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为了忘却的桥牌(转)

 

舒服斯基

 

几乎每天都要到这里泡一泡,喜欢这里的氛围,可光看贴学习不给坛子浇点水也挺惭愧的,只好转个司机的帖子了 :)
    
N年以前,北京女队有一位我们尊敬的大姐曾经信誓旦旦的说:明年,我就退了,把位子让给你们年轻人坐! 
   多少个明年过去了,大姐还在第一线奋勇战斗,即使她们队中8个女兵抢6个饭碗,大姐也当仁不让的在队内选拔中和小妹妹进行着殊死的抗争! 
   曾几何时,我们不幸的踏上了桥牌路,从此,我们脱离了大众的生活,成为一群另类。在深圳有一个女网友,他迷上了桥牌,天天泡在网上,下了网就发呆,他们家人叫她:喂,你在想啥哪? 
   她说:我在想一副牌。。。。。。 
   啊,想牌,桥牌能让人变成傻子吗? 
   这可是一位刚学了几天就痴迷如此的白领女性啊! 
   反正,那个女网友的家人非常的担心,担心桥牌会让他们的亲人走火入魔!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中国啥是桥牌还鲜为人知,北京城里有一帮人结成了伙,他们造了老北京队的反,取而代之,这些大侠是谁,不用我说,凡是略知桥牌12的也能猜个89不离10,也该他们露脸,1983年,他们在北京战胜了有点世界水平的大不列颠队,赢得了中英桥牌对抗赛,在牌圈轰动不小,北京桥协还特意给他们在全聚德摆了庆功宴! 
   1984年,北京举办长城杯国际桥牌邀请赛,哥几个在赛前剃头碰酒,发誓要在家门口再牛X一回! 
   第一轮他们碰到的是日本女队,当然是本组中最菜的队,哥几个乐呀,争着上场,笔者无意中发现了当年日本女兵的出场表,4个上场的名字听起来都很嫩:开室南家滕原纪香,北家小泽圆,闭室东家长谷川爱,西家樱木亚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女名星出台,哈哈,其时全是40开外的半老徐娘! 
   我的北京老哥都是揣着军刀来割肉来的,可一上桌他们全晕了,这些日本女人都穿着中国式的旗袍,就是开气开到大腿根的那种衣服,面料是让人非常眼花的绸缎,还喷了刺鼻的香水,刚一坐下她们就冲着你:嗨! 
    
当时那个年代,中国才开始改革开放,我们也刚睁开眼睛看见外面的世界,但我们还很老土,电影上演个男追女跑的慢镜头是否健康也能在媒体上争论不休,北京队的哥几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平时他们光顾聚在一起打桥牌了,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哪。哎,现在眼前晃着白生生的大腿,她们日本女人过份的连丝袜都不穿,胸部捂的挺严,但不知垫了啥东东,高高的挺着,那香水味熏的你昏头8脑,再加上时不时和你来两句半生不熟嗲里嗲气的中国话,可以想象,这牌还能玩吗? 
    
记分表上2NT-8都发生了! 
    
比赛结果是一场恶梦,我和我曾崇拜的前辈们都记不起来了。想一想我们每一个人打桥牌的经历,不论是默默无名的你或者那些取得辉煌成就的大师们,在内心深处都有特想忘掉的那一段或一件不堪回首。。。。。。 
    
广洲珠江的辜总一家子都打桥牌,他老人家最近又到医院开了一刀,仙子MM说这是老爷子3年内挨的第3刀了,实在让人为这个为广洲和中国的桥牌做过巨大贡献的老人心疼,也是在N年前,辜总坐的飞机发生了故障,面对可能遭遇的不测,辜总对同机的桥牌女队员说:你们没拿世界冠军,我死不瞑目!

