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Silodor Open Pairs(10)

 

杨     庆

 

蛛丝马迹

 

十轮战罢,我们的成绩相当好。这20副牌我们打了平均有72%不到一点,而且没有一轮是两副牌加起来低于平均的。

这一轮的对手是两个不认识的老头,这是种子牌手的第九桌。不过我当时没有注意到。这次似乎只有第三桌和第九桌是种子牌手,第三桌就是Rodwellby"老头"我的意思是说他没有8070总有了。

 

双无,你坐西主打这个3NT,敌人没有叫过牌:

J73                               AQ5

KQJ9                              A87

KT2                               764

AJ5                               QT32

北首攻黑心10,你准备如何?

 

无对有,你坐西主打这个4S

AKJ8643                           752

J5                                T

K                                 QJ9732

A86                               Q92

你第一家开1S,同伴加叫到2S,南家争叫3H,你4S结束叫牌。

北家首攻红心6,长3/5,南家K吃住后,续拔红心A,北家跟4

 

Board 11. Love all.

                KT962

                54

                83

                K764

J73                               AQ5

KQJ9                              A87

KT2                               764

AJ5                               QT32

                84

                T632

                AQJ95

                98

 

N     E     S     W

            p     1N

p     3N    p     p

p

 

当敌人攻出10之后,正确的方法一定是先问清敌人的攻牌协议。有的人打"jack deny"或称"coded 10/9",即攻J否认任何上面的牌张,1090张或2张。这个约定是哈曼的最爱--当敌人用的时候。哈曼的观点是这个约定给庄家的好处远远大于防守家,在他的"at the table"里哈曼曾举了副例子,他凭这个线索做成了3NT,而另外一桌因为没有这个线索,连2NT都宕了。顺便说一句,这本骏宜去年送我的书也是我15年来读过的唯一一本桥牌书。

我问了对手,他们不打coded 10/9,我明手放小,手上J赢进了。

虽然看起来敌人的首攻送菜了,但我立刻转过来飞黑心Q还是不可取的。3年前我打spingold时,和骏宜搭档,曾经有一个类似的结构,明手也是AQx,而我拿Kx双张,非常smooth的打小,庄家吃住后,转过来飞K,飞到我单K里,一个铁的3NT就此宕了2

我自然不能让悲剧在我身上重演。但直接送草花也未免过于萎缩,在双人赛里可能是灾难的。所以我打红心到明手A,再打草花10,飞过。

飞牌成功了,我再打小草花到J,北家K吃进。他续攻黑心小。现在我有点儿愚昧了,如果黑心飞丢,兑现草花的桥就断了。

但不飞桥就更断了。我Q吃进。现在没问题了,红心上手拔光,黑心下去兑现完草花,方块K还可以吃到,做成5

这个叫牌过程和首攻基本上是大众的,虽然不攻黑心只能打成4,但不能指望有多少北会攻别的,除非东西打弱无将。460最后拿了53,这相当于70%的比赛分,所以有大约60%的庄家做成了5

 

Board 12. NS vul.

                T9

                Q964

                AT86

                K43

AKJ8643                           752

J5                                T

K                                 QJ9732

A86                               Q92

                Q

                AK8732

                54

                JT75

 

N     E     S     W

                  1S

p     2S    3H    4S

p     p     p

 

对我的4S,北家首攻红心,南家想也不想,犀利地再攻红心A,打掉了我到明手的唯一进张。这个防守令我完全疑惑了,南家看起来没有红心Q,他再拔红心,也可能把我红心里的问题完全解决了亚。

基于他有局时的3H争叫,以我的经验,老头的叫牌都是比较保守的。我决定打他持草花K和方块A

我可以选择明手在红心上垫一张牌,这样如果他持有草花K,我就肯定能打成,但这个局势,看起来回将,去除我将吃能力是更自然的,而他没有回,黑心空门也有可能;我决定跟他拼体力,因此明手将吃。打张将,南跟出了Q。仍然,我这时方块K送出是一个选择。南家如果有一张将,也许吃进后被简单投入了。但如果南持所有大牌我总有办法。

我续拔了五副将,剩

                -

                9

                ??

