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大师论坛

All Western Open Pairs

 

杨     庆

 

每年的劳动节,Santa Clara regional就在我公司旁边举行。即便如此,去年也没有能打成。今年有点空,于是邀请了骏宜来打两天。

这个Regionalpremier event是两天的All Western Open Pairs。今年吸引了100对牌手参加,从fieldstrength来说,比两年前要差一些。比赛是第一天两节的预赛,再加第二天两节决赛,一共打104副牌。

 

照例,我们从一开始就陷入苦战。而这种状况持续了整个第一节。下面两副牌是主要原因:

Board 3. EW vul。我坐西,持

KT753

-

Q92

Q8762

对手也是一对中国人。叫牌是:

S     W     N     E

4H    P      P     X

P     4S     5H    X

P     ?

你拉出来吗?我拉出来了,但是接着听到同伴把它加到6,然后右家加倍。左家首攻红心Q,明手的牌是

Q42

KT2

AKJT

AK9

 

我放了小,手上将吃,打黑心到Q,赢了,续打黑心到10,左家A吃进。她回草花J,右家将吃,-200,顶分38里只拿了1.5

四手牌是这样的:

                      A9

                      Q9

                      8765

                      JT543

KT753                                        Q42

-                                             KT2

Q92                                          AKJT

Q8762                                        AK9

                      J86

                      AJ876543

                      43

                      -

说实话,我并不怎么后悔把5Hx拉出来,事实上,防守5H加倍也没多少分,因为北家的5H并不是大众选择,大部分的人都拿了+650。骏宜的加叫稍微边缘,因为如果敌人不搞,我们肯定不会叫贯,我一开始的4S已经限制了牌力。另外红心K浪费了,黑心也没有什么好的。不过我是从来崇尚拿现钱的人,所以我拉出来多少有点诚意,骏宜的加叫也没什么。

但你注意到我一个小小的错误了吗?因为如果将牌分布巨恶,6S是毫无希望的,所以只有指望南的加倍是lightner,而北家没有攻一门低花,已经犯了个错误。所以在红心上,我应该放上K,不给南家机会做出花色选择信号。在这副牌里,北家赢进后,就是个纯粹的猜断,因为她的低花和明手加起来各是8张。并且假如我持5张草花,因为草花不通,赢墩看起来仍然不够,所以北很可能回方块。

而如果回方块,我可以清将回手,打草花,准备9深飞过去,即使北家split,我仍然有足够进手飞,解封和兑现赢墩。

这一轮的第二副,双有,第一家我拿

AKT2

J6

JT64

KQT

14-161N,左家争2HH+另一套,骏宜负加倍,右家加叫到3H,我的牌虽然比较烂,也只能叫3S,骏宜加到4

首攻红心10,我看到下列明手:

             J8764

             Q

             K72

             AJ74

            

             AKT2

             J6

             JT64

             KQT

 

显然,定约不错,明手的第五张黑心非常好。

右家红心K赢进,换出方块8,我盖T,左家放A,续攻小红心,我明手将吃,小将到A,左家垫红心!

现在我赢墩还是够的,但是进手坏了,我需要两个进手到明手飞将,但因为草花阻塞,还需要一个进手来兑现草花,所以草花A不能算。

右家的方块8象是从双张里出来的,左家的牌型象是0-5-4-4,或0-6-4-3 或是0-6-3-4。如果草花是3-3,我就不需要多一个进手了,而如果方块是3-3,我可以建立方块。不过,我看到一条线路,可以兼顾所有局势,即使左家是4-4低花。

我打方块,左家放小,我上K,打小将,右家正确地放9,我10赢进,续打草花10J,再打将,右家再次正确地放小,我只好清光将。

在我四圈将上,左家垫了四张红心,所以左家是0-6-4-3或是0-6-3-4。我兑现草花K,两家都跟出来了,现在3张牌的残局是:DJ6 CQ D7 CA7,我该如何?

右家在方块K下跟的是5,所以我打左家方块是AQ93,我打草花,用A超过去,右家示缺,下一,四手牌是:

                    -

                    T98754

                    AQ3

                    8653

AKT2                                       J8764

J6                                          Q

JT64                                        K72

KQT                                        AJ74

                    Q953

                    AK32

                    985

                    92

 

南家从方块985里换出8,把我骗过了,是制胜的关键。当然我的路线也可以稍微改善一点,当我打小方块,左家放小时,我应该7飞过去,澄清局势,即使飞失给9,问题也不大,除非右家从98双张里换出8

另外,如果北家一开始是0-5-4-4,在我的将牌上她可以垫三张红心,但在我第四张将牌上,她会遭到紧逼,如果垫草花,我的草花阻塞问题就解决了;如果垫方块,则给我找到了垫脚石,草花解封后,方块投出。就跟现在一样,但没有读错牌的问题。

-100只拿了38分中的6分半,在这一轮之前,我们已经终于浮出水面,到平均分以上了,这一轮下来,我们又潜下去了。

而我们之前浮出水面,跟一副有点搞笑的牌有关。那副牌叫小满贯有点高了,但大满贯正好。

双无,你第四家持

J8

T874

AJT82

83

听到敌人的叫牌是:

左家         右家

1C           1S

2C           2NT*

3C*          3H*

3S           4C

4D           4NT

5H           7S

P

你的选择是

(1) 大满贯攻将,没什么好想的;

(2) 这俩敌人看上去不大会玩啊,叉丫一倍,兑现方块A

(3) 兑现方块A看看,明手的草花没准好了,不兑现就没啦;

(4) 草花穿过明手可能是好的,也许还有将吃呢?

