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Silodor Open Pairs(7)

 

杨     庆

 

性格人生

 

决赛第一节结束,我们最后打了大约52%。名次从132名“上升”到85

说老实话,对这次比赛,我没有抱太高的期望,尽管我又旷工,又请假,还得花至少500块钱,而仅仅只打两天104副牌。但对我来说,我不喜旅游,这就是我真正的假期了。我现在觉得我的经验很不足--这是牌力还不够的委婉说法--所以这次我是长经验来的。虽然我也暗暗地希望能比上次蓝带稍进步一点,打进前20

现在看来,这个希望已经很遥远了。一般说来,如果打到55%,名次大约可以上升一半,也就是说,我们晚上如果打出55%,名次可以到40多名,如果打出60%,可以到25名左右;再更高的话。。。还是甭想了。我说我经验不足,一个原因是我还从没有在这样主要双人赛的决赛里打过超过60%,连预赛都好像没有。这是因为,6section 78桌计分,实在不容易打出高分。

第一节结束,世界青年冠军John Kranyak和我们湾区的黑人钢琴家Ron Smith搭档排在第一,德国女将Von Arnim-Auken紧随其后,才差了一点儿,第三是Zia-Fred Chang。德国女将这几年的表现实在是可圈可点,在公开的比赛里始终具竞争力。巧的是,和蓝带一样,她们这一次又是坐在我们同一方向,同一个section,所以我们始终没有和她们打过。晚上比赛开始之前,我和蔚曙还在讨论,德国女将势头如此劲健,中国队不是更没希望了吗?

在那时候,我们谈到这对德国女将时,除了钦佩就是钦佩,然而世事之奇,第一节后,我们跟她们差了有将近400比赛分,整整五副牌之多,最后,我们竟然赶回了这400分,正好在她们前面一名!

尽管下午错失了好几个战机,几个关键的决定都没有做对,我仍然不觉得太歉疚和后悔。

而且,不管如何,还有26副牌可以战斗,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激动的吗?

 

晚上我们坐东西,第一副,你就受到做庄的考验:

 

K985                              A3

AKJ42                             Q97

K2                                AJ7543

Q7                                32

 

你坐西开1H后主打4H,对手没有参与竞叫;北兑现了草花AK后,换出黑心,现在该如何?

 

Assign the blame:

 

Q84                 AK972

A2                  K95

AKQ4                -

AK76                QJT52

 

2C                  2S

3S                  4D

4N                  5N

6S*                 p

 

2S保证黑心五大中的三大。5NT表示两个关键张加一缺门。15铁赢墩的7NT丢了,谁的错更多?哪个叫品最差?

 

Board 23. Both vul.

                 JT6

                 T653

                 8

                 AKJ65

K985                               A3

AKJ42                              Q97

K2                                 AJ7543

Q7                                 32

                 Q742

                 8

                 QT96

                 T984

 

N     E     S     W

      蔚曙        

            p     1H

p     2D    p     2S

p     4H    p     p

p

我的2S不保证多余实力,蔚曙跳4H,看起来似乎缺乏草花的控制,虽然我有16点,可是也叫不动了。

北拔两副草花后,换到黑心J,我面临一个抉择,显然,4H基本上是铁的,问题就是如何寻找超墩。如果红心3-3,我可以通过将两副黑心并清光将来得到第11墩;如果方块3-2,我可以清光将,建立方块。但我现在就必须选择,这二者无法兼顾。

我从来都认为,桥牌的历练很大程度上是心的磨炼。这一方面包括精神上的坚韧,另一方面是心境和性格。性格决定人生,在牌桌上很多时候性格也决定结果。

在本质上我是个悲观主义者。这副牌看起来打哪个3-2的概率完全一样,而敌人没有换出方块,说不定方块3-2的概率更大一点,但这里有个微小的差别。如果红心4-1,我试图将两副黑心,但我无法进手清光将,即便右家有4张黑心;所以只能做成。但如果方块4-

1,我树立方块的企图失败,4H就要宕了。

所以我选择明手黑心A赢进,黑心到K,将黑心,方块到K,黑心再将,当北家示缺,并且没有垫方块的时候,我仍然只能用红心A超过红心Q

坏消息是,红心是4-1;好消息是,方块也4-1,所以有些乐观主义者会把4H给打宕;但还有一个坏消息,黑心4张和方块4张在同一个人手里,所以我将完一副黑心后,如果选择不打简单的红心3-2的概率,而选择拼体力,立刻再拔5副将,则南家会在黑心和方块上遭到紧逼。所以还是可以做成五。

