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精彩牌局

梦圆达拉斯

 

赵杰  发表于

《桥牌》杂志2006年第67

   三月中,江苏常熟,沙家浜镇,中国国家男女队正在这里进行2006年的第一次集训。训练要的间隙,我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查看电子邮箱。忽然,我看到一个新邮件,来自一个我听说过但并不认识的人——西蒙.多尔奇。原文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亲爱的杰克,在从桥牌圈子退隐了几年后,我决定重新出山组队参加今年的范德比尔特杯,不知道你和你的搭档福中是否有兴趣加盟。尽管我们并不认识,但我的老朋友齐亚极力向我推荐你们,他对你们的评价很高。我还准备邀请弗雷德.张和冈纳.赫尔伯格,两位很棒的牌手。见信请尽快回复。

 

这当然是让人兴奋的来信了。此公虽然以前从未谋面,却也对他的鼎鼎大名早有耳闻。在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他曾经是著名的赞助商。1988年,他组队,有哈曼、沃尔夫、麦克威尔加盟的美国一队在意大利威尼斯击败奥地利队夺得奥林匹克世界锦标赛冠军;1992年马特尔/斯坦斯比、罗森博格等人先后加盟他的队,先是奥林匹克世界锦标赛冠军、然后夺得1994年罗森布卢姆杯冠军;1997年,齐亚加入,又拿下百慕大杯的第四名。在美国的桥牌界也是享有盛誉的,能得到他的邀请,当然令我们兴奋不已。更重要的是,美国的职业桥牌市场公认是世界上最强的,世界的顶尖好手几乎都在这里面打拚,能有机会加入美国的职业队,就意味着我们增加了许多和世界高手对垒的经验,这对我们比赛能力的提高会有很大的帮助。这个机会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

 

近年来,由于领导的关心,赞助商的投入,使我们能够有规律地、系统地训练和参加比赛,所以,近年来中国男队在国际比赛上逐渐成为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赢得了很多对手的尊重。齐亚对我们的推荐里也有我们的教练以及队友的功劳。

 

机会来了当然要抓住,于是,很快地达成一致,Chang队组成了。尽管时间很紧张,但是现在随着我们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国公民出国早已是家常便饭了。几乎没有耽误时间,所有的手续便已办妥,330号我们打完了在四川崇州的协会杯,晚上飞回家准备好旅行箱,31号下午便登上了飞往美国的班机。

 

算上经过旧金山的时间大约十七、八个小时后我们便到达了美国西部的大城市达拉斯。由于北京和达拉斯的时差,实际上我们到达的时间还是31号下午4点多。

 

提起达拉斯,我们都觉得很熟悉,很大程度上还是由于著名NBA球队达拉斯小牛。我们的王治郅曾经在这个队效力过,无人不晓。其实,达拉斯在美国的桥牌历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60年代,著名的意大利蓝队称霸桥坛十年之久,许多美国人当时就有一个梦想——把百慕大杯夺回北美去。达拉斯的一个富商伊拉.科恩就自己掏钱创建了著名的Ace队,网罗了当时美国最好的几个年轻牌手,这其中包括我们后来都知道的哈曼、沃尔夫、坎特等人。训练地点就在科恩的城市达拉斯。1970年,经过了漫长的等待,美国人终于如愿以偿地夺回了阔别已久的百慕大杯。

 

当我们来到达拉斯,第一印象就是这里不像是个国际大都市,看不到许多的高楼大厦,也看不到许多的商业中心,但当我们到了比赛地点凯悦饭店,却深深地感受到了这里浓厚的桥牌文化和那种美国西部特有的乡土气息。由于时差过大,我和福中到了宾馆的第一件事便是倒头大睡,尽管这里还只有傍晚,但在国内早已是凌晨。虽然我们两个都是有名的“夜猫子”。但现在就好像是熬了一夜的第二天早上,说什么我们也扛不住了。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凌晨,我们又累又饿,但也只好等着宾馆早餐开始的时间。幸好这里的宾馆都有无线上网的服务,我们还可以上网来打发这难熬的几个小时。

 

41号的中午,我们终于见到了我们队的赞助商西蒙以及我们的两位队友。尽管我们以前从不相识,但好在我们两个的英语都还不错,交流上没有障碍,再加上桥牌本身就是一种国际性的语言,

 

