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科大桥牌 桥战风云 引经据典 大师解惑 骏宜谈牌 Crazy专栏 大众评说 个人空间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精彩牌局

以攻击对抗满贯

 

 

葛罗素﹙Benito Garozzo﹚,出生于1927年,是意大利罗马人,现已退休,居住于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滩﹙Palm Beach, Florida﹚。他的桥牌生涯,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的。1957年,他与达利略﹙Massimo D’Alelio﹚搭配,参加在伦敦举行的一场桥牌赛后,才逐渐崭露头角。1961年,葛罗素首度参加百慕大杯,自此时起,至1976年止,在百慕大杯及奥林匹亚队式大赛中,无往不利而未尝败绩。
 
1972年之前,葛罗素与福奎﹙Pietro Forquet﹚搭挡,是令人畏惧、难以击败的对手。1972年起,到1976年,与贝拉多那﹙Giorgio Belladonna﹚搭挡,被公认是全球第一对。当他们结伴参加双人赛,套用Walter Hagen的话,唯一的问题将是:“第二名会是谁呢?”
 
葛罗素退休之前在罗马经营珠宝事业,并在美国有代理商。离开了牌桌,他是彬彬有礼的绅士,谦虚而毫无架子。然而一旦十三张牌在手,就像凶神恶煞,满脑点子,企图宰杀对手。
 
1978年,欧洲杯举行于丹麦,从直播室的转播牌局中,大家都看到葛罗素与佛朗哥﹙Arturo Franco﹚精彩演出,也才知道葛罗素决不是所谓“高叫者”﹙overbidder﹚,而是一位自始至终散发着压力的牌手,经常让对手难以作下正确的判断。下面就是葛罗素的桥牌心得,原文的标题是:
 
“以攻击对抗满贯”﹙Against a Slam Contract, ATTACK!﹚。
对抗成局定约的首攻,极少需要十分精准的估算,防家可以预期在明手摊牌后,仍有进手攻牌的机会。而且,初盘的出牌过程,多少也会提供一些线索。对抗满贯定约则不然,除非能立即提取二墩,否则就必须积极首攻,以建立第二个赢墩,要不然就时不我待了。
 
牌局的进行,防御一方拥有一个有利的因素,因为没有一个庄家,会在还有其它选择的情况下,去冒立即宕掉定约的危险。而有时候,首攻却可以剥夺这些其它选择。例如,敌方在下面的叫牌过程叫上6

西

1

P

2

P

3

P

3

P

3

P

4NT

P

5

P

5NT

P

6

ALL P

你拿:Q962 K84 J532 KJ
从各种角度来看,防御的远景都不乐观。在左敌方在3阶再叫梅花后,K-J变成死牌,而K看起来也无法赢到一墩。然而切勿绝望,你有一个庄家不知道的秘密武器,那就是王牌必赢墩。
请你首攻J。你让庄家看到这张::J,会让他比较心安,觉得这门花色最多只会丢一墩。事实上从K-J-X中首引J,也是正确的选择。全手牌如下:  

A8
QJ3
4
AQT863

Q952
K84
J532
KJ

JT763
97652
8
54

K4
AT
AKQT976
97

庄家知道,只要送一墩给K,就可以打大梅花,因此,为甚么要冒被王吃的危险呢?当庄家上A,然后发现必丢一墩王牌,一切都为时已晚矣。任何其它首攻,庄家必然完成定约。
 
下面的叫牌过程中,并不容易找到攻击南家满贯定约的正确首攻:
你坐西,南开叫。

西

1

P

1

P

2

P

3

P

3NT

P

4

P

4NT

P

5

P

6

ALL P

你的牌:K762 KT83 975 62
感觉上,敌方像是一股冲动,就叫上满贯。队友在另一桌,似乎不可能有这种冲劲。因此,如何首攻以击垮定约,就成为胜负的关键了。从叫牌中,你对敌方的牌情了解了多少呢?
 
北家必然短红心,而庄家的黑桃也不会多,此种情况下,首敲王牌似是理所当然。然而且慢,敌方都表示了长门梅花,因此担心敌方交互王吃是多余的,因为明暗二手无法在长门花色上,也就是梅花,先提吃足够赢墩。相反的,如果庄家须要发展额外的第十二墩牌,从你的角度来看,黑桃飞牌是会成功的。你有办法让庄家转变他的打法吗?
 
考虑一下同伴在防御上的着力点,南家叫牌时,未以5NT询问K,南北方可能缺少一A,而这张A,以A的可能性最大。即或不然,你仍然可以期望同伴持有Q,因此你要首攻的是,没错,K!

AQT8
7
KJ42
AT74

K762
KT83
975
62

J943
A542
J6
J53

5
QJ96
AQ83
KQ98

当你的K赢了首墩之后,你转攻黑桃。庄家会因为你的首攻,认为无须将定约的成败寄托在黑桃飞牌,既然已知你有A,他只要王吃飞牌,再王吃一次红心就够了。当然,当他手中出Q,明手垫黑桃,却作梦也想不到,被你同伴的A吃去而击落定约。
 
任何其它首攻,庄家只要简单地飞一次黑桃,定约就成功了。

 
 
对于本站点的意见或建议,请向Craz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