                ???

43                                -

-                                 -

K                                 QJ9

A86                               Q92

                -

                32

                ??

                ??

北家垫掉了一张红心Q,显示了他原来四张带Q,南家垫了2张红心,1张方块,和1张草花。

南家保留了2张红心,这使得我的终局打法无法顺利进行。

我打小草花,北家smooth地放小,这坚定了我的想法,我明手的9被南J吃住了,他续回红心,我将吃,北家跟出,我再拔副将,南北都垫方块。

现在已知南家还有一张红心,我认为局势是

                -

                -

                -

                xxx

-                                 -

-                                 -

K                                 Q

A8                                Qx

                -

                3

                A

                K

现在我打方块投入肯定没有前途,于是我拔了草花A,却没有拔下来单K4S以下一告终。

这副我的读牌出现了很大的偏差,一开始先入为主地认为南家持所有大牌。在最后3张的局势,实际持牌是:

                -

                -

                A

                Kx

-                                 -

-                                 -

K                                 Q

A8                                Qx

                -

                3

                -

                Tx

所以我如果最后方块投出读对的话还是有希望,但我大约不会想到北家持3张有用牌张而在同伴3H有局的争叫后不行动,所以北家吃进方块A之后,如果回小草花,我多半还是会猜错,打北持草花10而南持K。因为假如北持K的话,在之前我错误地打副草花之后,南本来就可以回草花简单把我打宕。

这副4S做宕只拿到了可怜的8分,当然我的错误付出也没有太多,因为南北5H要宕二,很多北家在南的3H争叫后行动了,所以东西有拿500的,有拿590的,但最多的是拿450的,我怀疑多半是南没有续攻红心,而回了将;做成4S420也只有20多分可拿。但我后来很后悔,主要原因是我其实当时漏掉了一个线索。在我的4S之后,北家过了大概78秒才叫pass。当时我没有太注意,因为我跳叫了,北家必须等待片刻才能叫牌。

但后来我想起来了,北家的迟疑分明不是因为规则,他是在思考!

如果我考虑到这一点,最后的残局也许有可能会读对。

 

中庸之道

 

无对有,持

AJ72

QT83

K53

98

你第二家不叫,左家第三家开1D,同伴争2C,右家2H,你准备如何?

 

有对无,持

K

KQJ9432

J6

J87

同伴第一家不叫,右家开1D,怎么办?

 

Board 15. NS vul.

                   K9

                   A4

                   AJT9642

                   J7

AJ72                                     T8543

QT83                                     97

K53                                      Q

98                                       KQT43

                   Q6

                   KJ652

                   87

                   A652

 

N     E     S     W

            p     p

1D    2C!   2H    x

3D    p     p     p

 

蔚曙的2C十分凶猛,这和我的风格颇为不同,我在2阶尤其是低花争叫是极其保守的。对于1D-2C这种序列,虽然你可能能剥夺敌人一些叫牌空间,在左家敌人持个单套高花时偶尔可能能搞住敌人,但一般来说敌人多半还是能找到配合的,尤其在你自己持一套黑心时。比如,假如一家持单套,一家持两高花,那持两高花的人总可以负加倍或是平衡出来。而假如两家都没有黑心,敌人红心固然出不来了,我们的黑心配合却也淹没掉了。南家2H之后,我觉得至少有一家在搞笑。我拿着10点,另外3家在拼命叫。虽然我的10个点不怎么样,可是也可以想象我左家在轻开,右家在轻叫。这牌我们有3NT都有可能,如果同伴草花里能提供足够赢墩的话。比如STxx Hxx AJx AKJxxx 但我现在叫2NT有点unilateral:说实话,我已经见识过蔚曙的2阶,无局争叫了。所以我温柔地加倍,表达我对牌局的看法,如果蔚曙无法再叫,我对防守2Hx也没什么太大意见。

令人惊奇的是,蔚曙对我的加倍提示。敌人询问后,蔚曙表示我们打snapdragon,这个加倍显示了黑心套。

我们倒的确打snapdragon,也许因为蔚曙对四张高花canape风格的争叫不热衷;虽然这不是我的初衷,可是我拿4张好的黑心,也无所谓。

左家3D,两家不叫后到我,我面临一个问题。我应该再叫吗?我的点里适合防守,在进攻里,只有黑心A一张好牌,其它都是可疑的。而我们似乎没有配合。蔚曙持上述牌的可能性不大了,因为敌人的方块不应该如此烂。

此外,我心里明白,其实蔚曙的提示对我是个非法信息,假定他没有提示,我应该怎么办呢?

