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

   

《和田忠打桥牌》之九:

田忠在其他场合作庄的佳作

 

我决定写这套系列文章之后,总是去烦田忠,要他回忆他打过的得意之作,或者觉得还可以的牌,或一起追忆我们共同叫出的定约、我们共同防守的牌局的某些细节。面对一页页已显陈旧的记分纸,大多变得那么陌生。那么多的定约,或者在我们的防守下敌人少得了一二付,或者田忠作庄比别人多打一二墩,或者我们叫上六阶而别人做的是四阶超二。然而,许多牌我们已回忆不起来了。真后悔当时没有勤于笔录。

这一节记录三副牌。它们与我无关,是田忠和别人配合打的,或许可称为他的杰作。他对牌理的明晰深刻的理解,对敌方牌情的慎密果决的推断,作庄时冷峻严谨的风格,在这几副牌中都有充分的表现。这正是我赞佩他的地方。

第一副。科大杯队式赛。

田忠的牌是:S QT9x,,H xxx,D Axxx,C Tx。他的上家开叫1D。田忠Pass。下家叫出4D,田忠的同伴加倍,Pass到田忠。他选叫4S,被1D开叫者加倍。全部过程是(田忠算坐南):

西
1D - 4D
X - 4S -
- X - -
-

西家很自然地选择了同伴的套,首攻DK。明暗手的牌是:

              K x x
              K x x x
              -
              A K Q J x x

              Q 10 9 x
              x x x
              A x x x
              10 x

谁看到上面的牌都会感到很难处理。首先要感谢敌人没有首攻H。西有DK,两个看不到的A应该都在东家。H上明显有三个失墩。S上缺A和J,估计分配也不均,还要怕被缩将,担心C被将吃或断桥。而田忠面对这一结构却显得十分清醒,胸有成竹。首先,为保持对D套的控制和避免缩将,第一轮必须留着DA,让明手王吃。处理将牌时只能输给SA一次,决不能让西上手穿梭明手的HK,又不能让东进手两次,先打掉对D的控制,再在能利用明手的C套之前收走D套的赢墩。根据西叫4D和东加倍4S,应该西的点力不多、S短,而东持有两个A和4张S。所以,成功的机会就在于S套的分布是西有Jx双张而东持Axxx四张。舍此,定约决无生还之理。

想好了唯一可成约的将牌分配,田忠让明手王吃DK,立即出SK吊将。防家忍让。续出明手最后一张S,东再跟小,田忠上SQ,果然下家如愿掉出SJ。继续打S10,东用SA吃进。东当然清楚DA在田忠手里,他出小C,意欲把庄家锁死在明手,废掉明手的C长套。可是田忠还持有宝贵的C10。他凭之进入暗手,用S9清光将牌,拔DA,再以小C下桌,兑现明手的长套赢张。共得11墩:6付C,4付将牌,加上1付DA。

4S加倍超一。田忠依靠自己的智慧赢得了这副牌。

下面这两副牌都是田忠在OKbridge上打的。因为他作庄,假设他是南家。

第一副,庄家明暗手的牌和叫牌过程为:

KQxx
-
AKxxxx
AKx
西
1D 3S 4H X
4S - 5C X
- - -
-
Jxxxxx
x
Q9xxxx

西首攻将牌,C10。表面上看,庄家明暗二手的牌几乎没有输墩。但是赢墩在哪里?本来,交叉王吃也许是最有希望的打法。但首攻的将牌似乎正中要害。想树立明手的D套,必须将牌1-3分,D套3-3分,否则明手就没有足够的进张,S能打大的一个赢张也得放弃(除非明手出S大牌时东A不盖,骗得一墩)。但且慢,分配会这么理想吗?南北两家的牌型如此奇特,对方的分布也很可能不均。东跳叫3S,西连叫两次凶狠的加倍,都预示分配的不利。很可能将牌4-0分,加上S套最可能的2-7分,只有希望西的D套也长,庄家就可以设法在暗手王吃了S和D、明手王吃了两次H后投入西手,总共得到1付S、2付D,并全取8付将牌。