所以,很快,我们就成了好朋友。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这个队都是齐亚推荐的。我们队里的另一个中国人——弗雷德.张,中文名字叫张简俊,80年代从中国台湾移民美国,现在纽约的市政建设部门工作。在台湾时,他和后来打过台北队的沈治国是同时代的牌手。到了美国就更不能放弃桥牌了。工作之余,他每个周末都要去打高赌注的盘式桥牌,2~5美元一分!什么概念?一个有局的3NT就是600!能和齐亚这种老手同桌打桥牌赌钱的,不是特别有钱的就是非常出色的牌手,他当然属于后者。同样,冈纳.赫尔伯格——一个在伦敦居住的瑞典人,早年打过瑞典队,2000年在荷兰举办的奥林匹克队式塞也曾代表过英国队出战并闯入了前四。现在也是在伦敦著名的TGR俱乐部打高额赌注的盘式桥牌为生。他打的相对小一些,也就是一个英镑一分!齐亚每年基本上半年在伦敦,半年在纽约,所以,他们都算得上是齐亚的赌友!作为牌手,他们不一定非常有名,但在盘式桥牌界,他们绝对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几个人之一!我和冈纳也算是半个“同事”关系,他经常为荷兰的桥牌杂志《IMP》写稿,而我也在同一个杂志有专栏,所以,提起这个来,我们熟悉的就更快了。我觉得几乎所有的桥牌选手都有一个通病:在自己家里或周围,他们往往显得很孤僻,而一旦到了打桥牌的人群中间,往往能够很快交到朋友。在国内也是一样,每年的几个比赛,遇到的都是相同的人,大家在一起,开开玩笑,说说自己身边的趣事。所以,尽管每次比赛离家时间都很长,可我们却总是觉得还没尽兴,比赛就结束了。虽然大家在场上是竞争的对手,但是在场下,却又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竞争是暂时的,友谊却是一生的财富。正式比赛2号才开始,在这里,我们遇到了许多在国际赛场上认识的好友,借着这个机会我们也乐得和朋友们叙叙旧。

 

悠闲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残酷的比赛很快就开始了。我知道很多爱好者不同意我的这个说法。桥牌是一个很吸引人的爱好,怎么能说残酷呢?其实,对于一个职业牌手来说,虽然也能享受到桥牌本身带来的乐趣,但是比赛还是残酷的,因为毕竟成绩才是牌手吃这碗饭的本钱。将近80个队,按照大师分排出了位置,奇怪的是尽管我和福中刚刚加入ACBL,我们却是队中位置分最高的两个,难怪我们只排到了44号种子。尽管西蒙以前曾经拿过五次北美冠军,但几年没有参赛,由于美国的制度是每年递减15%,所以,他的大师分也就所剩无几了,他只有6个位置分。去年我们国家男队参加夏季大赛的时候,ACBL给了我们中国男队每个人一万大师分,这样,我们便不能参加低等级的比赛了。这一万大师分加上我们去年在瑞士移位第四名的成绩给了我们每个人14位置分。44号种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ACBL送给我们的。

 

我们队里只有五个人,而ACBL规定,队内所有的牌手必须至少打满一半。所以,我们基本的出场阵容是我和福中打一边,那两个盘式牌手每人陪西蒙打一节,然后两个人一起打另外两节。我刚刚流露出一丝对我们体力的担忧,瑞典老汉便安慰道:“不用担心,如果你们两个人吵起来了,我会过来和你们其中一个上场!”我赶紧解释说我们打了很多年,现在不是不想吵,而是早就没有吵架的力气了,我的担忧的不是这个!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对我们队的前景没有什么信心。要知道,我们刚刚在国内打完一个星期的比赛,现在到了这里又有时差的影响,而却要作为主力打满每一副牌,体能恐怕的我们最大的敌人。

 

排名前42的队第一天轮空,而我们,还要和其他三个队打一个4淘汰1的第一轮。我们第一个32副的对手是71号,赢者晋级,输的队还要和另一场输的队打32副来决定谁是最终被淘汰的。原以为71号种子队会是一个较弱的队伍,但打完前16副,我们发现自己落后12IMP!下半节的比赛也是惊心动魄。有对无,我拿了:

 

ªAK743

©

¨KQJ107

§A4

 

左手方敌人开叫3§,右手方叫5§,然后是被憋得一口气没喘上来的我!我有3个选择:挑一个长套叫:5NT让同伴选择一个满贯:还有就是保守的加倍。最后我选择加倍,同伴的牌是:

                     ªQJ62

©J1082

¨A83

§76

 

 

 

 

 

 

 

 

我们通过将吃©在防守5§定约中得到了500分。在另一室队友让对方4ª+2680分,他们有理由期望赢得这副牌。而右手方敌人的牌是:

 

ª5

©AKQ984

¨962

§853

 

 

 

 

 

 

不得不说,他的5§叫得非常好。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在下半节的比赛中赢了20IMP,得到了晚上休息的机会,而比赛的进程仍然让我们感到后怕。

64赛位正赛的第一个对手是21号种子,因为我们是44号种子,拿下这轮比赛成为我们的首要任务。Chang给我们打气说:至少,希望让对手知道,我们应该得到更高的种子排位。“对手很强大。”西蒙说。用来提醒我们,同时他当时不知道我们什么实力,看到第一轮跌跌撞撞的,估计这轮没戏,所以也想为我们可能的失败做个铺垫。比赛很快进入到了我们的步调,而对手好像不在状态。第二节时我们叫到一个有178墩牌的7NT定约,我正在烦恼它为什么不能超墩,却惊讶地发现居然赢得了11IMP,也许需要解释的是,对手在这时已经落后我们111IMP了,他们放弃了剩下的比赛,我们又得到了晚间休息的机会。别忘了,我和福中仍然在忍受着时差带给我们的煎熬。

 

下一个对手是12号种子,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也就没有了压力轻装上阵。这时的对手变得更加强大,有世界冠军、意大利牌手方托尼和努内斯,还有瑞典明星伯塞欧.尼斯特罗姆。从这时起,我们每赢得一场比赛都是收获,做为44号种子的我们,没有赢得比赛也是可以接受的,而我们将做为一匹黑马,刺穿整个达拉斯。

