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大师解惑
 
  叫牌问张德生
  桥牌测试
  精彩牌局
  大师论坛
 
 
 
 
 
 
 
 
 
精彩牌局

 

20030520每周一牌

郭哲宏

前几周报导了两副七张王牌的满贯,不由的想起几年前也曾叫打过一副4-3王牌的大满贯,奇妙的是,王牌也是方块!

蔡中曾律师可能是桥艺界名人中牌瘾最大的,凡事莫如打桥牌优先是蔡律师常自嘲也颇自豪的一句名言。多年来,蔡律师对台湾桥坛的奉献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最为桥友们津津乐道的是当年蔡律师和已过世的张植鉴先生,两人出钱出力筹组国际桥艺基金会并买下台北国际桥艺中心现址,桥友们乃有此一永久栖身处所。今年初,蔡律师又答应出任明年亚太桥艺大赛(2004 PABF Bridge Congress)筹备小组之召集人,一肩扛起我国已二十余年未曾主办国际大赛的重责大任。预祝在蔡律师的带领下,明年这项比赛顺利成功。

几年前某天,应蔡律师之邀,到美侨俱乐部打牌,上了桌,怎么打?蔡律师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中华精准制啦!除非你不记得!自己写的书怎么好意思说有问题呢!一口就答应了。没多久,拿到一副很平常的牌,坐南,持:

 
 
 
 
 
 
 
 
 
 
 
 
 
 
Q 8 4 
A 6 4 3 
Q 9 4 
8 7 3 

蔡律师开叫1C,虽然不太好,但还是按制度回1NT,蔡律师2C询问。问题来了!依照精准制最早的版本,有高花就叫出(两门高花先叫2H),没高花就叫2D,11点以上时2NT以上叫出牌型。但后来为了后续方便询问,改成2D表示四张红心(或许还有四张黑桃),2H表示四张黑桃,2S表示无四张高花。我当时确实不记得书上所写的是那个版本,略加思索就叫2D,叫牌乃发展成:

西
  蔡中曾   郭哲宏
- 1 - 1NT
- 2 - 2
- 3 - 3NT
- 4 - 4
- 4NT - 5
- 7 - -
-
 

西家首引HK,蔡律师摊下一手好牌:

 
A K 7 3 
A K J 6 
A K Q 6 
 
 
 
 
 
 
 
 
 
Q 8 4 
A 6 4 3 
Q 9 4 
8 7 3 

从蔡律师角度看,同伴没有四张高花,必然最少有一门低花四张,他决定自己叫出二门低花,当同伴选择方块且表示有一A后,他决定一博大满贯。尤其是当看到防家首攻HK时,蔡律师更是放心的将牌摊下来。

蔡律师的推论都是正确的,唯一的错误是同伴摆了他一个乌龙。同伴不但没有四张低花且还是那么烂的牌型,稍堪安慰的是,确实有那两个Q使得这个合约似乎还有点生路。

乍看之下,7D成功的机率似乎和7NT没有两样,都要靠两门黑牌3-3。7D可能还差些,方块不可以坏于4-2。但既然是王牌合约,就应该考虑一下王吃的价值,假如可以由梦家王吃两次红心,当王牌3-3分配时,可以吃到五磴王牌,似乎只要任何一门黑牌3-3或者是可以两门黑牌的挤牌做成7D。

由于手上缺少桥引,所以必须偷东家的D10,最后才可以在王吃两次红心后上手敲第三圈王牌。因此,HA吃住首攻后,以DA王吃红心,拔DK,小方块到手上的D9(假定吃到),再以DJ王吃红心,以SQ拉回手,敲DQ,准备期待方块3-3的好运到来,宣布任何一门黑牌3-3或者两门黑牌的挤牌做成这个不怎么高明的大满贯。但是,当敲DQ时,你突然发现一个最大的问题,这是当时的情势:

 
A K 7 
 
 
A K Q 6 
 
 
 
 
 
 
 
 
 
8 4 
8 7 3 

你发现梦家没有办法垫牌了!不要说挤牌了,你必须当场作决定(其实是纯粹瞎猜)哪门黑牌可能3-3。也就是说这种打法成功的机会,除了必须是方块3-3且偷到D10外还必须靠猜对哪门黑牌3-3,那当然还不如直接打两门黑牌都3-3的机会。

假使这牌是打6NT的话,在首引红心的情况,庄家似乎可以让过,最终或许可造成两门黑牌挤牌的情势,但是防家也是可以再续打红心,不但就此摧毁了可能的挤牌情势,还迫使庄家必须马上决定(瞎猜)哪门黑牌可能是3-3,所以,HA不能让过,只能吃起,硬打任何一门黑牌3-3的机会。

所以,上述的打法是不可行的,笔者当时就决定打两门黑牌都是3-3的机会。因此,HA吃进后,DA,DQ,西家第二圈跟出D10 ,这张牌看起来是诚实的,那方块就是4-2了,两门黑牌都3-3的机会变小了。假使那门黑牌确实是3-3的,那现在拔跟敲光王牌再拔并没有两样,现在拔说不定有怪异现象也说不定。因此,我打梅花到CA,西家跟C10,再拔CK,西家又跟CJ,J 10 9三张吗?不管它,我再拔CQ,好运来了!西家跟不出梅花也不能王吃而垫H8。再打梅花,手上D9王吃。西家垫H9。S8到SA,东家跟S10,敲两圈王牌,手上垫掉两张小红心,西家有些困难的垫H10,最后一张时很不情愿的垫HQ。我看看手上的H6,搬搬手指头,再怎么数,手上的H6也不会是大的。S3到手上的SQ,东家跟SJ。出S4,西家跟S6;S7偷过呢?还是硬敲SK?笔者选择S7偷过,对了!全副牌是:

 
A K 7 3 
A K J 6 
A K Q 6 
9 6 5 2 
K Q 10 9 
10 3 
J 10 
J 10 
8 5 2 
8 7 5 2 
9 5 4 2 
 
Q 8 4 
A 6 4 3 
Q 9 4 
8 7 3 

打法其实是很普通的,最后之所以还有得偷牌,是笔者真的有那个远见预见这个最后偷牌的阻塞情势吗?当然是没有,只不过是习惯性的早些打掉没用的大牌而已。会选择先拔梅花,当然也不会是远见,一则是福至心灵,一则是或许桥引稍为顺畅些。

这个大满贯是不值得称赞的,当做茶余饭后的趣闻即可。不过,必须偷偷告诉读者一个小秘密,千万不要和蔡律师赌中华精准制,因为事后我跟蔡律师说我不记得书上写的到底四张红心应回2D还是2H,蔡律师很正经的说:「中华精准制第XX页写的很清楚,2D表示8-10点,没有四张高花。」

转自http://www.ctcba.org.tw/

Copyright © 2001-2002 USTC Bridge Club and Rays
如有关于本站点的问题或建议,请向Crazy Z或Hue Ray发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