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打牌心得(二)

 

没事闲的

 

    

       本想暂时不再发帖了,可今早浏览到了几个月前的一个帖子,又勾起些想法。 

一、 我是最近刚进入这个论坛的,以前就不知论坛为何物,来这里的原因是基于一次网上的经历。那天我陪朋友在网上打牌,可能是因为我的ID吧,对手问了我一个问题。补充一下,我确实有联众的专业牌手ID,但我也没认为自己就是职业牌手(或说专业牌手),更准确的定位应该是桥牌从业人员吧。这比如在足球俱乐部中,上场踢球是职业球员,但扫球场、看鞋的也从事足球行业的工作,但他们不是职业球员。那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只是标准精确中的一个约定(或说规定)。我通常都回答别人的问题,但这次一来问题太简单,二来我又不愿意对别人体制评头论足,所以没有回答。恰好在下一副牌的叫牌中,我面临选择,是冒叫拼一把,还是保守点得正分。结果,我选择了冒叫,为了不给同伴太多压力,叫牌结束后我打出一句话,“拼一把,慢慢打”。谁知,立即遭到了对手的指责,“联众给你专业牌手的ID是让你来做些事情的,不是到让你到这里来乱拼的”,我有些羞愧,赶快回答了他的问题。 

    刚学牌时(在拜师前大约有5年的时间吧,不过5年真的只能算刚学牌),老师就教育我,“提高要从两方面入手,首先是思想上的,其次是牌技上的”,应该说,在后面的这十多年,我确实遵从了老师的指导,也获得很大进步。所以,一开始发帖子,我就把自己感悟到的一些桥牌思想先写了出来,而至于具体的技术细节,我想应该无需我多言,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提高方法。 

二、 勾起我想法的是一篇几个月前的老帖子。题目是“多做桥牌测验题完全错误的学习方法”。我无意评价这句话的对错,因为这只是个题目,也无意评价他内容的对错,因为我看懂了他的意思,也给了我一些启示,如果我今后有机会教学生,一定会注意他提到的这些问题。 

    现在,我只想就基本功的训练说一些自己想法。 

    我周围有两个朋友,由于经常和我们一起训练、聊牌,甚至也参加过全国比赛,他们的水平提高很快,在牌桌上不乏精彩之作,但他们最大的缺陷在于经常会犯一些在我们看来很低级的错误。用我的话说就是:缺乏算路。 

    如果我打牌只是为了娱乐,那我一定会去研究一些高级打法或特殊处理手段,这样在成功时会有更大的快感。而基本功训练需要耗费更长的时间,这不是爱好者承受得起的。但是如果想切实提高实战能力,没有基本功是万万不行的。而基本功的训练的最佳途径就是看书、做题。这一方面可以让你学习掌握更多的打法,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你养成思考的习惯,对实战能力的提高是有很大帮助的。 

    有句话叫“细节决定成败”,这在桥牌中会很容易体现出来,也很可能会忽略。一次训练中,我做庄打一个4S定约,首攻后,我长考了两分钟,找出一条预防王牌4-1的万全之策。然后用了半分钟将牌打完。另一桌的对手只用了一秒钟就将定约打宕了,然后花了五分钟也没找到弥补的办法。如果是考题,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做错,但在实战,他就错了。最终大家的总结是:这完全体现了业余与专业的差距。 

    在实战中,很多错误是会被结果掩盖起来的,犯了错不见得立刻就得到惩罚。但桥牌毕竟是概率的游戏,如果你选择的路线总比别人的机会少,那最终的失败必然来临。而在牌桌上,很多错误会被你无知无觉的PASS过去,只有看书或做题时,才能让你更快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和不足。我很欣赏“Bridge Master”这个软件,因为它给你的不仅仅是结果,如果你错了,你会在一次次的失败中体会到错在哪里。 

三、 对于个人,知识处于三种状态:1、已经掌握并能熟练应用;2、已经了解但不能熟练应用;3、完全未知。练习、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把2变1,把3变成2。 

    我记得刚出道打全国比赛时,与一位经验丰富的老牌手搭档,我做庄打4S,明手是5431型,暗手也是5431型,对方的首攻明显是个单张,这牌好象存在几条路线,但我立即就选择了只要将牌2-3分配,就确保完成的路线。同伴并没有看到我的牌,但当我连将牌AK时,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我注意到了他的态度,在还未明白为什么时,上家垫牌
了,将牌4-1,定约必宕。这副牌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应该说是同伴的态度影响了我的心情),在这一节牌中,我都在思索,为什么!结果当然不言而喻。一打完,同伴果然首先从这副牌开始发难,“匀称原理你不知道吗?为什么不防一下将牌偏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匀称原理我是知道的,但在桌上我还不会用。 

    不久前,终于轮到我教育别人了。庄家打4S定约(我旁观),联手牌如下: 
        S: AJ 
        H: KQx 
        D: Jxx 
        C: KQxx 