   直到今天,中国女队还没有拿下这座金杯,他的女儿古玲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战斗在最前线,又一界威尼斯就要开打了,虽然我本人不看好中国女队,但我是牌圈有名的贝利嘴,断的不准才是正常的。 
    
提起大名鼎鼎的格罗索,爱好者没有不把他当牌神的,叶氏杯把格罗索召到了北京,那一天格老的赛桌边围了好几圈观众,不同于齐亚的粉丝,看牌的没有妖精都是须眉男儿。格老头也学齐亚,把牌高高的举起,可是我们的注意力突然从牌上转移,因为我们发现了让我们震惊的情景,格老的左手只有4个手指,他的食指没了,很容易就看出是被齐根切断的! 
    
为了不影响格老在您心中的光辉型象,作者首先特别声明,下面故事是笔者自己杜撰的,除了手指没了是真的外,其它的您就图个乐吧! 
    
格罗索生于1927年意大利的西西里,这里传说是令人恐怖的黑手党的发源地,他的父亲是一个珠宝商人,2战中意大利是战败国,但珠宝商都靠低价收购逃亡犹太人的财宝而发了横财!年青的格罗索不喜欢珠宝,他酷爱桥牌,据说他学牌时把美国克勃森打的牌例都拿过来重打一遍,但西西里没人打桥牌,在他的不断请求下,1954年,27岁的格罗索来到了罗马,这个悟性奇高,学艺认真刻苦的年青人很快就溶入了当时意大利的顶尖高手群中。但他打的再好,第一拨蓝队也没有这个西西里人的位置,阿瓦雷利,贝拉多纳,谢拉迪亚,达莱里奥,福奎和辛思卡柯牢牢的占据了6个坑,不容别人侵犯。1957年到1959年这6人连续3年夺得百幕大杯!所以既使格罗索在1958年赢得了意大利锦标赛冠军,但国家队对他来说还是可望而不可及! 
     
1960年,意军没能继续夺标,格罗索以为他的机会来了,但蓝队仍然没有丝毫改组的动静。1961年又一界百幕大就快要开始了,这个生在西西里的野性汉子急的茶饭不食。。。。。。 
     
这一日,蓝队的不上场队长伯劳被几个蒙面汉强行带到了格罗索父亲的面前,老格罗索送给伯劳两件东西,一张支票和一把勃郎宁手枪!文明世界的伯劳哪见过这阵势,都快吓傻了,他要见格罗索,其时他从心里赏识这位牌华横溢的青年,但就6个坑,没办法啊! 
     
格罗索并不知他父亲的行动,等知道了事情已经发生,他晓得泼出的水收不回来了,他对伯劳说:你用了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后悔! 
     
伯劳沉思良久,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他说:现在6个人,贝拉多那无人能替,你把左手伸过来,我把另5个人的名子分别写在你的5根手指上,你想替下谁就把那个写着他名字的手指自己剁下来,我就照办,否则你放我走人! 
     
伯劳原意是想让格罗索知难而退,他才不愿招上血腥
     
辛思卡柯的名字就在格罗索的食指上! 
     
后来在蓝队的队史上有这样的记录: 
     
1961年格罗索被邀加入蓝队,顶替辛思卡柯,是时离世界锦标赛仅10天而已,福奎和贝拉多纳一个居左一个坐右,几乎不分昼夜地向格罗索讲解叫制,而格罗索不负重望,与队友一块捧回了当年的百幕大杯! 
     
现在格罗索居住在美国! 
     
玩桥牌玩到世界第一人的他也常想忘记桥牌,特别是那个不在了的手指头,那一回彻骨的痛!      美国的克勃森被誉为是现代桥牌之父,这一点举世公认,因为正是他首先发明了用于同伴间交流信息的叫牌体制,而且第一部国际通用的桥牌规则也是他于1932年亲手制定并被执行。 
     
克勃森生于1891年罗马尼亚,1923年,他在美国耶鲁大学就读时和美国的桥牌女教师瑟芬结婚,并由此认识了桥牌,1925年,定约桥牌开始流行,克勃森敏锐的感到他将在这个领域大显身手,他创造了一套全新的桥牌理论,并开办《桥牌世界》月刊,以及成立以他名字命名的桥牌研究室。1930年,克勃森在美国一系列大赛中接连夺冠,并和夫人带队出征英国大胜而归,这垫定了他在桥界中的地位。 
     
