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感悟桥牌(一)

 

没事闲的

 

    如果把桥牌比喻成一场谈判,那我的职务应该是全权代表而不是翻译。做为全权代表,看到的13张是底牌,要依靠它来获取最大的利益;做为翻译,只需把手中的牌依照约定翻译成别人听的懂的语言讲出来。做为全权代表,对面坐着战友,两旁坐着对手,要和战友配合,打击对手;做为翻译,对面坐着领导,两旁坐着朋友,只需把手中的讲稿译完,水平不到之处乞求大家的谅解。做为全权代表,任务是透析别人的底牌,避开陷阱并把敌人带入陷阱;做为翻译,只需阐述自己的原则,让领导作主,与对手达成平等条约。

 

    我不止一次听人说过“打牌就是打人”,深表赞同。打桥牌不是科学研究,而是政治斗争,是尔虞我诈,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什么都可以拿来做筹码、做交易,必要时要欺骗同伴、要借助于敌人。就象科学家做不了政客一样,积累再多的桥牌理论也成为不了好牌手,真正的好牌手不仅是数学家,还要成为心理学家,读不懂别人想法就打不好牌。

 

    我见过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叫牌进程: 

        西                   

        1H      2H      Pass    2S

        3D      4S      Pass    Pass

        5D      5S      Pass    Pass   

        6D      6S      Pass    Pass

        7D      X        =

    谁能说这是科学,这明明是唇枪舌剑的政治斗争。最终的结果是北家全面失败,7D加倍打成,另一室的结果是7S加倍宕4,东西有局。

 

    对方打S定约,叫牌显示庄家有5S,明手的S是三张小牌,你在庄家的前手持SKJx,你方必须得3墩将才能击宕定约。明手出Sx调将,你该出什么?Sx?庄家10,同伴A,下轮庄家跳Q,只输将牌AK两墩,打成了。庄家没有面临什么猜断,他老老实实的照着谱打就完成了定约。所以,该出K,你先得这墩,让庄家第二轮去猜,他也许会打你是AKx,一旦他第二轮跳了Q,你的J就是第三墩。

 

    你机敏的出K,给庄家制造困难。但很不幸,同伴跟出的竟然是张10,原本你方必有3墩将牌,现在,庄家第二轮要是敢放小就打成了。庄家再从明手出将时,你平静的跟了张小,期待庄家犯错误,你都已经替他想好说辞“我是打原始机会,我不能为了抓对方的错误而将原本的铁牌打宕”,如果他跳Q被双张A打死,他一定会这样理直气壮的向他同伴解释的你发现庄家对你笑了笑,那笑容中充满同情,然后,他拿出一张小牌放在桌上。 

 

    后来,我听到庄家向别人提到这副牌,“这帮人的骗张也太赤裸裸了,全世界都知道我的输墩在将牌上,如果他是AKx的王牌,我保证他眼都不眨就是一张小扔在桌上”。

 

    某次在网上打牌,对手是位挂Brg的专业牌手,我的将牌联手8张,缺Q10。拔A时,在J的后面掉下10,将4-1分配我是打不成的。“Q10双张啊!”在我背后,有人提醒我。“算了吧,总要对人家表示点尊重。”第二轮,我老老实实的用J飞过,中了,2-3

 

    在牌桌上,被人尊重有时是件挺郁闷的事。例如人家叫到满贯,你精准由带A的花色中低引,桌上果然如你所料的摊出KJ,当你正为如何向队友炫耀准备说辞时,庄家微微冲你一笑,“尊重您一下,K”。 

 

    一次正式比赛中,庄家是位国内的知名牌手,而和他坐在幕布一侧的我的同伴决对应该是他眼中的无名鼠辈。3NT定约,一门花色已被我们攻开,庄家有8个快墩,他在两套高花中都有AQ,但只能选择一门花色的飞牌。此前,我和同伴的信号及垫牌都在显示我有SK,同伴有HK。但庄家给予了我们充分的尊重,他最后飞中我的HK打成了定约。

 

    在桥牌的原则中,有很多充满矛盾的地方。同样的持牌,同样的处理,你对了,会有人讲出100条道理来支持你,但如果你错了,同一个我就可以再讲出100条道理来批判你。例如做庄,当你老老实实的打你的现实机会时,会有人说,“你该这样打,对方回错你就打成了”,而当你企图利用对方的错误时,又有人会批评说,“放着现实机会不打,偷偷摸摸的不走正路”。你看,桥牌哪有道理可言,赢到分就是有理。

 

    看到这里,如果你认为我是在否定技术,那你就错了。没有基本功的保障,你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技巧只是桥牌的一小部分。我学牌时就听说过这样的说法不会挤牌照样能成为大师,但现在,刚出道的小孩也能熟练的打出双挤。对于基本打法,大师知道的一点也不比爱好者多,即使多知道一些,也不是一两百副牌内就能碰到的。 

 

    那么,高手与庸手的差别在哪里呢?与高手对抗,你会处于不停的猜断之中,而与庸手对抗,用句卷大师的话“我可以用我的脚指头思考”。高手会给你制造更多的困惑,给你指出更多通向失败的路;而庸手只会把他的思想,他的困难原原本本的告诉你,请你给他致命的一击。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怎样才算是知己知彼呢?你的13张牌自然是知道的,别外39张牌也能想个大概,但恰恰就某些关键牌张的猜断上,专家比爱好者要准的多,为什么?因为专家能够比普通爱好者看到更多东西。你知道对手知道什么吗?你知道对手在想什么吗?你知道对手知道你知道什么吗?你知道对手在想你想什么吗?哈哈,有点绕,是吗? 

 

    你打牌看对手的信号吗?你相信他的信号吗?在牌桌上打牌,我坐南,右手是潘开健老师,左手是位爱好桥牌的老板(他的牌打的非常好),潘老师当明手看同伴主打3NT定约,庄家手中有AKJ7张梅花,桌上有3张,外面只缺Q82。首攻后,明手停住(这是明手唯一的进张,再也无法下桌了),出梅花,我跟出8,庄家A(再正常不过了),我同伴要出牌时,潘老师说“等等”,然后对着他的同伴,“要是我的话,出J。咱们看看谁对了。”我同伴确实没有梅花了。 

 

    神奇吗?听听潘老师的解释,“从叫牌中我们知道,南家的黑桃是单张,我不认为他梅花也是单张。所以当他出8时,我要想想为为什么。如果是82双张,他会出小,此时他知道没有必要打张数信号,所以他只可能是Q8双张,或Q82,想晃你一下,他怕你是6张梅花直接飞过去。” CUI

 

    这才是桥牌! 

 

    乱七八糟的写了这么多,再回头看时确实觉得有误导嫌疑。其实我一点也没有否认基本技术的含义,只是想说仅具备了基本技巧是不够的,套用一句话“技术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技术是万万不能的”。上面的所有内容只是为了阐述这句话的前半部分,而更重要的后半部分不是这篇文章的话题。 

 

    对于广大爱好者而言,桥牌乐趣在于“准”,由复杂的线索中找到正确的答案会使你沉醉其中,觉得其乐无穷,我希望这篇文章能给大家开拓些思路。就象网络游戏比单机游戏更令人痴迷一样,与人斗比与桥斗可能会更有趣味。

 感悟桥牌(二)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