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Blue Ribbon Pairs (8)

 

杨     庆

 

决赛第二节第十二轮

这一轮的对手是 Jill Meyers - Jill Levin.依我看,Jill Meyers 很可能是当今最好的女牌手,如果不是,也是最好的之一.她是不多的几个在公开比赛里很有竞争力的女牌手之一.Jill Levin出生于桥牌世家,其丈夫更是大名鼎鼎的Bobby Levin.

她们这一对在第一天预赛中排名第一傲视群雄,但第二天的半决赛不好,如果不是第一天的巨大带分,简直就要被淘汰了.尽管如此,她们第三天的带分比我们还是要强不少.

 

有利局况,第四家持

J98

AQT4

T76

963

叫牌是

   

2D   2NT

3C   4H

P

2D是多意,2NT是问叫,3C是红心的弱二,4H封局,你首攻?

 

不利局况,第一家持

J954

Q

32

AKQT43

叫牌是:

      

1C  x   1H  2S

3C  3S  p   4S

p   p   p

你首攻草花A,看见明手是:

A63

AJ3

AK984

52

你续攻草花,庄家将吃了,打方块J,想了一下,A拎住,续拔方块K,再打方块,手上小将吃,该如何防守?

 

Board 21. NS vul.

              6

              KJ87653

              532

              JT

J98                         T742

AQT4                        2

T76                         KQ98

963                         A854

              AKQ53

              9

              AJ4

              KQ72

N       E       S       W

Meyers  Qing    Levin   Junyi

2D      p       2N      p

3C      p       4H      p

p       p

 

Meyers单方局的2H比较aggressive,主要是套实在破,但她有7,牌型也不错.在得知同伴一个红心的弱二之后, Levin也可以考虑叫3NT,不过她的点力都是AK,将牌没有大问题的话,4H也经常是更好的.在这副牌,如果将牌分均一点,4H就是铁的而3NT没有什么打法.

双明手可以看出,这牌由于将牌的歪分,实在没有什么打法.攻什么大概都一样.骏宜首攻草花3,A止住后转攻方块K,之后庄家手里缺乏足够的进手来缩将以达到终局打法,下一.

虽然现在看着这牌觉得没什么太多可研究的,尤其是防守,但在打的过程中,并不知道很多决定都无关紧要,每一墩牌都得仔细考虑.比如骏宜该攻什么,会不会攻错敌人就卷走了?我草花A赢进后该换攻吗?等等,所以在回顾的时候26副牌可以列出26个问题,但在实战中经常是如履薄冰.

+100拿了略高于平均的分数.

 

Board 22. EW vul.

                KQ872

                98654

                J5

                J

T                                  J954

KT72                               Q

QT76                               32

9876                               AKQT43

                A63

                AJ3

                AK984

                52

N       E       S       W

Meyers  Qing    Levin   Junyi

        1C      x       1H

2S      3C      3S      p

4S      p       p       p

Meyers2S之后,我鼓起勇气叫了嘴3C,局况不利,其危险性还是蛮大的,运气不好的话被一刀就是-200.

3S之后,骏宜持四张草花和单张黑心,非常正确地没有再往上叫,3C是我们的极限;不过这让我认清了这是敌人的牌,要不然如果我认为我们有4C,说不定会捶4S一倍.虽然那样的话就又赚了,但是"假如..."的结果如何,实在是说不清的.

我以两圈草花开始防守,Meyers将了第二墩,打方块AK,将第三轮,我该如何?我选择了盖将,续打草花的防守,这样保证庄家即使建立第13墩方块,后期也无法兑现.Meyers 明手垫张红心,手上小将,然后她拔一墩黑心K,再打红心A,红心J投入到骏宜手上,骏宜再打草花,现在明手将到了,黑心Q还可以将一副方块,这样她将牌拿了6,加上副牌的3,下一.

没有想到,这对于我们是一个很恶的分数,其原因是有些西家拿这手牌没有应1H,或者加叫了草花--加叫草花也是不错的,因为剥夺了很多叫牌空间,但我们的体系里2C加叫这牌是不够的--因此南北有很多在打4H,虽然双明手,红心和黑心一样,都能做成3,但缺乏了叫牌信息指引后,如果不能预见到两门高花都是4-1歪分,非常容易就会把4H打成宕2.

在我们的防守来说,也许我不盖吃方块或盖吃后回红心宕2机会更大一点,虽然庄家多半也能打成宕一.因为在我显示了2-1的红花后,我的牌几乎是显然的了,不盖吃只会弄得更明显,而我还有点希望庄家把我想成3-1-2-7牌型,因为毕竟我伸出头叫了嘴3C.

这一轮最后我们以38.5:37.5基本打平.

 

最后一轮

 

最后一轮的对手是老对手,老朋友Stansby夫妇.在过去的两年内,我们在双人赛里的名次似乎总是跟他们相邻.