 

我们的开始非常好,下面这副牌队友找到了优秀的首攻,使我们赢得了11IMP

 

ªK83

©972

¨AK9

§J764

 

ªJ62

©KJ10864

¨8

§A95

西    

ª10754

©5

¨Q6543

§Q102

 

ªAQ9

©AQ3

¨J1072

§K83

 

 

 

 

 

 

 

 

 

 

 

 

 

 

 

 

 

我开叫1NT,西家争叫2©,福中叫3NT是莱本索尔系列,表示©没有挡张但是有进局的实力,我欣然接受3NT定约。

 

西家考虑再三还是决定首攻©,我赢进后打¨9Q,东家进手后没有©可出,但我也还需要寻找第9墩牌。西家的争叫暴露了她的§A,我决定消去边花用©投入解放我的§K。在兑现¨时发现西家只有1张,从她的垫牌来看,打她6331牌型没有问题。

 

在另一室,方托尼开叫1§(他们使用弱无将),西家是西蒙,争叫©,当北家询问过南家©挡张安心地叫到3NT后,我们的老伙计西蒙决定相信对手,于是找到了ª首攻,这张牌攻出,庄家最多8墩,他最后选择打§K,收获了宕3的结果。

 

进入最后一节之前,我们领先21IMP,但我们的对手是十分有国际比赛经验的世界冠军级人物,所以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比赛依然很艰苦。我们又一次面对世界冠军方托尼和努内斯,但8副牌过后,方托尼渐渐熄灭了这轮牌翻盘的热焰,他可能知道这种愿望很难实现了。然而,他们还是显示了世界冠军的素质。首先,他们找到了一个非常艰苦的成局定约并且完成了;接下来,方托尼在第三家有利局况开叫,我拿这手牌:

 

ªK10x

©KQJxx

¨Axx

§xx

 

 

 

 

 

 

只有叫3NT才是正确的,而我并没有做到这么无畏,放弃了争叫,收获宕2的结果。有了这两副牌,我们感觉很不好,焦急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队友的结果,我们期待队友能够得到更多的正分。队友出来了,对方赢得了不少的分数,计算在紧张地进行中……“我想我们赢得了1IMP!”赫尔伯格大声而兴奋地宣布。我们马上重复计算,得到了相同的结果。为了防止出错,我们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对手前来向我们祝贺。我们真的是九死一生吗?

 

赢得了这轮比赛只是一个开始,还有许多强队等着我们呢。在1/8比赛中,我们将面对5号种子施瓦茨队,这里有荷兰顶级组合简斯玛/韦尔西斯还有一对著名的埃及牌手萨迪克/埃拉马迪。但此时我们已经坚信,Chang队已经成为一匹无所畏惧的黑马。

我和福中在比赛中和我们的朋友简斯玛/韦尔西斯对阵,我们在有局方完成了一个联手只有18点的3NT加倍定约,但这却是我们唯一的好牌,我估计这节可能会输10~15IMP,但是队友给我们带来了惊喜,在第一节的比赛中我们暂时领先15IMP。在半场过后我们又增加了26IMP使优势达到了41IMP。但令人沮丧的是,第三节我们一下子失去了46IMP。这样,进入第4节时我们还有5IMP的亏空。

 

我们仍然是与那对荷兰朋友做对手,他们真的是一对非常优秀的牌手,在这节比赛中,不但自己发挥完美出色,而且我们也因他们犀利的防守做宕了两个能够完成的部分定约。片刻间,我想我们的旅途可能在这场比赛之后就结束了。接着迎来了这副重要的牌:

 

ª64

©A1097653

¨763

§9

西    

ªAQ10

©82

¨KQ4

§AKQ87

 

 

 

 

 

 

 

 

 

 

 

 

 

 

通过转移叫后,卢克.韦尔西斯坐南主打4©定约。西首攻§J,他用§K吃进,打©8,看见左边的©4后,他决定防止4张将牌都在左边放小牌飞过。我在他的右手边,用Q吃进后转攻¨J,被KA盖打后,福中继续进攻¨。如果这时韦尔西斯用§垫掉¨则肯定保证做成定约,但当时他也许意识到了1个IMP,影响了整个比赛的结果。他打©©A发现©3-1分布,定约已经不可能多打了,然后用ªA回手准备用§AQ垫掉¨ª!我这时站了出来,同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ª64

©A1097653

¨763

§9

 

ªKJ72

©4

¨A8

§J106542

西    

ª9853

©KQJ

¨J10952

§3

 

ªAQ10

©82

¨KQ4

§AKQ87

 

 

 

 

 

 

 

 

 

 

 

 

 

 

 

 

 

