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All Western Open Pairs(4)

 

杨     庆

 

在这副4H里,我没有能经受住考验,您可以试试看:

                      J9

                      AK5

                      AKJ8

                      10854

 

                      10

                       Q963

                       9542

                       AK96

 

我们单方局,叫牌是

ME    LHO    JUNYI   RHO

                               P

P       2D(1)  x(2)     2H(3)

4H     p         p         p

2DMulti,加倍是对黑心的takeout2Hpass or correct

左家首攻黑心A,续攻黑心K,你准备怎么打?

 

做庄一向是我的弱项。我觉得做庄难的地方往往不在于复杂的打法,单套打法,终局局势,将牌控制这些我问题不大。我的问题在于定约的定位。如果打IMP,也很简单,无非是想尽办法把定约完成,而MP就不同,如果定约希望渺茫,你朝着宕少的方向打,也能挽回不少MP

这里的问题显然是,如果红心3-3,那你应该将吃,然后致力于建立边花。然而如果红心4-2,那这种打法就要宕很多。

我一向是个悲观主义者,而且这种结构,在第二张黑心上垫输张,以保持控制的打法已经在我骨髓里了。我考虑了一会儿,但不是在考虑其它的可能,而是在想垫哪一门,因为我没什么输墩。

但四手牌是这样的:

                                 Q8753

                                 JT4

                                 QT6

                                 J2

J9                                                             T

AK5                                                           Q963

AKJ8                                                          9542

T854                                                          AK96

                                 AK642

                                 872

                                 73

                                 Q73

方块飞不中,草花双飞也不行,但红心是3-3,所以一个乐观的人就做成了。

运气不好吗?或者运气太好了?其实不然。这副牌我打完几墩就知道我自己打错了,有一个线索我在垫了张低花后才意识到。

北家的2Hpass or correct,如果红心真的是4-2,多半北家拿4张,而北家的黑心至少有四张,在无局的情况下,他肯定至少会叫到3,另外一方面,他对红心多半也有支持,否则没必要叫牌,所以红心多半是3-3

另外,北家2H后,我可能最好还是加一倍,但我们没有约定这就是表示红心套,还是说类似与responsive double,显示2-3-4-4类的牌,因为敌人黑心肯定有配合。

这副-100拿了很恶的分数。这样我们下午依然一直在平均分上下挣扎。

决赛第一节,我们完全延续预赛第一节的pattern,到最后一轮时仍然在平均分左右挣扎。最后一轮拿了好分,最终打了53%

这次比赛组织得很差。第一天预赛后,carryover一直也没有贴出来,到第一场决赛打完了,才贴出来。可这时人们关心的是现在的排名;但就是没有。我们需要逐个去看,自己计算。

我们预赛的carryover53个比赛分多一点(顶分25,所以两副牌多)。这一节加上是400分不到一点。

这一节,有一对牌手打出了67%的超高分,再加上他们30多的carryover,他们以480傲视群雄,领先所有人至少两副牌。我们则落后三副牌以上。我数了一下,我们现在大概在第八,已经落到了第三梯队。第二梯队有一群人领先我们大概一副牌的样子。

 

决赛第二节似乎又回到预赛第二节的节奏,一开始我们就挺好,到下面这副牌时,我们已经挺不错了。

Grant Baze大概是这次最有名的一个牌手了,去年我们的Vanderbilt输在他手下,尽管我们跟他一副牌也没打过。

第一副我开4SBaze有对无争叫5C,获得定约,一个颇不寻常的序列,结果正好打成。没脾气。这是第二副,双有,假如你持

A53

KJ43

K82

AQ4

第一家开15-171NT,左家不叫,同伴2H转移,右家摸出3D,你该如何?

很多人可能有一个认识,就是假如敌人对转移干扰,手中持3张支持,是有义务叫牌的,况且还拿了17点高限。

Baze拿上述的牌,他的想法也是如此,因此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叫3S,骏宜叫牌,结束了叫牌。四手牌是这样的:

                              Q

                              Q975

                              AQJ954

                              J9

                             (wimp)

108762                                              A53

108                                                 KJ43

76                                                  K82

8753                                                AQ4

                             (junyi)

                              KJ94

                              A62

                              T3

                              KT62

骏宜首攻方块10,明手摊下牌后,Baze小声嘟囔了一句“nightmare”,我A进手后,虽然攻草花J有可能是对的,但结构略为不同的话,可能会很愚昧,而且同伴有可能会在将牌里被晃住,或者攻不出来,以使明手多拿黑心,于是我打黑心Q简化局势,之后定约不可避免的宕三。

+800拿了94%的比赛分。这也延续了我们谁最牛宰谁的优良传统。

我的3D是比较边缘的,一副牌里有3Q从来不会是好事,但点力上的愚昧被牌型和套的质量所弥补了。如果Baze3D不叫,骏宜也很可能叫3NT,因为这种有局时候的3D应该是很有诚意的。

 2005/09/17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