 

不利局况,

K7643

J864

AJ

A6

右家第一家开1C,你争1S,两家不叫后,右家1NT,左家3NT,你首攻什么?还是有什么问题需要问对手?

 

双有,

A3

Q9875

AQ96

72

你开1H,左家2H,Michaels,右家2S,又是你首攻.

 

Board 25. EW vul.

               AQ8

               QT73

               KQ5

               KT5

95                             K7643

95                             J864

8432                           AJ

QJ972                          A6

               JT2

               AK2

               T976

               843

N       E       S       W

Lew     Qing    Joanna  Junyi

1C      1S      p       p

1N      p       3N      p

p       p

Stansby夫妇打12-14的弱无将,拿我这手牌,1C之后,有些人可能会加倍,以便可能找到红心配,但这不是我们的style,我们不打equal level conversion,我们可以在阻击的领域非常aggressive,但技术性加倍则非常保守和严谨.事实上,destructive bidding的时候,你冲一点有好处,因为反正不是你们的牌,constructive bidding时很可能是你们自己的牌,严谨的纪律性有助于帮助同伴判断.象这副牌,我打1S,被切磋的话,很难逃脱-500的命运,但被罚住是很难的;但我如果加一倍的话,就糟了,所以技术性加倍保证牌型以便有地方可去是很重要的.我可以开1点的弱二,但从不做offshape的加倍.

Lew再叫1NT表示是强无将的牌,也就是15-17,Joanna8,直封3NT,是个非常好的决定.15-17点的1NT,很多人拿8点的4333甚至都不会邀一下.当然这里我的1S争叫有点帮助,但持JTx三张的黑心,也难说是要增值处理的.

我叫了黑心,Lew 显然是有止张的,但我还是正直地攻黑心,攻红心要求对同伴太高,而我有很多A,可能送对手两墩黑心,还有时机建立.

Lew 用明手J吃住,骏宜跟5,Lew 打方块10,飞给了我的J,现在看上去有机会了,还有两个A要顶,但黑心我可能能先打穿.我续攻黑心到庄家的Q,他打方块到我A,我顶出黑心A.Lew 兑现方块Q.我可以看到我要被紧逼投入了.如果庄家持4张红心,我肯定是没有什么招的,尤其假如他要是持红心的910的话,如果骏宜双张红心是109,我还可以负隅顽抗一下,让敌人猜一猜,如果庄家打草花到K,可能赢墩就不够了.

但垫掉黑心赢墩在庄家3-3-3-4牌型时就完全愚昧了,尤其假如他竟然没有红心Q的话.我于是简单地在方块下垫掉1张草花,1张红心.但非常不幸,庄家正是有四张红心,而且有QT.这也没什么,因为如此的话3NT是铁牌,我从首攻开始每一墩都被投入,最后还被紧逼了;当然如果我垫黑心赢墩,就成了被紧逼加投入.

非常令人不爽,而分数也一样,我们只拿到38分中的10,不出所料,记分表上一堆150.

 

Board 26. Red all.

                  652

                  AJT6

                  K42

                  J85

JT9                               A3

432                               Q9875

T753                              AQ96

K64                               72

                  KQ874

                  K

                  J8

                  AQT93

N       E       S       W

Lew     Qing    Joanna  Junyi

        1H      2H      p

2S      p       p       p

Lew9个点低低地叫了2S,Joanna虽然拿15个点,但单K,也没有再动一下,他们24,两个8张配合就停在2S.这又是个很好的决定.

我首攻草花7,Lew放小,骏宜K赢进,再回草花6,明手10赢了,他打红心KA,再打黑心,我看到如果我黑心放小的话,下一轮将就快要被endplay,于是用A赢进。现在我需要决定回什么,很显然庄家有草花J,那他为什么不草花J吃进后打将,而采用这么费劲的办法呢?草花J是后期的进手,在红心上骏宜跟出了4,这说明他红心上没货色。骏宜回的草花是6,而不是4,因为我草花可能是单张,这个肯定表明没有方块K,所以我知道回任何一门红花都不对,我简单地回将,Lew下面清光将,但还必须丢两副方块.

他犯了个小小的错误,第一墩明手应该打109解封,这样如果骏宜草花K进手没有换出方块的话,后期清光将后的草花8就是个进手,可以兑现红心A垫掉方块.还可以看出,在防守时候,可靠的信号也是十分有帮助的。骏宜432里出464里回6,对我认清形势,避免错误都有很大的帮助。很多时候,防守上的灾难都是在一个模糊的信号后另一家猜断错误所致,在回顾这些的时候,都应该回想有没有办法来避免同伴的猜断,而不是说提高你的猜断,要陷入猜断就总会错的。

尽管如此,-140我们还是只拿了17,还低于平均.恐怕有些人叫到局,3NT4S宕了下来.这一轮我们以27:49大败.