说老实话,紧逼的线路我直到敌人告诉我红花都歪才认识到,这是技术上的弱点。另外,可以看到北家在拔完两副草花后没有回方块,也使得我省掉了一个进手,从而没有选择正确的路线。如果他回了方块,而我仍然将黑心的话,我的进手无法处理,红心3-2的路线基本行不通了,所以我要么干脆打方块3-2,要么就找到正确的紧逼路线。双明手的话,庄家仍然只能打成4。这需要北家不兑现两墩草花。这样输张无法调整,紧逼无法成立,而进手仍然是问题,也无法通过将两副黑心来获得第11墩。即使北不首攻方块,打掉庄家一个进手,而攻黑心,你打3轮,方块上手,再将,红心Q解封,草花投出,但南家有个关键的草花10,所以你无法投入到4张将的北家而规避南家,南家进手后,回方块。

令人惊奇的是,这副620竟然拿了77分中的54。所以有至少20桌把这个4H打宕了,而没有多少人找到紧逼的打法:拿北的牌不拔草花AK是很难想象的。也许东应2D后西家错误地探了贯,也许北家换出方块,这样基本上没了红心3-2的选择,而又没有寻找紧逼的可能。打完这副牌,我还赞扬了北家一下,没有换出方块,把我诱入了歧途;但现在看来,很可能北家聪明反被聪明误。

 

Board 24. Love all.

                 Q84                 

                 A2                  

                 AKQ4                

                 AK76                

T63                                  J5

JT87                                 Q643

T85                                  J97632

983                                  4

                 AK972

                 K95

                 -

                 QJT52

 

N     E     S     W

      蔚曙        

                  p

2C    p     2S    p

3S    p     4D    p

4N    p     5N    p

6S*   p     p     p

 

南北的叫牌很差劲。有一小部分原因是体制,在3S后,应该打serious或是non-serious

3NT。南的4D后,北可以很肯定地知道南是方块短;这时候RKC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你知道南保证黑心上有AK,所以4N不会给你任何多余的信息,6总是要叫的,但你数不出第13墩,也不知道是6S好还是6N好,所以虽然持强牌,但无法take captainship。所以北可以叫4H,这是last train,因为同伴否定了草花上的控制,所以这保证草花上有控制。南可以跳6C,这是显示赢墩来源,因为你没有扣出过草花,同伴肯定得有草花AK才能继续探查大满贯。而现在北可以数出13墩了,即使南家只有4张草花QJxx,还有黑心3-2或南家持黑心J的概率,或者如果南有5张草花,加红心K或方块J,都有13墩,所以北可以很自信地叫7NT

还有,北家的6S叫品经过长时间的迟疑,所以南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限制,尽管我以为6N大概还是可以叫,但叫到7阶,我肯定要叫裁判了。

另外说一点,在这种2C-2S-3S之后,通常的RKC似乎没有意义。因为同伴在黑心上的大牌已经知道了,所以要么你把2C-2S-3S直接设计成将牌问叫,而答叫的时候你只答比两个关键张多出的那张,另外J也算一阶;要么在罗马关键张里,把黑心Q算一个关键张,但回答的时候,你应该减掉一个,而仍然,把将牌J当做将牌Q来处理。

这副-1010,我们拿了69.5分之多。

 

 

顺水推舟

 

双无,持

T9

T8754

JT

AJ92

左家开1D,右家1S,要不要叫一嘴?这里你们打Sandwich 1NT

 

无对有,持

8

JT973

95

A8532

右家第二家开2NT,左家3C Stayman,同伴叫倍,右家不叫,被提示,你询问这个pass的含义,被告知这确保草花一个止张。现在你如何?

 

Board 1. Love all.

                   KQ32

                   QJ3

                   K732

                   86

T9                                     J4

T8754                                  K962

JT                                     AQ96

AJ92                                   QT7

                   A8765

                   A

                   854

                   K543

 

N     E      S     W

      蔚曙         

1D    p      1S    1NT*

2S    3H     4S    p

p     p

 

北的11点破牌,我是不会选择开叫的;拿东的牌,我是快刀门的,所以我会选择争叫1H

1S后,我选择叫1NT,主要就是基于这样一种考虑:同伴看上去不是四张高花争叫的热衷者,所以我需要做些弥补,而我宁愿在一节做一个冒叫,而不愿意在2阶去平衡。很多时候,一个专家牌手对某些牌的认识都有某种确定性,因此他的风格和选择也是确定的。当你跟这样一个牌手做搭档时,你需要做的是寻找出这种规律,然后做出某种适应。很多这种情形是互相的,跟你认为哪个牌手更好完全无关。比如,打到现在,蔚曙也已经完全了解我在很多局势下的叫品不可以太严肃地对待。而一旦你同伴知道proceed cautiously你对于行动就多出些自由度因而可以更多地出击。

