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Blue Ribbon Pairs (3)

 

杨     庆

 

决赛第一节

 

决赛这天是西方的感恩节.感恩节的火鸡大餐对我本来就毫无吸引力,但更糟糕的是,这一天大部分的商店,餐馆都是不开的.所以我们只能在旅馆里胡乱吃了点水果点心算是中饭.许是前面的人品积累得够了,决赛第一节出奇的顺利,眼看着我们就奔一个60%去了,但下面这几副牌把我们拉回了现实.

 

我们坐南北.

Board 16. EW vul.

             652

             T983

             K43

             AT8

3                          AQJT87

KQ6                        J542

A975                       -

K7642                      QJ5

             K94

             A7

             QJT862

             93

N     E     S     W

                  1C

p     1S    p     1N

p     4S    p     p

p

这一轮的对手是Pavlicek父子.

骏宜坐南首攻红心A,我跟8(我们打反式信号),庄家跟4;他续打红心7,我跟3,庄家5,明手打方块A,庄家垫掉红心J,再打将,我出2,庄家的Q输给了K.骏宜想了半天,回方块,这下庄家清光将,顶出草花,-620.

问题出在哪里?

对于一对专家搭档,如果有一个同伴的防守出了问题,很大的可能是同伴的信号还不够清晰.我经常听见有人说"我这一节毫无错误",但我从来不大相信,因为犯错误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象我拿这样一手平平无奇的牌,其实犯错误的机会很多,我现在想起来,每一个垫牌都可以说有点问题;而如果骏宜最后猜对了,回了草花,"精彩"地击宕了定约,还会去细想吗?因此有多少错误被淹没.

一套详细的system notes,通常会包括防守信号的priority,但也许是我们在这一方面从来问题不多的缘故,我们没有仔细讨论过.

通常信号的顺序总是姿态>张数>花色选择,但当你首攻A,而明手摊下KQx,该打何种信号呢?说实话,其实没那么明显.其一,虽然很可能同伴在寻求将吃,但同伴也可能是从长度里攻出来,他在寻求你将吃.因为这个缘故,我没有敢打3,因为如果不是姿态,无论是张数还是花色选择,3都是对的.

在第二墩上,我跟3,这无论是当时张数还是花色选择都无疑义,因为我们的当时张数是正常信号.

现在回想起来,我先打3,再打8还是要清晰得多,很多时候模糊信号的代价未见得比清晰信号的代价低.

不过这还不是主要的,我真正的错误是跟出的将牌2,我们是经常打将牌的张数信号的.但这里,我以为防守已经没有别的可能,随手就打了--顺便说一句,如果骏宜注意我当时打牌的速度,大概也能明白,不过这不道德,我倒还宁愿输掉这副牌--这个结果,是骏宜疑心庄家是7-3-0-3牌型,拿草花QTx,回草花就把我卖掉了.如果我让骏宜明白庄家只有6张将,则回草花无论如何不会有损失.

我们碰Pavlicek父子的时候,他们还在前十,但最后一节他们崩溃了,最后排名第32.

 

不久,我的人品再一次受到考验.对阵以色列的女国手,经常和我在BBO一同评论的Migry Zur Campanille 和大名鼎鼎的Michael Polowan,我主打一副有局的2S,敌人已经兑现

6,因此我已经宕了一.将都没有了,我要打一门花色KJTAXX,已知我的左家Migry

3张全是这门花色,右家还剩两张,还有另一门副牌.我是敲,立足于宕二,敲下就宕一呢,还是飞3,机会虽然更大,但宕的话,也更多呢?

我认为-200-300的比赛分大约不会有太大区别,再加上Barry Crane的原则是低花的QJ后头(如果我听了他,上次All Western就赢了).所以我大胆地飞了过去,结果错了,-300几乎没有什么比赛分,也把对手送到了第18.

 

如果说这副牌更多是运气差,人品坏的话,下面这副则纯粹属于打得差.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副奇差的做庄也许是我有生以来对桥牌的最大贡献了.