经过一番审慎的思考,田忠终于正确地选择了唯一致胜的路线。他用CK吃住首攻的10,东垫S,果然将牌全在西家。明手引SK,东盖A,王吃。出H让明手王吃。拔SQ和DA、K,防家都跟牌,再出小D,果然东又垫牌,王吃进手。敌方牌型已很清楚,西是2344,东是7420。田忠已稳操胜算。再大王吃小H下桌,王吃D回手。至此田忠连得9墩,该暗手出牌。残局是:

xx
-
xx
-
-
?
-
J8x
xx
??
-
-
-
Jx
-
Q9

手中送出H。不论防家谁进手,定约铁成。如果西吃进,非送庄家两墩将牌不可。如果东吃,不管回哪门高花,庄家都垫牌,只剩将牌的西都只好王吃,还是被投入。田忠的两张将牌一定都是赢张。5C加倍做成。

请注意,在正确的牌型分布推理之后,出牌次序是否正确尤为关键。假如庄家先让暗手王吃D,后王吃H,这一点看来微小的变化,将使你的一切努力付诸东流。得到9墩后,局面同上,不同之处是由明手出牌。无论出什么,西都可以在庄家垫H后先行王吃,缩短一张将牌。然后可能用H递给他的同伴,此时由东出牌,庄家的C9已无生路,定约宕一。桥牌的趣味就表现在这里。正确的分析仅是开始,通向胜利的路上还会有陷阱。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每个环节都不可忽视。

四家的牌是:

KQxx
-
AKxxxx
AKx
xx
AQ10
QJxx
J108x
AJxxxxx
Kxxx
xx
-
-
Jxxxxx
x
Q9xxxx

第二副牌。庄家明暗手的牌和叫牌过程为:

Q7x
Axx
Qx
Qxxxx
西
1D 1H
X 2H 2S 3H
3S X - -
-
K108x
x
AKxxx
Axx

西首攻,拔SA。初看联手的点力不弱,4-3配的S定约可打。但暗礁业已显现。首攻拔A和东家义无反顾地加倍己方的不成局定约,已给田忠描绘出一幅S套1-5分布的图象。西能再叫3H,应有开叫的点力,换言之CK必在其手。东家点力不多,却先加叫2H,又惩罚性加倍3S,靠的是足够长的高花。最可能的、或可抱希望的牌型应该是:西1543,东5422(如果东的低花有单缺,就是庄家的不幸)。田忠的这一番分析又一次把他导向胜利的航程,虽然在这副牌中防家的帮忙也是因素之一。

西SA吃进后,换打HK。明手A按住,DQ先吃一圈,再出小D回来,东跟牌,A吃进。田忠出一张小C,考验西家。西长考,也许因为还没看到同伴出点,如果CA在东,下大牌会让庄家做大一付C,他放小了。(要是西用CK吃,换攻H,田忠至多拿到边花大牌和将牌各4付,定约宕一。) 明手马上下Q吃住,小C回手,东又跟出,手上CA吃住。此时东的低花已被剥光。田忠出DK,明手垫H,东王吃。牌型分布已明朗。出了7轮,田忠有5墩进账。残局是:

Q7
x
-
xxx
-
Jxxx
J
K
J9x
Qxx
-
-
K108
-
xx
x

定约已经安全回家。东打出HQ,欲逼庄家王吃。不想田忠暗手垫C,让他继续出牌,断绝了西的进手,又最大限度地保持了自己的联通。此时东如舍得吊将,他们的损失会小一点。但仍幻想拿到将牌赢墩以挽救自己冒失的加倍的东家竟又出一张H,恰足以证明田忠刚才垫C的英明。明手得以用S7王吃,回打C给手上王吃,再出D让桌上Q王吃。可怜东的小将牌只能选择或者前一轮被庄家盖王吃,或者这一轮垫在SQ之下。该只剩两张C的明手出牌,东的将牌J和9都被生擒。

四家的牌本来是:

Q7x
Axx
Qx
Qxxxx
A
KJxxx
Jxxx
Kxx
J9xxx
Qxxx
xx
Jx
K108x
x
AKxxx
Axx

3S加倍超一。田忠得到了最高的奖分。

 

 


 

2001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