 

大结局

 

打完最后一轮的时候,外面大厅里已经热闹非凡了。这时,12轮后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但是外面挤得水泄不通,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这么多人。

我拿出20年前挤公车的水平,才挤进去,在最后一轮成绩出来前,我们在第20名。在第一的是德国女将Auken-von Arnim,加拿大-瑞典的金童玉女Wolpert-Ryman列第二,大概落后15分的样子。

在决赛第一节的时候,有一对挪威国手Boye Brogeland和澳大利亚国手Ishmael Del'Monte的组合排在第二,在最后一节,他们崩溃了,排到了30名开外。这时,加拿大有个电视台正在拍一部Wolpert的记录片。人人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猛然,大厅里爆发出一声巨大的欢呼,有人从结分的裁判那里狂奔而出,我立刻知道,Wolpert-Ryman神奇地赢了,因为Auken-von Arnim的人气没这么旺,也不会有这么令人激动。

原来最后一轮Auken-von Arnim对阵Meyers-Levin,被狂拎了706,这样Wolpert-Ryman一举超出,反而赢了十几分。这是七十几年来赢得这项赛事最年轻的一对牌手。在此之前,Ryman虽然也代表过瑞典女队,可是也可以说实在是名不见经传,现在能一举赢得比赛,这实在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胜利。

ZiaHoward Weinstein第三,Meckwell第四,而Meyers-Levin凭借最后一轮的巨分,一举跃到第五,双人赛的专家Larry Cohen-David Berkowitz第七,去年的卫冕冠军,埃及国手Tarek Sadek-Walid Elahmady第十七。我们最后一轮的大败使我们掉到第二十三,而Stansby夫妇,凭借最后一轮的胜利,正好跳到我们前面,第二十二。

 

比赛前,曾有朋友问我,我认为现在我在什么水平,我告诉他,打得一般不特别次的话,大概可以拿个名次,比较好的话,前20罢,如果非常好,前10也有可能,但赢恐怕功力还不够。这次,基本在期望值里面。

毕竟,从决赛时第69的带分到第23也是不错的了,如果光看决赛的比分,我们两节平均54.5%的分数可以排到前10,但决赛的带分实在太低了。

 

回到旅馆,毕竟这还是我们至今最好的成绩,所以也还挺兴奋,和一群朋友到我屋里吃完东西,聊完后,已经1点了,第二天还有最后一项赛事,瑞士赛,人都走了,我也就睡了。

 

半夜3点的时候,忽然醒过来,感到一阵巨大的失落,这恐怕有点象妊阵妇女所谓的“parting blues”,就是生完孩子后,陷入一种巨大的忧郁。

随即,我想起这次比赛里的愚昧:藏牌,搞错约定,对Wolpert-Ryman3NT,最后一节打宕的3NT,宕32S2NT的防守,大概30%猜对的概率,等等,等等。这下子我再也睡不着了。失落变成痛苦。

终于在我爬起来看完了Sophocles的奥狄浦斯之后,在悲剧里找到了安慰,这一次我十分有远见,带的书是悲剧的剧本。顺便说一句,这晚半夜起来看书结果导致了我瑞士赛晚上的崩溃,我们差点预赛就被淘汰。

快一个月过去了,快乐和痛苦都已经过去,轮回又进入了对未来的期待。不管如何,蓝带的前30名,90%是世界,全国冠军或一国国手。我只能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走出这10%

 

谢谢大家的鼓励,这是我写得最长的系列了,有很多次快坚持不下去了,这最后一节的打牌缺乏精彩,老是觉得写得没意思。尤其有次在公司,花将近一小时打完了一篇,机子忽然死掉,真的差点太监掉。

 

,骏宜:这次比赛最大的收获是技术外的我觉得。

总的来说,我们这次心态比较好。我知道我的做庄防守在这种field下面没有什么优势。但是更多时候结果不是由技术决定的,而是由心态决定的。即使在第一天第一节落后的情况下,我也还和庆说,我们晚上得多得一些carry-over, 也许很多人觉得我有点insane, 不过我是这么想的,你如果不把目标定高一些,你最后的结果也肯定不会好。在制定目标,战略的时候要藐视敌人,即抱一种乐观的心态,在每一副牌的处理上要重视敌人,即乐观中要谨慎。这些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打完这个比赛,我其实信心更强了一些。那就是我们不畏惧任何敌手,谁来了,我们都有一战。在这种技术上没有优势的局势下,谁更勇敢,谁更乐观,谁的机会也就更多。有个人写no limittexas holdem poker, 说这是勇敢者的游戏。其实桥牌也一样是勇敢者的游戏。

 

2005/12/21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