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打牌心得(一)

 

没事闲的

 

    

    老婆对我打桥牌烦透了大概长期打牌的人都会遇到些家庭危机吧,有一次她质问我:“打了十多年的牌,你的水平能排进全国前一百位吗?”我无言以对按大师分的排名,我确实进不了前100位,但大师分能说明这个问题吗?想了想,我回答:“如果有人排出前100名,我至少会对其中50人提出怀疑,我决不比他们差。但如果这100人中有我,那至少会有500人提出质疑,他们会认为自己不比我差。” 

 

    桥牌就是这样,你很难承认(或者说很难看到)和别人的差距,也很难接受别人的观点,除非那个观点和你相近或那个别人是你心目中的权威。 

 

    如果你真的想提高牌技,那么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耐心听别人讲,先全盘接受别人的理论,再认真与自己的想法比对,去伪存真。 

 

    “学而不思则惘,思而不学则殆”,不去学习别人的理论,只能变成井底之蛙;不加思索的模仿别人,也只是邯郸学步,最终成为笑柄。 

 

    桥牌中有很多的原则,搭档间也会有各种各样的约定。“不要拘泥拘泥于原则,受制于约定”可能是最大的原则。在桥牌中,没有哪条原则是必须遵守的(道德上原则除外),也没有哪条原则是可以随便违背的,关键在于时机和条件。曾经听张德生老师说过一句话,“在下面把约定搞搞清楚,到了桌上就随便胡叫”,这真是叫牌的真谛。 

 

    举个例子吧。有一次比赛中我到这样一手牌:S:x  H:AKx  D:xxxx  C:AKxxx。精确制,该开叫什么?毫无疑问,1D。但我不愿意,我的队友实力较弱,想赢牌,我就必需在关键时刻做些输赢,这牌就是机会。我开叫2C。我知道这牌只能开1D是精确制的缺陷,所以我选择另一个可能更差一点的开叫来搏输赢。同伴2D问叫,我答2H,同伴3H邀叫,我就4H进局。我相信这个4-3王的4H不见得比正常的3NT定约差。果然,同伴摊出HQJxx  CQxx  DxxS上好象有K,但那是没用的),3NT定约将被血洗SD两套,而我的4H只需将牌3-3。最终,将牌虽然不是3-3,但敌人摘到两墩D和一墩S后投降了,他不知我只有3H,所以没打第三张D缩明手的将,在手中王吃到一墩S后,我顺利取到10墩牌,620分进账。 

 

    虽然很喜欢做输赢,但我从不赤裸裸的诈叫,虽然我的叫牌中会有很多欺诈成分。即使诈叫,我也要保证叫牌不会失控(此时同伴是最危险的敌人),例如:S:Q H:Qxx D:KQJ9x  C:Axxx。单无局,上家PASS,我第二家开叫3D。说实在的,我从不这么胡叫,但那次实在输得不好意思了,没有抑制住冲动。我知道这么叫的恶果(但只限于牌上的,和同伴的关系不会受到影响),但我也看到了利益。果然,叫牌向着于我有利的方向展开了,下家争叫3S,一路PASS过来,我加倍。又一路PASS到上家,他不解的看了我一眼,我赶忙解释:“这是从没遇到过的进程,我的同伴也不会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有点不好意思,又追加了一句,“我没有长S,如果有人S长,那是我的同伴”,上家是位大高手,他知道我同伴不会有太多大牌点,否则会直接加倍3S,于是他改叫3NT,期望通过忍让打断我们的D,再靠联手的大牌点多得些墩。可惜他没料到,对手早就失去了理智,我继续加倍,并取走了9墩。同伴的记分表出来是1S加倍宕二,叫牌过程几乎一样,只是低了两阶。 

 

    我知道很多人会对此嗤之以鼻,其实我也一样,这样赢分是不光彩的。但这也是桥牌的一部分,也需要对牌理的深刻理解,这是以大搏小,但绝不是撞大运,这和死守原则、约定是两种境界。 

 

    再举个更有些说服力的例子吧。你拿这样的牌:S:QJx  H: Jx  D:xx  C:AQJ10xx

    打精确制,叫牌如下: 

         

        1C       2C 

        2H       3C 

        4C        

    你叫什么?11个大牌点,好的C套,同伴主动越过3NT,都使你认为这牌可能有满贯。你该扣叫一下,鼓励同伴继续试探,但哪门花色都没有控制。4NT是问A(或至少你们没说过这不是问A),5C是示弱,你突然发现没有叫品了。 

 

    这是我们平时练牌时发生的一副牌,在我这桌上,对手拿这牌痛苦的选择了5C。另一桌的队友在一个略有不同的进程中叫了4NT,他认为应该是表示好C套,但可惜他同伴不这样想,4NT成了最终定约。 

 