看到了吗?我将吃他的§A然后兑现属于我们的赢墩,定约宕!的确,§6-1分布是韦尔西斯没有考虑周全,不过,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在韦尔西斯兑现§A时,昏昏欲睡的福中垫掉了ª7!裁判被召来了,毫无疑问,误留已经产生,ª7成为重罚张,韦尔西斯被各知有几项选择,首先是指定我出ª与否,如果指定,则ª7将收回不再做为罚张,为了让ª7成罚张,韦尔西斯只能让我选择出我任意想出的的花色,如果我出ª,福中只能跟ª7,所以我出¨大牌,如果福中还有一张¨,则韦尔西斯可以将吃然后出ª,福中有ªK也只能跟出7,但现在这副牌对韦尔西斯实在不利,福中没有¨了,他得以在第一时间垫掉ª7,由于庄家被锁在明手无法继续用§垫牌,所以罚张的恶果 消失了,我们非常幸运,福中也没有为他的粗心大意付出代价。不过,我还是认为,由于对手出色的发挥,我们机会不多。但是我们优秀的队友仍然为我们贡献了优秀的计分表,我们最后一节赢得了18IMP,总分胜13IMP。最后这副牌由于不是有局方,所以即使韦尔西斯打成也无济于事,当然,如果他能够打成定约,我想他的心情上会舒服很多。

 

我们进入1/4决赛了,我想,我们的幸存使所有牌手感到惊讶。这很意外,连我们也感到意外。这回面对的对手有5个人,非常有名的美国老年牌手格兰特.贝兹和一对非常有前途的波兰新星克里斯朵夫/纳奇维茨。值得注意的是,这对年轻的波兰牌手是现今波兰队的希望之星,去年在澳在利亚世界青年锦标赛上克里斯朵夫做为主力队员在决赛中给美国队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在这轮比赛之前,我们已经知道,如果我们进入1/4决赛,对手将是贝兹队或者是我们的荷兰朋友橙队,结果橙队失手,我们就面对了他们的对手贝兹队。

 

首节比赛我们对阵波兰牌手,一个梦幻般开始,前5副牌,我们就获得了60IMP的先手!第一副牌,我决定用来牺牲他们的4©定约,而加倍4©则能够打成;如他们加倍我只可以得到300分,但是他们继续竞叫5©,我拿这样的牌:

 

ªAQ10xxx

©AQx

¨Jx

§Ax

 

 

 

 

 

加倍,马上遭到再加倍,§A居然都没有拿到,但是他们的定约遇到了联通上的问题,还是没有能够完成,结果宕二收场。这对波兰组合可能受此影响,第二副,他们这边是一副无局方的局,我们的队友得420。我们有局方牺牲5¨,没有人加倍,正确防守可以使定约宕一。我的左手敌人从Q10xxx中首攻,我明手是Kxx,暗手Jx2ª墩变为1个,我得600分。第三副,他们丢掉了有局方的6ª,但是很难叫,他们得650,我们队友得680。接下来,对手宕掉了一个有局方的 我们的队友很容易地做成了。有趣的是,这副的防守,跟¨6大有关系。

 

 

 

ª8762

©6542

¨632

§A3

 

ªAQ543

©A

¨AQ5

§10754

西    

ªKJ109

©KJ107

¨J7

§KQ9

 

ª——

©Q983

¨K10984

§J862

 

 

 

 

 

 

 

 

 

 

 

 

 

 

 

 

福中首攻¨3,是MUD(中大小)首攻法,庄家从明手放7,我出9,庄家Q得。出将牌到9发现4-0分布,然后打©A,手中又兑现一轮大将牌,向明手打§,福中放小牌,明手K吃到后,出©10将吃,再出小§,福中A得后出将牌。庄家此时出现了严重的联通问题,我发现他不能将吃©同时肃清将牌,并且§Q也无法兑现。正在暗自庆幸,突然,我发现如果庄家不将吃©而是马上肃清将牌,我将受到三重紧逼,我只能放弃¨,这样如果同伴的¨632而不是532,他就能帮我守住¨,我可以放弃¨了。不过,庄家最后决定打§3-3,他将吃©J,再打§,福中将吃定约宕一。我急切地询问福中,你是不是¨6?”“是的。”同伴的回答使我松了一口气。这样挤牌将无论如何也不成立。庄家打得实在是太坏了,当§K拿到后,如果认为§A在北家,可以简单完成定约,将吃¨,肃清将牌,再打小§即可。实战的打法可能是唯一的宕牌路线。

 

和我所见过的大多数波兰组合一样,当他们打坏了牌时喜欢抽烟,这对牌手也一样,不断地走出牌室。我确信,我在决赛中遇到的顶级波兰组合巴利基/祖姆金斯基也是这样的。难道烟草能够控制他们的错误吗?

 

我们以14IMP(公报上写的是135:124)拿下这场比赛进入半决赛。我激动地在第一时间拿起手机给我远在中国的朋友们发短讯:挺进四强!