虽然我们无局,敌人有局,叫牌的疑惑很大,我还是选择了中庸的pass。我对防守还是很看好的,但是把握远远谈不上。

蔚曙首攻黑心3,到我的JK,这个庄没有什么打头,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自己动红心,或是给敌人黑心一吃一垫,进手后总是攻草花。而庄家的方块也不会打错。-130拿了略低于平均分35.5

我们的3S是一个很好的牺牲。只宕一。当然如果蔚曙在3D后面叫3S,我把他加到4都有可能,虽然可能性不大,因为我一半的点费掉了。而如果我在3D之后平衡加倍的话,蔚曙肯定会叫3S--他一开始没叫的原因,就是怕我加到四。

如果在1D之后一定要叫的话,我会选择1S,毕竟,在双人赛里,失去黑心套总是不好的。如果选择1S争叫,我们还是很有可能赢这副牌,南家现在Qx双张的黑心大概没那么好了,也许会选择加倍,我的点力仍然不大好,可以叫3Dmixed raise,而即使我显示limited raise,我们也不可能叫上4。而敌人虽然4D可以刚好打,但叫不到,也多半停不下来了。

还有,在2C争叫后,因为草花上的结构阻塞了,我们只能取2副草花,所以如果敌人摸3NT的话,我肯定想不到攻黑心,3NT就要被摸了。

 

Board 16. EW vul.

                   A5

                   86

                   T9853

                   AK62

98743                                  K

5                                      KQJ9432

AQ7                                    J6

T943                                   J87

                   QJT62

                   AT7

                   K42

                   Q5

 

N     E     S     W

                  p

1D    2H!   2S    p

3S    p     p     p

 

蔚曙这次的牌比上次强得多,7张的好红心,牌型也不错,但黑心单K很恶,两个J看上去也很恶心,对进攻帮助不大。而局况不利,同伴又是不叫过的,所以既没有直接3H,也没有1H争叫,而是低低地叫2H

在南家2S,北家3S之后,我已经开始暗暗激动了,但叫牌缺嘎然而止,十分令人惊讶。南的牌看上去是挺不错的,黑心结构也好,红心控制,方块K长在同伴套里。

敌人的“妙停”之后,我们注定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了。我自然首攻红心单张到蔚曙的J,庄家注意到他需要打将到我手里,受到叫牌的指示,他正确地忍让,以便我进手后没有红心可以回出。注意即使他先打3张草花垫张红心,我黑心K进手,再打红心,还有可能将牌获得提升呢。

蔚曙进手后,换攻方块J,我打3圈方块,给他个方块将吃,他续打红心,但我将吃是用我将牌的自然赢墩,而且无法再获得任何提升了。3S下了1+50仍然只有低于平均分,34.5。这一轮以7084小负。

双明手,虽然南北看起来至少要输一墩红心,一墩黑心,两墩方块,但南可以做成4S,但需要打得非常准。

假定我首攻红心,A立刻赢著,黑心到A,拔下单K,立刻打方块10,东放小的话飞过去。西无论换什么,手上吃进,再打方块K,把J钉下来,西仍然没有什么有力的回牌。你赢进后,可以兑现一副方块,拔掉草花,再手上将吃一副草花,最后,红心输墩和西的将牌赢墩相撞了。因为要保留草花进手来将草花,还要从明手打方块规避东,所以没有任何其它路线。

如果北打4S,东攻方块,简单拿到方块将吃就宕了。

而南北的3NT也是颠扑不破的。甚至可以做成4,这很简单,只要简单做出方块就行了。如果西攻草花,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需要明手A赢进,方块10飞过。

 

人品回归

 

最后一轮的对手是Mike Cappaltti和刚刚获得加拿大公开冠军,即将代表加拿大参加六月意大利世界大赛的Bryan Makysemetz

 

你方单方局,持

AQ62

76

Q94

J964

右家开1D,左家1S,右家2C,左家2S,结束叫牌。同伴首攻红心23/5,明手摊下

7

AJ9

AJ765

KQ32

明手的9赢了,你跟6,张数,庄家跟3,他从明手打黑心7,你想清楚了吗?