    当这手牌摊在桌上时,我奇怪的问明手,“这么好的牌,为什么不扣叫啊?”,“没的扣啊!”他回答。“要是我,一定假扣4D。咱们赌一下吧,如果有6C,算你输我一副,如果我的假扣导致冒叫,算我输你一副。”,“你赢了”,庄家对我说。 

 

    瞧,虽然是诈叫,但并不是为了欺骗谁,而是为了表明真象。 

 

    -罗的约定也许真的需要装满一箱子,这是我们无法比拟的,但现在即使给我一集装箱的约定,我也成不了世界冠军。在以前的文章中,我也提到过,约定是语言,但我们不该只做翻译。诚然,将手中的持牌准确的翻译成叫牌语言本身就需要很强的能力,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我们讲话(或不讲话)是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把牌摊在桌上,让大家全看到。 

 

    桥牌中的很多问题可以上升到牌理,也可归结到临场判断(甚至心情),当然还有约定和默契。某次练习时,遇到这样一副牌。持S:x Hx Dxxxx CAKxxxxx ,下家开叫1S,同伴加倍,上家3S,你怎么叫。 

 

    先说说在我这桌发生的故事,叫牌是这样的: 

              同伴           

        1S    1NT    2S    3C1 

        3H    3NT    4S    PASS2 

        PASS  DBL   PASS  5C3 

        ALL PASS 

        1 3C=自然,逼局 

        2PASS=逼叫 

        3)这是先PASS,再拉出,显示满贯兴趣。 

        另:上家叫4S前有长考。 

    当上家叫4S时,我有些晕,好象有人叫错牌了。同伴在C上没有缺AK,他主动叫3NT应该在高花上有足够好的挡张,否则总会有一门会被攻穿,他应该看不到9个快速赢墩。而对方牺牲4S显然又表示两个高花都有好配合。且C看不住,否则他该防守3NT。当然,他的长考可能是因为处于两难境地,诸如双高花有长度,但缺乏大牌,C能挡我一下。虽然是练习,但我也不能多想,否则会限制同伴的叫牌,于是凭感觉我PASS

 

    然后赶快思考后续该怎么办。同伴的加倍又是我最不想听到的,如果我叫5C,那是表示很强的满贯兴趣,而PASS总是觉得有点不对,不知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感觉上,我这牌处理成PASS拉出也勉强可以,只要对方高花重一些,是可能打成满贯的,如果同伴高花确实重,他也不会那么冲动。于是我叫了5C,对着同伴的一个16-18的无将,我把这牌处理成了满贯邀叫。 

 

    再回过头来看看另一桌的叫牌。 

        1S    DBL    3S      

 

    可以想象,我处理成邀叫满贯的牌,那边也不会太手软,他直抓5C,这手牌绝对合格,但是他同伴叫了6D。没办法,他痛苦的PASS了,谁也无法保证联手20多墩的牌是否缺个A 

 

    我惨了,同伴一错再错,PASS了我的5C,结果+1。他的牌是这样的:S:Axx H:Axx D:AKQJxx Cx 

 

    我这边简单,同伴一再认错了事。另一边就展开讨论了,因为丢了大满贯。我听了听就知道肯定不会有结果。后来,我知道他们把4C定为逼叫,认为这样得到的多,失去的少。 

 

    我挺赞同这种结果,但是如果我在桌上,一定会叫4C,即使这不逼叫(以前我就做过类似的处理)。你可以举出100个理由说明4C不是个好叫品,但我相信,同伴加倍出H套的可能远大于他是低限技术性加倍,又PASS4C的可能。我不愿意给他打H,我要打C定约,这需要让他先把H叫出来,虽然他不讲话也不会有人把他当哑巴卖了,但他自己一定怕别人以为他哑了。当然,这牌恰恰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他是加倍出D套。 

 

    当叫牌出了问题时,常见的处理办法是这样的。某些搭档会“互相指责”(我这里说的是关系很好的搭档,即使大打出手也不会影响感情的那种),还有一些会立该修改体制,设计约定以解决问题。其实这两种方式都不错,也都有问题。 

 

    “互相指责”的会提高各自的判断水平及应变能力,加深对牌理的理解,但难以确保不再出同样的问题。说些题外话,为什么是互相指责呢?因为每个人在实战中的选择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认为有道理的,当结果出现问题或同伴的牌和自己想象不一致时,首先会看到同伴的错误。所以互相指责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提高水平的必经之路。但是,绝大多数争吵的结果会不了了之,因为谁也说服不了谁,谁都在力争证明同伴的错误。其实,很多人都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同伴错了,并不能证明自己就对了;自己对了,也不证明同伴就错了。结果对了,过程不见得正确,而结果错了,过程却可能是对的。请喜欢争吵的搭档参考我这几句话,或许能提高你们争吵的效率。

 

    修改体制的能够立杆见影的解决问题,但每个约定的使用都不可避免的会带来些其它问题。对于广大爱好者而言,修改体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通常都超过所得的利益。 

 