在我们低阶的行动,通常同伴不应该持牌力一下把牌叫得太高,而会寻找办法求证一下:“你是席瑞斯吗?”而我通常的回答多半是“不,我是基丁”。

2S后,也许蔚曙可以叫个3D来表明兴趣,但他持四家中最多的点,低低地叫3H,显然是把我无局时的争叫风格充分考虑在内了!其实他的点相当好,方块坐在开叫人后面,本来有点愚昧的红心和草花点,在我显示了这两套之后都变得极其有用。但我只保证4张红心,所以直接拉4H是错误的。

面对4S,蔚曙没有切磋;也许他切磋了我就去攻方块了。但这个形势极其不明朗。方块K,草花K也未必都在有利位置。

我没有找到最好的方块首攻,而选择了红心4,我们打3/5,明手放小的时候,蔚曙自然放9,到单A

庄家正确地打小黑心到K,打红心Q,蔚曙拒绝盖上,庄家仍然正确地垫掉了一张方块。现在他没有清第二轮将,而是打草花到K和我的A,我会方块J,到KA。蔚曙拔方块Q,草花Q,续打小方块,庄家面临一个猜断。如果打黑心2-2,那么应该大将吃,清将,然后明手将两副草花,但如果黑心1-3,就应该放过去。

在牌局中,你总是倾向于你前面的行动已经是正确的。在这里,如果我是1-5-2-5牌型,我们有4H。而如果我2-5-2-4牌型,到现在为止最多可能拿6个点,在庄家看来,争叫1NT显然是边缘的;而如果我2-5-2-4,还可能攻方块JT双张。

庄家垫小草花,我将吃,拿到了第五墩。+100拿了69.5分之多。我认为这个庄家也没有犯什么错,之所以拿如此低的分,恐怕还在于北家开叫更多一点。而我如果不争叫1NT,并且没有攻出方块,庄家大概永远也不会猜错。

 

Board 2. NS vul.

                   KJ3

                   6542

                   Q8632

                   7

8                                       QT642

JT973                                   A8

95                                      T

A8532                                   QJT94

                   A975

                   KQ

                   AKJ74

                   K6

 

N     E      S     W

      蔚曙         

      p      2N    p

3C    x      p*    4C

p     p      4S    p

p     p

 

南北显然是一对比较固定的搭档,pass 3Cx保证对草花有挡显然不是人人都打的。但这给了我一个信息,我知道我们联手有10张草花,草花K还是中的,而左家显然是草花单缺。

如果敌人叫到3NT,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攻什么,攻草花罢可能立刻送菜了,不攻罢,同伴可能再也想不到我有如此好的草花,如果敌人去run另一套,把草花都垫掉,或者进手不攻了。

另外,我也不愿意让敌人在3阶慢慢探讨最好的定约。所以我直接叫4C。我知道高花分配可能很歪,所以敌人未必能打成4阶高花,所以我也不愿意冒然叫上5C。而很多时候,你要敌人叫到愚昧定约,还是需要推敌人一把的。

果然,4C之后,南家面临一个比较困难的决定,长考之后,他没有选最好的4D,也没有选最坏的加倍:我们4C是铁牌,而选了4S

这种长考出来的4S我肯定不会去牺牲。我首攻红心J,到AQ。蔚曙比较好的选择是立刻回红心,以便在我草花还有进张时让我打红心来逼长将的人将吃。但蔚曙也并不清楚谁有草花A,即使我有,也不知道谁有草花8,我没有草花8,还是进不了手的。

所以他攻草花Q,庄家上K到我的A,我仍然回红心到K,这里的想法是让庄家快速进手,并且庄家不知道我红心长,如果我红心短的话,庄家需要立刻清将。如果他拔A,再打将的话,他的将牌就多半失控了。

但庄家赢进后打将到JQ,这样我们无法把他打失控了,蔚曙只好回草花,逼明手吃一次,这样他自己的将不被飞死,明手将之后,依然正确地连拔两副方块,这样我们最后拿到了3副将牌,+200拿了58.5比赛分。

拿更高分的是东西切磋而南北没有跑到5D的。所以我们再多宕他们一,二,区别也不特别大。

 

Silodor Open Pairs(8)

 2006/04/20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