克勃森明白普通的民众不会对他得的一两个锦标感兴趣,为更广泛的推广桥牌,或者确立他自己对桥牌的权威,克勃森用高额赌注向当时美国的另一位桥牌泰斗伦茨发起挑战,伦茨欣然应战,双方商定进行盘式桥牌共打150盘,由克勃森夫妇(替补:莱特纳)对伦茨夫妇(替补:雅各比),格伦特担任裁判! 
     
这场对外宣传为所谓世纪大战的较量于1931年12月在纽约著名的沃尔多夫饭店拉开序幕,一直持续到第2年1月才结束,这期间多家报纸都把这次大战当头版报道,一时间桥牌热席卷美国,比赛开始,伦茨遥遥领先,但克勃森成竹在胸,他自有妙计置对手于死地! 
     
桥牌这项运动的特点,决定了她是出产狂人的矿藏,克勃森也是一个狂人,他要向世人证明他是美国乃至世界桥牌的王者,他用百万赌注精心策化了这场所谓世纪大战(其时叫公开大赌局更为贴切),没有把握胜出他是不会来的! 
     
最终克勃森以领先8980分的优势获得了胜利,他写的桥牌书畅销一时,还成了社会名流,真是名利双收! 
而失败后的伦茨在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是一个阴谋的牺牲品,这次大战对我和我的夫人以及雅各比先生都是一场噩梦! 
   
1934年,克勃森故技重来,这回西姆森夫妇又成了他的刀下之鬼! 
    
狂妄的克勃森在广播报刊上扬言,他和他的夫人愿接受任何桥牌专家的挑战,但再也无人应战。你想打桥牌的就连啥是桥牌都没整明白的主也敢喊出贝拉走了没人镇的住我了的豪言,堂堂桥牌大国美利坚的众多牌客门竟会任由克勃森一统天下吗? 
     
笔者对这段牌史非常的好奇,查了好多资料,终于有了一知半解,原来这位克勃森先生打桥牌有一个闻名的特点,那就是长考,他叫防打3个环节都是象是睡着了,每动一次都是慢如蜗牛,那时打牌没时间限制,和他打牌,急性子的人烦都烦死了,耗着耗着只想说:这哪是人受的罪啊,求求你,我让你赢不就得了! 
     
哈哈,高啊! 
     
克勃森是桥牌运动的伟人,我们记住他的丰功伟绩,但我们也要为没有机会在一个桌上受他的洋罪而额手称庆! 
     
你不信吗?当回忆克勃森的时候,那些和他一桌竟技过的牌手们都欲哭无泪
     
25:0,一个让所有中国牌迷震惊的比分,又是这个巴西队,又是那个查加斯――这个矮小精干的老头象大山一样阻挡了我的祖国进入百幕大8强的脚步,这回他不用剃头了,因为他早就秃顶了。20年前败在他手下的中国人如今绝大部分都已经忘掉了桥牌,20年后的今天他又一次让我们换了两代的牌手很想忘记桥牌,忘记2005年10月30凌晨这场噩梦一样的20副牌。。。。。。 
    
查加斯生于1944年,他是数学家和商人,1968年24岁就入选巴西国家队,是1976荣获奥林匹克冠军和1989年捧得百幕大金杯的巴西核心主力,此外,在1990年,他与队友布兰科合作获得瑞士日内瓦世界双人锦标赛金牌。他被誉为南美最佳牌手。据说,查加斯还是一位语言学家,除母语葡萄牙语外,他还会英语,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日语,阿拉伯语,马来语甚至希伯莱语,我怀疑,他是为泡妞方便才没事闲的,学了那样多的乱78糟的语言,但他不会说中国话。 
    