    如果确实想提高牌技,我建议将两种方式结合起来:遇到问题时吵吵架,讨论讨论,加深理解,达成共识。如果总在同一个地方遇到问题,那就相应的改改体制,使之更合理一些。 

 

    写了这么多,回头再看时觉得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没办法,暂时可能没什么闲功夫了,把有些想法一股脑都扔了出来。请大家谅解吧

 

与士权先生探讨些纯技术问题 

    在这副牌中,我同伴的每一个叫品都有不同程度偏差。 

    1)不该争叫1NT。这副牌中最严重的一个错误。当然,这并是因为他有6张套,有单张。是因为他这手牌的价值远远超过了16-18的均型。他自己有18个大牌点,坚固的6张套,边花的两个A,加一个单张,总价值20点有余,处理成1NT实在太委曲了。最本手的叫法是加倍出D套,想处理一下可直接争3NT(这是离得最近的局,其实他争1NT也是想打3NT定约),甚至加倍叫无将(20点左右,均型)都要更形象些。他选择了一个描述性叫品,但把手中持牌的实力描述的太低了。如果他是S:Axx H:Qxx D:AKQJxx C:x,那他争叫1NT就不能说是什么错误了,虽然也同样可能丢掉6D 

 

    23NT。这是最不该受指责的一个叫品。既然争叫了1NT,他现在有些为难,叫3NT是被迫之选。不过,他应该明白,此时的3NT叫品向同伴描述的是两个高花都有实力(这里说的实力主要指次级大牌的挡张),因为同伴不可能想象他是这样的牌争叫的1NT。总之,虽然是被逼无奈,但他连续向同伴通报了虚假消息。如果叫牌到此结束,他只需为1NT争叫负些责任。但那是值得同情的,谁能在叫牌的早期就准确预见后面的结果,早期的偏差导致的失败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3)加倍。如果说前面是在理念上出现的错误,那这里是判断错误。叫牌的过程是连续的,不能侵害开来单独看。他前面一再向同伴虚报了高花上实力,同伴依然Forcing PASS。说明同伴的持牌有些特殊的东西,并不是一声3C就能表示清楚的,可以确认的是高花一定没长大牌,S是单缺,H的张数不会太多,人家要不是双套配合的话是不会牺牲4S的,一定C是大长套,D上还有点张数。结合前面所说,1NT将实力叫少了,3NT将高花叫重了,同伴竟然还Forcing PASS,那至少该叫个5D澄清一下。这样经过一个复杂的过程,同伴还是能够明白,你是依靠D套叫的NT。如前面文章中所说,在对方4S牺牲时,我已感觉到叫牌有些怪异,只是没搞清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要是此时叫5D,所有的问题我就都明白了。当然我还是想象不到他是这么好的牌,但6D我总是会叫,是不是叫7D就再看他的判断了。 

 

    4PASS 5C。在桌上,他非常痛苦的PASS了。这是他犯的最后一个错误。士权先生提出的质疑是不了解我们的叫牌习惯,其实我在文章中已经说明了。我如直接叫5C,仅表示想打5C而不愿意防守,没有任何满贯兴趣。而现在我先PASS,待同伴加倍后再叫5C却是满贯兴趣。这大概是基于速达原则的一种变化吧,如果我只想叫局,那就直接叫,而经过一个顿挫再叫就表示我的牌更好。至于我不知能否打成5C的牌,先Forcing PASS,同伴既然加倍了,就该遵丛他的决定。不能先和他商量一下,等他决定了再推翻他的决定。 

 

    其实,我并不认为自己就一定叫对,如果这牌5C就宕了,或冒叫到满贯,我几乎要承担全部责任,我的C应该再多张Q才够这么叫。但现在,是丢满贯了(而且还是大满贯,当然要由同伴来认错了)

 

    前面举的两个例子实在不太好,误导嫌疑很大。其实在我的观点中,是不愿意在叫牌初期就做太多处理的。 

 

    经常会遇到一些朋友问,“这牌该开叫什么?这牌该怎么应叫?”,我的回答几乎通通都是“照书上写的(或约定卡上写的)叫”,或是“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不可否认,一个开叫或一个应叫(或是你们采用的某个约定叫)可能会直接影响到这副牌的结果,但是,这都不是你能控制的。我有个朋友,学牌几年了,很爱钻研,他发现了很多体制中的问题,于是总爱在叫牌时做出处理,每每以失败告终(当然,也因为他成功时别人都不在意,而失败时别人会记在心上)。我对他的忠告是:无论你再积累多少年的经验,都无法否定前人近百年的成就,也无法超载众多世界大师研究成果。所以,先将别人的成果“拿来”,着重提高自己对牌的理解力及判断力才是当务之急。 

 

    这也许是中庸之道吧,拘泥于常规不好,完全抛弃常规更不好。成功是站到巨人的肩膀上,而不是(不可能是)成为一个新的巨人。

 

打牌心得(2)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