美国的比赛一般都是单败淘汰制,范杯也不例外。七八十支队伍,先淘汰一部分,剩下64支队,分成四个大组,经过单败淘汰,剩下最后四支进入半决赛。如果低种子队淘汰了高种子,那么他们便会代替那个高种子队伍的位置。我们和4号种子在一个组,这样,进入半决赛,我们便由44号种子成为了4号。4号种子半决赛的对手是1号种子所在的组。

 

美国的1号种子队当然是大名鼎鼎的尼克尔队。队中还是那六位世界冠军:麦克威尔组合,哈曼一索罗威,尼克尔-弗雷曼。能和这样一支队伍对垒也不枉此次美国之行了。

 

1/4决赛决赛的前一天晚上,老哈曼在酒吧遇到我,对我说:“Jack,我可不希望和你们在半决赛相遇。你的队友Fred Chang在盘式桥牌上赢了我不少钱,竞技桥牌可是我最后一块领地了,要是不小心输给你们,那以后我在Fred面前可就抬不起头来了。”此公虽有玩笑的意思,却也显示了对我们这匹黑马的重视程度。谁知,第二天的比赛倒也证实了他的预言。尼克尔队1/4决赛的对手是20号种子Hollman。队中的牌手虽不像尼克尔队那样在世界上赫赫威名,但在美国也是很著名的专家。其中包括前世青赛冠军乔.格鲁。两个队打得非常激烈。进入最后16副时尼克尔队落后34IMP。看起来是一个不小的差距,但是世界上任何一支队伍在这种局势下都不敢掉以轻心。事实上,在还剩下最后一副牌时,尼克尔队终于反先了1个点!一切都取决于最后一副牌!无对有,哈曼拿了:

 

ªJx

©Qxx

¨KJ10xx

§Axx

 

 

 

 

 

 

左手开叫一个自然弱2©Pass,Pass,或许是为了证明他前一天晚上对我说的话,他拿这手牌勇敢地平衡3¨!Pass了。3下是不可避免的,-150。另一室2©没人搭理,下了一个。Hollman队凭借这副牌的6个IMP,以总分多5个的优势淘汰1号种子尼克尔!

 

尽管我们的半决赛对手从名字上看让我们轻松了好多,但是我们还不敢说我们很幸运,毕竟,能够淘汰尼克尔的对手,肯定不是好惹的!

 

半决赛的场地从楼下大厅移到了二楼的小间,专门的裁判站在门口挡住所有与比赛无关的人。看到自己的名字贴在门口的墙上,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但是,我和福中的体力却成为了我们最大的敌人。每天的四节牌几乎成为了一个规律,我们前两节非常出色,同时,一般每个队的老板都打前两,我们的老头西蒙.多尔奇到现在为止发挥还算不错,所以我们能够建立一个不错的领先优势,然后在后两节拼命守,保住胜果。但半决赛可比前面的牌让人感到后怕。

 

前两节,我们分别赢了9个点和输了6个点。第二节,又出现了一副藏张,这次是我们的对手,而我抓住了这个机会。

 

8副

ª73

©AK32

¨AK

§KJ1064

西    

ªJ1086

©Q8

¨QJ107

§Q75

 

 

 

 

 

 

 

 

 

 

 

 

 

 

我们和乔.格鲁(世青赛冠军)及他的搭档打了三节,这是第一节。他们打和我们国内差不多的精确制。西家齐柯(乔.格鲁坐东)开叫1ª,福中坐北加倍,我1NT,西再叫2©,福中跳叫3NT结束了叫牌。齐柯首攻ª2,姿态首攻。明手小,东ª9,我用ªJ得到,可以看到,我有1ª3©4¨,在这个犀利和首攻下,我已经来不及做我的§套了。

 

还有什么希望吗?在打3NT时,当你只有8墩而没有明确的方向找到第9墩时,你不妨试试兑现你的长套,也许能够挤掉一个挡张或长套赢张。这副牌看起来正是这样一种情形,我唯一的希望是西家持有像是:

 

ªAKQxx

©109xxx

¨xx

§A

 

 

 

 

 

 

低花也可以是¨x§Ax。这样,在我的¨套上西家不得不垫掉ª赢张或给我打大第四张©。在桌上,看起来西家不像有§A,否则也许不会从AKQxx里低引,因为应叫1NT有可能是J10x这类的半挡,但是我已经没有其他的路了。计划做好了,剩下的就简单了。ªJ,兑现¨AK,西全部跟出,©Q回手,兑现¨Q,西家垫©6,再兑现¨J,准备实施我期待的紧逼 ……“请等一下!对不起。”西家说着拿出¨9,“我还有一张¨于是,裁判被叫来,©6是重罚张,必须在第一次有效出牌时打掉。我不由得停下来,考虑定约的前景以及怎么利用这个突发事件。看起来,西家像是5-5-3-0!如果我继续兑现¨或出§,西家都可以垫掉©6而不会受到损害。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重罚张就是自己出ª!先断桥。西家得进这墩ª必须出©6,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建立§套了。

 

西家的牌是:

ªAKQ42

©J10764

¨965

§——

 

 

 

 

 

 

我马上就葬送了西家的出色首攻并向他道了歉,但是竟技比赛就是这样,你也要为自己的不小心付出代价。另一室队友没有首攻ªx3NT做成。我们只赢了2点,但是避免了一个巨大损失。这副牌在BBO上直播时出了故事,因为电脑无法藏张!所以很多观众不理解后面的出牌,解说员费尽口舌才让大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尽管我们处在一个信息时代,但机器终究是机器,人类的好多错误还是不能被它接受。

 

我一直担心的体力问题还是在第三节出现了。在一节看起来不是很激烈的牌上我们输了27点,这样,在最后16副前,我们落后24点。

 