60多岁的查加斯还能在牌桌上战斗,反观我国,他这样年纪的牌手早就是玩手了!而我们只好在培养新手的口号下一次次付出成长的代价,究其原因,除了牌手自身的问题外,还有我们缺乏耐心和宽容,就连圈内公认的中国第一搭档徐胡2老也没为国效力多少年,别人就更别说了。 
    
中国的文化氛围注定我们容不下性格鲜明的牌手,李新易怒又常常口无遮栏,看似老实的孙少林其时也是性情中人,他的桥牌天才甚至不是中国人评的,他们俩不入选本届国家队最痛的肯定是胡老师!王晓静无法分身,而王为民是千里走单骑,评心而论,这次国家队的人选是能打国家队的人里面最好的了。 
    
他们前面打的很好,给了牌迷太多的希望! 
    
所以当大厦猛然瘫塌的时候,出来几个骂娘的你就骂吧! 
    
而我要向查加斯这个幽灵致敬! 
    
他告诉我们打桥牌在最后搏死的时候该怎样战斗!
    
劳利亚是蓝队后期的板凳队员,1982年蓝队的解散确给这位意军枭雄一次登上桥牌舞台表演的良机。比他小很多的沃萨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桥牌手,但和所有会干这行的青年人一样,沃萨斯也有鼻眼朝天,不可一世的通病,在北京叶氏杯上,我们会看到格罗索慈祥善意的微笑,而沃萨斯总是端着肩拿着牌,轻蔑的眼神偶尔瞟一眼对手,仿佛在说:你配和我一桌打桥牌吗? 
   沃萨斯的牌风和他的人一样凶猛,叫牌是直给式,他叫的定约高度是通常人觉得不可理喻的,他要是中国人我想他的下场就是被他的队友强行送进回龙观医院,过过电门再说! 
   在欧洲赛场,劳沃组合堪称横扫,几乎每次比赛这俩的IMP排名都超过了1,遥遥领先,但他们就是拿不下百幕大。也怪了,美1军团近年来在任何比赛都不灵光,只有百幕大上他们要扮演天杀星,阻击意军完成大满贯,这真是牌界一件奇事。 
   上界索罗威出错了牌眼看劳利亚就要成就霸业了,但似有天报,鬼使神差,他也念错了牌点,最后一点的分差让这场决战载入经典。 
   据说,那一晚,劳利亚回到房间老泪纵横,沃萨斯突然学会了善解人意,他说:这回您老要是把百幕大得了,那咱们的桥牌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劳利亚一听也是,能得的全得了,我们玩牌还有啥劲头!蓝队的衰落不就是因为得的太多了吗? 
    
众所周知,哈曼和沃尔夫曾是一对黄金搭档,他们的分手也是轰轰烈裂...... 
    
沃尔夫生于1932年,他比哈曼大6岁,也更早成名,1968年美国金融家科恩,为使美国重获世界桥牌冠军,仿效蓝队模式,创建了爱塞斯队,沃尔夫就是第一批的6人之一,他的搭挡是雅各比,那个赌钱输给克伯森的雅各比的儿子。爱塞斯队在组建2年后的1970年,就使美国重返世界桥牌之颠,只可惜,那时蓝队已经退休,所以在桥牌爱好者的眼中,意大利人的王象仍然无法替代。高傲的美国人放言说即使蓝队还在也是他们的板上鱼肉! 
   似乎为了满足人门的好奇,1972年格罗索和贝拉当纳回归意军,就在当年的奥林匹克决赛上以203:138打的爱塞斯队体无完肤。1975年,哈曼加盟爱塞斯队,和沃尔夫开始了长达近20年的铁搭生涯,他们在1977年百幕大上决赛中和贝拉多纳和格罗索领衔的意军狭路相逢,这回美国人的胜利将蓝队彻底送进了历史,也造就了哈曼,沃尔夫这对黄金组合! 
    
