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

   

《和田忠打桥牌》之二: 

机智的田忠

 

和田忠打牌,常常会感受到他的机智和应变能力。

在和安光所比赛时,田忠手持:S Ax,H AQx,D AKQTxx,C xx。他开叫1D,我应叫1S,田忠2NT。他认为即使我点力极低,他坐庄3NT也很有希望,特别是敌方多半会首攻未叫高花H。然而我又叫3H。田忠H虽仅三张,但看来C套无挡,他的牌能提供很多赢墩,假如仅满足于成局,4H是一个很好的定约。于是加叫4H。不料我叫出4NT(RKCB),他持三关键张答5C。我叫6H,pass到他。他感到问题来了。他的C必有两个输墩,我们的赢墩尽管足够多,但取决于首攻。6阶与7阶成败的机会一样。于是他叫7D,希望诱使持CA的敌人加倍,而不让叫加倍者首攻,这样利用首攻错误混成的机会较大。结果持CAQ者果然对7D加倍,恰好是非首攻方(也许他答叫5C未被首攻指示加倍给了他预感;假如加倍人是首攻方,他就改7H)。首攻者沉思良久,选择未被加叫的明手第一套,攻出小S。

叫牌过程:

田忠持牌: 我持牌:

 

西
1D
- 1S - 2NT
- 3H - 4H
- 4NT - 5C
- 6H - 7D
- - X -
- -
A x
A Q x
A K Q 10 x x
x x
K Q x x x
K J x x

x x x
 

 

回想这副牌,我当时也太进取了一点。以后我会知道,同伴有高点力而不扣叫旁门,直接加叫到局,应是预见到两个以上输张,没有满贯兴趣;我全手无A,低花又是D短C长,满贯对同伴的要求太高,应考虑不叫。但当时我想同伴多半为2443型,19到20点,点力较分散,或D套上点力少一点,就会有一个很好的6H可做。如确实如此而没叫上,责任完全在我(我没有这么好的高套也会这样叫)。正好遇上田忠这手牌开1D后叫3D嫌弱,叫2NT又不能正确描述牌情,也许灵活一点,逆叫H好些。联手牌并没有任何6阶定约。

所幸的是叫错牌后机警的田忠并不逃避问题,而是设法面对问题,找出可行的解决办法。敌方D套2-4分,一方Jx双张。终于,我们13墩全得,赢了这副牌。

在平时及比赛中,常感觉田忠似乎长了能穿透牌张的眼睛,常为他的某一张回牌而欣慰。只可惜我对同伴的上乘表演仅留有很深的印象,而具体的记忆不多,虽苦思冥想,想起的牌例总不那么令人满意。

敌方叫牌过程:

西
1D -
1S - 2D -
3S - 3NT -
- -



我首攻Cx(长五)。明手牌和田忠的牌是:

 K J 10 8 7 x x
 K
 A 8
 x x x

A x x
10 x x x
J 10 9 x
A x

田忠用CA吃,不还攻C而回小H。这似乎也很自然。先打掉拥有长串S的明手的一个可能的进张。同时看看我的态度。他的D与S两套都可控制局面。而且,如我在C上不是KJ结构,我就不会有兑现C套的进张。回攻的H由明手吃进,我依约定跟小欢迎(如我C套有KJ,我就不会欢迎)。庄家拔DA,我掉Q;续出D8到K,再出Dx。我垫小S、小C各一。同伴进手回H,庄家吃,出D,同伴上手再还H。庄家兑现D,承认宕二。我们拿到2付D,2付C和S、H各1付。因为田忠的回牌,敌人来不及做出一墩C,我们倒百折不挠地做出一付H,多宕一墩。四家牌是:

 KJ1087xx
 K
 A 8
 x x x
Q x x
J 9 x x

K 10 9 x x
A x x
10 x x x
J 10 9 x
A x
-
A Q x x
Kxxxxx
Q J x

和安光所友谊赛时的一副牌。田忠第一家开叫1S,我的上家争叫2H。我加倍,下家pass,田忠也放过。我不知道他如何知道我与他的S不配合(按约定,点力高而且S配合时可以用扣叫显示,也可以先加倍再加叫)。我猜想他当时的判断为:我H上有一定长度(否则会扣叫);否定性加倍,优先考虑低花有强度,失配可能很大;就算S上有些许配合,成局依然渺茫,或他们宕得更多。不管怎样,这对我们是最好的结果。我首攻DK,明手摊牌。实际四家牌是:

A J 
J
QJxxxx
xxxx
西
1S 2H X
- - -
-
K x x
A K x x
QJxxxx
9xxxxx
A Q x x
x x
A
KQJxx 
109xxx
x
K x

DK得墩后,换攻CQ。同伴A吃住,打小S,我王吃;还C,同伴王吃;再出S,又王吃;打DA被庄家王吃。庄家S大牌,我用HK王吃。同伴还吃到两付H顶张。2H加倍三下。所得比局分还多。

事后看这副牌,我方也许有3NT,但这要基于敌不首攻S,我放空CK,敌进手后还打SK而非Sx。总之好难好难。

又一副牌。东发牌,南北有局。四家牌和叫牌过程是:

NS局 A x x 
J 10 x x
A x x
x x x
西
1D - 1H
- 1NT - -
-
x x x
A x x x
x x
A J x x
Q x
Q x x
KQJxx
K Q x
KJxxx
K x
x x x
x x x

我坐南首攻Sx(长五)。田忠SA吃。此时他看到,我如果有SKJ,能拿到5付S;加上他的DA,1NT还是做成。如果想打宕,必须我还有HK。在他的DA被顶掉之前,从他的方向打H,做出一墩H是当务之急。因此他并不机械地还S,而是打出HJ杀着。庄家已无法挽回宕一的结局。

 

 

 

2001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桥牌俱乐部