 

Board 19. EW vul.

                   KJT843

                   Q53

                   KT

                   T5

AQ62                                 95

76                                   KT842

Q94                                  832

J964                                 A87

                   7

                   AJ9

                   AJ765

                   KQ32

 

N     E     S     W

            1D    p

1S    p     2C    p

2S    p     p     p

 

2S的防守前景不好,庄家多半有6张黑心,从首攻看来,肯定是3张红心,低花上最多只有四张,我可以看到2墩将,低花最多一门一张,而且,如果庄家方块没有K,现在时机已经损失了。

如果防守4S的话,我想路线比较明确,黑心A立刻拎住肯定是正确的,然后回红心,希望东家有草花A,再拿到副红心将吃,黑心Q应该也能拿到,庄家未必能缩将到擒将。不必担心庄家低花2-2,但没有方块K和草花A的情形,庄家两手联通不好,没有办法从手上对草花打两次建立草花垫方块的。

但防守2S,尤其在双人赛,就不显然得多,偶而,黑心上Ablow一个自然的赢墩,比如同伴持黑心Jx或是98双张。

我没有找到这副牌里最好的黑心上A的打法。庄家J赢了。他打了张草花到K,再打方块到K,续打黑心K到我的A,现在我当然知道回红心了。庄家红心赢进后,仍然没有找到再打两轮方块,垫掉草花的剪刀谱,来避免东进手给我红心将吃。最后我仍然拿到了红心将吃,2S做成3

庄家Makysemetz有两个机会打成4,在黑心我没有跳A后,他可以立刻打两圈草花,切断我们的桥路,或是如上所述,在后期打2圈方块,垫草花。后面的错误更加严重一点,因为黑心9被打下来之后,几乎可以肯定东是95双张,所以不必担心有将牌提升,打2圈方块纯粹是附加机会。

显然如果我跳黑心A,回红心,庄家无论如何也剪不断将吃的桥路了。而且即使他猜中方块,也因为没有桥路到明手来垫红心来消去将吃威胁。

当然如果庄家不立刻打将,4S仍然是铁牌,庄家可以猜方块,用方块垫红心或草花,或者早期先动两轮草花。理想的打法是红心Q超过红心9,打草花到K

这副牌因为红心和草花都onside其实3NT要容易得多。猜错方块都有4。我们的-140拿了52分。

 

Board 20. Both vul.

                   AKQ52

                   9

                   A32

                   AKJ4

983                                      JT6

J3                                       875

T7                                       KQJ5

Q96532                                   T87

                   74

                   AKQT642

                   9864

                   -

 

N     E     S     W

                  p

2C    p     2H    p

2S    p     3H    p

3N    p     7N    p

p     p

 

这一节我们的运气一直极好,大概用完了我至此为止所积攒的人品。而我今年自开年以来,打的不多的几项比赛都是所战皆北。

但在这一副上,不知是因为人品已经全部用完,还是为下一次再积累一点。在这副牌上面,我们完全没有做功,敌人完全决定了我们的命运。

北的2C开叫基本奠定了基础,虽然只有21点,但极好的套,好的牌型,极好的控制。下面的叫牌均是自然。

南的7NT略微冒险,因为他的红心没那么坚固,而且同伴万一红心缺门,就愚昧到家了。我估计当敌人听到7NT没被切磋,已经松了口气。

-2220我们只拿了16分。

凭借这副7NTCappalatti-Maksymetz最后打了第14。而这副如果他们仅仅叫进7H,我们的名次至少要掉个个了。

有趣的是最后的冠军Cohen-Berkowitz在这副的叫牌。北开叫1C,精确,因为这个完全不必如此强,叫到7NT是否要困难得多?

