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

   

《和田忠打桥牌》之三:

运气的田忠

当我作庄时,我常会在多种选择中迷失方向。记得在南片区比赛中遇到下面这副牌:

我持S A,H QTxxx,D AJTxx,C Kx。开叫1H。下家争叫2C,田忠加叫2H。我上家不叫,我再叫3D邀叫,同伴加到4H。全pass。

敌人首攻拔CA。这个首攻使我的定约出现了曙光。明手的牌是:S xxxxx,H 98xx,D Kx,,C xx。一共3点,凭4张将牌和DK双张配合就给我叫到了局。但这个局还是有机会的。我必须D套不丢,仅输HA、K,方能完成定约。下家续攻C,我的K上手。DK到明手,出小将牌,上家HK吃。他还打C,让我一吃一垫。为确保明手能王吃D(我能允许H和D两套中有一套不均),我手上王吃,明手垫S。按计划拔DA,下家DQ掉出。形势又发生了变化。D套已无须王吃。我不知道DQ掉出是不是掩盖D套3-3分的假牌,摆在我面前的是:如果D套真的2-4分,将牌2-2分,下家有HJ,则他可以在我要王吃D下明手时抢先王吃,再取HA而使定约一下;反过来,如果将牌1-3分,我就应该王吃D过手再飞将牌而成约。我想了许久,终于认为DQ是真牌,似乎下家H单张的可能性变小了,于是打出小H,希望是2-2分布。可惜,事实上是1-3分,上家持HA、K、J,定约4H一下。

联手的牌和叫牌过程是:

xxxxx 
98xx
Kx
xx
西
1H 2C
2H - 3D -
4H - - -
A
Q10xxx
AJ10xx
Kx

我摊下手中的牌,看着田忠。我说:“如果是你,你怎么办?”他说:“我会想敌人为什么让我一吃一垫。他必已看到宕机才这么打。那么宕机在哪里呢?就是他手里还有HAJ。”至今我不知DQ是否有诈。(事后分析,我方17点叫到局无人加倍和一吊将上家就下HK,似乎暗示大将牌都在上家手中。)

和华联队的友谊赛中遇到这样一副牌。这副牌中表现出田忠对定约的选择,既有理性,又十分运气。

我是第一家,坐东,持牌:S xxx,H Axx,D AKTx,C KTx。开叫1D。下家pass。田忠应叫1NT。我上家争出2H,我不能再叫,下家加叫3H,到田忠。他叫4D。我略感纳闷。我开叫1D后他没能叫2D或2C,点力应低于9点,现在叫出4D,则必定是高花很短、双套低花的非均型牌(否则该应叫1高花或3D)。我叫5D,被加倍。

首攻是小C。同伴的牌是:S Kx,H x,D xxxx,C AJ9xxx。我略感失望,本以为他的D套应再好一点。首攻显然是单张。在我们C套配合未显示的情况下首攻帮了我们的忙。我只有打D套2-3分,并希望要不SK的位置好,要不有三张D的人是我的上家,总之4-4配将牌的选择使我无须主动动S套。我吃进首攻,连拔DA、DK,上家掉出DJ、DQ,定约加倍超一完成。而另室华联队做9张配合的5C,将牌Q没打下来,又不得不动位置不利的S套,结果一下。

联手的牌和叫牌过程是:

W: Kx
x
xxxx
AJ9xxx
EW局
西
1D - 1NT
2H - 3H 4D
- 5D - -
X - - -
E: xxx
Axx
AK10x
K10x

再看平时练习赛中的一副牌。我的下家开叫2D(意大利方块制的约定,不是Flannery),据说示双高套,点力不限,也可能是阻击。敌人这种约定叫碰到的不多。田忠加倍。当时我理解有两种可能:一为开叫点力以上,均型或非均型(加倍出套);另一为显示D好套。我上家叫2H(事后知道是问牌型的约定叫)。我手中牌是:S x,H AQxx,D Jxx,C Kxxxx。这手牌的价值也很高。敌方必有高花定约;如同伴的点力高,我们也有低花定约。不管同伴是哪种牌,我都可放心叫牌。于是我叫3C,除显示C套外,也暗示我有些点力、牌型和D上有配合。开叫2D的人又叫出3S。田忠不叫。敌人不进局,我们没有必要牺牲或把他们挤上去。然而我的上家又叫了4S。我pass。到田忠,他叫5D。我想,我们彼此理解得相当好。我上家是有牌力的,他加倍。全pass。叫牌过程是(田忠坐北):

西
2D
X 2H 3C 3S
- 4S - -
5D X - -
-

敌人首攻小H。田忠的牌是:S xx,H K,D KQxxxxx,C Qxx。有三个输墩。加倍下一也是不错的结果。然而田忠更有奇想(和运气)。他HK吃住,从手中打小C。东家放小,明手上K,竟然得了。持有CA的东家因幻想多宕而吃了苦果。明手的HA和Q垫掉两张C,送出小S。敌人已不能阻止明手王吃一张S。5D加倍做成!另桌我们的同伴顺利叫到并做成4S(西家牌型6502,只输三个H顶张)。

庄家(北,此处按一般习惯置于下方)和明手(南)的牌是:

S: x
AQxx
Jxx
Kxxxx
N: xx
K
KQxxxxx
Qxx

前面这三副牌中,田忠的运气表现出他对牌理和对手心理的理解,也是他运用智慧取得的胜利。当然防家多少也帮点忙。上帝总是偏爱能抓住一切机会的人。下面这副牌则象笑话一般,被他混成。

在合肥市甲级赛中,田忠2C强开叫。我示强应叫3D,保证D长套并有两张Q以上大牌。他叫4NT。我自然认为是以D为将牌的罗马关键张问叫,手中有DK,算1个A,答5D。田忠叫7H。全pass。防家想了许久,首攻SK。田忠A吃,吊完将,共拿到1墩SA、6墩H和6墩D(在我的D长套上垫掉两张小C),13墩全得。C套全无控制却叫到大满贯的原因是:他认为将牌并未确定,4NT只问A,所以我应持有CA和KQ领军的至少5张D。首攻人对田忠真客气,因为他除了有SK、Q之外,还持有CA和CK!

 

 

2001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