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

   

《和田忠打桥牌》之四: 

怒吼的田忠

 

当一个好桥伴,不仅要有个人技术,更需要能够理解沟通,彼此信任。我总是设法通过理解同伴来争取成为一个好桥伴,尤其因为我深知,提高我的个人技术比加深对同伴的理解更漫长。然而我还是常常激怒了同伴。

和田忠打牌日久,我渐渐了解了他的一些脾气。比如有时他加倍稍嫌草率。因此,有的时候,会形成他加倍、我逃叫。被桥友们戏称为:田忠加倍,问我“照不照”,我不叫就是照,叫则是不照。有时我也曾因逃叫的效果事后证明还不错而暗自得意。然而我不知道,这其实是在伤害我们,破坏我们之间良好的信任关系。确实,我本无需对同伴的加倍负任何责任,加倍错了,是他的事。也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在该加倍的时候放心大胆地加倍,在更多的时候谨慎使用加倍。

在合肥市甲级赛中遇到这样一副牌。我们单方无局。田忠第一家,没有开叫。我上家开叫,3S阻击。我持2533牌型,点力很低,自然不叫。下家加叫4S。田忠加倍,pass到我。我能想到同伴加倍是要惩罚敌人吗?我有两张小S,田忠在S上有实力为什么不放打。想了半天,反正我方无局,希望尽量少输分,我叫了5H。立即被下家加倍。结果下四。我同伴持S QJ10x,还有两个边花A。我的下家以0张S和较强的边花点力加叫到4S。敌方做4S确实注定一下。我的5H叫品成了舍己救人的范例。

打完这副牌我质问同伴为什么加倍,本来下一不就很好吗,一加倍,将牌形势明了,弄不好反而让人家做了。当然从田忠的角度,他可能从敌人三阶阻击叫推论:外边将牌一共两张,均分的可能最大,那敌人只能飞一次,他也可得两墩将牌;当然也可能象实际分配那样,两张都在我手,敌方将牌7-0分。因此,加倍下一有75%的可能性,他不愿放弃一切多得分的机会。

由于我的质问,田忠可能已积压好久的火一下全引爆了。至今他那雷霆震怒的形象在我心中栩栩如生。以致影响到下一副牌,我做3NT,让田忠垫牌时发生误会,明暗手的联通出了问题,把铁成的3NT变成宕一下。我们上半节的比赛分负了不少,到下半节才和另室的队友一起千辛万苦地赢回来并略有节余。

从此,我注意不要再自作聪明地修改同伴的决定,同伴的笑脸也多了。

因为我在相互配合上的缺陷而招致同伴的愤怒谴责当然不止这一次。也许桥友们能举出更多的有趣的例子。它们已成为我们丰富多采的桥艺活动的插曲。

当然桥伴间的配合也不能全是消极被动的各人自扫门前雪。还说加倍的故事。有时,同伴的加倍是基于你的叫牌,而你又持一手畸型牌,你就应从同伴的叫品、包括加倍中得到某种信息,做出最合理的决定。让我用一个体现这种特殊的配合方式的牌例结束这一节。

在南片区比赛中的一副关键牌。我至今不敢说这是一个最好的叫牌过程,但无论如何,它导致了最好的结果。某种程度上说,正是因为这副牌,我们终于赢得了冠军。

双无局。我手中持:S 9xxxxx,H x,D x,C Q9xxx。我上家开叫1NT,强无将。我虽只有2点,但牌型很好,我争叫2H,显示S套的转移叫。下家加倍,示H套。田忠想了许久,如约叫2S。我上家又叫3D,实套。我不叫。下家叫3H,田忠加倍。pass到我,我真为难。当时我理解,田忠的加倍是他有一定点力,也许认为我的争叫也该有点实力,还有长H。有多长?不会超过5张(下家至少5张,开叫NT的上家应有2张)。下家先加倍2H示套,又叫出3H,说明他不仅有H长套,也有足够点力。他们的3H加倍必成无疑。我非逃叫不可。叫什么?叫3S,并不知同伴是否配合;叫C,则要上四阶。我一咬牙,叫出4C。下家加倍。田忠改4S,我上家加倍。我不叫,下家也放过,成为最后定约。叫牌过程是:

西
1NT 2H X
2S 3D - 3H
X - 4C X
4S X - -
-

结果,田忠持牌是:S AQ10x,H Jxxxx,D Axx,C x。联手牌为:

双无 AQ10x
Jxxxx
Axx
x
9xxxxxx
x
x
Q9xxx

敌方牌型,东为2263,西为1534,共27点。我们失将牌和H、C各一墩,王吃两次后我的CQ已大,C套全好,4S加倍正成。开室队友此牌做4D,超二。这副牌是最后一轮的最后一副,其他分都已结好,假如此牌敌方不加倍,我们都屈居第二。

事后讨论这副牌,田忠是不是一次叫足4S较好呢?如果这样,显示了我方极配,敌方也许会叫出铁成的5D,至少他们不会让我们打加倍的4S。而从实际的叫牌过程,似乎我方已叫错了牌,一路逃叫,敌方依惯性抓住我们加倍不止。我们并没有显示S套的极配,敌方也就没有重视自己D套的配合,连S单张的西家在东家加倍4S后亦未引起警觉。因此,有时明知己方争不过敌方,不如少暴露配合,一点一点争叫或“逃叫”,甚至让敌人感觉你“走投无路”,被逼到了一个必倒的定约,反而是取胜之道。此次田忠的依约定同阶转移,加倍H套,又在我另叫C后“被迫选择”S定约,客观上产生了这种戏剧性效果。也许这个牌例应该收入“机智的田忠”那一节。

 

 

2001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