沃尔夫沉稳,性格内向,哈曼嚣张,牌风硬朗,这种差别使哈曼的名声更为响亮。哈曼喜欢研究叫牌,他和后来成名的麦罗一对一样,爱好经常的更改叫制,沃尔夫除了桥牌,还是社会活动家,参与美国桥协的工作,再加上年龄的不断增长,他对哈曼的这种偏好常感力不从心。但最终导致俩人决裂的到和叫制无关,却是缘于轰动美国桥界的一副牌! 
  这一副敌方叫到3NT定约。 
  哈曼有一套AKQX的花色,边花还有一A,他首功K! 
  下面是沃尔夫看到的: 
           64 
           明手 
               J9532 
    沃尔夫跟9鼓励,哈曼怕沃是J9X的3张,就续出小牌,而沃尔夫判断哈曼是KQXX,这样他不能上J,那样会造成这门花色的阻塞,他放了小!庄家的双张10竟然得墩,3NT扬长而去! 
  事后这副牌引发了业内的大讨论,各路桥牌顶级专家也无法统一答案。道是启发了有心人,就发明了小欢迎的信号! 
  哈曼,沃尔夫却从此分道扬镳! 
   2003年的百幕大,哈曼的美一在半决赛中打败了沃尔夫的美2,沃尔夫握着老友的手说:老伙计,看你的了。 
  他们的共同敌人当然是意大利。 
  最后一副牌,残局还剩3张了,谁也没想到已经晕了的所罗威会出错牌,当时沃萨斯已经离座,而劳瑞亚是下意识的摸到了明手他不该摸的牌,等他想换张的时候,哈曼迅速的跟出。。。。。。 
  哈曼的做法给他招来一片非议,说他赢的缺乏风度,甚至有人翻出他早年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徒经历,但沃尔夫说:哈曼是美国的英雄! 
   2005年,哈曼又一次和意大利决战在百幕大,在最后一节开始前,哈曼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看你的了,老伙计! 
  这回,麦罗照样神勇,但无法挽救哈曼所罗威被方托尼和努涅斯打成肉饼,据现场报道,哈曼出完了最后一张牌,老头呆呆的坐在桌上,不愿站立!最后是麦克和劳瑞亚一左一右把他掺起,周围想起一片掌声,仿佛他是胜利者。。。。。。 
  老伙计,我真的老了!哈蔓给远在美国的那个人发送了这句话! 
  当他在飞回祖国的机场上,他的手机有了短信的提示: 
  功名利禄,终成尘土! 
   如果说徐胡2老不打国家队有年龄的因素,可王小静正在当打之年,他为何也不为国效力? 

下面请看舒服斯基为你揭开王小静之迷。

先给大家放一段中央体育台桥牌节目一次对话摘录:

 潘开建(客座主持)问黄艳(北京女队队员):你是哪的人?

 黄:我是南京人。

 潘:你知道南京谁的牌最牛吗?

 黄:你说哪?

 潘: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能给我讲牌的人还没出生哪!你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吗?

 黄(笑):不知道,肯定不是我说的。

 潘(大笑):。。。。。。

 上世纪80年代,桥牌热席卷中国的时候,涌现了好多集团军,有川军4锤,还有江苏王晓静和罗绍新,何振翼与沈佳祥组成的江苏4虎!

 1990年江苏4虎和胡基鸿,徐红军,陈荣昌,周家鸿,潘开建,张伟力组成的国家队打了一场令人瞩目的选拔赛,据说国家队赢,江苏人就睡,江苏队赢就原班4人成正选国手!双方大战128付,江苏队以284:238获胜!

 中国的国情注定江苏队的4个人只能是一场欢喜一场梦,还好,王晓静走上了中国桥牌的舞台,1995年,他和福中搭挡在北京百幕大转播室有非常精采的表现!王晓静永远也忘不了1997年万保路中国桥牌精英赛,中央体育台对全国现场直播,王晓静主打一副4H定约,稍有一点王晓静永远也忘不了1997年万保路中国桥牌精英赛,中央体育台对全国现场直播,王晓静主打一副4H定约,稍有一点难度但对他来讲是随手都能成的那类牌,老聂是评论员,他说:这是一副大傻牌!但他宕了!