        S: Qxxxx 
        H: Ax 
        D: Kx 
        C: J10xx 

    在叫牌中庄家显示了S、C两套。定约也许不太好,但总要打。首攻H,庄家停住,飞S(中了),SA,小C到J(得进),送出S(3-3),对方回C,上家A进手,换攻D,你要放对。前面的打法不去评论(我觉得是很好的路线),现在庄家面临选择,他跳上了K,趁下家还没出牌,我赶快插话,“我放小”,果然,跳K输了两墩D。这回轮到我演讲了(其它庄家的同伴就是当初教育的那位前辈),“匀称原理你不懂吗?限制性选择原理你不知道吗?从两个A该分开长在两家的角度(匀称原理),你要放小;人家首攻没点的H,那就是D不能攻(限制性选择原理),那就是有A,你也该放小。”瞧,这就是1和2的差别,以前我只是知道,现在能够熟练运用了。 

    练习可以把接近于1的知识变为1;学习是为了把3的一部分变成2,使2的一部分更接近于1。所以,不论是看书还是听别人谈牌都是有用的,也都是必须的。只要是为了吸取的其中的精华而不是只为了满足自我的虚荣。 

四、 以前中国桥协提出过一个口号:牌风正、技术精、速度快。后来范主任在一次讲话中专门谈到,速度快这个要求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情况了,一味的追求速度快肯定会影响桥牌的提高。 

    我相信,即使哈曼睡着了,他出牌的错误也会比我少。但打一副牌,我们的用时都是7分半钟。处理同样的牌,他一定能比我多想到更多的东西。 

    如果不能熟练掌握各种基本打法,到了牌桌上是没有精力去考虑其它问题的。就如我前面提到的朋友,与我们打牌时,经常会听到他解释“今天有点昏”或“今天状态不好”。但他与水平比他差的牌手搭档或对抗时,从来没出现过状态问题。这是因为我们给他指出的错误都是他自认为能够避免的(比他水平差的搭档也许无法指出这些错误),既然一再犯错,当然要归结于状态不好了,其实这仅仅是状态问题吗? 

    桥牌中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如果你赢了,那是对手不如你;如果你输了,那是因为没有发挥好,因为如果不犯那几个不该犯的错误,你是可以赢的。说个笑话,在一次64副牌的淘汰中,我队赢了近70IMP。第二天,有个对手与我聊天时说,“我们回去看了一下,最后一节如果都搞对,只输你们两点”,哈哈,这是我唯一一次见到即使全搞对也要输的特例。我们常说一句话,“无论碰到多强的对手,我都有可能赢”,这确实是事实,当然,发生的概率与对抗的副数成反比。但是,如果是一个循环赛下来,名次靠前的总是那几个强队,而名次靠后的也总是那几个弱队。就象02年的世界杯,“所有队都乱了,只有中国正常发挥了水平”。 

    这是水平的体现,这种水平的差异不在于人家多知道些什么高级打法,而在于人家更稳定,换句话说是能够熟练运用的技能更多。 

又想起些有意思的事情,加在这里吧。 

    听说在八十年代(那时我还不知桥牌是何物),能在全国比赛中打出双挤就有机会获得最佳作庄奖。但是如今,这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了。 

    一年前,在某次比赛中,恰好施(豪军)大国手在我这桌看牌(因为与我对抗的是他的队友),我做庄主打一个三阶定约。具体叫牌过程和持牌已经记不起来了(非常可惜,这是个十分精彩的牌例),总之对方的首攻和防守都很严厉。我面临的局面是需要在一个Kxx 对 Jxx的边套中取到一墩牌。叫牌显示A一定在K后面。我知道,Q应该在J后面,且不会有人是双张。双人赛,这个定约的成败有天壤之别。我足足长考了5分钟,仍没找出打成路线,无奈,我只好打AQ全在一家,跳了K在跳J。结果宕一。

    比赛结束后,在楼道中,施豪军很委婉的指出了我的错误。这牌是个十分罕见的紧逼,我可以先兑现赢墩,挤掉两个防家的边花,让他们每人都必须在这套中保留两张,最终投出手,坐等对方出牌以取到一墩。当然,实际远没有我说的这么简单,否则我也不会长考5分钟也想不出来。 

    让我感慨的是他的态度。当时他是这么说的,“你这牌的读牌好象不太准,应该打A、Q是分家的。”读牌的错误当然要比不会一种打法轻的多,我知道他是给我留面子,但我自己可顾不了面子,赶快请教,“我知道应该是这种分配,但没找到打成的路线”,于是我听到了一种罕见的紧逼打法。 

    让我感慨的有三点:1、与国手水平的差距;2、施大师平和的态度; 3、在当今的中国桥坛,直接指出别人不会的某一打法已经被认为有侮辱嫌疑,会另人难堪了,无论这个打法多么高深。中国桥牌的进步速度多快啊!!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