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世界大赛申诉案例(1)

 

来自刘京的博客

 

1999年百慕大杯,循环赛第4轮,新西兰队(南北)对意大利队(东西)

第1副 双无局
                   S KQ1042
                   H J
                   D 109876
                   C Q4
    S J86                         S 5
    H Q5                          H 1062
    D KQ52                       D J43
    C K1098                     C A76532
                   S A973
                   H AK98743
                   D A
                   C J
叫牌过程:
        W         N         E         S
    Duboin  Crombie  Bocchi  Cornell
                 Pass     Pass     2C(1)
     Pass      2H(2)   Pass    4NT(3)
     Pass      5C(4)    Dbl       5S(5)
     Pass      6S       All Pass
(1)强开叫:8-9个主打赢墩,或者22-23HCP平均型,或18-23HCP有一个高花的双套牌,或H单套,逼叫进局。
(2)5张以上S,8点以上
(3)关键张问叫
(4)0或3个关键张
(5)Break in temp 节奏上有所迟疑
     首攻C10
     结果:6S正好打成,南北+980。
 

     事实经过:在北家涨了6S以后,东家招请了裁判。然后东陈述了推盘在幕的另一侧停留了很长时间,然后推回来是5S。对此北也认同。之后裁判让继续打下去。
     打完以后,裁判向南家核实了情况,南也承认迟疑的事实。北的解释是,他在叫5C的时候搞错了将牌花色,以为是H为将牌,所以答叫了0个关键张,但是南叫了5S以后,他意识到将牌是S,而他有一个关键张并且将牌质量很好,所以又加叫6S。
     北进一步提到,这是这一节的第一副牌,他还没进入状态,由于他没太研究清楚,看到自己持有单张H,而他们的体系中南如果是逼叫进局的牌则只有持H单套的时候,所以他把4NT当成H关键张问叫了。并且北告诉裁判,由于有加倍存在,幕另一侧的迟疑可能是西在想是否要牺牲6C。
     裁判拿北的牌咨询了多位运动员,Pass 5S是不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选择(请注意,并不是看加叫6S是否合理)。结果所有人都认为Pass是合逻辑的,并且在有迟疑的情况下,北不能再进行叫牌了。综合各方面意见,裁判决定这副牌的结果调整为南打5S+1,NS+480。
 

     申诉:赛后南北方向进行了申诉,仲裁委员会成员包括Bobby Wolff(仲裁委员会主席),Rich Colker(记录员),Ernesto d'Orsi,Anton Maas,John Wignall。经过回答仲裁委员会提出的一些问题,所有人都承认推盘在S-W一侧停留了至少1分半,甚至可能有2分钟或者更长。
     作为北家,这是当天的第一场比赛,他说他当时光顾着看各种记分卡了,注意力不集中,所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没有完全理解4NT的意义,就认为南是拿着H单套进局的牌跳叫4NT问H关键张。这样他才“正确”答叫了5C显示0个关键张。同时南北都坚信,他们的搭档默契中,在跳叫4NT的时候,都是以最后一个显示过的花色为将牌,所以现在这个进程很清楚是以S为关键张。但实际情况是,在南示弱5S以后,北才意识到这一点,因而他有一个关键张没有显示,所以加叫了6S。
     南的解释是,他当时思考了这样几件事。开始他没看见加倍,就在想北是什么样的牌,没有关键张。他知道北的S套应该还可以(至少Q10xxx),所以即使缺两个关键张满贯还是可以赌一下的,比如北的将牌足够好,就需要飞一下SK,或者没有首攻C的话,就算输一墩将牌,C输张也可能有机会用H垫掉。可是当发现了加倍的时候,他又要重新衡量一下局势了,现在C首攻是一定的,因此他决定不去冒险叫满贯。
 

     仲裁决定:首先仲裁委员会认定,S-W一侧的迟疑更可能是南做出的,而不是西,这个迟疑导致拿北的牌很想继续叫牌。接下来就是要判断北Pass是否合理。只有少数几个人认为南叫5S让北知道他前面搞错了将牌,即使没有迟疑,北的牌有一个额外的关键张以及好的将牌强度,叫6S也是很清楚的选择。
     而其他人则认为,北Pass是完全可能的,因为叫4NT的人主导叫牌,既然他没有叫,那同伴就不能不顾他的决定继续叫牌,除非有极有说服力的理由——但不是现在的情况。最终仲裁委员会经过协商,由于所有被征求意见的运动员,以及大部分仲裁委员会成员都认为Pass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选择,因而维持原来的判罚,南打5S+1,NS+480。
 

     通过这副牌,仲裁委员会希望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注意以下的问题:
     (1)虽然现在北说他是搞混了将牌,以为是H,但是对他的5C答叫还可能有其它解释。比如说,他可能认为S是将牌,并且5C显示1个关键张(没准他打1430的答叫方式),而后面的迟疑提示他可能犯了错误。在这种情况下,违规方牌手有责任提供强有力的证据显示他们叫品本身的清白(例如约定卡上写明他们的答叫方式,以及4NT的含意)。本例判罚中,委员会成员的心里就存有合理的疑虑。
     (2)可能北搞错将牌的直接原因是他的2H应叫(主席Wollf的意见)。牌手应该意识到,当你考虑使用这种方法时,你并不能自由的发挥它可能存在的技术优势,这种方法也给使用者带来某些责任,比如记住它,提示对方并给予详细的解释,知道在各种不同的局面下何时使用,如何使用。如果运动员使用人为约定叫并出了问题,那是极少会得到WBF申诉委员会的同情的。
     (3)如果北要证明,即使在有迟疑的情况下,他的行动也是对的,那需要一些很有说服力的理由才行。比如,如果南家持有下面的牌会怎么样?
         S AJxx(x)
         H AKQxxx(x)
         D x
         C x
     一些委员就指出南可能拿着这样的牌叫4NT,但是在同伴答叫为0个关键张的时候,这手牌是完全不可能停下来想的,所以迟疑就传递了邀叫6S的非法信息。对此南北方无话可说。
     (4)这里给牌手,特别是参加世界顶级大赛的牌手上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在做出一个叫牌或者打牌之前,就要预见到后面可能发生的情况。特别是Blackwood或者RKCB的时候,你应该对同伴的任何答叫都有所预计。就像这里,南应该早就决定好如果同伴答叫0个关键张,1个关键张,2个关键张的时候分别叫什么,而不应该在得到同伴的答叫以后再想。
     当然,这里还有个加倍,是没有预计到的,这让南需要考虑两个额外的选择(Pass和再加倍),但也不是现在这么长,要想几分钟。如果南要考虑在5C后是否叫满贯,他应该在4NT之前想好。很大程度上,他在5C以后花费时间想,是造成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如果南没有迟疑,北完全可以纠正他之前的理解错误,如果北没有理解错,南也用不着迟疑。如果两位牌手都能更仔细一点,这类问题就会避免。
     一般来说,由于对同伴的叫牌缺乏准备造成的迟疑问题(特别是Blackwood和RKCB,它们造成的迟疑我们已经处理过很多了),不要期望得到申诉委员会的一丝同情。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