这一轮我们对阵加拿大年仅23岁的国手Gavin Wolpert和他才20岁的未婚妻,瑞典的女国手Jenny Ryman.当然如果我打对了,我大概不大会知道他们年纪了.

 

Board 25. EW vul.

                  86

                  KQ87

                  KQJ

                  KQJ3

 

                  AKJ4

                  42

                  A974

                  987

N(wimp)    S(junyi)

1N         2C

2D*        2H*

2N         3N

我们打14-161NT,不过我这手17点实在过于差了,所以也开了1NT,骏宜Staymen,我的2D表示高限,任意牌型;骏宜的2H显示黑心套,2N否定黑心配合或五张套.骏宜加叫到局.

叫牌基本是成功的,因为敌人除了我高限外,一无所知.

Jenny首攻方块,我赢进后,又打两轮方块,在第3墩上,东家跌下方块10,我方块A超过去,打草花到K,赢了,续打草花Q,右家A赢进,打红心J,我上Q,A吃了,再打小红心,10,K.现在的局势是:

                  86

                  87

                  -

                  J3

 

                  AKJ4

                  -

                  9

                  9

我现在的问题是,飞不飞黑心?如果草花3-3,飞黑心丢了的话,本来就已经10墩的牌成了9;先兑现草花对飞黑心没有帮助,而且如果草花4-2,还会宕.东家为什么攻3张的套?我认为她有一个黑心套,所以我选择飞了过去,但四手牌是这样的:

                  86

                  KQ87

                  KQJ

                  KQJ3

Q32                                T975

JT96                               A53

632                                T85

A42                                T65 

                  AKJ4

                  42

                  A974

                  987

+400和上面-300拿的分数正好一样,都是接近底分.

如果我对于自己和field有所尊重,选择跟敌人拼体力到底的话,在最后的终局时,

                  86

                  87

                  -

                  J3

Qxx                                T9xx

9x                                 3

-                                  -

x                                  x  

                  AKJ4

                  -

                  9

                  9

打黑心到A,兑现方块,手上垫红心,再打草花到J,发现3-3,兑现第13墩草花,西家在高花上受挤,就能做成5.460就接近顶分.

如果我这么打了,许多年后,就不会有这对俊男美女在20刚出头就赢得这项最重要的桂冠之一的传奇.虽然我将帮助另一对德国女将Sabine AukenDaniella von Arnim完成另一项传奇,因为据我所知,还没有一对女牌手赢得这一殊荣.

就桥牌来说,我们还是更欢迎前一种传奇.这一天,在赛场,正好加拿大的一个电视台在拍Wolpert的记录片,而他们刚好在最后一轮戏剧性的赢得这个比赛,对一个牌手来说,很难有更高的高峰了.而可以预见,这种激动人心的场面拍出来,对桥牌在北美青少年中,必然有很大的推动力.此外,这个胜利,大概对这对恋人的恋情,也在铁板上钉上了钉.

 

ACBL的全国赛,现在已经完全办成了世界级的盛会.决赛里,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好手.由于人人都被打得灰头土脸,一路打过去,听见的尽是世界不同语言的吵架声,偶尔里面夹杂一些能听懂的单词,比如"stupid".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次在非技术层面,采取了这样一个策略:对于每一对牌手,我们都热情,而又土气地打招呼,这在一个人人灰头土脸的局势里,大概是一个另类;可是我们都没有吸引人的外貌,也只好扮猪吃老虎--况且,实事求是地说,我看来看去,论名气,的确是我们最差--还有,不管敌人在我们桌上打得如何,有时是两个底分,我们仍然真诚地祝福他们下一轮好运气:因为下一轮他们就是我们的队友了.

 

有时我回想起来,从技术上,我们,至少是我,在决赛里充斥了错误,但非技术层面,我们这次大概是做得最好的一次,因此,这是我们至此最好的成绩,也不奇怪.

 

第一节决赛,在犯了这么几个错误,加上一副-930(完全大零蛋)之后,我们打了55%不到一点.这样,我们的名次从69爬升到37.

 

 2005/12/08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