从开赛到现在,我们从来没有在最后一节前落后这么多,还有翻盘的机会吗?我和福中互相鼓了鼓劲,即便这是我们在范杯的最后一节牌,我们也要打出自己的威风!带着这个信念,我们坐下来继续对抗世青赛的冠军

 

第一副牌就来了机会!在近年的国家队训练时,教练们给我们做了大量的叫牌练习,让我们对很多的局势有了更好的掌控能力,这副牌就得益于这样的训练。

 

双无,我拿了:

 

ªK983

©AK42

¨Q4

§K84

 

 

 

 

 

 

福中开叫1¨4张以上),我1©,福中,我,到现在为止仍然是一个非常自然的第四花色逼叫进程。福中2¨,这时候,我还不能肯定他是¨ª54以上,因为他仍然可以是4-2-4-3§没止,©没有双张大牌的支持。我,逼叫并确定将牌。这时候,福中做了一个关键的叫牌——3©!我们搭档发默契是,这肯定显示了双张带大牌的支持,那么,同时,他也就至少5张以上¨4ª2©。这时我还不能支持¨,尽管我也是显示双张带一大,但他可能认为我是Kx,如果他持有:

 

 

ªAQJx

©Qx

¨Axxxxx

§x

 

 

 

 

 

 

也有可能叫到满贯,但是¨有一个必失张。所以,我还是3ª等待,这时他叫,证实了4-2-6-1牌型,我也刚好有机会叫4¨来显示Qx的支持。他4NT问关键张(对ª),我5©,两个没有ªQ,福中叫6¨风当然很愉快地Pass了。

 

在东家首攻前,我给西家看了我的牌,并告诉他说如果他有§A,那这个定约很可能下,如果东持§A,那6¨铁牌!看到他失望的神情,我知道我们成攻了!于是,我摊下牌后,就很自信地出去抽烟了。

 

如我所料,打牌时间很短,全手牌是:

 

ªA742

©Q7

¨AKJ532

§10

 

ªQ105

©J10986

¨76

§532

西    

ªJ6

©53

¨1098

§AQ J 976

 

ªK983

©AK42

¨Q4

§K84

 

 

 

 

 

 

 

 

 

 

 

 

 

 

 

 

 

西

1¨

-

1©

-

-

-

2¨

-

-

3©

-

-

-

4¨

-

4NT

-

5©

-

6¨

-

 

=

 

 

 

 

 

 

 

 

 

 

 

©K§K提供了两个至关重要的垫牌,6¨是铁的。尽管我们开始时确立的是ª将牌,但是毫无机会。另一室打刚好,我们赢11IMP。

 

第二副牌就几乎让我们追平了比分,我还是先给出四手牌吧:

 

ªQ864

©J865

¨Q73

§A9

 

ªK5

©AKQ2

¨A8

§KJ1083

西    

ª109

©73

¨KJ64

§Q 7654

 

ªAJ732

©1094

¨10952

§2

 

 

 

 

 

 

 

 

 

 

 

 

 

 

 

 

 

 

在我们桌上,西家开叫20~212NT,东家加叫3NT

 

我想,拿西这手牌,我们每一位都会开叫2NT吧,尽管有一种说法,就是在持4张高花、5张低花时不要开叫无将,但我还是愿意拿着5422开叫无半的,除非是点力非常集中的两套。像什么就叫什么,桥牌本身就是一种感觉的游戏,不是吗?福中自然而准确地出了ª,由于庄家必须要过§A,定约不可避免要下一。

 

另一室,我们的瑞典老汉甘纳开叫,在东家几次回叫§后到了打不宕的定约。我们又赢了10点,只落后3点了。

 

比赛结束后,坐在酒吧里的瑞典老汉不厌其烦地向每个人解释他的桥牌思维: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这手牌开叫2NT是错误的……”但是大家都四散而开,没人听他的叫牌课程,可怜的老头。

 

后面的牌几乎成了我们单方向的表演舞台。在成攻地叫到并打我们所有的边缘局和满贯后,我们的约定叫也成了我们运气的一部分。

 

29

 

ª105

©J10652

¨KQ3

§1053

 

ªKQJ972

©3

¨9654

§98

西    

ª——

©KQ94

¨AJ72

§AQJ42

 

ªA8643

©A87

¨108

§K76

 

 

 

 

 

 

 

 

 

 

 

 

 

 

 

 

 

这副牌在半决赛的四桌是。三桌开叫自然的1§,南家全都争叫,西家当然Pass,接着又愉快地Pass同伴的平衡加倍。两桌1ª加倍成为最终定约,包括我们队友那一桌,-800是不可避免的。有一桌的北家聪明地逃叫2©,并主打2©加倍,由于防守出错,仅下一,-200也是不错的结果。但在我们桌上,东的是强§,我们拿南家牌不能叫,只能叫1©,表示ª或双低花。由于我们的套不确定,西家很难罚放我们,而如果他选择加倍显示5~8的话,福中刚好可以Pass,表示5张©。拿西家的牌防守1©加倍会是件很痛苦的事。斟酌再三,西还是自己叫了,自然,8点以上。最后,在西连续叫了1ª-2ª-3ª后,东选择加,下1是必然的。+100加上队友的800又给了我们14IMP。

 

最后一节的比分是69:1。虽然比赛后,我们讨论了半天究竟是谁输掉了唯一的1点,但是胜利的喜悦还是让我们很快就忘了这件事。当然,我没有忘了给国内发出最新战报:挺进决赛!

