道,哪些人一定会去,比如Meltzer的队(再上次的世界冠军)。所以,对于一个有雄心的牌手,完全可以跟高手直接交锋,而不必从丙级队开始,一步一步来。而后者的问题是,跟丙级队打多了,你的水平也可能不知不觉就滑向了丙级。
ACBL比赛的层次比较清楚,各级可以赢到的大师分也非常清楚,经常,你可以从成绩上一下子看出来其重要性。相比之下,中国的比赛可能就没有这么清楚。第一,各层次间的级别不是很明显。在中桥网上,我偶尔看到比赛报道,谁谁赢了什么比赛,可是仔细一看,其实比赛是某个系统的,才二,三十对牌手在打。并且才打了一节。提高比赛质量,是每次比赛的一个基本宗旨,而层次不清,则使得吸引好手,变得事倍功半。第二,在省一级的重头戏,据我所知,往往是甲级联赛。而这个其实不是公开的,不利于地区间好手的流动和交流。举个例子,在湾区的regional,西部的好手有很多会来,甚至有来自墨西哥,德克萨斯的。如果这个比赛是甲级赛的形式,这就不可能,我如果要会到来自他地区的好手,只有去打全国赛。

5。赛制
举办一个比赛,确定赛制,无非出于两点考虑:1。尽大可能地减少偶然性;2。最大可能地吸引参与者。这两点经常是有一点冲突的。而ACBL的性质决定,当两者矛盾时,永远先考虑后者。
因此ACBL的赛制一般是这样的。每次的NABC,一般有四,五个项目,但有一个主要的队式赛:在春天,是vanderbilt,夏天是spingold,秋天是reisinger,其中前两者是每轮64副的淘汰赛,后者是3天的每副比。

对于一般regional,因为其主要目的在於吸引牌手,所以经常项目多得要命,每天必然有一个新的淘汰赛开始,以保证你不论什么时候被淘汰了,第二天都有牌打。每天都有公开双人赛。周日又会有瑞士移位的队式赛。
这些比赛的一大特点,是每个项目大部分是一两天就结束。也许你认为这样的偶然性太大。的确如此,但是,当参与者多之后,偶然性又反而下降了。我不知道中国的赛制在省以下是什么样子的,但网上所见,大多数好像比较长。经常看见的形式是先每轮多副数的瑞士式或循环赛,再半决赛,决赛。这个形式模仿百幕大,看起来使得偶然性非常小,所以使得冠军的称号非常值,但是我认为这其实是非常糟的。为什么呢?其一,当比赛非常长之后,你比的已经是体力,而对於省级以下的比赛,实际上牌力的境界往往还没到这一步,在技术,对牌的认识上还会有很多问题,需要比赛来发掘出来。但你一次打300副牌,又怎么可能对其中没一副都深究呢?很多错误就此掩盖。其二,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在比赛中所经历的成功失败,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所以多参加你自己重视的比赛极为重要。但如果你缩短比赛,本来打一项的时间可以用来打两次,而你经历一次成功,一次失败所得到的东西,绝对比你经历一次成功或失败的要多。所以我的意见是,大的,你自己关心的比赛要多打,一两个月要有机会打一次,没一次不要多。要知道,总结一百副牌的细微之处,是很费功夫的。而一个普通牌手要能做到这一点,桥协赛制的确定和协调是至关重要的。

6。裁判
法律和诉讼,对美国人来说,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对于规则,一个高级牌手一般应当非常熟悉,因为你应当懂得这些才能保护你自己的权益。我刚出道的时候,因为不熟悉规则,吃了好几次亏,有一次甚至把很好的名次白白丢掉了。
在ACBL,对规则的普及主要有两条。一是象教师执照一样,每个想做哪怕最低级比赛裁判的人都要通过一个考试,拿到相应的执照。后面我会讲到职业牌手的问题。要知道,美国靠桥牌吃饭的人其实相当多,最低层,大概也是人数最多的,是靠在俱乐部教课和direct club game,这些人都需要考执照。第二条,是象我这样的牌手比较感兴趣的,是每次NABC上的appeal case都会出一本case book,里面不仅会有每个case的案例,committee如何决定的分析,还有另外一个专家panel,每个人事后的评判。这个case book,在ACBL的网站上可以找到。说实话,我没有耐心来读枯燥的规则,所以我所学到的规则,都是从实战中和这本书上得来的。
最近,中国的俱乐部决赛上出现了一个判例。我认为这个判例所有人都处理得十分到位,大约有一天会被写进教科书。首先,非违规方在第一时间叫裁判。有些人在说,这有什么好叫裁判的,这样叫裁判,是不是不大友好?这是根本错误的,叫裁判,只不过是表达一种疑问,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这根本就是你自己的权益。在这个问题上,以长远的目光,没有什么大度不大度的问题;实际上,我总认为,在桥牌桌上,你不能对对手的错误给予打击,无论是什么样的错误,都不能算是仁慈,因为下一次他多半会在别人那儿一样碰壁。就象迟疑后再叫牌,对於我,如果我这么做,总是在准备好了法庭上的辩护词之后才干。所以,叫裁判完全正确。其次,裁判的判罚,在这里,一个基本的准则是,如果有疑问,那你应当判非犯规方胜诉,这样可以迫使犯规方来上诉。所以我认为裁判的判罚,在没有仔细分析牌理的情况下,也是十分到位的。最后,committee的决定我认为也正确,这手牌,拿北,仔细考虑,PASS确实不能算是一个logical alternative。
我觉得唯一欠缺的,是这个committee的组成和评判依据应该公开。每一个判例,在全国大赛上,不仅仅是一个判例,更重要的是,它对广大牌手有教育意义。我不知道国内牌手对于迟疑现在是什么态度,但在ACBL,迟疑后同伴再叫,即使面对一个老太太,她也知道叫裁判。

2003/12/08

中美桥牌体制对比(2)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