(5) 攻红心罢,也许打掉个敌人的进张,把紧逼给破坏掉呢;

(6) 来张方块长四,攻8罢;

(7) 敌人的叫牌看不懂啊,先问问看吧。

 

。。。好,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序列透着邪性?那你想问什么?

 

多年以来,我所受的教育都可以归结于,问题的答案其实没那么重要,更重要的常常是如何提问,或者用提问来回答问题。象这副牌,一个有经验的牌手,拿着一杆A,面对大满贯,首先要问的应该是,你们这RKC是怎么回事,你还可以问问敌人的缺门答叫是什么结构。然后你可以问问,2NT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这么问了,左家的敌人会告诉你,这个4NT是两门黑花的RKC,而你如果注意力集中,也许会注意到右家敌人闪过一丝诧异。。。好现在想好了吗?

 

这是四手牌:

                       J8

                       T874

                       AJT82

                       83

AKQ94                                        753

A9         (wimp)                 (骏宜)       QJ63

KQ963                                         -

6                                              AK7542

                       T62

                       K52

                       754

                       QJT9

北家没问什么问题,就攻出了方块A,当我看到方块A的一刹那,惊诧之极,简直如坠冰窖。不过当明手现出方块缺门时,我感到生活还不赖。

这牌我没什么好打的,明手将3副方块,草花AK垫红心,红心A,和两副红心将吃是3个到暗手的进手。1510和全部的38比赛分。

这副牌我们是叫牌出现误会了,2NT是逼局,未必均型;3C骏宜是自然,但我以为是等待,所以我的3H是显示方块。。。总之这牌是糊涂了。

你很难责备北家的方块A首攻,毕竟我拿5张好方块,一嘴都没叫过!

如果你正常地叫两套,再打小满贯,北家拿这么好的方块,肯定首攻将牌,这样定约就非常困难了,但因为红心K可以飞中,庄家仍然可以将两副方块,贴一副到草花K上,飞红心,最后就输方块A。但有很多人6打宕了。而7,方块A可以说是非常合理的攻牌,打起来份外轻松,连我都可以打成!

这次比赛,我做了很多错误的猜断,甚至,象第一篇写的一样,在第十一墩上猜错,后面还有一副,并且猜错还付出了冠军的代价。不过,看看其它的牌,我也实在不能抱怨什么,我的运气实在不能算差 -- 这副莫名其妙拿零蛋的对手,我倒是充满了同情。某种意义上双人赛实在是残酷的游戏。

当我拿到下面这副牌时,已经是预赛第一节的最后一轮,而我们依然在平均分以下挣扎。

敌人没有争叫过,我开叫2NT,骏宜转移红心,我否定3张支持,并且显示有四张以上黑心后,主打3NT

                Q75

                KJT32

                J65

                T8

 

                K932

                A6

                AKT

                AQ96

左家首攻草花5

 

显然,3NT很可能是大众定约。因为我打算先动红心,而红心只可能飞失给右家,右家进手后我不希望他续攻草花,而希望他转攻方块;如果左家草花是长四,那草花上也许可能有终局打法,所以让右家知道一下我草花的坚强是好事,因此我明手放8,赢了第一墩。

我红心到A,红心下去,左家令人振奋地掉下了红心Q。这下我定约已经回家,并且可以超一了。如果方块飞成,就有可能再超一,而如果左家持一些黑心,还有一些终局打法的机会。不管如何,我拔光红心,手上垫了两张黑心,一张草花,左家垫了一张黑心,两张草花。右家垫一张黑心。

下一步是探测方块Q的位置,这有一个好办法:立刻从明手出方块J,如果右家有Q,多半不会想得那么清楚。

右家相当平稳地放小,我决定打左家持Q,我上了A,现在形势是:

                Q75

                -

                65

                T

 

                K9

                -

                KT

                AQ

我打黑心K,左家掉下了J,右家赢进,回方块,我上K,再打黑心到Q,左家垫草花小,现在我没有任何猜断了,我送出方块到左家,草花AQ拿了剩下的两墩。+460拿了38顶分中的35

四手牌是这样的,我们坐东西:

                     J6

                     Q8

                     Q32

                     KJ7532

K932                                         Q75

A6                                           KJT32

AK10                                        J65

AQ96                                        T8

                     AT84

                     9754

                     9874

                     4

攻草花损失了一墩,但别的首攻也不吸引人,拿北的牌很难想象攻红心才是最好的,所以我想大部分人都会攻草花,与其损失一墩并损失一个时间,还不如就损失一墩呢。

你注意到防守的两个小错误了吗?在明手兑现红心时,由于我在前面垫牌,因此先被紧逼,在第五墩红心下被迫垫掉一墩草花,这时,北家应该再垫一副草花,留住两张黑心。然后,在我后来打黑心K的时候,北家应该把J解封掉,而南家应忍让,这样北家就有了黑心的脱手张,投入就被破坏了。

当然如果双明手,我赢得草花后,应该立刻手上打黑心到Q,南家不能忍让,否则我可以做出两墩黑心,这样北家就会仍然陷入紧逼投入的局势。不过,这个故事仅仅会在修道院里出现,实战中决无可能。

由于这副牌的巨分,我们终于在最后一轮浮出水面,第一节预赛最后打了大约52%。由于淘汰大约一半人,所以平均分是一个分水岭,对于下一节的比赛有点微妙的影响。这一节没人打出很高的分数,全场100对最高也不到60%

由于预赛分数部分要带进决赛,所以也很重要,而我们现在仅仅排在约40名左右,依然任重而道远。

 2005/09/09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