 老聂说:宕了?这也太臭了!

 经典的聂式语言!

 我在全国人民面前打宕了那副4H!

 多少年后,王晓静还是耿耿于怀,这个穿西装不系扣,喜欢两手插兜走路和站着的南京人,他说话很冲,没法和他讨论桥牌,他会损你,但他的脸皮却是出奇的薄!

  他不在打国家队,他现在是国女主教!

    火爆的李新在全国赛场上把他的牌抛向空中:老子不玩了!

    李新是川军4锤之一,这是所有人都熟知的。但很少有人了解,李新是初中毕业,内江人,他1984年才开始学牌,小小的扑克牌是李新走向成功的钥匙,他立志5年进省队,10年进国家队!

  1989年,李新在成都和严谨相识并搭档进入省队,完成了他的第一个目标。1990年,他和严获得全国双人赛冠军。1991年,4大锤在全国8强赛夺得亚军,同年他进入国家集训队,第2个目标李新只用了7年!

  矮矮胖胖的李新脾气之火爆牌圈尽人皆知,不过现在好多了,只不过在和女搭挡打牌时,才偶尔说几句:你是内奸!

  我做证,他语调很温柔的。

    河南人尤越是河南最著名的牌手,早在很久以前,笔者曾在天津一个鸟比赛的决赛 中和他交过手,那时他就说他打遍河南无敌手!

  据说尤越是大学教授,他酷爱桥牌,为了能打桥牌比赛,不惜自己掏钱带领一群下 岗人员奔向沙家浜参加全国桥牌俱乐部定级赛。

    大学教授的尤越和初中毕业的李新在阿庆嫂的茶馆桌上比起了桥牌,因为这是瑞式 移位赛的赛制,两队的交锋关系到生死,当然会有故事发生,当然不是因为文化。 身为大学教授的尤越应该是文质彬彬的君子,这才符合他的学历!

   但桥牌让人爱,也让人成魔。

   我不想在此评论尤越是否象人们说的那样牌风有问题,我想先插入一段我打牌时的一 个小故事:

   有一次比赛,屋内很冷,我穿的少,两腿老抖,对手说:你别动腿。

   我说:SR,我冷。

   他说:你再动腿,我找裁判了。

   啥意思?

   我把牌往桌上一摔,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他是有名的牌手,身材比我壮!)

   你啥意思,咱出去说说。。。。。。

     桥牌桌上可以被人说臭,但名节其时比生命还重!

     河南的桥牌不幸有了尤越,所以人们只要和河南的牌手打牌,就不免有点冷!

     那场比赛李新和尤越一桌,他不舒服,为啥不舒服我不说你也明白。

   最后一副牌,尤越叫了6C!

   C花的结构是AJ87X 对K6X 

   边花输一A,打成就得打对C,叫牌没有任何信息,通常是用J飞。 尤越先出K,李新跟9!

   再出C6,孙少林有小C跟出,尤越习惯的用手撸他的头发长考,打完牌的观众围了 很多,后来据说河南队的队员杨在兴也在观者之中,而另一室已经打完,当尤越甩出C A后,压抑了很久的李新把他的余牌抛向了空中。。。。。。

     后来,裁判宣判此牌6C -1!

   杨在兴取消参赛资格!

     可笑的判决,我不评论中国的裁判,我要是他们也愿意混日子,抹稀泥,我以为只应 该有两种判法:

   1。6C正成,因为双张Q被拍下!实际上定约已经打成!

   2。认定河南队有问题,取消比赛资格!

     尤越,这样的判罚对你和对河南队来讲都是生不如死,做为大学教授的你难道不懂 吗?

  1980年前后,中国第一次桥牌热中,刘雪曾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如今他已经彻底 忘记了桥牌!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