在另一场半决赛里,18号种子舒格特队在还剩下16副牌时领先33IMP,但这次的半决赛注定成为翻盘的表演,3号种子韦兰德队最后一节赢了38IMP,总分5IMP淘汰对手。这样,2006年的范德比尔特杯决赛将是3号种子韦兰德对44号种子“张”。说来也怪,在四强产生以后,民意测验是42%的人认为我们会赢!38%认为是韦兰德,另两个队各占10%。事实也证明了大家的预测是惊人的准确!难道他们对中国人真有那么深刻的理解?或是只有诞生新的君王才能使他们燃情?

 

进入了决赛,我们的心态反而轻松了很多。本来也没想到能走这么远,能进入决赛就已经足够让我们激动了。

 

第一节我和福中坐下来对抗他们的明星牌手——波兰的巴立基和奇姆津斯基。他们的名字对广大的爱好者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当年他们打弱开叫体系时,“Pass的波兰人”是让世界上所有的牌手都头疼的一对。近十年来他们早已改打正宗的波兰梅花了。当我还在荷兰时,我曾经就这个问题问过巴立基,为什么他们会放弃那个让所有人都头疼的弱开叫而改打相对非常自然的波兰梅花。他的回答简短而有逻辑性:“如果你得花几年的时间来记住一个体系而你两年才能使用一次(指百慕大杯),你还会热衷于它吗?”

 

第一节我们坐开室。在几副平牌后,无对有,我拿了:

ªAQ108762

©AQ8

¨Q4

§4

 

 

 

 

 

 

 

巴立基坐东,开叫2NT:8-12,双低花5-5以上。正要争叫3ª的我注意到奇姆津斯基要参与叫牌。我当然不希望他们能够叫出低花配合,于是我跳叫4ª!西看了看局况,痛苦地Pass了 。四手牌是:

 

ªK9

©KJ1065

¨K633

§1053

 

ªJ

©97432

¨852

§AQ98

西    

ª543

©——

¨AJ1097

§KJ762

 

ªAQ108762

©AQ8

¨Q4

§4

 

 

 

 

 

 

 

 

 

 

 

 

 

 

首攻是不会错的,西攻出带有花色选择意味的©2,东将吃后回§,再次将吃©并兑现¨A,下1

 

另一室队友叫到5§,南北牺牲,在同样的防守下宕2-300。我们赢5点。

 

当然,看到四手牌我们知道南北的5©是打不宕的,但是谁能叫得出来呢?这一节打完后,福中给我看了他们那边的解释叫牌的小纸条。我看到巴立基写道:他拿了§AQ98竟然会Pass!!!!!!!其中,§AQ98每个字都几乎有土鳖那么大!

 

接着,双有局,我拿:

ªQJ1095

©J6

¨K762

§J6

 

 

 

 

 

叫牌过程如下:

福中

赵杰

1©

3¨

3©

3NT

=

 

 

 

 

 

 

 

 

 

   逼局

   接力。

   ©5-4以上,多半6©4§。西首攻¨J,明手摊下来是:

 

ªK

©AK7432

¨A4

§AQ94

西    

ªQJ1095

©J6

¨K762

§J6

 

 

 

 

 

 

 

 

 

 

 

 

 

 

我用明手A得,东跟8。继续出ªK,当然没人理我。我试着出小©到手上J,被西Q得。继续回小¨到东的Q,我让他拿这一墩。东想了一会儿,回小§,我手上放小,西K,明手A吃。兑现©A,东垫了一个ª。这时,我用§J回手出ªQ,东家A得,但他只剩下黑花色牌了。只好回§到明手的Q9间张。我送出©,明手和我手上的牌全大了。防守方只能吃到2©1ª1¨+600

 

全手牌是:

 

ªK

©AK7432

¨A4

§AQ94

 

ª43

©Q1085

¨J10953

§ K8

西    

ªA8762

©9

¨Q8

§107532

 

ªQJ1095

©J6

¨K762

§J6

 

 

 

 

 

 

 

 

 

 

 

 

 

 

 

 

 

即便首攻¨长四且东解封¨Q3NT也没问题,庄家可以消去东的¨©,之后跟他对练黑牌。

 

另一室南北打4©。首攻¨Q后庄家没有打对,下1。第一节结束后,我们领先25IMP

 

第二节波兰人休息,我们对抗韦兰德。这一节我们又赢了10点,这是一副我们的成攻战例:

 

 

ªK4

©K97

¨AJ10854

§J4

 

ªQ987

©AQ65432

¨2

§5

西    

ªA1032

©J108

¨KQ9

§1092

 

ªJ65

©——

¨763

§AKQ8763

 

 

 

 

 

 

 

 

 

 

 

 

 

 

 

 

 

我坐西,福中东,南北有局。

 

南家开叫1§——多种含义的瑞典梅花。对付这种多重含义的1§开叫,最好的方式就是最大限度地占用叫牌空间,于是我跳叫4©。北家犯了难。尽管加倍4©是技术性,但是他确实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你能责怪南家叫吗?更何况,同伴的加倍的技术性!