不,他们更简单。东家甚至试图把水搅浑,做了个1D争叫,但南叫3S,在他们的体系里这表示一个未知的坚固套,至少7张。这种大概几年也碰不上一副的约定在这副里大显神威,北家现在正好可以数出13墩,即使南拿6张坚固套,stretch了一下,最坏也不过草花一飞。所以他直接7NT

也许在自然里,2C-3S来显示一坚固套也是好的想法,条件甚至可以放宽,6张就够了,这以后,可以用问叫来澄清张数,以帮助数出确定的赢墩。

 

大结局

 

打队式赛最激动人心的深刻无疑是比较比分的时候--当然最好是赢的时候--而打双人赛,则是刚打完的时候。

ACBL这一点做得很好,你打完的时候,牌型表已经放在外面可以拿,而比赛还差一轮还是两轮的成绩已经贴出来了。

我使出当年挤公车的功夫才挤进重重的人围。贴出的是还差两轮时候的成绩。成绩已经加上了前面的,是总成绩。

说实话,这一节,我打得非常concentrate,每副牌结果如何,我一点儿都没去想。所以对我们打了到底多少,心里完全没底。不过我估计60%应该是有的。

还差两轮的时候,我们排在第20。这比我预想的要高一点。

可是后面两轮都不太好,尤其那个7NT,肯定是很恶的分数,我估计有些人会开1S,这以后叫到7NT很困难,还有人会选择更“安全”的7H

到处都是人群,大家讨论的都是同一个话题:最后两轮你们怎么样?即使很多人最后两轮无论怎么样都完全无关紧要。

很快,第12轮的成绩加上了,虽然我们第12轮打了低于平均,但令人惊奇地,我们名次反而上升了3名。

最后一轮出来后,我们又上升一名,第16。从第一节后的第8516,我也完全没有可抱怨的了。

这一节我们打了65%,在东西78对牌手里名列第一。南北有3对打的分数更高,而第一的是Zia的搭档Michael Rosenberg。不过这三对最后名次都在我们后面,可见第一节后,他们大概都在100名以外了。

赢得比赛的是这节打了63%Larry Cohen-David Berkowitz。巧的是,预赛结束,他们也是第85名,而第一节决赛他们打了66%。在决赛里打出平均接近65%实在很了不起,能打到这样,有没有carryover也无所谓了。当然,这也让我有点想入非非:要是比赛再长点,我们是否能follow他们的足迹??

第二的是Zia-Fred Chang,第三是青年世界冠军John Kranyak和湾区的黑人钢琴家Ron Smith。而决赛第一节之后co-lead的女子第一高手Auken-von Arnim,决赛第二节显然崩溃了,掉到了第18,反而在我们后面。

后来,我知道,比赛结束后有个比分调整,而正好是本来在我们后面的第17名,他们一下到了第11,而我们就挪到了第17

打完回到蔚曙家已经凌晨一点了,这一天刚好改夏时制,又损失一小时,我根本没有睡觉,第二天凌晨五点起来,赶7点的飞机。这一天我妻子要到加拿大出差,我飞到,她正好离开,我们在机场交接不能有任何差错,要不然,两个孩子就没人管了!

 

这次比赛,如我前文所述,期望真的不高,就是谦卑地抱着长经验的目的去的。而结果和过程都不坏,但那是bonus而已。

从技术上来说,这次的做庄和防守比Denver都要好一点,但上升的空间还是不小。象我那副做宕拿了8分的4S,在第10墩上读错牌,通常都是要遭到鄙视的。当然最后一节的成绩不错,主要原因还是运气好,人品好,尤其在几副关键牌上面。

从心态上来说,这次也有几次到了崩溃的边缘,但都成功地survive了。最近看到科大在省甲A降了级,安徽也掉出了全国的甲级。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不过,我们都是对桥牌有热情的人,不争一朝一夕的结果,长经验,就事论事地反思,总有一天,会雄起的,对罢?

 

(完)

 2006/05/15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