 

我首攻¨2,庄家忍让可能好些,但他¨A得进,再出¨。福中机敏地——对他说应该是很简单地回将牌。庄家手上得,再出¨,福中继续回将牌。明手再出¨时福中刚好还有一个王牌来断送它前程。最后庄家只好自己出ª,这个分布肯定要丢3墩的。我们+300

 

另一室我们的老头西蒙拿了南家的牌开叫阻击3§!西家争叫3©后北家当然不敢叫了。最后东西 4©1,我们赢8个点。

 

半场领先35IMP并不坏,当然,我们还可以领先更多。但是比赛还远远没有结束。第三节我们的体力再一次出现了问题,两个波兰人打得非常出色,我们输了25IMP

 

还有16副牌,领先10IMP,我们还撑得住吗?在走向赛场时,我对福中说:哥们,这是我们搭挡以来最好的一个机会了,咬紧牙,我们说什么也要挺过去!说实话,连我自己都 没什么信心。平时我很少注意到别人气色如何,但这一次我明显地注意到福中的脸色非常灰暗,这当然是体力透支的表现,我想我这时的脸色也不会比他强到哪里去!

 

最后一节牌成了抽烟比赛!波兰人也喜欢抽烟,几乎每4副牌我们都集体跑出去。据说BBO上的评论员做了统计,最后的香烟比分是波兰27:中国25

 

这一节我们的小牌处理得不好,但是赢了两副大满贯。一副是队友叫到一个非常好的7©,巴-奇在我们桌上丢掉了。还有一副就是我和福中那副运气的7¨了:

 

ªQ62

©AKJ9

¨1072

§K63

 

ª985

©Q1075

¨J6

§10985

西   

ªKJ10743

©842

¨Q8

§Q4

 

ªA

©63

¨AK9543

§AJ72

 

 

 

 

 

 

 

 

 

 

 

 

 

 

 

 

 

福中坐北开叫1§,巴立基跳叫,弱二。我3¨,自然,逼局。福中3NT,我觉得我的牌还很有潜力,4§拉出来也是正常的。福中回到4¨,确认¨将牌。我继续,关心©控制。福中拿了©AK,当然不会示弱。4NT关键张看起来顺利成章,但是后面出了故事……显示14,这个进程当然是4。福中继续5©,询问将牌Q。我们的约定是最经济地回到将牌花色表示没有。这里,6¨表示没有将牌Q。可是,这时福中大脑出现了短路。他觉得6¨表示没有将牌Q而“5¨”才是没有,完全忘记了在他的5©后我是无法叫5¨!的确,如果我有将牌Q7¨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定约,最差也就是飞个©Q

 

明手摊下牌后,我惊呆了,迟迟没有出牌。这时福中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说道:对不起你们两个。他在这里用了英语BOTH,我马上纠正他说,我们是三个人,不能说BOTH吧?他马上改口道:那我对不起你们大家!

 

尽管我开始冒汗了,但是牌还是得出。将牌AK拔掉,发现外面2-2!我知道我们有机会打成这个可笑的定约了。我的路线是三个:一个是简单飞§Q;第二个是飞©Q,一旦飞中,我有一个摊牌的双挤,西守第四张©Q,东家必须保留ªK,没有人能够看住§;第三个是挤住西家的©Q。虽然事后看来,我的任何一个选择都是正确的,但在桌上,我知道这副牌肯定关系到冠军归属,所以我不想让我的选择出现遗憾!看得出福中也很紧张,波兰人也一样,每个人都 知道这副牌的重要性。我对福中说他可以去抽烟了。他出去了,抽完烟回来,我还没有出牌……我足足想了十几分钟,抉择是痛苦的,但是没有办法。最终我决定出§K,再出§,当东的§Q 出现后……我摊牌,长出了一口气,感觉重新回到快乐的人间。巴立基摇着他那典型欧洲农民式的大脑袋,大叫道:没有天理了!然后,知道局势基本上已经无可挽回了,他痛苦地说道:我恨这个游戏!福中接道:我十年前就恨它了,可我还在打……这副牌出现在BBO上以后,解说员们也惊叹我们的运气,有的说这个美国的发牌机肯定是中国制造!也有的说中国的运气之神光顾了。但我还是觉得中国台湾的黄光辉先生总结比较经典:今天晚上的上帝是中国人!

 

决赛中从未与我们谋面的马特尔/斯坦比也是美国的明星级人物(2006年百慕大冠军),马特尔在赛后评论中的一句话应该是客观的:对于从头到尾都发挥十分出色的人来说,我在这里更愿意祝福他们的好运气!

 

最后一节我们又赢了6点,总分赢了16IMP。我们的梦想成真了!这也是北美大赛有史以来种子排位最低的队获得冠军。44号种子Chang队(Fred Chang,Seymon Deutsch, Gunner Hallberg,Jack Zhao,Zhong Fu)是2006年的范德比尔特杯得主。

 

已经是当地时间凌晨2点多了,我们坐在酒吧里,喝着庆祝胜利的香槟。我拿出手机,给国内发了最后一条比赛战报:我们是冠军!

 中桥 2006.07.14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